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四章 推狐不成反被推,日天哥丹田有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离开了天香阁,赵昊就兴冲冲地来到了钟粹宫。

因为姜峥的默许,钟粹宫现在就跟赵昊的后花园一样,进出都不会有人拦,一个个宫女太监见了赵昊都跟见了财神爷一样,纷纷供着舔着。

毕竟,谁都知道这位驸马爷最不缺的就是钱。

只要舔舒服了,小费要多少有多少,前几天赵昊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宫女给吴嬷嬷擦拭灵位,直接赏她了一瓶香水,而且还是心悦茶楼的最新款,有钱都很难买到的那种。

这些天其他宫里的宫女和太监,都快眼红死钟粹宫的同行了。

只可惜,好日子就这么几天了。

虽然皇帝很宠爱安阳公主,已经明确说明了,即便公主嫁人,钟粹宫也会为她留着。

等到公主嫁到镇国府,估计就很少回钟粹宫了。

毕竟,镇国府条件丝毫不比钟粹宫差,而且公主很喜欢镇国府里的人。

就在刚才,神武大将军的夫人还送来了一套礼服,帮公主打理了以后,拉着她的手聊了好一会儿天,脸上的慈祥和喜爱不是假的。

而公主,笑得也很开心。

这种一家人的感觉,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即便是皇上这个亲爹,公主也不会表现得如此亲近。

所以……

好日子马上要到头了。

公主一旦不在,拨到钟粹宫的钱就会大幅度缩水,最多只够维持修缮。

所以现在怎么办?

太监宫女们远远地看着越走越近的赵昊,彼此对视了一眼,一双双眼睛中写着相同的两个字。

舔他!

赵昊一到,当即就被太监和宫女簇拥了起来。

“公子!昨儿奴婢给公主准备洗脚水了。”

“公子!今天是奴婢服侍的公主洗漱。”

“昊爷!您看那片绿植,奴婢弄的!”

赵昊顺着朝那方向看了一眼,顿时腿都哆嗦了一下,眼见那绿植被修剪成了三个字“昊爷好”!

他瞅了一眼这个太监,发现他级别还挺高,貌似是钟粹宫级别最高的公公。

“你……”

“昊爷叫我小李子就行!”

“又是李公公!”

赵昊嘴角抽了抽:“这个是你弄的?”

李公公笑眯眯道:“不止这一个,宫里的绿植都是奴婢弄的,当您进钟粹宫的时候,会发现每一片绿植都在向您招手,仿佛在说‘昊爷好’!”

赵昊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太监是想从自己身上最后捞一笔大的啊!

这特娘的舔得我腿软……

他拍了拍李公公的肩膀:“整的好,下次不许再整了!钟粹宫是皇上的钟粹宫,你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你中间那盆绿植,肯定还有一个‘皇上万岁’的版本吧?”

李公公愣了一下,吭哧了半天没有说出来话,显然是被赵昊戳中了心事。

赵昊摇了摇头,随手从腰上解下来一个钱袋子丢给了他:“跟大家分了吧,你们就像往常一样好好伺候公主就行了,小费少不了你们的,别整天想这些花活,净整尬的!”

“哎!”

李公公连连点头,恭恭敬敬地把赵昊请了进去,顺便带着老杨和洛水找了地方休息,恭恭敬敬地奉上茶水。

他们都知道,这个老头和女侠,都是赵昊的心腹,就算不舔也要好好伺候。

老杨坐定,瞥了一眼李公公,悠悠地叹了口气。

这老太监,怎么连舔人都不会呢?

这玩意儿,很难么?

李公公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老先生,奴婢方才做的有何不对的地方么?”

“没有。”

老杨瞅了一眼他手中的钱袋,客套地说道。

李公公当即从钱袋里分出了一半,塞到了老杨手心。

“哎!”

“你这是干啥?”

“不用!”

“真不用!”

