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六章 在齐国公主身边安插人手,修复丹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倒不是赵昊给洛水灌鸡汤。

就回想一下前世,那么多小鲜肉把高冷演成面瘫,都能被粉丝吹演技。

更何况,洛水是真正的自闭症儿童。

反正在镇魂钉封锁的两只狐狸面前,应该是足够用了。

但洛水明显有些不自信,嘴里不停念叨:“不行,真不行!”

自闭症儿童,有一个很普遍的特点,那就是不善与人交流。

更何况是去演戏骗人?

然而她的不自信明显没有效果,被赵昊强拉硬拽之下,终于还是半推半就地来到了天香阁。

已近子时,天香阁中如昨日那般静谧,只有杨妈妈与几个姑娘小厮在值守着,看她的样子好像正准备上楼。

一看到赵昊过来,杨妈妈赶紧迎了过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还别说,杨妈妈虽然上了年纪,但是风韵犹存,有徐娘半老那味。

难怪总是有客人进出天香阁的时候,喜欢杨妈妈交流。

就是不知她年轻时候花魁身份,是否属实。

“公子,您这两天怎么都是半夜来?”

赵昊看着贴身迎了上来的杨妈妈,摆了摆手:“年轻人,火力旺,越到晚上爷越浪。”

杨妈妈会意,当即笑道:“哎!梨诗姑娘每天都候着您呢,您看您最近忙的,都把梨诗姑娘忘了,正好她订了一批衣服,我一并送了去。”

说着,便晃了晃手中的衣物,看得赵昊一阵意动。

这梨诗真是一个小天才,自从知道了黑丝以后,仿佛顷刻间点亮了服装设计的技能点。

这一个个的设计,还真有点让人上头。

最关键是这梨诗风格多变,能纯能欲,堪称纯欲天花板了属于是。

“行!我拿上去!”

“不劳烦公子,正好裁缝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我去转告转告,也不耽误两位太长时间。”

“嗯……”

赵昊若有所思地看了杨妈妈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杨妈妈却是看向老杨与洛水:“你们二位,是去观战的么?”

这一荤腔整得老杨老脸通红,洛水也是面色一僵,本就不太暖和的脸色雪上加霜。

赵昊则是笑哈哈地扯过洛水:“观战观战,小丫头片子没见过世面,现在不打好基础,以后怎么办?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洛水:“???”

杨妈妈掩嘴直笑,便带着衣服跟几人一起上了楼。

轻轻扣开梨诗的门,便把衣服递给了梨诗,握着她的手,说了好一会儿注意事项。

洛水在外听着,不满地看了赵昊一眼:“你不是说……”

她满心不情愿被拉过来演戏,却没想到赵昊竟然是来玩这个。

她还是个孩子啊,怎么能看这种东西?

只是她话刚说一半,就被一张温暖的大手捂住了小嘴。

“嘘!”

赵昊笑嘻嘻道:“别说话,等会带你康一个好东西。”

好东西?

洛水只想啐赵昊一口,在他眼里的好东西,能是什么好东西?

若不是要给他面子,她早就把赵昊手腕卸下来,然后扬长而去了。

倒是老杨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公子都觉得是好东西,那就一定是好东西。

等会得好好康康。

一想到这里,老杨的嘴角都不由自主的往上扬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杨妈妈满是笑意地出了门,冲赵昊抛了一个“加油干”的眼神。

她走后,屋里就传来了梨诗妩媚的声音。

“公子,我好了!”

“哎!来啦!”

赵昊整了整衣襟,就直接进了房间。

老杨也想进去,却被赵昊一脚踹了回来,老杨挠了挠头,不晓得不跟进去还怎么有好东西康。

不过赵昊都这么说了,那就只能听话。

“砰!”

门关上了。

老杨有些失望。

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可公子总是不肯让他看。

他也不能背着公子偷看不是?

洛水却是轻轻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看那种东西了,不然眼睛里面长针眼。

但她又有些烦闷,明明说过来给狐狸演戏的,这家伙却只顾自己寻欢作乐。

这一进去,又得多等半个时辰。

那梨诗一脸妩媚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家伙却还要跟坏女人玩在一起。

可恶!

房间内,赵昊看着一身女仆装的梨诗,俨然已经有些上头。

尼玛,这后现代风格,放在这个时代,谁顶得住?

