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 姜峥我兄弟!荒国家家户户帖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乾清宫。

赵昊面对着两个老头,心中满满都是不祥的预感。

“爷爷,父皇,你们找我?”

姜峥面色僵了僵,虽说这么叫没有什么不对,但这俩称呼放一起,他还是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不是平白矮了赵定边一辈么。

缓了一会儿,他才冲赵昊招了招手:“昊儿,过来!”

“哎!”

赵昊点了点头,笑嘻嘻地坐到了姜峥书案对面的椅子上:“这大晚上有啥事儿啊?该不会你们准备在麟羽阁里面想要哄抬价格,所以把我给叫过来了吧?”

可能是线下的生意发展得太顺利,他对麟羽阁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期待了。

毕竟再牛逼的货物,都不可能起到一子定乾坤的效果。

即便有,也轮不到自己。

所以他现在只想一心一意搞实业。

姜峥没有继续跟他拐弯抹角,直接把一叠资料丢到了他手里:“这是逐夷城那边对异族妖术的统计,你可以看看!”

“嗯?”

赵昊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为什么让自己看这玩意儿,不过还是依言接过来看了看。

看到这个分析,他不由咂了咂嘴。

有一说一,这分析真的狠,把所有出现的妖法全都统计了进来,包括品级、频次以及战略地位,全都调理清晰地梳理了出来。

最终,得到了一个结论。

这场异族骚动,幕后主使的主体七成以上的概率是蛇族。

好家伙,已经有概率论内味儿了。

虽说姜淮这个人有问题,但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本事的。

等等!

蛇族?

赵昊开口问道:“跟小豆莎有关系?”

姜峥不确定地点了点头,可话到嘴边又不免磕巴了一下:“这,这小蛇女是我怕芷羽孤单,特意买回来陪她的。后来才发现,她的血脉可能有问题。”

“什么问题?”

赵昊眉毛动了动。

姜峥摇了摇头,看向赵定边。

赵定边脸色也有些凝重:“方才我与你父皇去翻遍了整个御书房,将所有典籍查了一个遍,最终得到了一个结论。就是妖族任何远古血脉复苏,首要的前提就是血脉足够纯足够强大。”

赵昊微微有些错愕:“但小豆莎是半妖,这都能复苏烛九阴血脉?”

赵定边点头:“对!所以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她的父亲或者母亲其中一方,是蛇族的王族,甚至即便如此,可能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所以这次蛇族指使异族动乱,最终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小豆莎。”

赵昊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如果真是这样,把小豆莎交出去就能止戈,所以你们不想打这场仗了?”

赵定边不置可否,而是反问道:“让你交,你交么?”

“那指定不交啊!”

赵昊当即点头:“我可是把她当女儿养,但我说了你们估计也不会听,我就问你们想交么?”

他是真的有些担忧。

一个蛇女,换一场大战止戈。

从一个皇帝,从一个元帅的角度,怎么看怎么值。

即便赵昊把自己摘出来看,也觉得交出去是对的。

但他从来都不是完全理性的人,违背自己内心去换利益,他不愿意做。

可若不交出去,后果却要由荒国军人和边疆百姓承担。

这……

属实是一个电车难题。

他瞅向姜峥,却发现姜峥抚须笑了起来:“我问你,我们荒国跟异族服过软么?”

赵昊想都没想:“没有!”

姜峥陡然站起身:“交出一人,换一战止戈,看似减少了军力的损伤。但这一交,便是把士气交出去了!

荒国人的脊梁是直的,若是这么轻易就弯了下去,损失何止百万雄师?莫说那蛇女还有一半人族血脉,就算她真就是纯纯的蛇妖,我们荒国把她烹了也不可能交出去。”

“这可不兴烹啊!”

赵昊连连摆手阻止,随即露出了一丝笑容。

眼前的小老头虽然总想阴自己,但不得不说,有时候还真对味儿。

但他很快生出了新的疑虑:“所以人都在我们手上了,又已经确定要打仗了,所以还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姜峥沉默,看向赵定边。

赵定边却又把话题扯了回去:“方才我告诉你了,只有血脉足够纯足够强,才有可能复苏远古血脉,但小豆莎却是个半妖。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想到一个家族。”

“哪个家族?”