老杨大惊失色,一边客套,一边被逼无奈,把金豆子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李公公笑眯眯道:“老先生,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还请赐教!”

老杨:“……”

神特娘的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

他叹了一口气:“唉!既然你这么真诚,我就指点你一二。舔人这种事情,讲究的不是你有多卖力,而是你得舔得润一些,润你懂么?就是……吧啦吧啦!”

看着满屋子认真听讲的宫女太监,老杨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心悦茶楼一开始的时候,孟龙堂和周九奉不太愿意干实事儿。

这特娘的成功学这么赚钱,谁愿意干实事儿?

正当老杨舔功小课堂热火朝天的时候,赵昊也来到了姜芷羽的卧房。

姜芷羽正在打理她晚上要穿的礼服,跟赵昊要穿的正是情侣款,估计是白秀刚才送过来的。

抚摸着华美而不失英气的锦缎,她脸上满是笑意。

在赵昊走近的时候,她心头一动,下意识向门口看去,看到赵昊的时候,笑容更盛了几分,又不由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现在过来了?方才伯母来的时候你为何不来?”

赵昊笑嘻嘻道:“我娘整天训斥我,让我不要欺负你,要是跟她一起过来,我岂不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那我过来还有什么意思?”

姜芷羽的秀眉微微扬了扬:“哦?原来赵公子每次过来,都是为了欺负我的?”

“那可不?”

赵昊扯住她的小手就坐在了床榻上。

姜芷羽轻笑着打量他,灵动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审视:“那赵公子这次打算怎么欺负我?”

就是这种眼神!

赵昊每次看到这眼神就会生闷气,因为这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男人的污浊,那种貌似很下流但其实是人之常情的小心思一暴露,就感觉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

就好像在说:我知道你想做坏事,但我就想看看,你敢不敢当着我的面做坏事。

这谁顶得住?

这段时间,两个人空间上的亲密程度毫无寸进,这个眼神功不可没。

赵昊撇了撇嘴:“我哪敢欺负你啊?我就是研制出了一款新型香水,想让你帮忙评价评价!”

“哦!”

姜芷羽这才放下了心中的小戒备,她对赵昊出品的香水还是挺喜欢的。

一方面,是女人的天性,对一切好闻好看的事物都没有什么抵抗力。

另一方面,这可是赵昊弄出来的东西,谁不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有才华呢?何况还是香水方面的才华。

两者相比,后者占的比重还要更大一点。

所以每次赵昊香水出新品,第一时间都会给姜芷羽带过来品鉴一番。

“快给我闻闻!”

见赵昊磨磨唧唧的,姜芷羽一边催促,一边伸出手背。

“哎,别着急啊!”

赵昊笑着从自己怀里取出装着香水的玉瓶,不过却并没有滴在姜芷羽手背上,而是喷在了自己脖颈上,这些天他把喷雾的喷头都给搞出来了,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用。

姜芷羽愣了一下,随即娇俏的鼻尖下意识微微耸动,脸上顿时飘起了两团红晕,忙向后退了退,一脸嗔怪地看着赵昊。

虽然这大叶凉荷的气味有些奇怪,但赵昊还是不由有些得意,姜芷羽退后一寸,他就向前欺进两寸。

姜芷羽再退,他就再进,一直把她逼到了床头。

他身体前倾:“刚才不还说帮我评价一下么?你怎么言而无信啊!”

说着,便又凑近了一分。

“你可真下流!”

“就闻闻香水而已,怎么下流了?再说,咱们可是官配,夫妻间的事情,能叫下流么?”

“呸!”

姜芷羽轻啐了一口,却不自觉得又离他的脖颈近了一分,呼吸也变得温软绵长,最终忍不住环住了他的脖子。

任她软糯的呼吸打在脖子上,赵昊嘴角忍不住上扬了几分。

他自然没有利用这香水直接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意思,若真是那样,跟下药有什么区别,凭空少了很多乐趣。

何况,这玩意的功效跟猫薄荷很像,没有身体负担,也没有成瘾性,只会让狐族喜欢闻,并且有产生惬意舒适的感觉。

并不会让身体变得奇怪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姜芷羽温软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赵昊轻轻环上她的腰,问道:“好闻么?”

