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扶妻人上线,老皇帝想立女储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次,五十万金。

而且是单纯的代理费,如果一年的纯收益到不了一万金,那就是纯纯地给荒国打工。

竭泽而渔了属于是!

谁都能看得出来,荒国很缺军费,姜峥此举就是为了凑军费,不然也不可能直接卖十年的代理权。

短期来看,现在除了魏国,没有人会特别希望荒国缺军费。

如果真从目前心悦仙酿的销路来看,若是在自己国家全面铺开,一年纯收益达到一万金一点也不困难。

毕竟六国之中,荒国最穷,在荒国的销路都能达到这个档次,没道理在别国赚得更少。

但问题就是。

荒国生产力够么?

如果荒国生产力能够满足六国需求,那大家都能赚得盆满钵满,别说一年一万金的代理费,一年两万金都有人掏。

但如果荒国生产力不足,一万金代理费掏出去了,结果酒拿不出来,那就是纯坑钱。

所有人都看向姜峥,静静等着姜峥的下文。

姜峥微微一笑:“朕欲于荒国一百七十二城开设酒庄,半年之内必建成,届时将有万人投身仙酿酿造之中。”

呼……

不少准备竞拍的人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生产力足够就行。

但还是有人问道:“那粮食呢?”

姜峥扫视了一眼众人:“荒国粮足,却不够精细,好在诸位多慷慨,今日便有不少粮商在场,如此情谊,朕怀甚慰!”

说着,目光还在其中一个齐国商人身上停留了许久。

这人来自于齐国最大的粮商,尽管在齐国,粮商的地位不如茶、瓷器和丝绸,但齐国农业相当发达,作为粮商的老大,地位还是算不上低的,而且因为他们家的粮食主要是内销,对纳贡的兴趣并不大,算是鲜有的中立派。

瞅见姜峥这个动作,赵昊眼神亮了亮。

荒齐之间的贸易,不管走水路还是走陆路,都要从溯城,距离异族出现的地方都比较近。

若是拿了这家的供粮渠道,再将心悦仙酿的代理权给他们,他们势必会保护这条商路。

齐国的难处并不是缺军队,也不是缺钱,而是缺少发作军费的钱,仅凭袁家和李氏布行根本不行,所以主战派才会被纳贡派卡脖子。

如此一来,相当于凭空给宁婉梨拉来了一个助力。

虽然现在他跟姜峥一样不看好宁婉梨,但不管短期还是长期来看,齐国主战派猛一点,对荒国都没有坏处。

到时候,粮商成为主战派的中流砥柱,同时又靠着荒国吃饭,就相当于姜峥直接把手伸近了主战派的权力中央。

这特娘的,比派过去一个御马总管强多了。

他不由咂咂嘴,也不知道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但不得不说,姜峥玩的这一手挺不错。

钱赚到了,百姓工作岗位有了,还凭空拉来了一个盟友。

至于建酒厂的花销,肯定会给各个城的富商画饼,许以小利让他们出钱做,反正以姜峥的名望做到这点丝毫不难。

纯纯空手套白狼,众筹做生意,只有他自己赚钱。

挺离谱……

听到姜峥的表态,众人的疑虑也都放下了。

原材料和劳动力都能保障了,这一万金的代理费的确不多,若是错过这次机会,再下一回就直接十年了。

当即就有人伸手准备报价。

姜峥则是微笑着打断:“今日宴会,不过是以酒水款待各位,不必如拍卖会那般聒噪。各位只需将价码写在纸上,交予朕便可,宴会结束之后,朕自当公布各国代理者的身份。”

说罢,便半眯起了眼睛。

众人闻言,刚刚微松的心,就又提了起来。

这……

明牌和暗牌玩的方式也不一样啊!

明牌容易上头,价码经常叫着叫着就失去理智了。

暗牌……

他们各自扫了一眼同国的友商,一个个锭子都捏紧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叫价刚刚比友商多一点点啊?

众人都是忖了又忖,最后只能把自家能接受的最高价码写了上去。

瞅着众人的模样,姜峥终于露出了一副满意的笑容,等到所有人的纸条都收上来了,便转过头看向赵昊:“你要开香水庄么?”

赵昊:“……”

看着姜峥的笑容,他就感觉浑身一阵不自在。

这老财迷,又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这要是开香水庄,人多眼杂的,我核心机密不全都暴露在你眼皮子底下了么?

