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同辈无敌,威压一代人的赵日天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昊儿!走,爷爷帮你修复丹田!”

听到这个声音,赵昊顿时就兴奋了。

一开始,他对九花穿心丹的了解,仅仅存在于奶奶的笔记中。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据老爷子说,当年自己丹田被废的时候,他满世界地悬赏这个丹药,但就是一无所获,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个丹药太难炼,也很少有人吃力不讨好炼这玩意,毕竟限制条件太多了。

所以即便奶奶也只是从宗门典籍中看到,顺手记载下来的。

虽说这九花穿心丹能解天下之毒,但想要治好丹田,还是得面临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扛得住这九花穿心之痛。

二,赵昊的丹田已经接近坏死,说得夸张点,现在就是一团萎缩了的肉坨坨,如何才能把它理顺,然后滋养好。

当然,第二点的后半句对赵昊并不是问题,老爷子的方法是用丹药填,但其实枯荣文星可以完美解决。

前半句凭着老爷子修炼几十年的经验,也完全可以尝试。

但这九花穿心之痛……

赵昊也不知道有多痛,但想想都打哆嗦。

他有些好奇道:“爷爷,怎么说?”

“这个简单!”

老爷子抚须大笑,然后一个手刀就砍在了赵昊的脖子上。

赵昊两眼一翻,当即就晕了过去。

眼皮闭上之前,他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您老苦思冥想一晚上才想出来的方法,就这?

他现在很怀疑,老爷子这一招,是不是从奶奶那里偷学的独门秘籍,怎么跟凰禾那么像。

昏迷就昏迷吧,其实有启智文星在,昏迷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伪命题,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恢复自我意识,只不过失去部分对外界的感知而已。

然而就在这种状态下,赵昊竟然发现自己的感知竟然在被另外一股力量全盘接手。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的脑袋是一个主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电源被拔掉,显示器、音响、麦克风全都连到了另外一台主机上,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心脏和丹田。

“雾草!这是什么妖法?”

赵昊惊了,这种邪门秘法,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估计也是奶奶的记载,只不过老爷子没有放在小书房暗室里面罢了。

但……老爷子不是一个粗鄙的武夫么?

怎么连这种手段都使得出来?

莫非,又有新的突破?

所以说,他的方式,就是全盘接收我的感知,九花穿心之痛他来承受,丹田他也直接自己修复?

问题是小老头一把年纪了,承受得了这个么?

我滴妈……

赵昊有些感动,也有些受宠若惊,他想阻止一下,但现在浑身上下都不听使唤,六国第一宗师的手段,还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抵挡的。

紧接着,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看到一缕极其绚烂的药液奔腾而入。

这边是九花穿心丹,当九种花液依次穿过心脏,便会在心房形成真正的解毒圣品,然后迸向全身。

反正据奶奶笔记里面的记载,这穿心之痛,无论谁来了都要打哆嗦,九死一生。

非心智极度坚韧之人不可承受。

这老爷子……

赵昊来不及反应,第一道玫红色的花液已经冲向了心脏,仿佛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直接贯穿了过去。

内视之下,赵昊看到心脏骤然一缩,这一缩极其夸张,仿佛把所有的血都给挤了出去。

娘的……心脏病都没这么夸张。

正当他担忧老爷子状态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悬在心头的那柄妄语戒尺,忽然散发出一阵阵佛光,在佛光的照耀下,心脏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戒尺上的佛光也因此黯淡了一些。

赵昊:“……”

他忽然想起宁婉梨说的话,只要不违背誓言,妄语戒尺是能够温养心脏的。

这……

这就有点离谱。

驻棒灯塔军奋不顾身解救人民了属于是。

又是一道紫光穿过心脏,情况跟刚才如出一辙,妄语戒尺就像是彩虹桥的鼓风机,心脏瘪下去一次,就给充满一次。

九道光穿完,妄语戒尺上佛光已经无比黯淡,但还是坚挺不倒。

一缕透明的药液从心头泵出,流向四肢百骸,而在老爷子的引导下,这股清流全都流向了丹田,沉积多年的毒素在药液的冲刷下顷刻间烟消云散,比洗衣粉广告里的污渍都要夸张。

这污渍,不行啊!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都是老爷子帮赵昊重构丹田的过程,整个过程繁琐到让人头皮发麻。

但毕竟是六国第一宗师,老爷子对丹田的认知足以凌驾于天下武者之上,任过程再为繁琐,也能有条不紊地进行,赵昊甚至连一点节奏的错乱都感觉不出来。

等丹田重塑完毕,那种被接管的感觉,终于缓缓退去。

而赵昊,也终于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神色憔悴的老爷子。

“爷爷,你没事儿吧!”