“南宫家!凡是南宫家的女子,孕育胎儿的时候,都会不断增强提纯血脉。后来这南宫家女子不仅被妖族争抢,就连稍微有一些缘故血脉的人族也开始觊觎他们,后来这个家族就烟消云散了。”

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设定?

赵昊揉了揉脑袋:“所以你们觉得,小豆莎是蛇王跟南宫家的女子所生的女儿?”

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大概率是南宫家的女子不想嫁给蛇王,然后就带球跑回了人族王朝,悄默默地自己抚养孩子,然后被人卖到了麟羽阁。

果然,赵定边点了点头。

赵昊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所以,为什么要叫我?”

姜峥笑眯眯道:“上次拍卖小豆莎的人并没有退还令牌,所以这次他大概率还在麟羽阁内,我们想要悬赏南宫家的踪迹。”

赵昊有种不祥的预感:“所以呢?”

姜峥笑容愈发慈祥:“我们缺钱!”

赵昊麻了:“你们不是刚赚了那么多钱么?”

姜峥摊手道:“那些都是军费!”

赵昊:“???”

他求助地看了一眼赵定边,却发现后者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

赵昊:“???”

俩小老头合起伙来坑钱的是吧?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只能认命道:“说吧,多少钱?”

姜峥思忖片刻,伸出了三根手指:“不多,三万金就够。”

赵昊:“……”

他摊了摊手:“可我来得太急,没有带钱。”

姜峥笑着摆了摆手:“不妨事,我可以先借给你!”

赵昊:“???”

姜峥取出笔墨纸砚:“来!先写欠条吧!”

赵昊:“???”

他心中默默算了一下帐,少了这三万金,并不会影响后续的生意。

只是单纯少三万金,不会伤筋动骨。

只是单纯少三万金。

只是……

默念了好几次,赵昊感觉心头没那么痛了,这才点了点头:“行吧!”

写完欠条之后,赵昊最后倔强了一下。

“得算利息!”

姜铮乐乐呵呵的收起手中的欠条,也不说话,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赵昊。

一看他那笑容,赵昊就知道了。

别说利息,就连本金都要不回来。

穷逼,真是个穷逼。

好歹是一国之君,竟然沦落到坑自己女婿的地步。

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啊!

“好了,钱财乃身外之物,不就是三万金吗。瞧你这小气模样。”赵定边一巴掌拍在赵昊的后脑勺上。

赵昊咧了咧嘴,爷花孙钱不心疼啊。

说得轻巧,还不就是三万金。

你们要是有这钱,还至于找我“借”?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便已经到了正午夜。

三块麟羽阁准入令牌同时亮起,投射出一道亮光形成了三尊玉棺。

赵昊感觉还真有些奇妙,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跟姜峥在同一个地方进入麟羽阁。

毕竟这玩意儿私密性太强,私密性这么强的事情都能一起做,关系得有多铁。

这种事情要说出去,那就能拍着自己的胸口说。

瞅见了没,姜峥,我兄弟!

然而。

他很清楚姜峥有至少两个马甲,但这次进麟羽阁,他竟然只用了“甲子”那个马甲。

这不是表面兄弟么?

赵昊摇了摇头,便躺进了玉棺当中。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进入了麟羽阁的大殿之中。

照例,偷查身份牌。

姜峥:甲子。

赵定边:丙辰(新马甲)。

赵昊:甲申。

姜芷羽:庚子。

姜太升:丁丑。

姜东升:丙戌。

曹公公:庚寅。

赵昊咧了咧嘴,还真稀奇嘿!

姜太升不是跟异族在逐夷城那边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了么?怎么还有空跑过来?

上次被曹公公打成重伤,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啊!

他现在愈发好奇姜太升这个好大哥究竟是什么身份牌,这要是什么时候给揭开了,估计会比较带感。

“第一件拍品,林陈雄的……”

拍卖会开始,林陈雄作为拍卖官,又开始整起了活。

这次第一件拍品,是林陈雄的飞云靴。

果不其然,第二件拍品是一种治脚气的秘方。

赵昊:“我真特娘的……”

他有些好奇,麟羽阁丁级拍卖会频率这么高,他身上有那么多东西拍么?