“嗯……”

耳边传来轻轻的嘤咛声。

赵昊轻轻地推开她,捧起她的脸颊,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吻上去,毕竟这些天,这小丫头总是拒绝她任何形式的揩油,还喜欢用那种眼神看自己,让自己征战花丛多年的浪子心备受打击。

这回,得好好报复回来。

却不料,双手之间的那张俏脸,似乎正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自己。

双眼之中,笑意盈盈,丝毫没有沉醉于狐薄荷的迹象。

赵昊:“你……”

姜芷羽笑道:“其实一点都不好闻,我骗你的!”

赵昊嘴角抽了抽:“所以这狐薄荷是假的?那你不是坑我?”

姜芷羽眨了眨眼:“没说是假的啊!它对狐族确实有用,但我又不是纯血狐族……”

赵昊:“……”

这点,血脉被人族压制了属于是?

他心中一阵遗憾,狐族这点这么好,你为什么不遗传!

少了很多乐趣好吧?

于是现在情况有些尴尬了,捧着姜芷羽的脸,还被她这么看着,吻下去有些不太对,不吻又感觉自己没面子。

姜芷羽眨了眨眼,嘲笑道:“我还以为你大费周章,是想做什么不轨的事情,结果,就这?有贼心没贼胆!”

赵昊气急败坏:“好啊!你演我?真是其心可……”

“哎呀!我坏,我知道了!”

姜芷羽抿了抿嘴,双眸中的笑容似变得温柔了一些。

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飞快扣住了赵昊的手腕,将他按在了床头。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赵昊,绝美的脸蛋娇艳欲滴,却是轻轻地哼了一声:“胆小鬼,还是我来吧!”

说罢,俯身吻了下去。

赵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完了!

被拿捏了。

……

半个时辰后,赵昊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钟粹宫。

一边骂一边整理着衣服。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十分弱智的决定,成婚之前明明不可能发展到那一步,偏偏非要来这边作死。

整得现在不上不下,整个人都麻了,搁姜芷羽这小丫头片子面前,表现得跟初哥一样,青楼战神的脸简直丢尽了。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姜峥这样的人都会沉浸在温柔乡中不能自拔了,心玉这个玩意儿就特娘的有毒,两人凑一起很难把持得住,但姜芷羽又很执拗,没有大房的名分,坚决不让自己做出逾矩的事情。

所以,后面来自姜芷羽的挑衅越来越激烈,直到她也快失守的时候,才把赵昊赶出钟粹宫。

老杨跟在赵昊后面,脸上尽是稀奇的神色。

他也算看着赵昊长大的,哪见过他如此暴躁的状态?

即便暴躁过,一般也当场解决了。

还真稀奇嘿!

眼见太阳已经慢慢西落,赵昊没有继续在外面逗留,一路溜溜达达就回到了镇国府。

回去以后,当场洗了一个凉水澡。

但洗完以后,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朝红苓的房间看了一眼,发现她正在教小豆莎识字,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

精神小妹明显不太精神,抓着毛笔在宣纸上东戳戳,西戳戳,戳得纸上满是黑色墨迹。

“红苓姐,小豆莎学得怎么样了啊?”

“还,还好吧!”

红苓瞅了一眼桌上的一片狼藉,平均每两张都能出来一个囫囵的字。

也……不能说特别差,是吧?

“挺好!教得真不错!”

赵昊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旋即就溜达回了自己屋。

红苓有些迷惑,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啥,却不曾想没过一会儿他就端着一筐零食走了过来,直接放在了小豆莎面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小豆莎,表现不错哦!”