赵昊心头揪了一下,赶紧用枯荣文星检查老爷子的身体状态,发现生命力没问题,只是有些劳累,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老爷子有些怔神,满脸痛苦却愣是不哼一声,反而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屑之色:“九花穿心之痛,就这?”

他也有些懵,因为在老伴的记载中,九花穿心之痛几乎能够无视实力,给宗师带来的痛楚,并不会比给普通人带来的少太多。

这种痛楚,能让所有人欲仙欲死。

结果……

是她太会唬人。

还是我们老赵家的男人太猛?

与当年昊儿被废之痛,与老伴遭国运反噬被迫夫妻分离之痛相比,这点疼痛压根不算什么!

他揉了揉脑袋,舒缓紧绷的肌肉,浑身各处的酸痛感和体内传来的空乏感,让他此刻只想吃饱了睡一觉。

但他还是强忍困意说道:“魏国把九花穿心丹给我们,自然是想着止战,不过只要你的修为提上来,就势必会让某些人心中不舒服,我们迟早会被魏国掣肘。”

赵昊郑重点头,当时贺英拿出九花穿心丹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魏国这完完全全是个阳谋,拿出这个好处,不仅想要说服荒国不从西陇关出兵,还能暗中握住镇国府一脉的把柄。

但其实,这个把柄也很好避免。

不修炼就好了。

我有丹田,但我不用,就是玩。

但如果这样,修不修复又有什么区别,总不能真等到老皇帝百年之后才开始修炼吧?

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从怀里拿出了两本册子:“这一本是练气打磨内脏的法门,这一本是开辟第二丹田藏气的法门,好好修炼吧,平时老老实实把真气藏好别显摆,荒国境内没人敢探查你的丹田。”

“哎!这个好!”

赵昊笑嘻嘻地把册子接过来,却发现这两个东西很明显是老爷子临时抄录的,连墨迹都没有干,薄薄的几张纸怎么看怎么敷衍。

他有些不服:“爷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给东西也不给全?”

老爷子嗤笑一声:“就你这性格,我敢给全?这要任你出去为非作歹,荒国过不了几天就会大乱。你就好好练气养内脏,迟早有一天……”

赵昊问道:“迟早有一天,我会一朝顿悟,斩尽天下不平事?”

老爷子摇头:“迟早有一天,你会身强力壮,姬妾成群,儿孙满堂。”

赵昊:“???”

“这温养内脏的法门,天下无双!”

老爷子郑重地拍了一下赵昊的肩膀:“纵横天下这种事情你不要想了,有我和你爹就够了,对你而言,多生孩子多种树,比啥都强!”

赵昊:“……”

“当然!你得好好修炼,你丹田虽然已经修复,但其实极其虚弱,本身起步就比别人晚,要是修炼不努力,到一百岁都不一定能生出一百个孩子。”

“……”

看着老爷子离去的背影,赵昊陷入了迷乱。

绝世功法用来补肾生孩子可还行?

这种要求,无论对于哪个修炼者,都是实打实的羞辱。

老爷子这,实在是太……

实在是太懂我了!

嘿嘿嘿……

赵昊把两本小册子揣到了怀里,随便拉来了一个小丫鬟,让她去前厅说一声自己不吃饭了,便美滋滋地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取出两本小册子,仔细研读了起来。

一本名叫《九转至阳身》,只有炼脏篇,不知道是从哪薅来的炼体功法,但可以确定,老爷子给出这玩意儿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多生孩子。毕竟炼体功法分为好几个部分,不过是炼骨还是炼皮,都会有比较明显的体征变化。

只有炼脏,除了能变得特别猛,并没有其他特别明显的变化,就连战斗力也提高不了多少。

至于另一本,则是连名字都没有,只有老爷子干巴巴的一条注释,就是在丹田内部再开辟一个新的丹田,两个丹田一起发挥作用,修炼和打架的时候,就跟双涡轮增压一样牛逼。

不过老爷子只希望自己把真气贮存在第二丹田中,以隐藏实力。

赵昊咧了咧嘴,这不就相当于给手机开了一个分身,把涩涩的APP全都装进去了一样么?