梨诗上身微微伏下,晃得赵昊几乎要睁不开眼睛,媚眼如丝轻轻开口:“公子~”

“哎!”

赵昊也不走程序了,直接把她拦腰抱起,丢在了床榻之上。

梨诗惊呼一声,不由有些发愣,怎么公子今天一点情趣都不讲了?

赵昊的呼吸愈来愈粗重,却迟迟没有动静。

梨诗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食指在他胸口上画着圈:“公子为何不动?”

“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事情?”

“等会怎么扎你!”

“鹅鹅鹅鹅鹅……”

梨诗掩嘴轻笑,果然别管公子状态如何,想扎自己的心是不变的。

然后,她就感觉到颅内一阵剧痛。

“啊!”

一阵惨呼后,她便躺在床上瑟瑟发抖起来,本来就衣不蔽体,如此发抖就愈发可怜了,让赵昊只想给她换一身保暖的衣服。

她现在脑袋都是晕的,脑海里只有三个问题。

公子为什么扎我?

公子用什么扎的?

为什么这么痛?

好在这痛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消散之后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等睁开眼,就看到赵昊正淡笑看着她。

她不禁有些疑惑:“公子?”

赵昊指着桌子:“你看!”

梨诗循声望去,只见桌子上一条拇指长银针细的虫子正在痛苦地翻滚着,好像有一根看不见的针把它钉在桌子上了一般。

她心头微惊:“公子,这是何物?”

赵昊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估计是蛊之类的东西吧。”

就在刚才,他见到杨妈妈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在明心文星的洗礼下,他身边人的星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干净得不成样子了。

但今天,杨妈妈的星子上,却忽然出现了一道黑气,这黑气无比奇怪,就像是一条乱窜的小蛇。

然后,刚才杨妈妈进屋送衣服的时候,这黑气小蛇就窜到了梨诗的星子上。

进门以后,他用枯荣文星把梨诗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扫描了一边,果然发现她脑袋里面有一条异常的东西。

于是,便趁其不备,狠狠地扎了进去。

然后这玩意,就从梨诗耳孔里钻了出来。

赵昊捏着下巴问道:“刚才你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没有?”

梨诗瞅着桌子上的虫子,脸色有些苍白,咬了咬嘴唇道:“方才奴家特别想与公子……嗯嗯~”

“没别的奇怪的想法?”

“没有……”

赵昊皱起眉头,听她这么描述,这玩意儿倒是跟奶奶笔记里面记载的一种东西比较像。

朝圣蛊!

它可以被看做蛊虫,也可以被看做妖。

这蛊虫寄生以后,并不能直接控制宿主的思想,毕竟双方的精神强度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

但这蛊虫会影响宿主的欲望,宿主的各种欲望都会受到影响,包括食欲、x欲乃至求知欲等等,甚至连你想要跟谁说话都能影响。

就像是无休无止的心理暗示,若不能提前发现清除,宿主迟早会在这种暗示下迷失自我,像朝圣一般成为蛊虫母妖的傀儡。最恐怖的是即便到最后,宿主还坚持脑袋里的想法都是自己的。

只不过,单一条蛊虫远远达不到被当做妖的程度。

它隐蔽性很高不假,但隐蔽性高是有代价的。

它实在太弱了,弱到修炼者的正常灵台波动,都有可能直接摧毁它的地步。

只有母虫足够强大,子虫才有可能寄宿到强大些的宿主身上,然后收获一大批自认为有自我意识的傀儡。

也因为如此,这种朝圣蛊妖,修为高的强得可怕,修为低的弱得可怜。

至于这一条……

看它被镇魂钉钉住还活蹦乱跳的样子,这背后的母妖至少一品起步,甚至一品都不止,宗师才合适。

呼……

赵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玩意儿也太可怕了,这要是把我控制住,以后只会对七老八十的老妇动心思……

那可真就身败名裂了。

等等!

关注点有些不太对。

这子虫没有自我繁殖的能力,所以只能接鼓传花一般从一个宿主又一个宿主中传递,直到最终宿主体内。

所以……

x里有蛇!

难搞啊!

怎么所有人都来针对我?

梨诗弱弱道:“公子……还扎我么?”

赵昊摆了摆手:“下次一定!你先找一个房间睡觉吧,最近有什么事儿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

“嗯!”