小豆莎仰起头,看着红苓骄傲地说道:“看吧,不戳!”

红苓:“……”

小豆莎瞅着筐子里的点心、瓜子和红薯干,咽了一下口水,试探地瞅向赵昊,满满都是征求的神色。

毕竟这个才是爹。

赵昊哈哈笑道:“吃吧吃吧!学得这么好,当然要奖励一下。”

红苓揉了揉脑袋,这小家伙吃饱必然睡觉,这一下午又白学了。

果然,小家伙才吃到一半,眼皮就已经重得抬不起来了。

赵昊笑嘻嘻地把她抱回小床上,敷衍地哼了几句摇篮曲,就回到了红苓的屋。

红苓无奈了:“公子,你可真是小豆莎知书达理路上的绊脚石。”

赵昊摇头:“不,真正的绊脚石另有其人。”

“谁?”

“姜芷羽!”

“为什……啊!”

半个时辰后。

赵昊神清气爽地穿上衣服,临走的时候,一脸严肃地交代道:“这还没到晚上呢,小豆莎就睡了,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快点把她叫醒读书!”

红苓给他整理衣服的双手僵了一下,俨然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赵昊笑了笑:“开个玩笑!过些天麟羽阁开了,我看看有没有能温养灵智的丹药,妖族先天灵台比较弱,不过靠丹药还是能够弥补的,就小豆莎这情况,不喂点丹药补补,咱们脑袋教秃了都教不好!”

红苓掩嘴轻笑:“没想到公子还操心着这些事情。”

赵昊捏着她的下巴轻轻一吻:“总不能亏待了你们娘俩……”

红苓脸颊微红,轻轻抿了抿嘴,没有多说什么,为赵昊整了整衣襟,便催促他去了前厅。

天色渐晚,夕阳跟红蛋黄一样挂在天边,将一颗颗光点洒满了路面。

这是家家户户吃完饭的时间,按照往常的时间,除了酒楼附近,街上的行人一般都是变少的,但今天却要热闹很多,尤其是齐国使馆和白马会馆所在的主路的两旁都挤满了人,围观着各国使队朝皇宫的方向赶去。

就在今天早上,红色的皇榜贴满了京都的每一条大街,上面说皇帝计划出一万两为安阳公主筹备嫁妆,六国商号皆可参与。

凡是被姜峥看中买下的物品,该商户的该品类,就能在三年以内享受到三成的税赋减免。

这一减,相当于直接把关税减没了,这对于抢占荒国市场可是十分有利的。

再加上有消息传出,说是这宴会上,会向五国开放心悦仙酿和香水的代理权,这下本来还在观望的人也都坐不住了。

虽然心悦仙酿和香水都没有出现很久,但他们都是有眼光的。

这心悦仙酿,男人抵挡不住。

香水,女人抵挡不住。

谁都知道这两样的代理权能带来多么大的利益,五国几乎所有驻荒的商户都兴奋了起来。

但这宴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的。

要么,资产评估足够,觉得你有竞拍代理权的资格。

要么,你能拿得出有资格当安阳公主嫁妆的东西,都不要求有现货,只要在大婚前能运到就行。

两个条件,直接把五国商户筛下去了一大半。

凡是获得准入资格的,都是挺胸抬头,带着自家的镇店之宝,浩浩荡荡地赶往皇宫。

2kxs.la

甚至一些人没有现货,直接准备一个华美到夸张的礼盒,将名字写在纸上装进去,总之面子上一定要过得去。

虽然现在大战在即,但魏楚齐三国除了魏国之外,都跟荒国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荒国的主要注意力都在异族身上,谁都没有给荒国脸色的必要。