行吧!

开搞!

他当即就把《九转至阳身》的册子摊开,按照上面的内容修炼起来,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修炼,在丹田被废止前,还曾号称京都六岁以下无敌手,每每想到曾经的辉煌,他都感慨不已。

现在,同辈无敌,威压一代人的赵日天回来了!

不过修炼着修炼着,他就感觉丹田实在孱弱得不成样子。

就好像大病初愈一样,虽然没有了危险,但终归是生命力太过薄弱。

所以……

枯荣文星?

片刻后。

隔壁。

小豆莎停下了笔,歪过头看向红苓,疑惑道:“爹在飞?”

“没有!”

红苓板着脸摇了摇头。

可听着隔壁……

“噢!上天了!”

“这回真的上天了!”

“起飞!”

她咬了咬嘴唇,轻轻叹了一口气:“可能你爹真的在飞。”

小豆莎显得很兴奋,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抱着比她还高的椅子就出门了:“那我也去飞……”

出了门,直接御椅漂了起来,可朝天上看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爹的影子。

直到下午时分。

赵昊的《九转至阳身》终于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修炼出的真气都贮存在了第二丹田之中。

虽然经脉里面仍然是空空如也,但那种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仅仅一个白天,他就找回了往日男人的自信。

有真气,真好。

用枯荣文星的生气温养丹田之后,他的修炼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只是想提升修为,只靠真气是不行的,所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跟保健品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已经够了。

赵昊只觉得神清气爽,刚推开门,就看到小豆莎正等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手指指着天:“飞,飞!”

他转头一眼,发现红苓脸上满是宠溺的微笑,冲自己无奈地摊了摊手。

赵昊笑着把小豆莎抱起来:“不吃饱,哪里有力气飞啊?爹爹房里有好多吃的,你随便吃!”

说着,朝屋里的桌子上指了指,上面摆着满满一大筐吃的。

小豆莎眼睛一亮,吃东西明显比飞更有诱惑力,当即就从赵昊怀里跳了下来,兴冲冲地去吃东西了。

看这架势,用不了半刻钟就吃饱睡觉了。

赵昊看向红苓。

红苓:“……”

“还想跑!”

“公子……”

……

转眼之间,已经入夜。

华灯初上之时,心悦茶楼附近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惹得全京都的人都好一阵唏嘘。

乾清宫。

姜峥批完折子,已经有些心神恍惚。

终究还是老了。

头发染得再黑也没有用。

至少仅凭他一人,将朝廷所有的折子批完,已经有些吃力了。

他双手托着额头,轻轻地揉动太阳穴,那种疲乏的感觉才稍稍消散了一些。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曹公公的声音。

“皇上!”

“进!”

“哎!”

曹公公踩着小碎步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呈上奏折:“皇上,心悦茶楼和飞鱼卫都有消息,您先听哪一个?”

“心悦茶楼?”

姜峥笑了笑,心悦茶楼的事,无非就是跟那个小子有关。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大婚,他就看着小子越顺眼。

是因为这小子孝顺,还是这小子知道疼自己女儿,亦或者他能帮自己赚军费?

应该是三者皆有之吧!

这种能让你事事顺心的小伙子,谁看了不稀罕?

“先说心悦茶楼吧!”

姜峥笑了笑,虽说他也很好奇那些妖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那些妖一个比一个嘴硬,即便飞鱼卫出马也很难问出什么来。

还不如听听赵昊的消息,找点乐子。

“哎!”

曹公公恭敬地点了点头:“方才心悦茶楼闹出了一件事情,清越班的班主许灵韵决定返齐,清越班一大半的人都要追随,赵昊听了以后勃然大怒,直接从镇国府骑着火麟马赶了过去,说清越班的一个都别想走。”

“嗯?”