到时候,还不是想割几刀就割几刀?

他当即摇头笑道:“父皇不必,小婿府上的丫鬟够,何况小婿只走精品路线,人工都是香喷喷的小丫头,原材料也都是齐国孙家的上品花,若是硬要扩大规模,反倒是落了下乘。您也知道我,我其实不喜欢钱,我之所以做香水,完全就是传承工匠精神!”

姜峥:“……”

姜芷羽:“……”

赵定边:“……”

在场所有人:“……”

如果没有之前穷凶极恶的捞钱操作,大家说不定还真信了。

赵昊干脆就把这些质疑的目光当成崇拜了,颇为自豪地挺了挺胸膛,就差跟众人挥手示意了。

反正以后香水肯定会赚钱,倒也不用急这些代理费。

羊毛都出在羊身上,代理费这第一把薅得不够,后面手工薅得再卖力点就行,没必要铤而走险。

姜峥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这小子想自己赚钱。

但你只要卖钱,就躲不过我!

别管是走正常出货渠道,还是走麟羽阁。

到时候,该割还是得割。

他看向众人:“与仙酿一样,也是十年,诸位竞价吧!”

一番操作过后,姜峥看了一眼两旁托着竞价单的宫女,脸上浮满了笑意。

左边的托盘上,全都是自己的军费。

右边的托盘上,只要他愿意,也可以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军费。

反正这小子,只有小聪明。

赵昊瞅着他的笑容,一阵又一阵地蛋疼。

他现在愈发觉得自己当初的决策是对的。

如今的情况。

自己有多少钱,在荒国的地界里,不取决于能赚多少钱,而取决于能洗多少钱。

不过好在……他已经准备好了对策。

接下来,便是宴会中最无聊的环节。

那就是……吃饭!

众所周知,超过十个人以上的聚餐,最不重要的内容就是吃饭。

即便姜峥已经拿出了国宴的标准,但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即便正儿八经的国宴没有去过几次,但通过别的渠道,总能尝到一些国宴级别的珍馐美味,更何况荒国的美食文化比起别国还差了不少。

所以一整场宴会下来,大家都是狂吹姜峥的彩虹屁。

毕竟,刚才只是用酒水和香水款待。

嫁妆可都还没选呢!

如果不把姜峥舔舒服了,等会不选自家的重礼当嫁妆了怎么办,那么重的关税,大家可都不想承受。

这荒国……

唉!

为了赚钱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简直绝了!

当初给赵昊赐婚的时候,任赌场压注郡主、公主甚至是长公主。

里面没有皇家纵容是绝对不可能的。

光是一个订婚,就能无赖一样捞大家的钱。

结果现在,选嫁妆都特娘的想尽办法捞钱。

也不知道到时候大婚当天,又能玩什么新花样。

就离谱!

除了吹彩虹屁之外,就是大家彼此之间的拌嘴了,虽然宴会之上不会说得太难听,但是逮着机会就会彼此拉踩一下。

爽是一回事儿。

另一方面,还会明摆着暗示荒国:瞅瞅吧!我们国家跟荒国才是最友好的。

终于,这顿饭在众人文雅的叽叽喳喳声中进行到一半。

大家的兴致,愈来愈高涨。

马上就可以挑嫁妆了!

这才是他们最期待的环节。

倒是姜峥有些兴致缺缺,毕竟他想坑的钱都已经坑过了,这一万金的嫁妆还真有些看不上。

但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这场宴会本来就是以给姜芷羽挑嫁妆的名义举办的,总不好闹得太难看。

ranwen.la

他饮了一口心悦仙酿,拍了一下大腿哈哈大笑道:“安阳乃是朕最宠爱的女儿,又马上要嫁给朕最喜欢的后生,这场大婚朕每天都在忧心,若是嫁妆不够,伤了两个孩子的孝心就不好了!所以才烦请诸位前来,朕也好亲自为小女挑选嫁妆,不妨现在就看看?”

说着,还瞅了一眼旁边的小情侣。

眼神之中,满是溺爱。

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不过效果明显是好的,当即有一个人把礼单呈了上来,这顺序都是事先编好的,倒也不会显得太乱。

“晋国,上品五石散,百瓶,五百金。”

姜峥:“……”

姜芷羽:“……”

在场所有人:“……”

赵昊也是一阵嘴角狂抽,六国之中有不少都是奇葩,但大多都处于他的理解范围以内,即便是齐国,也能理解为处于资本主义萌芽时期,即便放在这种实力至上的世界有些古怪,但……最起码是正常的啊!