做生意嘛,讲究的是一个和气生财。

再加上楚、魏两国的年轻人皆为战事而来,一方为了撺掇荒国合而伐魏,一方想与荒国止戈,专门应付楚国和齐国,更不会不给姜峥面子。

宴会,就在御花园里面举行。

礼部操持一天后,宴会现场已经变得无比奢华。

御花园中雕栏画栋,阆苑瑶台,丹楹刻桷,金装玉裹。

主位之上,除了皇帝所坐的金案,还有两尊赤玉案,赤玉是荒国的特产玉,虽然价格无法与和田玉相比,但因为在荒国的独有性,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作是荒国的国玉。

别管玉价如何,如此大两座无暇的玉案,造价都极其不菲,能坐在这里的,必定是荒国地位极高的人。

毫无疑问,镇国公必是其一。

至于另外一座,若是放到以前还能猜一猜到底是皇后还是丞相,但今天却没了悬念。

明显是给十几天后成婚的小年轻准备的。

宴会尚未开始,但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不少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上方的赤玉案上。

果真如同传言所说的那般,荒国皇帝是真的宠爱镇国公的孙子啊!

宠爱安阳公主或许也不是假的。

但一个公主,出嫁的排面究竟大不大,还是要看夫家,若是嫁给一个平民,就算皇帝再宠爱这个公主,都不可能把婚礼提到这个规格。

更何况这次宴会还不是婚礼,只不过是一个挑假装的仪式罢了。

芈岚盘着腿坐在红木案后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感觉自己有些坐不稳,一晃一晃的。

两个随行而来的人,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马德离忍不住了:“公子,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大早上的不见人,找到你以后又魂不守舍的。该不会昨晚陪你的姑娘是女鬼吧!”

郭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也感觉天香阁有点问题,姑娘们都会吸阳气的。”

芈岚脸色有些发白。

他也想要这俩货口中的女鬼。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况,他就感觉腰子隐隐作痛。

这个时候,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古里古怪的声音:“不愧是楚国人,面子上的工夫做的可真不赖,我就是没有芈岚兄的魄力,不然在天香阁呆十天十夜,估计也见到赵昊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魏国的贺英。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讥讽,昨天晚上回到白马会馆的时候他还没觉得什么,但左等右等都没有发现芈岚他们回来。

他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对劲,就派人出去查,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马德离和郭祖从天香阁里面出来。

而芈岚,则是疑似出现在另外一个十分廉价的青楼,而且还点了十几个最便宜的姑娘。

再联想到昨天晚上临走的时候,赵昊在芈岚手背上拍了三下,贺英顿时想明白了所有事情。

这芈岚,昨天晚上明显跟赵昊在天香阁密谈了。

为了掩盖自己,还特意跑到了另外一个青楼。

简直是欲盖弥彰!

该不会真有人喜欢便宜的吧?

还点了十几个,你这也演的太假了!

不,这都不是演,这是在像自己示威!

他为什么要示威?

是不是说明,他已经跟赵昊谈拢了?

一听到在青楼里面呆十天十夜,芈岚脸色更加苍白了,转身怒斥道:“在这里的都是六国有名有望的大家族,你要是想丢人自己去丢,别带上我!”

他的气急败坏,落在贺英眼里,倒更像是嚣张。

贺英顿时脸色一沉,他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如今几国当中,其实数魏国处境最为艰难。

前些日子,刚刚损失了两万精锐中的精锐,军中可真是伤了元气,“一剑光寒十九州”更是雪上加霜。

好赖听到异族攻打逐夷城的消息,荒魏也是打了上百年的老对手,魏国皇帝十分清楚异族对于荒国意味着什么,如此关头肯定是集中所有力量打异族。

所以魏国皇帝当即下令,从西陇驻军调兵去攻打齐国,即便减少军力,荒国也未必能攻下城来,即便攻下了,也是无力经营,迟早要还回去。

齐国没有荒国帮助,能抵挡得了魏军么?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在楚国的探子竟然传回消息,说有一部分楚军竟然朝齐国动了,看行进路线,很可能要去魏齐边境。

那些纳贡派,究竟掏了多少钱啊!