姜峥眼角跳了跳,前两天还听赵昊说起这件事情呢,没想到一转眼,这小子的担忧就变成了现实。

他活了七十年,自认为看人的眼光颇为毒辣,虽然跟许灵韵没怎么接触过,但也通过飞鱼卫大致了解过这个戏班班主的生平,这种追求艺术的人,往往脑袋都特别轴,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情,无论外界阻力有多大都会尽力去做。

听说这许灵韵在齐国时,曾写文章抨击过纳贡派,惹了麻烦上身,若没有宁婉梨出手相助,恐怕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荒国。

以如今齐国和宁婉梨的形势,许灵韵出走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前几天姜峥就想跟赵昊说,但又感觉这种事情对赵昊过于残忍,毕竟许灵韵可是她一手捧起来的,无论是戏楼还是戏本,台前还是幕后,他都费了很多心血。

说他只为赚钱也好,将许灵韵视为知己也罢。

对清越班,赵昊这小子都是拿出了十成的真诚。

一时间,姜峥甚至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婿。

这小子,恐怕也会心寒吧!

他轻轻叹了一声:“结果如何?”

曹公公感慨道:“赵昊先是拿了合同压人,将他们离开心悦茶楼应该赔的钱财全都列了出来,结果清越班还真拿出了所有的钱财,愿意两袖清风回到齐国。赵昊气得浑身发抖,喝了好几碗通心茶才缓过劲儿来。

唉!人心都是肉长的,其实清越班的人都承他的情,看到他这样,那姓许的也有些于心不忍,便跟他开诚布公,将心中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姜峥问道:“臭小子什么反应?”

曹公公回答道:“赵昊一开始很生气,坚决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心软了,同意将清越班一分为二。违约金就不用赔了,合同也压在心悦茶楼,让许灵韵等齐国稳定之后再回来。现在心悦茶楼已经关门了,一伙人正吃散伙饭呢,应该是明早启程。”

“唉……”

姜峥叹了一口气,他也是看着赵昊长大的,自认为相当了解这小子。

虽说这小子平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睚眦必报,但他是一个好孩子。

别的不说,只要是他认可的朋友和亲人,他容忍度都相当高。

掏心掏肺有些夸张,但真诚以待是绝对能够做到的。

孟龙堂周九奉,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的卧龙凤雏,从小到大坏过他不少事儿,吃喝全都用他的,仨人不还是好到穿一条裤子么?

还有秦知礼那个愣头青,一开始还准备当街拿榔头敲他脑袋,他感觉这个人不错,不也伸出了很多次援手?活字印刷都拿出来,一文钱不要给秦知礼刷政绩。

而在许灵韵身上,他付出绝对要比秦知礼多,甚至比起孟龙堂和周九奉也不少。

《女驸马》《西厢记》那个不是足以带戏曲走向新时代的戏本,全都给了她。

甚至是水调歌头这种千古绝唱,也是从她口中第一次唱出全篇。

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

就这最后都能达成和解,可见这小子心底还是善良的。

他虽然感觉这种行为稍显软弱,但他对赵昊的期望也不是铁面无情的君王。

女婿要是不善良点,女儿还怎么幸福?

姜峥笑着摇了摇头:“由他吧,说说飞鱼卫!”

“是!”

曹公公打开折子念道:“从昨日起,飞鱼卫共斩妖七十九,其中宫外四十四,宫内三十五,其中乾清宫最多,共有十七个,嘴都很硬,已经尽数剿灭了。”

姜峥眼皮稍微抬了抬:“都什么妖?”

“各种妖都有。”

“狐妖呢?”

“狐妖倒是没有。”

“嗯?”

姜峥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本来还以为期限快到了,心狐一族也会趁着这个机会过来,却没想到没有狐族?

他摇头笑了笑:“看来这股妖,势力不小啊!”

这些妖族,除了某些喜欢独行的,其余大部分都是以部族的形式存在,但这次动乱,却什么妖都有,虽然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小妖,但能派得出这么多不同种族,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曹公公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齐国使馆和白马会馆的探子举止也有异动。”

“哦?”

姜峥笑了,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怒意:“看来这些友邦,好像也不太希望我们荒国安稳啊!”

如今的齐国使馆,已经被纳贡派的人接手了,这些人为了利益,什么东西都敢卖,连荒国借道都敢拒绝,帮助妖族打探一下消息怎么了?

至于白马会馆人员更杂,为妖族大开方便之门的到底是哪家,他心中大概也有了谱。

但核心问题还是。

这些妖族究竟在找什么?

姜峥眯了眯眼,值得妖族这么做的,无疑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他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哎!”

