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五十九章:提前洞房!以疆土当新婚贺礼(为盟主加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工作?

赵昊最讨厌的就是工作。

尤其是天香阁的工作,那些员工每天都能让自己累死累活的。

不过相较于排练那些繁文缛节,他还是更喜欢工作一些。

毕竟工作能够给他带来安全感。

别管瑶池给他带来的源源不断的钱财,还是前些日子卖掉的那些花魁给他带来的信息源,都是如此。

所以他就在天香阁和心悦茶楼都吩咐了下去,逮着机会就要去家里帮自己找事儿做,也好逃离白秀的魔爪。

至于霸王鸡,他还真没在意过。

整个京都除了俩小老头,没有任何人能够白嫖自己。

不一会儿,他就赶到了天香阁,还没进门就看到了杨妈妈。

杨妈妈赶紧迎了上来:“公子,那个白嫖的……”

“先不说白嫖的。”

赵昊笑着摆了摆手:“昨天我睡得早,那个晴玉姑娘卖给谁了?”

杨妈妈赶紧回道:“魏国兵部侍郎的小舅子。”

“哦……”

赵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老实说,晴玉姑娘的容貌要比梨诗差了一个档次。

但这个人有一点好,就是身材特别炸,穿上豹纹以后,野得不能行,根本不愁卖不出去。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至于卖的人,也都是有讲究的,拿些真正的权贵都见过世面,戒备心也比较强,并不是那么好渗透,但他们的身边人,渗透起来就简单多了。

这批姑娘都是他按飞鱼卫标准训练的,虽然时间有些短,距离飞鱼卫的水平还差很多,不过她们的主要作用也就是偷听一些消息,吹一些枕边风而已,没必要要求那么高。

赵昊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忠诚!

而这一点,明心文星能够帮他保证,只要不是先天有大仇,明心文星完全能洗净其中黑气。

只要每天定时清扫一遍,这些人就永远是自己忠实的粉丝。

“做的不错!”

赵昊笑了笑,这才想起来那个白嫖怪:“今天出了什么事啊?”

杨妈妈无奈笑道:“倒也没有什么事,就是一个客人,吃完喝完揩油完,最后才说自己没钱。一开始我们是想拿下他送官的,但店里的伙计都拿不住他!”

“哦?”

赵昊颇有些诧异,因为店里的伙计中,可是有他雇的六品高手的。

也不是他不舍得雇修为更高的,是因为修为高的客人一般也都不差钱,没必要过来闹事。

结果,六品实力的伙计都拿不住他?

现在的高手都这么不讲究了么?

“然后呢?直接报官啊!”

“我们也想报官来着,不过这人说他能够作诗抵债,而且指名道姓要见公子!”

杨妈妈摇头笑道:“我看呐,一定是公子作诗换良缘的盛名在外,这人也是慕名而来的。我就寻思公子憋在家里面也闷得慌,干脆让人把公子叫出来。”

“天下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赵昊心中愤愤然,却又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以前他流连于青楼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通人情,拒绝作诗白嫖的沙比青楼老板。

但现在……我好像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这可使不得!

杨妈妈见他神色有异,赶紧说道:“我这就报官把他赶走!”

“不必!”

赵昊摆了摆手,微微笑道:“带我去看看。”

“好!”

杨妈妈应声,连忙把他带到一楼的雅间。

虽说天香阁的服务简单粗暴,但也并不是除了红浪漫什么都没有。

因为任谁都知道,当一家企业只靠一项业务赚钱的时候,那么这家企业抗风险能力就会很差。

赵昊的第一人生格言就是,要做一个优秀的企业家。

所以,他不会犯这个错。

接手天香阁之后,他特意给青楼的姑娘安排了声乐课,让她们不想上工的时候,就在一楼陪客人喝酒聊天,兴起的时候还可以唱两嗓子。

所以这项业务的名字叫做……摸摸唱。

不得不说,还挺火。

毕竟姑娘们都需要休息,而且也不是每个客人都消费得起红浪漫,

现在,其中的一个雅间正开着门。

一个须发蓬乱的中年人,正攥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吟诗:“柳色披衫金楼凤,纤手轻拈红豆弄……”

小姑娘百般嫌弃,却又挣脱不了他的手,只能小声提醒道:“那是金缕凤……字都认不全,就不要吟诗了吧!”

“哈哈哈哈哈!”

中年人哈哈大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重新淫!柳色披衫金缕凤,纤手轻拈红豆弄,翠蛾双敛正含情。桃花洞,瑶台梦,一片春愁谁与共?哈哈哈,小姑娘,我这首诗作得如何?”