若是这个时候,荒国也同时发难,三线开花之下,那就真的难搞了。

魏国皇帝对荒国与异族的仇恨很有信心。

但一旦这个信心出错,代价就承受不了。

所以,派出了贺英来打探口风,本来是要直接找皇帝的,但皇帝的态度模棱两可,贺英心里没底,就只能来找赵昊,结果却落后了芈岚半筹。

贺英慌啊!

他左右望了一眼,却还真没想到还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赵昊?

他好像朝东南方向走了,那个地方是荷花池?

贺英小心翼翼地站起身,确定芈岚没反应,拔腿就朝荷花池的方向跑去。

果然,荷花池边,一对身穿同款长袍与宫装的青年男女正在拌嘴。

“赵昊,你说你是不是傻?这都深秋了,你带我来看荷花?”

“深秋就没荷花了么?”

“你给我找出一朵看看!”

“我找到了你亲我一下。”

赵昊从兜里摸出了一颗莲子,随便搓了搓,莲子就变成了一朵莲花,然后递给了姜芷羽。

“这,怎么做到的?”

姜芷羽双眸一亮,眼神无比好奇,因为她刚才没有感应到任何真气、妖气乃至道法的波动。

所以……这肯定是戏法!

赵昊指了指自己的脸,确定感觉到两片温软之后,才笑着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只德鲁伊,浑身上下都是自然之力,别说深秋的荷花,就算是抗寒的蚊子我也能给变出来,省得你冬天里面太寂寞。”

“呸!就知道贫嘴!”

姜芷羽轻啐了一口,俏脸却很快又沉了下来。

赵昊嘴角也咧了咧,本想着趁着宴会还没开始,调戏一下小丫头,结果还没进入正题,就来一个破坏气氛的。

他转头一看,有些不耐烦道:“贺英?你不老老实实参加宴会,乱跑做什么?”

贺英挠了挠头,礼貌而不失尴尬地笑道:“哈,啊哈哈哈……有么?我迷路了!”

赵昊指了指西北方向:“朝前一直走,遇见一个路口左拐,遇见一个路口左拐,遇见一个路口左拐,遇见一个路口左拐,就到了!”

“啊!谢谢!”

贺英没想到他这么痛快,下意识想挪动步子,不过很快想到了自己的目的,连忙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瓶:“赵昊!前些天我族叔听信奸人挑唆……”

“你族叔是谁?”

“贺繁,就前几天派兵去望归山的将军。”

“哦!你继续说!”

赵昊有些无奈,他当时注意力全都放到姜淮身上了,确实没有打听魏军的将军是谁。

贺英被整得情绪有些不连贯,但最终还是正色道:“两国交战本不应该讲究手段,但我们贺家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赵昊幽幽打断:“你们贺家没有女的么?”

贺英:“???”

这下,他情绪彻底不连贯了,吭哧吭哧半天说不出话来。

赵昊也乐了。

得!

是个老实人。

他摆了摆手:“我赵日天又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说我穿着铁板鞋,忽然钻出来一只耗子啃我的脚,结果被崩断了牙,你说我会恨耗子么?”

“你!”

贺英脸上的肌肉当时就有些抽搐,脸色也变得十分不好看。

赵昊乐了,虽然荒魏关系不是很好,但其实他对贺英的印象并不是很差。

典型的将门之后,性子直,暴脾气,跟冯千钧孟胜男他们是一类人。

他笑着摆了摆手:“我也不是嘲讽你哈,主要在我爷爷面前,宗师之下都跟耗子差不多,所以你手里的东西给我吧,我不生你族叔的气。”

“哎?”

贺英也愣了一下,攥着玉瓶的手都有些不知道朝哪放:“这就不生气了?”

赵昊点头:“昂!快给我,别耽误我跟我媳妇赏荷花!”