这晋国,真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醉生梦死呗?

哪有这种场合给自己的药打广告的?

赵昊事先看过礼品单,知道这个人是晋国最有名的药商世家派出来的,据说这个世家身后还有一个主修丹药的宗门支撑,炼出来的五石散估计很上头。

这……真就仙侠版的拜耳制药呗?

来我的婚礼捣乱来的。

如果不是姜峥在旁边,他早就忍不住让这个人滚了。

当然,姜峥也是说了一番场面话婉拒,随后便是一个接一个的人。

“齐国张家……”

“燕国韩家……”

……

一宗又一宗或昂贵或接地气的礼物摆上来。

或许不是最适合做嫁妆的,但一定是最适合做生意的。

其中就包括了齐国沈家的千石精粮,是姜峥点头最快的嫁妆,毕竟这家就是他选中的那个粮商。

“魏国贺家,百吨寒铁……”

众人看到贺英,又听到他报出来的礼物,顿时所有人都麻了。

这寒铁可是魏国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他们国际形势这么惨,却还是敢跟三国刚,就是因为这寒铁实在太狠了,只论材质比赵定边破天戟的玄铁都要强一个档次。

所有人都觉得荒国军队猛,但跟魏国打了上百年,还是没有出西陇关。

没别的原因,就是魏国精锐部队都有寒铁打造的铠甲和兵刃。

前几天,姜峥光是在望归山捡装备,都捡得嘴角狂咧,足以见得这寒铁究竟有多牛逼。

百吨寒铁,足以打造千名重装骑兵。

若只打造关键部位,还能打造更多。

谁都不怀疑,魏国不是看中关税减免,因为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们断不可能给荒国开放渠道。

这百吨,只是示好。

问题是只要收了这百吨寒铁,一万金的嫁妆预算,指定要超啊!

姜峥也是微微色变,因为这跟贺英之前上报的可一点都不一样,这个小子,是来当面逼着自己表态的,但你这百吨寒铁,这不是要超我的预算么?

我现在可得省军费啊!

但谁都没有想到,贺英忽然话锋一转:“千金!”

千金,百吨寒铁。

这跟白送有什么区别?

芈岚当时就急了:“岂有此理,贺英!皇帝为安阳公主选嫁妆,又岂容你玩弄政治?”

贺英笑了:“安阳公主的夫家是镇国府,天下谁人不知镇国公乃是纵横捭阖的大元帅,如今异族对友邦图谋不轨,我们贺家代表魏国送寒铁有什么不妥?”

这下,赵昊嘴角都不由抽了抽。

好一个贺英,憨可能是真憨,但这个憨只是性格,绝对不指脑子。

这一番话,也有够不要脸的。

芈岚哼了一声:“百吨寒铁,只要千金,远远低于市场价,这还不是玩弄政治?”

贺英哈哈一笑:“胡说!寒铁在荒国,就只值这个价,芈兄要是不相信可以监督,以后产地在魏国的寒铁,只要在荒国超出这个价,你来砍我脑袋,我躲都不带躲的!”

芈岚:“……”

姜峥:“……”

赵昊:“……”

众人:“……”

的确,不可能超过这个价。

因为魏国根本不可能在荒国卖寒铁,一块寒铁都没有,卖什么价有区别么?

贺英则是微微一笑:“皇上,您觉得这寒铁如何?”

姜峥扶须大笑:“甚好,甚好!友邦备上如此大礼,朕又岂有推辞的道理,这寒铁朕收了!”

说着,便冲曹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将装着寒铁订单的盒子收了上来。

有这么一个东西,便算是一个口头约定。

虽然约束力比盟约、契约什么的要弱很多,但国家之间的事,如果真想干你,即便是盟约都没有什么卵用。

尤其现在,六个国家凑一起,这种趋势就愈发明显。

四舍五入,口头约定跟盟约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姜峥则是无所谓,反正他跟赵定边本身的安排,就是在西陇关只留比纯守城多一点点的军队,本身就没有动魏国的心思,所以这寒铁纯属白捡,为什么不开心?