梨诗轻轻点了点头,经过刚才那档子事儿,她哪还有这种心思,当即逃似的离开了房间。

老杨看到梨诗逃跑,整个人都懵了:“啊这这这,公子枪法越来越快了。”

洛水嘴角瞥了瞥,在旁抱着剑默默不出声。

两人等了一会儿,才等到赵昊出来。

老杨一脸担忧道:“公子,我那有很多补药没吃完,你要不要?”

赵昊一脚就踹到了他的屁股上:“滚你娘的蛋,老子忙着逮虫子,你在这边说着风凉话?”

老杨大惊失色:“啊?逮虫子?公子,不应该是擒龙么?”

赵昊嘴角抽了抽,还是决定跟他说正事,便捏着虫子在他面前晃了晃:“认识这个东西不?”

老杨和洛水两个人,都是神情一肃。

好家伙!

都是见过世面的!

老杨忧心忡忡道:“公子,咱们是被妖族盯上了?”

如此强的朝圣蛊,自然不可能甘心被养蛊者养,很明显是妖族那边的。

洛水有些自责:“我的失职!”

他们也没想到,竟然连着给赵昊漏了两次妖。

赵昊摆了摆手,笑嘻嘻道:“整天指望别人救我,我尸体早就挂在墙头了。”

洛水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出声。

因为好像的确如此。

以前她倒是暗中帮赵昊解决过一些小毛贼,但从内河事件开始,自己这一品武者的修为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倒还真是赵昊在自救。

赵昊瞅了一眼她自责的神色,感觉自己可能在职场PUA,便揉了揉她的脑袋:“莫要装杯跟哥混,不然大哥挨钢棍!”

头发被揉得乱糟糟的,洛水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闷闷地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确需要加强一下保镖的专业素养。

只会打架,那不就是粗鄙的武夫么?

赵昊把朝圣蛊丢在地上,一脚踩死,然后招了招手道:“走吧!把两只狐狸带走,天香阁里面不安全。”

的确有些不安全。

毕竟只是一个单纯做生意的场合,妖族只要不搞大事儿就能随便接近,哪有将运笼罩的镇国府来得实在?

于是。

两个一品高手一人扛着一只狐狸,飞檐走壁,赵昊在大街上撒丫子狂奔。

镇国府深处,地下密室。

老杨把昏迷的老母狐狸卸了下来,有些不满道:“公子,你看洛水,她非要抢着扛那个年轻的。”

洛水冷笑一声,都没理他。

赵昊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想啥呢,这是我大姨子。”

老杨笑着挠了挠脑袋:“公子,你对大姨子有想法么?”

“没!我有那么畜生?”

“那俺想跟公子当连襟,俺接受二婚……”

“滚你娘的蛋!一把年纪了,还想霍霍人家小姑娘?你这是典型的为老不尊!”

“公子,我跟你说过了,我只是看着年纪大,其实才四十岁出头,正值风华正茂呢。别别,公子别打。不过这好不容易来一趟内院,临滚前我能看一眼四胞胎么?”

“不看!过完年,带你去峨眉山看猴!”

“行吧……”

老杨有些失落,依依不舍出了门。

他已经确定过了,这两只狐狸受伤极重,再严重一点就会丧命的那种,在公子面前只能任他摆布,有洛水看着不会有任何危险。

将两根镇魂钉从两个人百会穴里抽出来,两只狐狸很快就醒转了过来,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了起来。

赵昊盘着腿坐在她们面前:“知道这里是哪么?”

老妪感受着周围庞大的将运压迫,上下牙床不停打着架:“镇国府?”

“哎!真聪明!”

赵昊笑眯眯道:“所以你们现在彻底逃不出去了,而且想死都死不掉,真为你们担心啊!”

老妪沉默了。

胡柠儿也是咬着牙不说话。

赵昊笑了笑:“我也算心狐一族的女婿,所以我也清楚,心狐只要互换了心玉,就一心想着过自己的小日子,况且心狐本身就刚从极北之地没多久,所以每天都在找家园的路上。你们来到这里,别管是不是找姜峥算账,其实目的都是为了过上安逸的日子,对么?”

胡柠儿剜了他一眼,马上口吐芬芳。

赵昊直接用镇魂钉钉住了她的嘴巴,转身看向老妪:“我知道你们的骨头硬,也没打算活着离开,但这痛苦不是假的,所以接下来咱们可以好好说说话,行么?”