“噢……”

贺英迷迷糊糊的,直接把玉瓶递给了赵昊,拱了拱手道:“赵兄果然大度!贺某佩服佩服!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说罢,直接转身返回宴会所在之地。

姜芷羽不由掩嘴轻笑:“怎么感觉像个憨憨,魏国皇帝就派这样的人来和谈么?”

赵昊也是疑惑:“我也迷啊!派这样的憨憨上战场可以,和谈就太勉强了吧?光我原谅他有个屁用啊,都不问问我爷爷的意见。不管了,先看看礼物是什么,反正是白捡的!”

说着,他打开了玉瓶。

刚有一缕香气钻出来,他就连忙把瓶盖盖住。

一瞬间,他的手就抖了起来,与姜芷羽对视了一眼,四只眼睛里面全是狂喜和震惊。

九花穿心丹!

由九种绝品药材的花蕊提炼而成,只要承受九次穿心之痛,可解天下之毒,届时大旱逢霖枯木逢春,凭空多加十年寿命。排出体内杂质以后,日后修炼都会顺利很多。

这颗丹药,跟度厄丹是一个级别的,至少也是十万金起,而且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即便是一个顶级宗门,想要炼一炉,也得靠运气。

毕竟这九花,随便哪一种花都不好找。

所以说……

姜芷羽声音颤抖,努力控制着音量:“你,你的丹田有救了!”

赵昊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顿时明白了魏国皇帝的心思。

这特娘的有这种丹药,派出谁来都一个样啊,连我丹田都能治好,还有什么事情不好跟老爷子商量?

而且这种事情,不能直接找老爷子,不然很容易被姜峥那个小老头怀疑。

所以,他只能试着跟自己接触。

难怪刚才,贺英一直到走,都没有说出自己丹药的名字。

这防隔墙有耳也防得太厉害了!

憨也有憨的好处。

至少口风够紧!

赵昊喜滋滋地将九花穿心丹揣到了怀里:“这个我贪污了,下次有好东西再给你。”

姜芷羽抿嘴笑道:“瞧你那小气的样子,这九花穿心丹这么贵重,以后有什么好东西,可都得归我!”

“好好好!”

……

华灯初上之际。

一排排宫女托着银盘,整齐地走了进来,细致地将绸缎铺在红木案之上,紧接着便将珍馐美味整整齐齐地码了上去,而且还附带一壶美酒佳酿,俨然就是心悦仙酿。

不仅如此,还有一瓶两只粗的香水。

俨然已经是皇家贵宾待遇,不少人都有些受宠若惊。

他们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是来自于大家族,但被外派到荒国打理商号的,在本家的地位一般都不会太高,还从来没被这么隆重地对待过。

若不是时间赶得太急,真正的大人物没有来,他们怎么可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倒是齐国的那群人,看着其他几国人哂笑道:“这也不怪你们,毕竟在你们国家,商人的地位实在太低了。”

贺英当即就嗤笑道:“是啊!你们齐国商人的地位高,想寄生到哪就寄生到哪。地位最高的,当属寄生到膝盖的那一批,想让国家跪就让国家跪,想跪哪个国家就跪哪个国家,到最后还沾沾自喜,好像跪的不是自己一样。”

这番话,不可谓没有带着怒气。

此话一出,众人当即大笑。

齐国虽然文化底蕴很足,钱也很多,但在六国中的地位着实一言难尽。

被魏国揍,朝楚国跪,唯独跟荒国关系好一点,但也是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这魏国的年轻人看起来虽然有些二愣子,但骂起人来还真狠啊!

“你你你,你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们怎么就寄生虫了!”

“你才跪,你全家都跪!”

这一锤,算是直接捶到七寸上了,齐国人也不管是什么情况了,纷纷气急败坏起来。

但他们越气急败坏,别国人就越是笑他们。

赵昊虽然还在幕后给姜芷羽看手相,但前面的动静一个字不落都落在了他的耳朵里,心头也不由生出一丝怜悯。

弱国无外交,说的便是这情况吧!