赵昊咂咂嘴。

我得到了九花穿心丹,姜峥得到了百吨寒铁,魏国得到了心安。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心里刺挠的,只有芈岚。

他沉着脸坐回了座位上,这几天在荒国的体验实在不怎么地啊!

虽然谁都知道,让荒国在异族战场留一手,把主意打在魏国身上,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真到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

还是得看情况,看荒国调兵如何。

实在不行,就只能让齐国受伤了。

姜峥笑了笑,关键的假装都差不多了,后面赶紧走个流程,就可以结束了。

他看了看手边的礼单,下一个是叫做“玉皂”的东西,据说能够清天下之垢,使人遍体生香。

对于这个玉皂,他并不是十分看好,毕竟生在皇家,养尊处优的生活他也过过,清洁用品用过不少。

清天下之垢。

也太夸张了!

估计就是一个噱头。

“下一……”

他也么想到,刚开口就被赵昊打断了。

“父皇要不先歇一歇吧,这么久也累了。”

“嗯?”

姜峥有些不开心,我正想赶紧做完工作下班呢,这狗东西想要干什么?

他转过头,却发现赵昊正在冲姜芷羽使眼色。

然后,这狗东西就笑嘿嘿地转过头:“您替芷羽挑了这么久的嫁妆,刚用完膳就这么劳累实在有些伤胃,不妨歇一歇,我请御膳房炖了养胃的汤……”

他转过头小声催促道:“芷羽!”

姜芷羽面前果然摆着一盏汤钵,只见她微微低着头,十指不安地绞动着,显然已经纠结到了极点。

姜峥心头一跳,顿时有一股股暖流涌上来。

这狗……

这哪里是什么狗东西!

这明明就是朕的好女婿啊!

自从胡贵妃死后,他们父女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有些僵硬,没想到赵昊这小子,竟然愿意主动在中间调和。

这才是朕的小棉袄好么?

他有些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芷羽?”

姜芷羽深吸了一口气,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捧起温热的汤钵,走到了姜峥面前:“父皇。”

眼见她手越来越抖,姜峥连忙把汤接了过来,打开闻了闻,果然醇香扑鼻。

“好好好!”

姜峥连忙喝了一口。

很香。

就是油有些大。

但这是姜芷羽端过来的,便没有了任何缺点。

这女儿没白疼。

该不说不说,前些天那些丹药,几乎已经把他的私库给掏空了。

虽然没有影响国库吧,但真要打起仗,他会毫不犹豫地把私库掏空用作军费,就连荒国书局也是从他私库里面拿的钱。

所以,还是有些影响国家。

好在,朕的苦心没有辜负。

赵昊这小子你好啊!

姜峥想把汤喝完,但又喝了一口,实在太油了,便笑着给姜芷羽递了过去:“好喝!好喝!”

姜芷羽连忙去接,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手一抖,就把汤水洒到了手上,不由低呼一声。

“芷羽,没事吧?”

姜峥大惊失色。

“没事,不烫。”

姜芷羽赶紧说道。

姜峥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说什么,一旁的赵昊就抢过了姜芷羽的手,冲旁边宫女斥道:“还愣着干什么?毛巾呐?”

宫女神色慌张,连忙将清水皂荚毛巾取出来,为她清洁双手。

但这汤也不知道什么油做的,皂荚都有些清洁不动。

只可惜,洗了一番,还是有不少油污。

众人看得也是稀奇,以前还有不少人觉得这场婚事规格这么高,完全是因为赵昊,没想到姜峥对安阳公主的宠爱也不像是假的啊!

看来,想要挑唆他们的君臣关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场宴会搞出了这么一丝小插曲,倒也无伤大雅。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站起身:“皇上,玉皂可解油污!”

姜峥摆了摆手:“速速呈上!”

范通不敢耽误,赶紧将装着玉皂的盒子呈了上来。

“磨磨唧唧地干什么?”

赵昊瞥了他一眼,直接把盒子抢了过来,比划了几下,就直接亲自给姜芷羽洗手了。

范通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脸色,心想自己这老板真是一个打广告的鬼才,这么大排场的广告,若不是跟了他,恐怕自己一辈子都参与不了。

姜峥则是打量着范通:“你是溯城陆家人?”