照这进度迟早有一天会卖肾,然后第二件拍肾宝片。

总之这个人有点离谱。

接下来的拍品或者悬赏,多多少少有几个能让赵昊眼前一亮,但也仅仅是眼前一亮罢了,除了拍下来了一瓶有助于灵智提升的丹药,他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提不起丝毫兴趣。

直到……

“第二十七件,甲辰悬赏,含有烛九阴血脉的蛇女信息,十万金,十息之内,无人应答悬赏作废!”

来了!

赵昊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认识的所有人星子都为此激荡了一下,包括两个小老头、姜芷羽、太升东升两兄弟,甚至还有曹公公。

真有意思!

这次都是奔着小豆莎来的。

这个甲辰,莫非就是潜入进来的妖族头头,还真有几分手段,连麟羽阁准入令牌都能搞得到手。

看了一眼甲辰对应的星子,黯淡无光,明显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

赵昊不由笑了笑,没想到家里的那个精神小妹儿,竟然有这么多人记挂着。

不过想想也是,南宫家的女子怀孕的时候,能够纯化胎儿血脉。

而上次听姜芷羽描述,小豆莎的血脉明显已经提纯到相当高的地步,全靠眉心的金鳞压制,不然早就引起轰动了。

从蛇王血脉中觉醒的烛九阴血脉,若好好培养,不说能不能带领妖族入侵人族,只在妖族内部就能提升蛇族的地位。

如此一来,足够人铤而走险了,难怪京都最近有那么多妖族漫灌。

就是密室那两只傻狐狸太气人,就这么被人当枪使,还想着找自己的家园,气人!

只不过,这悬赏……能接的也就自己夫妻俩,还有两个小老头。

但很明显,这四个人不可能会接。

于是,不出所料,悬赏作废!

林陈雄则是继续念道:“第二十八件,甲辰悬赏,含有烛九阴血脉蛇女的踪迹,五万金,十息之内,无人应答悬赏作废!”

哎?

这个人还没完了!

赵昊越来越确定这个人的身份,相信两个小老头也是这个想法。

这个妖,还真是勇啊!

直接潜入到了京都方圆一百里,然后来拍自家的蛇女,这都不算嚣张什么才算嚣张?

但等了很久,还是没有人接。

因为赵昊上次把小豆莎接回来的时候,几乎是全程保密,同时也没察觉到有任何人盯着。

所以,除了这几个人,没有人能知道小豆莎就在镇国府。

当然,即便知道了,也只能望洋兴叹。

众所周知,在荒国,镇国府可是比皇宫还要危险的地方。

不说明面上天下第一宗师赵定边,也不说那些众人皆知的镇国卫,光一个黑脸汉赵无敌,就能令所有宗师之下的高手折戟。

两次悬赏作废,甲辰彻底沉寂了下去。

倒是姜太升的星子一直都在激荡,不知道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而姜东升则是相对平静很多。

看来这个人,恐怕已经知道了小豆莎的真实身份。

赵昊笑了笑,心想这个人还是激荡得有些早。

林陈雄又念了几个无关痛痒的拍品,终于开口念道:“第二十九件,丙辰拍品,含有烛九阴血脉蛇女的大致方位,精确到四分之一个京都。起拍价一万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金。”

听到这个拍品,赵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这个拍品,他纯属是因为亏了三万金想要止损的。

反正四分之一个京都,这个范围就跟没有画差不多,因为没有人规定这片区域一定要规则,他完全可以把所有比较难搞的地区全都圈进去。

本来只是想着碰碰运气,没想到……这次估计要爽了。

至少有一个冤大头会上钩。

姜太升:“一万一千金!”

曹公公:“一万五千金!”

甲辰:“三万金!”

姜太升:“淦!你真狠,归你了!”

曹公公:“淦……”

仅仅三次叫价,三个冤大头就直接把价格提到了三万金。

三倍于底金,不得不说,这个人慌了。

赵昊笑得脸都开花了,这一拍下来,自己直接回本了,最多就是给麟羽阁交一部分手续费。

林陈雄继续念道:“第三十件,丙辰悬赏,含有烛九阴血脉蛇女母亲一个月之内的踪迹。三万金,十息之内,没有人应答,悬赏作废!”