说着,晃了晃手指头,两指之间捏着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镇魂钉。

老妪缩了缩脖子,忽然感觉赵昊说的有点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赵昊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你们此行,还是为了安心过日子。”

老妪点头:“嗯!”

赵昊盘着腿:“现在还没到姜峥履约的期限,如果有机会,你们会不会逼着姜峥履约?”

“嗯!”

“当然看你们的样子是不指望姜峥了,所以先找上了我,因为你们相信,只要听信另一家的指挥,你们就有觅得新家园的机会。对吧?”

“嗯!”

赵昊撸起了袖子:“那我问你啊,那家在妖族里的信誉好么?”

“……”

“以前它们给过你们实实在在的好处么?”

“……”

“心狐一族刚刚搬迁过来,所以肯定很多事情不知道,很早以前异族联手佛道妖好多年都攻不下一个王朝,那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现在他们又对我们荒国频频用兵,不出意外到最后该滚蛋还是滚蛋。

所以我问你啊,它们给你们画的大饼,该不会是把荒国攻下来分你们一块地吧?”

“……”

瞅着她一脸沉默的模样,赵昊都快气笑了:“也就是说,他们一没实力二没信誉,你们就傻乎乎地替他们卖命了?”

老妪终于生出了一丝烦躁的情绪:“总比人类骗子好!”

瞅她这副拽着救命稻草不撒手的模样,赵昊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试探地问道:“心狐一族情况不妙?”

“嗯!”

“你们投奔的那家取信你们的方式,该不会是娶了一个心狐族新娘吧?”

“嗯!”

“姜峥也娶了一个,他都被扣上了背信弃义的帽子,你说他们会不会也一样?”

“……”

她仿佛陷入了极大的挣扎,看着她们这模样,赵昊知道今天恐怕问不出更多的东西了,便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感情呢,讲究的是双向奔赴。不能我这在这边一句又一句,你平均每句回我不到一个字儿,所以我很不开心。”

于是就取出几根镇魂钉,给她们扎了进去,冷冷地抛下一句:“你们好好想想清楚。”

然后,拍拍屁股直接就走了。

门外。

洛水正拿着一条尾巴,一脸为难地比划着,看到赵昊出来,当即向后退了一步:“我自己戴!”

赵昊笑着摆了摆手:“不必,先晾她们几天。”

虽然什么卵问题都没有问出来,但貌似挑拨离间似乎成功了一丢丢,晾晾她们反而效果更好。

洛水却有些生气,直接把尾巴丢在了地上:“浪费时间!”

“哎?”

赵昊乐了,笑嘻嘻地捡起尾巴:“不浪费不浪费,她们不看,你给我看啊!”

洛水面色一变,还没等他向前两步,就直接化作一道残影消失了。

……

乾清宫。

姜峥斜靠在软榻上翻着奏折,地上则是躺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

这个女人,很漂亮。

就是一双倒三角眼,让人看得很不舒服。

这是个蛇妖,纯的。

此时身上鳞片外翻,已经受了极重的伤。

姜峥笑着问道:“还是不说?”

蛇妖咬着牙,没有说话。

姜峥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杀了吧!”

“是!”

桂公公应了一声,几根银针飚出,蛇妖当即七孔流血而死。

他微微躬身:“皇上,最近京都里面的妖越来越多了,它们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嗯!”

姜峥淡淡应了一声,这些大多都是三品不到的小妖,别说刺杀皇运在身的自己,就算是随随便便一个官员,他们都不敢轻易接近。

但它们还是悍不畏死地漫灌京都,就连皇宫都敢失了智地渗透进来。

方才,他辗转难眠,便临时起意去怀念一下旧人,没想到竟然遇见了这么一条蛇妖。

这些妖……

在找什么呢?

姜峥有些头疼,摆了摆手道:“通知飞鱼卫,杀妖!”

“是!”

桂公公笑着点头,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又听姜峥补充道:

“狐族除外!”

“是!”