他的记忆力还颇为不错,还记得上次麟羽阁丙级拍卖会上,好像是有一个神秘人买了陆家的家业。

之前他看到礼单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

不过麟羽阁中这种买卖倒也正常,区区一个陆家也没太入他的法眼,所以也没多想,也就是恰好看到他把玉皂呈上来,才顺嘴问了一句。

“回皇上的话,是!不过如今已经归新主子管了。”

“哦!”

短暂的交谈结束了,并没有激起姜峥的兴趣,有丙级令牌的人多了,没必要都弄清身份,何况这玉皂明显就是单纯地做生意。

不一会儿,赵昊擦干了姜芷羽的小手,神色这才缓和了许多,捏着姜芷羽的手嗅了嗅:“我媳妇儿手真好闻!”

姜峥面色一僵,咳嗽了几声。

赵昊这才意识到还有别人,便赶紧攥着姜芷羽的小手藏到背后,讪讪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范通小声问道:“皇上,您看这玉皂……”

姜峥掐下一小块,捻了捻放在鼻下嗅了嗅,微微点头:“不错!清香淡雅,莹润如玉,担得上玉皂的名字,允了!”

范通当即拜谢:“谢皇上!”

选嫁妆继续。

一炷香后,便正式结束。

众人纷纷离去,中标嫁妆的商号都颇为高兴,总算有了点收获。

而那些竞拍香水和酒水代理权的,则还是提心吊胆的,还得挨到明天等姜峥通知。

姜峥瞥了一眼赵昊:“混小子,跟我来看看你赚了多少钱!”

说着,便于赵定边同座一辆马车,赶往了乾清宫。

赵昊攥住姜芷羽的小手:“走!媳妇,咱们一起去。”

“嗯……”

姜芷羽应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

赵昊暗叹一声,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现在人多眼杂,只能牵着她的手上了马车。

到了马车上,姜芷羽抱着他的胳膊,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芷羽……”

赵昊开口,这小丫头,明显不想与姜峥这个当爹的表现得亲近,毕竟幼年留下的阴影实在太重了。

姜芷羽用指头搭在他的嘴唇上,轻声道:“既然我都点头了,你便不用自责,若只是一件小事我都不愿做,还做什么夫妻?”

“嗯……”

赵昊应了一声,就任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哎!

轿子不多时就到乾清宫,姜芷羽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跟赵昊一起进了大殿。

此刻,两个老头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姜峥拍着赵定边的胳膊哈哈大笑:“老赵,你真是捡到了一个宝贝啊!”

刚才的宴会上,赵定边仿佛只是一个吉祥物,只用负责坐那,然后时不时地望着孙子孙媳慈祥地笑一笑就可以了。

但现在,他也是高兴得难以自持:“什么叫我捡的?这是我们老赵家辛辛苦苦生的。”

赵昊咧了咧嘴:“瞧你们说的,我赵昊能有今天的成就,全凭我自己的努力。”

姜峥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没训斥他,而是笑着问道:“你猜猜酒水的代理权,我卖了多少钱?”

“哈?您?不是我们么?”

赵昊当时就不乐意:“您可是说要分我一成纯收益的!”

这下,姜峥还没怒,赵定边就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关键时期,全都是军费!别惦记你这仨瓜俩枣了,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赵昊只能悻悻点头:“行吧!那您二位捡了多少军费?”

姜峥笑道:“你猜!”

赵昊试探道:“六十万金?”

“再猜!”

“七十万?”

“不对。”

“七十一万?”

姜峥不由摇了摇头:“你这混小子,今天胆子怎么这么小?”

赵昊梗着脖子:“您这得了便宜又卖乖!您赚得越多,我就亏得越多,现在已经亏了七万金了,您当我的心不会痛么?”

姜峥:“……”

赵定边:“……”

姜芷羽:“……”

这下,整得姜峥都有些不忍心了,摆了摆手道:“放心吧!等战事过去,我会补偿你们小两口的。”

赵昊心里这才舒服了点:“那行,您告诉我多少……”

姜峥直接将订单拍了出来:“八十三万!还是沈家笃定我们在他们身上有利所图,咬死只出价十万金的前提下。”

“啊?这还能亏?”

赵昊一副疑惑的样子,抽出齐国的那沓订单,出价比十万金多的有好几家,最高的甚至开出了二十万金,在所有报价中都是最高的。

不过为了把沈家拉到战船上,姜峥只能卖给他这么一个人情。

这些齐国商人,真是满脑子除了钱,啥都没有了。

赵昊有些不爽了:“这一来一回,直接亏了十万金?我们有什么利益可图啊?”