这次才是爷仨儿来的真正目的。

南宫家的踪迹,这才是真正的王炸。

当然,没有人认为找到小豆莎的母亲就能找到南宫家,而且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母亲很有可能已经遇害了,不然小豆莎也不会被人挂在麟羽阁拍卖。

甲辰:“焯!早知道我也悬赏这个了!”

赵昊:“……”

这位甲辰,还真是一个性情中妖,还特娘的真有点意思。

这个悬赏一出,整个会场也因此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良久良久,就在十息快结束的时候。

一个声音响起:“辛卯,接了!”

赵昊眼睛一亮,这个辛卯,正是上次拍卖小豆莎的人,这个人果然知道小豆莎亲娘的下落。

随着辛卯开口,这次拍卖会对于赵昊来说已经结束了。

又挨了几个拍卖,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赵昊在乾清宫里面醒来。

刚出玉棺就看到两个小老头扑了过来。

他咧了咧嘴,只能从玉盒子里面取出一张纸,当着两个小老头的面拆开,上面只写着一行字:九月初九,齐国,雁回峰!

姜峥不由冷哼一声:“这人可真会挑柿子!”

“可不是嘛!”

赵昊咧了咧嘴,不过想想也确实,碰到这种事情,换作其他国家,估计已经把小豆莎交出去了。

只有荒国,面对异族的时候时时刻刻都要挺直腰板选择硬刚到底,只要小豆莎的血脉没立刻被炼化,就指定会挑动一场大战。

所以,这个人明明是从齐国境内里发现的小豆莎,却偏偏要带到荒国来卖。

齐国雁回峰,有机会倒是可以去一趟。

只不过大战马上就要打起来了,真要去,也是打完之后的事情了。

“辛苦了!”

姜峥拍了拍赵昊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咱们荒国全指望你了!”

赵昊嘴角抽了抽:“我听您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拍卖小豆莎下落的钱,你也想留作当军费吧?”

“知我者,赵昊也!”

姜峥哈哈一笑,直接将欠条的副本塞到赵昊怀里:“这个欠条你好好保存……到时候记得把钱给我还回来。”

眼见赵昊脸色越来越臭,他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去心,把方才写的欠条也塞了过去:“老丈人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么,就你一个宝贝女婿,哪能真把你当冤大头坑了?哈哈哈哈……”

赵昊脸上这才阴雨转晴:“瞅您担心的,您有多心疼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哪有女婿不相信老丈人的,哈哈哈哈……”

“那你还臭着个脸?”

“那不是配合你幽默一下么?”

翁婿俩:“哈哈哈哈……”

赵定边摇了摇头,将自己玉盒里的三万金取出放在了地上。

……

翌日清晨。

赵昊早早醒转,却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靠在床头看着许灵韵在忙忙碌碌收拾东西。

按理说,许灵韵依靠自己惯了,带了这么多年的戏班子,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张罗,不太有理由责怪赵昊。

可这一晚上过去,她一走路就感觉双腿又胀又麻,转头一看,有一个男子还在笑嘿嘿地袖手旁观,终于还是忍不住嗔道:“你就一点忙也不帮?”

赵昊摊了摊手:“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放你回齐国帮宁婉梨,我竟然有种被绿的感觉,你说这情况我还怎么帮忙?”

许灵韵:“……”

赵昊笑了笑:“除非,你来亲我一下。”

许灵韵噎了一下,不过明显没有过来亲的意思,只是闷着头继续收拾东西。

看到这幕场景,赵昊不由摇了摇头。

果然,这女人不吃这一套。

于是他只能胡乱穿上衣衫,起身帮许灵韵收拾东西。

一直到收拾好临出门时,许灵韵才在他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一脸认真道:“此次回齐国,我是为知己,为国家,你千万别因此心生不快,我怕我没有机会回来将它抹去。”

唉!

这姑娘,怎么还较真上了?

赵昊笑了笑:“我开玩笑的,你也别太乌鸦嘴,不会出事情的!”

说罢,便抱得更紧了些,准备来一个浪漫的吻别。

却不曾想,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兰兰的声音:“灵韵姐,你收拾好了没?”