待到桂公公离开,姜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呓语般呢喃:“飞翎,峥哥马上就能履约了。”

……

“再这么下去,恐怕赵昊连履约的机会都没有了。”

齐国怀京,云雾茶庄,宁婉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不久,她刚与主战派各家派来的代表开了一个会,已然有些心力交瘁了。

这些天,朝堂上吵得不可开交,但最终还是决定,出钱让楚国帮忙协防,齐国的军队自己去打异族。

《仙木奇缘》

有仗打,当然是好的,至少能练练兵。

至少不是给楚国出钱的同时,又给荒国出钱协防异族。

但纳贡派明显是看中了主战派的死穴,那就是缺钱。

而且,宁婉梨始终觉得,这次楚国的协防可能有鬼。

别的不说,他们为什么那么笃定,荒国会同意暂时与异族僵持,调兵与楚齐一起攻魏?

他们,还有什么后手?

宁婉梨很不安,但仅仅靠李氏的财力,最多只能维持一支军队,如此一来相当于直接把主战派耗在山海岭了。

军中男儿皆已做好死战准备,但就是没钱寸步难行。

如今军队已经向山海岭开拔,李氏的财力已经被牢牢锁死了,现在她手头上只剩下了应急的钱。

偏偏袁家的生意几乎没有任何起色,袁家人近乎灭门,原本的关系网荡然无存,销路几乎砍了一大半。

云雾茶的确好,但不是没有替代品。

以前袁家家大业大,大家愿意给面子,所以才能碾压所有竞品。

但现在,袁家无了,大家又不相信仅凭一个宁婉梨就能把云雾茶给撑起来,所以自然砍了大部分销路,只留一部分提供给不喝云雾茶就咳嗽的死忠粉。

这可以看做他们倒向了纳贡派,如今纳贡派在朝堂上几乎占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这并非死局,因为纳贡派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不是一个“派”,它只是一群利益至上的商人形成的共同体。

只要袁家能够为那些人提供足够大的利益,他们该跟袁家做生意,就还会跟袁家做生意。

所以宁婉梨一接手袁家,就立刻派人四处搜罗茶道大师,看能不能在制茶的各个环节有所精进,只要云雾茶的质量上来了,情况就能有所改善。

但宁婉梨也知道,这件事实在太难了。

一是云雾茶是袁家经营上百年的成果,可改进的空间本来就不大。

二是即便云雾茶能够改良,但只要不是压倒性的优势,就依然举步维艰。

宁婉梨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她应急的钱不少,足以短时间内支持一支军队,如果楚国那边真有什么异动,她至少拥有破釜沉舟的资本。

但如此一来,她手中最后一张底牌就没了。

到时若袁家生意再没有起色,她基本也就完了,四舍五入,约等于殉国。

在齐国,没钱寸步难行。

但钱又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宁婉梨从没想过,自己有天竟然缺钱缺到这个地步。

在荒国,她示弱数次,直到姜峥觉得她容易操控,才给了战马渠道。

但她现在却空有战马渠道而不能用。

唉!

若自己能造出赵昊那样的香水和酒水该有多好,这种足以碾压整个市场的货物握在手中,不愁没有人跟自己做生意。

这个时候,天空传来一道破空声,是穿云枭!

穿云枭是齐国最快的传讯鸟,速度几乎是箭鸽的三倍。

穿云枭在云雾茶庄盘旋了三圈便飞了下来,落在矮树上,静静地看着宁婉梨。

“这是谁家的?”

宁婉梨心中疑惑,却又脸色沉静,冲穿云枭招了招手,待它飞来便取下了它脚上的信件。

拆开的一瞬间,她眼睛骤亮。

“沈家!”

“拿到荒国酒庄在齐国的代理权,并且成了荒国酒庄的主要供粮商?”

“沈家写这封密信给我……”

宁婉梨又是狂喜,又是担忧。

喜的是,终于有钱了,至少这次打仗不会完全被动了。

忧的是,荒国的手伸得更长了,原以为自己只需要压制他们通过战马渠道派来的总管就可以了,好不容易把那个人压制下去,现在又来了一个沈家。

姜峥这算盘,打得太响了。

短时间来看,的确是好事,可长此以往,如果自己麾下没有足以与沈家相互制衡的财源,迟早要出事。

虽说不管怎么出事儿,都比让国家被纳贡派玩坏强。

但如此被荒国掣肘,还是让她有极强的危机感。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把袁家给撑起来。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宁婉梨连忙把信件收起来,正色道:“请进!”

一个身穿锦缎的中年人走进院子,恭恭敬敬道:“公主!”

这人原本是李氏布行的管家,现在临时调到了袁家。

宁婉梨淡笑道:“陈管事,这么晚找我,所为何事啊?”