两个小老头对视了一眼,眼神都有些无奈,刚准备开口,却听到姜芷羽在旁小声说道:“因为要支持齐国主战派……”

赵昊怔了一下:“你还懂这个?”

姜峥则是有一些小惊喜,他可是清楚姜芷羽看过的书不少。

毕竟这小丫头从小就跟旁人没有什么交际,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看书,天文地理人文都有涉猎,诗词虽然作得一般,但品鉴能力也颇为不错。

即便是时事政局,六国局势的相关资料,她也看过不少。

只不过父女俩关系实在太僵,姜峥只知道她看过,却不知道她看懂了没有。

他想开口问,但如果开口问,姜芷羽肯定就不敢说了。

于是他求助似的看向赵定边。

赵定边和蔼一笑:“芷羽,你详细说说。”

姜芷羽犹豫了一下,不过看到赵定边鼓励的眼神,还是把这里面的门路讲了出来。

最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说的对么?”

“说的真好!”

姜峥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姜芷羽的说法有不少缺漏的地方,但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只是自己看书,就能看清楚这么多东西。

若是从小好好培养,再改变一下她软弱的性格,如今说不定自己已经跟宁无垢一样,动了立女帝的心思了。

而且自己比宁无垢的处境更好,若是自己执意要立女帝,恐怕没人拦得住自己。

但现在……

姜峥有些后悔,若是父女关系好一点,自己能早点发现姜芷羽的天赋,是绝对不肯将她嫁入赵家的。

若嫁入的是一个普通文臣家中,或者干脆不嫁,即便性子依旧软弱,也能在幕后辅佐一个皇子,即便皇子再废物,也能把江山坐稳。

但现在……

嫁入赵家,若是再辅佐皇子,那这个皇子就是彻头彻尾的傀儡了。

悔婚?

俩孩子都这样了,悔婚有用么?

唉……

白白错过一个机会,还是放两个孩子过日子去吧,反正有心玉在,俩孩子只会沉浸在自己的小日子里面。

赵昊挠了挠头:“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呢?算了,这个不重要!父皇,我香水代理权卖了多少钱?”

姜峥气得直翻白眼。

这都不重要?

就你的香水重要?

他摇了摇头,直接把竞价单拍在了他面前:“你自己看吧!”

“哎!”

赵昊兴冲冲地比起了价格,不一会儿就把最终的竞价单凑到了一起,咂咂嘴:“还不赖!十六万金。”

“多少?”

姜峥愣了,他们也就比赵昊提前一点,只顾着因为酒水代理权高兴了,还真没有看这个竞价单。

酒水,有整个荒国撑着,生产力和原材料都有保障。

但香水……全靠镇国府的丫鬟,产量低到令人发指,代理权也有这么多钱?

赵昊撇了撇嘴:“十六万,五家,十年,平均下来一家一年也就三千金,很多么?我都感觉他们是在打发要饭的。”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日天哥以后原料以次充好以后,产量有多么恐怖。

姜峥:“……”

他有些意动。

赵昊当即向后退了一步,神情之中满是戒备:“不会这钱您也想要吧?”

姜峥看向赵定边。

赵定边的巴掌当即悬到了半空中。

赵昊:“说吧!要多少。”

赵定边微微一笑:“现在荒国最缺的就是军费,多一金军费,就少一个将士挨饿,你说我应该要多少?”

一听这话,赵昊脸色都白了,嘴唇哆哆嗦嗦道:“全,全要啊?”

赵定边没有说话。

姜峥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要是昨天,我指定就同意了!”

赵昊心痛到无法呼吸,伸出了五根手指头:“给我留五万金吧,我看中那玉皂了,新产业要用,给我个活路咯……”

姜峥眉头动了动:“就你前些天租的那栋楼?”

“昂!”

赵昊点了点头,天香阁和心悦茶楼都已经稳住了,没道理不扩充一下产业,过几天大婚,有钱人的流量肯定更大,怎么能不大捞一笔?

姜峥有些心疼:“这玉皂有点贵啊,你这……”

赵昊无语了。

咋?

你还替我心疼上了?