这些齐国财阀在国内作威作福,其实出了国没有人能够看得起,等到齐国真的因为他们而轰然倒塌时,他们一个个都得烂在地下化作肥料。

毕竟,六国还是封建王朝,不是所有国家国情都与齐国一样。

但随即,他又不禁摇了摇头。

财阀在外唯唯诺诺算什么?

若把前世的国际政事对应过来,还有一国皇帝像一个下属般唯唯诺诺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别国给予好处呢!

这,才是真正的屈辱。

继续作吧。

我倒是想看看这些财阀能把齐国霍霍成什么样!

“皇上驾到!”

随着曹公公一声高喊,六国宴会正式开始。

赵昊循声望去,发现姜峥已经龙行虎步赶了过来,明黄色的龙袍上沧海龙腾,两道剑眉斜插入鬓,看起来英武无比,不怒自威。

一头乌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猛地一看,还以为他只有四五十岁。

倒是与他一起来的赵定边,看起来要老很多。

赵昊不由笑了笑,这小老头还挺潮,染发纹眉这些事都干了一个遍,真是越老越精致。

他与姜芷羽对视了一眼,纷纷上前一步,一左一右跟在了姜峥身后,看起来万分乖巧。

“拜见荒国皇帝!”

宴会诸人皆是行礼。

姜峥落座之后,示意赵定边也坐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平身!今日只是为爱女挑选些许嫁妆,诸位不必多礼,请坐!”

“谢荒国皇帝!”

“你们也坐!”

姜峥冲赵昊和姜芷羽使了一个眼色,慈爱的神色简直要溢出双眼,瞅得姜芷羽有些消受不了,却也只能脸上撑着淡笑坐了下去。

赵昊感受着心玉传来的波动,不由摇了摇头,看来小丫头心中对姜峥的芥蒂还是很深啊!

而且姜峥这……的确有真情流露不假,但大部分其实还是给五国人看的。

看吧!

朕的女婿,真的是朕的心头好,朕与镇国公的感情甚笃,你们就别想着挑拨离间了!

如今外患当前,内部自然应该团结一致。

不管真假,都要吧面子工程摆出来。

果然,效果还不错,至少彩虹屁多了不少。

姜峥则是继续说了一些场面话,便开口说出了主要目的:“诸位远道而来,皆是为了参加爱女与爱婿的大婚。其诚使人泪目,荒国无以款待,为表诚意,只能以爱婿的心血招待诸位。”

赵昊嘴角咧了咧。

还真是我的心血,光是今天宴会的提供的酒水和香水,都几乎占了我五分之一的库存。

一刀砍到大动脉了属于是,不是心血是什么?

姜峥微微一笑道:“当然,仅仅这些,未免显得 们荒国太小气。有如此美妙芬芳之物,自当流芳于天下,朕欲于五国之中寻有缘之人,替荒国打理仙酿与香水,免得都说我荒国小气。

当然,这仙酿乃吾婿呕心沥血所酿,自然不得轻贱。

故打理一年不得少于万金,不然朕心里过意不去,还请各位有诚者将价格写于手边锦缎之上。

十年起拍!”

听到这话。

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包括赵昊自己。

此刻,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相同的想法。

姜峥……

想军费想疯了吧!

一年不得少于万金,十年就是十万金。

五国每国一个代理,加起来就是五十万金。

这只是酒水的底价。

还有香水呢……

啊这?

——

今天坐高铁回老家,五个多小时,本来想在高铁上码字,但是旁边人的目光让我太尴尬了,脚指头都快扣出一个四合院。

bidige.com

没办法,高铁上实在无法码字,车站做完核酸回到家第一时间就赶紧写,总算在12点之前写出来了。

么么哒~

另外感谢冰山过客123456打赏的盟主!

三天内加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