陈管事当即躬身:“大好事!”

“嗯?”

宁婉梨愣了一下,陈管事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能被他称作“大好事”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不为之动容。

陈管事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恭恭敬敬地呈给宁婉梨。

宁婉梨打开一看,发现是一颗颗洁白的小颗粒,她不由好奇道:“这是……”

“吃的!”

陈管事笑着说道。

吃的?

宁婉梨微微点了点头,便拈起一撮放在了舌尖,只觉一缕清流在舌尖散开,化作甘甜的津液沁入心田。

她双眼短暂失神了一阵,世上竟有如此甘甜之物。

这,绝对是一条赚大钱的路。

她声音激动:“这是谁带来的?”

陈管事说道:“溯城,羲和天!”

“羲和天?”

“就是以前袁氏的姻亲,陆家!”

宁婉梨顿时就想了起来,那次丙级拍卖会虽然她没去,但是宁无垢去了,自然清楚这陆家是被一个神秘人收购的。

没想到才一转眼,羲和天就拿出了如此惊艳的调味品。

“快快有请!”

“是!”

不一会儿,陈管事就带着一个容貌普通的中年女子到来了。

女子客气地拱了拱手:“民妇范氏,见过公主。”

宁婉梨微微一笑:“免礼,这……”

范氏不卑不亢道:“此物唤作白糖,乃是我家主子炼丹时无意间偶得。我家主子不喜欢拐弯抹角,希望以此物换得在齐国为官的机会。”

宁婉梨微微扬眉,她忽然想到了羲和宫,曾是晋国境内盛极一时的道家宗门,炼出过不少驻容养颜延年益寿的丹药。

只不过百年前,被擅长炼制五石散的宗门给打垮了,如今已经是杳无音讯了。

莫非……

虽然也是不怀好意,但用他们来制衡姜峥,再合适不过。

她笑着问道:“多大的官?”

范氏反问:“公主认为,值多大的官?”

宁婉梨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这白糖,价值几何?”

“百金一斗。”

“百金一斗……”

宁婉梨心中暗忖,一斗就是十升,算下来倒也不是特别贵,只要产量够,足以撑得起一个家族。

她张了张嘴,正准备开出价码。

范氏却抢先说道:“公主莫要心急,待民妇为您烹茶,再开价码也不迟!”

宁婉梨惊奇道:“你还会烹茶?”

“懂一些!”

范氏微微一笑,开口问道:“庄内可有云雾茶与鲜奶?”

宁婉梨微微一笑:“云雾茶庄怎能没有云雾茶?至于鲜奶,不远处便有农户,现挤便是。”

说完,她便转头将事情吩咐给了张管事。

一炷香后。

宁婉梨盯着范氏手中的炒锅发起了楞,不由问道:“世上还有如此的烹茶方式?”

她的确有些傻眼,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用炒锅烹茶的。

范氏笑了笑:“我家主子烹茶,都是这么烹的!”

说着,便把白糖和茶叶加在了锅底,一滴水一滴油都没有加,就这么干炒。

满满的,白糖出现了焦黄色,空气中也弥漫出一股焦香。

范氏微微一笑,便把鲜奶加了进去。

茶!

奶!

糖?

这么混在一起,叫做什么?

茶奶,还是奶茶?

宁婉梨迷乱了,但同时又有一丝期待,就这么紧紧盯着范氏把偏褐色的奶茶倒在了茶杯中。

她的手下意识地就伸了过去。

“公主,小心烫!”

“无妨!呲溜呲溜……”

宁婉梨沉默了。

这奶茶口感虽是上品,但若没有白糖,其实算不得绝味。

然而它却能助云雾茶冲破茶的限制,开辟新的市场。

用赵昊的话说,就是不用跟那些同行卷了。

再加上本身味道就极好,还有白糖带来的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她很确定,袁家的生意要被盘活了。

她神情多了一丝凝重:“你家主子,想要什么样的官?”

范氏笑道:“纳贡派能做的官,我家主子也能做!”

宁婉梨:好家伙!

……

天已经蒙蒙亮。

镇国府。

赵昊在红苓怀中陡然惊醒,就这么一抖,把红苓都给抖醒了。

红苓迷迷糊糊睁开眼,伏在赵昊的耳垂旁,轻声呢喃道:“公子,你的身子骨越来越好了,昨晚我都累死了,你却还能做那种梦……”

“不是那种梦。”

赵昊咧了咧嘴:“是噩梦!”