曹公公应了一声,就直接退出了大殿,心想这些妖族果然还是沉不住气,根本不知道飞鱼卫搜集情报的能力究竟有多强。

这一波,不仅潜伏进来的妖死了一大半,就连勾结齐国使馆和白马会馆的事情都暴露出来了。

他藏在床底的蛋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本来想着妖族这一票成功以后,还能给自己更多的好处。

但目前妖族展现出来的水平,恐怕很那斗得过姜峥。

唉!

每天好几颗蛋的养生生活,以后估计过不上了。

也不知道这些妖族到底在找什么,竟然放着自己这么好的信息源不用,偏偏找上齐国使馆和白马会馆。

xiaoshuting.la

曹公公走后,乾清宫又恢复了寂静。

只是还没过一会儿,桂公公的声音就凭空响起。

“皇上,逐夷城军情处的人送来密信。”

“嗯!呈上来吧。”

姜峥有些没好气,虽说曹公公是他的大伴儿,但他也不至于完全信任一个太监,不然迟早培养出一个手眼通天的阉党。

所以涉及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其他几个可信之人去做。

这其中就包括桂公公。

当初自己打算把军情处对接给桂公公时,这个老太监百般不愿,最后自己拿“不接以后就别去钟粹宫暗中照顾姜芷羽”威胁,这老太监才百般不情愿地点了头。

话音还在殿内回荡,他桌子上就出现了一分密报,桂公公却跟赌气似的没有出现,真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太监。

他打开密报一看,是逐夷城军情处传来有关于异族的情报,这其中就包括异族使用妖法的汇报。

对异族使用的各族妖法的种类和强度,都做出了很清晰的统计,完全可以通过这个分析这波异族背后的势力构成。

“啧啧!有点意思。”

目光闪动之间,他好像猜到了一些什么。

不过想要验证,还是得等一个好机会。

刚好今天晚上麟羽阁开阁,看看能不能把鱼儿钓上来。

他微微一笑:“桂公公,子时之前,让赵家爷孙带到宫里面,让他们拿着麟羽阁的令牌,让赵昊那臭小子记得带上钱。”

空气中沉寂了一会儿,桂公公好像对这个职责以外的事情有些抗拒,不过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

“嗯!”

……

内河以内的大街上非常热闹。

毕竟大婚临近,五国人来了不少,自然要参观这条荒国最为奢华的大街。

只可惜,大街上原本最热闹的心悦茶楼关门了,不少人都在外面驻足,讨论着今天晚上的事情。

“没想到赵昊也有吃亏的时候。”

“那个许灵韵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来我们这骗了戏本骗了钱,就走了?”

“说不定……还骗了赵昊的感情呢!”

“这么说,安阳公主又被绿了?”

“你为什么要说又?”

“感觉应该绿了,不然以赵昊那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放她走?”

“话也不能这么说,许灵韵方才说的那些话,的确感人肺腑,如此一个伶人都有家国情怀,当真不易。”

“我也能理解,而且赵昊也不像那种完全没有格局的人,我听我的尚书舅舅说,这次光是从酒水和香水里面凑出来的军费,都有近百万金!”

“这么夸张?那我能理解赵昊理解许灵韵了!”

“你搁这儿搁这儿呢?”

“我不管!反正齐国两个坏女人,来我们荒国骗完财色都跑了。”

心悦茶楼外热闹。

茶楼内,气氛却是有些沉闷。

散伙饭从头到尾,赵昊都没有再说过一句重话,但也一直沉闷着没有说话,丝毫不复之前神采飞扬的模样。

清越班的人,心情一个比一个沉重。

最终,兰兰受不了,站起身来:“赵班主,这件事情终究是我们对不起您。这杯酒,我敬您,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您还能认我这个手下。”

说罢,一饮而尽。

赵昊轻轻嗯了一声,直接站起身,冲众人举起酒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将杯中酒水喝完,他便直接转身上了楼。

众人捏着酒杯,神色都有些许尴尬。

孟龙堂哼了一声:“竟然还有人知道对不起我们日天哥,日天哥掏心掏肺,就养出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很生气。

他甚至觉得,在场所有人中,除了日天哥以外,他和周九奉绝对是最愤怒的两个人。

兰兰有些生气:“孟龙堂,你骂谁呢?”