他咬了咬牙:“给我留五万,其他的您二老全拿走,以后也不用还我了。”

废话么不是。

进到貔貅肚子里的东西,我就没想过能掏出来。

能救出来五万是五万吧!

姜峥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行吧!算你小子孝顺。”

赵昊嘴角抽了抽:“可不咋的,遇见你们俩老头,试问谁敢不孝顺?”

若是别人说这种话,姜峥早就收拾他了。

但若是赵昊,姜峥看着他直想乐。

小老头拍了拍手:“行了!嫁妆也准备好了,你们爷孙俩回去等着大婚吧!”

“哎!”

赵昊点了点头,便搀着赵定边朝外走去。

姜芷羽也适时说道:“父皇,我也告退了!”

说罢,也紧紧地跟了上去。

姜峥有些失落,但更多的还是欣慰,毕竟父女俩今天关系终究还是有一点好转的。

赵昊这小子不错,时时刻刻惦记着老丈人。

能处。

……

乾清宫门口。

赵定边瞅了赵昊一眼,眼神中多少有点古怪。

赵昊却是视若无睹,扯着姜芷羽就跑到了旁边:“爷爷,我跟媳妇说几句悄悄话,你可别偷听啊!”

“这狗东西!”

赵定边无奈摇头,自然不会做出偷听这种事情。

因为只有脑子有毛病的人才喜欢偷听。

这道理是姜淮教他的。

不远处。

姜芷羽轻哼了一声,假装生气道:“我都按赵公子说的做了,赵公子还有悄悄话要说?”

赵昊咧了咧嘴,果然还是有些生闷气的。

“那自然有悄悄话的。”

“什么?”

“你凑近一点,我讲给你听。”

“嗯……”

“吧唧!”

赵昊偷袭了一下,便直接开溜了。

姜芷羽瞅着他逃跑的背影,嘴角沁出了一丝笑意。

……

马车上。

老爷子眉头微皱:“今天芷羽说的那些话,是你授意的?”

一开始,他也不太清楚赵昊想要做什么。

但今天,他好像清楚了一些。

赵昊一副迷糊的样子:“芷羽说的话多了,您说的哪一句?您哥谭来的吧,怎么跟谜语人一样?”

哥谭?

老爷子皱了皱眉头,确定六国之中没有这个地名,这臭小子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他哼了一声:“就关于齐国商人的那句话。”

“奥,那句啊……”

赵昊咧了咧嘴:“这要是我授意的,肯定把这件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啊,怎么会有那么多错漏,我这媳妇儿吧……啥都好,就是啥都不太好,您都不知道她作的那些打油诗,真是老抽象了!我给您念一首啊,昨夜小贼闯香闺,甜言……”

“够了够了!”

老爷子直接挥手打断,也没有兴趣弄清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在说实话了。

赵昊心中暗笑,但同时又有些无奈。

这两个小老头,讲道理,都是个人物。

一个文治,一个武功,而且对百姓好得上天。

若是能多年轻三十年,说不定真有一统六国的机会。

但毕竟从小生于封建时代,思想束缚也是打得死死的。

一个忠君,一个满脑子都是男人才能传宗接代。

直接说自己的想法,必然会被否决。

若姜芷羽表现得太好,徒遭记恨。

若一点也不说,以后凭空冒出来,又太突然。

所以,干脆就给姜峥小小地提一个醒,你女儿也是有天分的。

事实上,姜芷羽确实有天分,很多东西都能看清,就是没有老师教,不成体系而已。

慢慢表现,掌握好度,迟早有一天这小老头会半推半就。

出了皇宫就上了马车,不一会儿就晃晃悠悠到了镇国府门口。

赵昊跳下车:“爷爷!您先回家吧。”

“去哪?”

“天香阁!”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双眼之 满是无奈。

这刚跟未婚妻你侬我侬一会儿,就又去青楼了,还特娘的是自己开的青楼。

fqxsw.org

他也管不住赵昊,干脆就由他去了,摇了摇头就回了家。

“洛水!”

“我在!”

赵昊看着洛水从车顶上跳下来,不由撇了撇嘴,心想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小爱同学了?

“走!我们继续,我唱白脸,你唱红脸。”

洛水下意识退后几步,木着脸说道:“我真的不会演戏。”

赵昊哈哈笑道:“别别别!你这面瘫脸,最适合演戏。我教,你学,咱俩杀穿好莱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