许灵韵吓了一跳,因为兰兰跟她玩的好,以前早期收拾东西的时候,可都是会直接进门的。

ranwen.la

眼见赵昊还在慢悠悠地凑近,她连忙主动踮起脚尖主动吻了一下,因为动作太急,两人的牙还撞了一下。

她强忍羞赧之意,把赵昊推到了窗边:“你快跳下去……”

赵昊:“……”

一刻钟后,所有人都收拾妥当。

家伙事儿加上钱粮,足足有四五车,还有赵昊重金帮他们雇的护航保镖。

车队最前方,赵昊跟许灵韵一人骑着一匹马,并肩前行。

两个人都是目不斜视,看起来有着些许客气和疏离。

许灵韵知道这是必须要做出的样子,心头却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酸涩之意。

早知那柔情蜜意如此短暂,昨晚就应该放开享受了。

错过了今日,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不知不觉,已到城门。

赵昊轻叹一口气,拱了拱手道:“后会有期!”

许灵韵怔了一会儿神,不知为何脸上的愁云忽然一扫而空,脸上的笑容坦然而明媚:“公子大婚,灵韵憾不能亲眼所观,望公子与安阳公主琴瑟和谐,白头偕老。后会有期!”

说罢,轻轻抖动缰绳。

“驾!”

……

边疆打着仗。

别国暗潮汹涌。

荒国京都的时间,却仿佛在安逸的生活中加快了好几倍,十几天的时间,飞鱼卫每天都在捉妖杀妖,只不过动作很隐秘,并没有影响到普通百姓的生活。

随着五国真正的权贵先后到来,京都也越来越热闹。

恰逢此时,一家奢华无比的浴楼开业了,唤作“瑶池”。

谁都没想到,一家浴楼竟然能够开在京都最繁华的地方。而且还直接用神话传说中的“瑶池”当做浴楼的名字,这幕后的老板究竟有多狂?

荒国秋冬苦寒,公共洗浴一直都有。

但这浴楼,却只提供私人洗浴。

这按摩还不是普通的按摩,而是有一个古古怪怪的名字,叫做“丝芭按摩”。

很古怪,但很上头。

因为这里面的按摩,是用香水来的,再加上一种叫做玉皂的去垢之物,婆娘进去的时候普普通通,出来的时候白净明艳,活色生香。

而且里面的服务人员全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这谁顶得住?

几乎毫无疑问,五国权贵随行的妇人,都成了瑶池的钉子户,就连那些男人也经常长驻。

得!

幕后老板的身份不用说了,明眼人都知道是赵昊。

于此同时,天香阁出现了大动作。

忽如一夜春风来,天香阁仿佛凭空变出了很多花魁,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新姑娘在花船上首次露脸,或清纯、或妖娆、或火辣,每天晚上都会惹得权贵们一阵哄抢,叫出了一个又一个离谱的价格。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赵昊放出风声,婚后要打垮京都所有青楼。

现在是关键时期,他急需囤钱,所以才想着卖花魁,不然这些姑娘放哪都是头牌,他才舍不得卖,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事实上确实这样,这些姑娘容貌虽与那种国色天香的大花魁有些许差距,但各有各的特色,风格极为明显,每一种风格都能戳中一部分男人的心。

十几天下来,几乎每一个姑娘都觅得了好人家,全都是六国的大户人家。

一时间,六国的男人和女人,都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仙界,甚至忘了来到荒国的目的。

直到有一天,荒国的大街上都挂满了红色的缎子,家家户户门上都贴上了“囍”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雾草!

明天就是赵昊与安阳的公主的婚期。

只顾着享受,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镇国府。

赵昊正被白秀疯狂训练着大婚礼仪,俨然已经焦头烂额了。

好在这时,一个小厮跑到了镇国府。

“公子,公子!不好了,有人去我们天香阁吃霸王鸡!”

“哈?还有这种事儿?我这就去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赵昊怒不可遏,当即就撸起袖子,准备跟小厮去天香阁。

白秀赶紧拦住他:“明天就成婚了,还管这种事情干什么啊?”

赵昊脸色凝重,义正言辞道:“我可是镇国公独孙,神武大将军独子,皇上最疼爱的女婿赵日天!

我这种人中龙凤,家庭事业兼顾应当是基本要求吧?竟然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当众对我实施生意上的霸凌,就算我能忍,赵家能忍么?皇家能忍么?

娘,你别拦我!就算大婚前一天,我都要工作,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

说罢,就跟小厮一起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