红苓在被子里面摸索一下,顿时相信了赵昊说的话,不由问道:“什么噩梦?”

赵昊面色有些古怪:“梦见我爹娘爷爷遇到了危险,芷羽遇到了危险,你也遇到了危险,都快死了的那种,好特娘的吓人,幸亏我醒得早。”

红苓有些感动:“原来在公子心中,我竟然有如此地位。”

“那当然了……”

赵昊郑重地点了点头,心中默默补充道,还有老杨、洛水、凰禾……

长这么大,他很少做噩梦。

今天的噩梦,明显有些不太正常。

内视过去,妄语戒尺悬在心头,隐隐有佛光闪动。

看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抽自己的架势。

但是吧,想抽,又没有完全想抽。

他轻轻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卡BUG成功了。

他跟宁婉梨非亲非故,那狗婆娘甚至连黑丝长腿都不愿意给自己摸一下。

而且,事业心太重,一看就锁不到被窝里。

若自己是闲云野鹤,说不定还会跟她当朋友。

但如此境地,还是算了吧!

妄语戒尺悬在心头,时时刻刻盯着他当日立下的誓言,尽余力助宁婉梨登上帝位。

我这算尽余力了。

不过是想多讨点好处而已。

就算我不想讨好处,白糖的技术免费给你,你宁婉梨敢要么?

幸亏这妄语戒尺识相,给了自己卡BUG的机会,不然刚才的噩梦就做到底了。

这特娘的切身体验一波,失去至亲的痛苦,还真有点毛骨悚然。

赵昊摇了摇头,心头略微轻松了一点。

也不知道宁婉梨究竟怎么样了,这段时间他了解了不少齐国的近况,这才知道宁婉梨在齐国处境究竟有多么惨,空有武将和战马渠道的支持,结果是整个主战派都在军费上被卡脖子。

而民间……

百姓这种生物,就是只要能活得下去,只要有饭吃,就没有太多反抗的心思。

用捉襟见肘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现在的她,估计很高兴吧。

一方面,是沈家天降。

另一方面,是羲和天力挽狂澜。

这狗婆娘一定高兴得鼻子冒泡了,然后幻想着用羲和天和姜峥相互制衡。

啧啧啧……

等着吧!

还不够。

过几天,我还会给你送去一个开启民智的大礼物。

赵昊感觉自己好像很阴,但又感觉自己很冤枉,因为一开始他只想靠羲和天暗中帮她一手,顺便再捞一点好处。

但谁能想到。

姜峥缺军费准备卖酒的时候,齐国最大粮商好死不死地赶了过来,偏偏荒国还缺精粮,偏偏齐国主战派缺钱,偏偏姜峥还想操控齐国。

袁家又刚好垮台,偏偏自己又知道怎么做奶茶。

许灵韵这个偏执的艺术家,又偏偏想要回齐国开启民智,而自己又偏偏知道一些符合齐国国情的戏本和戏曲。

这么多偏偏,可都是我跟你签过合同以后发生的事情啊!

你说,事情怎么能这么巧呢?

赵昊也有些无奈,只希望宁婉梨别登上帝位,不然到时候发现选手和裁判都是荒国人,那场面真的很尴尬……

“公子,你怎么笑得那么诡异?”

“啊?有么?”

“有!你是不是骗我,其实你做的根本不是噩梦?”

“不是又咋地?”

红苓朝赵昊身上凑了凑,在他耳垂上轻轻一咬,呢喃道:“还有半个时辰天才亮……”

赵昊:“……”

……

半个时辰后。

红苓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满心欢喜地给赵昊洗漱,帮他把衣服整理好。

心中却不免有些怅然,等 赵昊成婚后,这种日子恐怕很难过上了。

好在赵昊足够疼她。

各种意义上的疼她,老疼了……

又稍稍缠绵了一会儿,赵昊便朝前厅走去。

出院门以后,好一通伸懒腰,心想没有真气在身,身体底子再厚,都有些扛不住这么造。

没想到,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老爷子的身影就在前方出现。

只见他左手拿着医书,右手攥着九花穿心丹的瓶子,双眸之中满是赤红,激动道:

2kxs.la

“昊儿!走,爷爷帮你修复丹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