“当啷!”

孟龙堂直接把手中银杯摔到了地上:“就说你们呢怎么着?我哪一句说错了!”

周九奉也喝得醉醺醺的:“哪一句说错了?”

孟龙堂手指头指了一圈,红着脸梗着脖子骂道:“还记得来心悦茶楼前你们什么德行么?躲在南郊的破戏楼里,每天赚的钱连租金都出不起。我们日天哥,帮你们租最好的场地,写最好的戏本,请最有钱最有身份的观众。

你们倒好!觉得是自己了不起?前几天出了一个当小白脸的,我觉得这是光他一个人沙比,结果到今天,一个个功成名就了,就把日天哥当成累赘踢走?

你们回齐国吧!就你们那齐国烂得跟一坨臭狗屎一样,苍蝇飞过去都不会回头看一眼,你们去吃吧!我看你们能不能消化得了。”

这话说的就有些恶心的。

当然,是生理上的恶心。

兰兰虽然理屈,但被孟龙堂这么骂,还是有些受不了:“孟龙……”

“闭嘴!”

孟龙堂眼眶都红了:“别仗着我稀罕你就对我指手画脚,平常我还哄着你,坑我日天哥的时候你以为你是谁?也幸亏出了这档子事儿,不然我还真看不清你的真面目。白眼狼爱滚不滚,日天哥给你们留位置,我可不稀罕你们回来。老周,我们走!”

周九奉晃晃悠悠站起身:“走,不跟白眼狼一起吃饭!”

说完,两兄弟就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心悦茶楼。

临走的时候,想回头啐一口,但想了想这是日天哥的茶楼,一口唾沫又咽了回去。

“孟龙堂,你回来!”

兰兰喊了一声,孟龙堂却只是微微顿了一下,就大踏步离开了。

小姑娘一下子就崩溃了,趴在桌子上好一通哭。

茶楼外。

周九奉情绪激动:“我早就看那些白眼狼不顺眼了,刚才要不是给日天哥面子,这顿饭我都不会吃!老孟我佩服你,我刚开始还以为你会因为兰兰而心软呢?以后我不跟你抢逗哏了,你是真男人!”

说着说着,他感觉身旁好像少了一个人。

转身一看,发现孟龙堂已经坐在了地上,整个人跟失了魂一样。

周九奉愣了一下,赶紧回身蹲下问道:“老孟你咋……”

“哇……”

孟龙堂一脑袋扎在了周九奉的肩膀上,放声大哭:“老周,我失恋了!”

周九奉:“……”

茶楼内。

许灵韵轻轻叹了口气:“不管是跟我回齐国的,还是留在心悦茶楼的,我都希望你们记住,我们都是心悦茶楼的人,只要赵班主没有不要我们,我们就一直都是。也都别太难过了,明天出发的人好好修整一下,留下荒国的人也赶快振作起来,不能影响茶楼的生意,等我回来,我希望看到你们个个独当一面。”

等众人情绪好了一些,她笑了笑:“我去看望一下赵班主。”

说罢,便轻轻上了楼。

“砰!”

“砰!”

“砰!”

许灵韵轻轻敲了三下门,就直接推门进来了,一眼就看到赵昊背对着自己。

上半身靠在椅背上,两脚放在窗沿,静静地看着月亮。

还没到十五,月亮还算不上特别远,但清辉夜凝,其柔美动人丝毫不逊于当日。

许灵韵知道那首水调歌头不是写给自己的,但她一直偷偷地希望能把最后一句据为己有。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这一回齐国,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

赵昊转过头,情绪似乎有些低迷,却还是扯住一丝笑容:“灵韵姐,咱们这一出戏,把大家都演自闭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狠了。”

许灵韵笑了笑:“迫不得已的演,不叫演,若今日不演,恐怕以后面对的境况会更残忍。”

一直以来,许灵韵都是唯一一个接触到《女驸马》和《西厢记》原稿的人,虽然里面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她一直认为赵昊胸中有大格局。

而这次,拿到了新的戏本,她就更加笃定这一点。

如此一个人,却十几年如一日都是纨绔模样,其中的无奈,根本不是外人能够揣测的。

他们只能演,也只能这样演。

赵昊摇头笑道:“就是把孟龙堂和兰兰这一对拆了。”

许灵韵掩嘴轻笑:“若是这么安稳过下去,可能再过个两三年俩人都走不到一起,但经过这件事……约莫下次见面,两个人的事情就成了。”

“啧啧!”

赵昊打趣道:“没想到灵韵姐经验这么丰富。”

许灵韵摇头道:“倒不是经验,而是能够感同身受。”

赵昊来了兴趣:“哦?你说说……哎,你关窗户干什么?呜呜呜……”

下一刻,他便陷入了幸福的窒息当中。

“公子!我知道你已心有所属,只是经历了这些事情,灵韵心中再难容得下别人。”

“呜呜呜……”

“我从未想过嫁人,遇见公子之前如此,遇见公子之后也是如此。”

“呜呜呜……”

“可此次返齐祸福难料,若回不来,黄泉另一头恐怕再无一人如公子这般懂我,我……”

“呜……”

赵昊终于挣脱开来:“灵韵姐,这样不好……”

许灵韵只觉心头揪了一下,眼眶刷得一下就红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无地自容。

原来自己吐露真情,落在他眼中竟只像个水性杨花的……

赵昊连忙说道:“灵韵姐,我这个办公桌是折叠的,拆了可以当床用。”

许灵韵:“……”

“我,我轻点。”

“……嗯!”

……

亥时四刻。

“灵韵姐,我忽然有点不舍得你走了。”

“……”

“要不,再留几天?”

“……”

“那要不我送你回齐国吧,送到溯城我再回来,我准备一个大马车,能放床的那种。”

“……别,你别说了。”

赵昊也不好继续调笑她了,毕竟这一个多时辰,许灵韵全程既害羞又紧张,直到现在都死死地抱着,生怕自己看到更多的东西。

啊这……

忽然,赵昊面色一变,赶紧起身穿衣服。

许灵韵一个反应不及,把不该看的看完了,当即惊呼出声。

“公子,你……”

“忽然想起有大事儿,你等会回你自己房间吧,子时以后我翻窗户过来找你。”

说着,直接翻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

许灵韵:“……”

心悦茶楼旁的小巷子里,赵昊一屁股墩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桂公公,当即就扯着脸骂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大晚上的,以后荒国生育率降低全都是因为你!”

桂公公脸色有些不好看:“赵公子莫要把咱家当曹公公,曹公公哄着你,咱家可是会打人的!”

赵昊一秒变乖巧:“你看你这,见外了不是?我就是寻思公公来得太突然,我都没来得及招待,这搞得我太失礼了!”

“哼!”

桂公公哼了一声,失望地看了赵昊一眼:“今日之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还希望以后赵公子检点一些,莫要辜负了公主的一片真心。”

“哎……”

赵昊乖巧地应了一声,这个桂公公他还是听姜芷羽说过的。

连姜峥面子都敢驳的最狂太监。

虽说完全为姜峥的安全负责,但只要自己不对姜峥动手,就可以把他当做自己人。

事实上,桂公公对应的星子也是如此,即便现在这么生气了,也只是出现了淡淡的黑气。

呼……

当没发生过就好。

他笑了笑:“公公你这大晚上过来的,所为何事啊?”

桂公公冷然道:“皇上请你和镇国公带着麟羽阁令牌去乾清宫。”

“哎?”

赵昊反应了一会儿,今晚的确是麟羽阁开阁的日子。

这次他的热情其实已经没有前几次高了,毕竟新鲜感过去了,也把 淮坑死了。

里面真正有意思的东西,自己又暂时没有财力去拍卖。

所以即便知道,他也更愿意搂着女人好好睡一觉,就没动这个心思。

却没想到,姜峥竟然直接派人来叫。

而且这个点,距离开阁,明显还有一段时间,这个小老头肯定有事情要交代。

《我的治愈系游戏》

“叫我们去干什……哎哎哎!”

赵昊还没问出口,就被桂公公提着衣领,向乾清宫凌空飞渡了。

十息不到。

平稳降落。

“去吧!”

桂公公冲赵昊使了一个眼色。

赵昊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型,缓缓朝大殿里走去。

刚走进大门,就看到两个小老头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个眼神,他很熟悉。

每当看到这个眼神,他的钱包都会消瘦几分。

——

下一章开始结婚的剧情了,日天哥马上是有妇之夫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