小姑娘那只自由的手疯狂挠头:“客官!你作诗白嫖的心我能理解,但你也不用吟我们公子作的诗吧?这首可是我们天香阁重新开业时候的诗,现在还在牌匾上挂着呢,你就不嫌尴尬?”

中年人面色一僵,好像还真是,难怪自己刚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一首。

他有些不满意,嘴硬道:“胡说!这就是我的诗!”

小姑娘听到有人要抢自己老板的东西,顿时也变得硬气了起来:“胡说!天香阁重新开业的时候,我们公子题诗的时候,好几十个人看着,你说这首诗是你的,可有什么证据?”

中年人哼了一声:“我没说这首诗不是他作出来的,但他作出来的,也能够是我的。”

小姑娘更加不满:“你这人为何如此强词夺理?”

中年人撇了撇嘴:“因为你们老板偷我了一百多首诗,还我一百多首诗,也合情合理,我这才要回来一首,你们就不乐意了?这强盗么不是?”

这下,围观的姑娘和客人们也都不乐意了。

“这位客官,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赵昊可是我们的大荒文曲星,要他做的诗都是抄你的,那岂不是大荒文曲星的名头要归你了?”

“真是没一点证据就敢瞎说,你咋不说皇宫都是你的呢?”

“我看你就是啥东西都被别人惦记着,睡觉的时候注意别裸睡,不然小心裤衩子被偷了嗷!”

“真要是偷你的诗,早也不见你过来揭穿!”

“你倒是说说,赵昊哪首诗是抄的你的啊!”

倒不是这些客人们拥护赵昊。

主要赵昊现在可是荒国文坛的排面,这要是曝出来抄袭,那简直就是他诗人生涯中抹不掉的污点。

拿着污点诗人当排面,那荒国文坛不就垮了么?

中年男人丝毫不服,挺起胸膛义正言辞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编瞎话死全家!我说赵昊偷我的诗词,难道还会凭空构陷他不成?”

这下赵昊也感觉这人好像有些意思:“让一让,让一让!”

说着,便挤过人群。

众人看到赵昊,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中年人的武力值他们都见识过了,上前打人他们是不敢的。

只能期待来一个勇者跟这个人武斗或者文斗。

但很明显,武斗没有文斗来得好看。

赵昊坐到了中年人对面,笑道:“这位诗友,你说我偷你了一百多首诗?”

中年人定睛瞅了赵昊一会儿,有些不满道:“你就是赵昊?”

“昂!”

赵昊摊了摊手,却是仔细地观察着中年人的星子。

按理说,都这么生自己气了,星子上黑气肯定已经多得不成样子了,却没想到这个人白光相当耀眼,好几次试图产生黑气,到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哎……这一幕还真有些奇葩。

中年人拧着眉头,质问道:“赵昊,我问你,你为什么抄我的诗?”

赵昊咧了咧嘴:“我抄的诗多了,不知道哪一首才是你的。”

这句话,他还真没撒谎,他抄的诗的确有些多。

可……好像没抄过这世界人的诗啊!

难道手滑抄错了?

听到这话,中年人愈发不忿:“你还不承认?”

赵昊沉吟片刻:“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杨万里!”

赵昊:“……”

雾草!

杨万里也穿越了?

这么说,我真超过他的诗?

他犹豫了一会儿:“阁下稍安勿躁,我猜几首诗,看看是不是我抄你的。”

杨万里见他态度还算不错,这才脸色稍缓,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你说!”

赵昊试探道:“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此诗,可是阁下所做?”

听到这首诗,杨万里眼睛顿时光芒大盛,当即拍案起身:“好诗!好诗啊!”

但旋即,他笑容消失不见,转而露出一丝愁容:“若真是我作的就好了!”

赵昊愣了一下:“啊?不是你作的?”

杨万里叹了一口气:“诗是极好的,但确实不是我作的……”

赵昊又问道:“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好诗,好诗啊!”

杨万里又起立了,转而是更深的落寞:“可惜,也不是我作的。”

赵昊松了口气,看来只是重名,便只能问道:“那阁下可否告知,我抄了阁下的哪一首诗?”

杨万里忽然有些纠结,吭哧了半天,才问道:“赵公子,昔日你与四国文人斗诗,可曾悄悄卖给晋国文人上百首诗?”

“昂……”

“里面有不少就是我的!”

杨万里火气又上来了:“大荒湖,荒湖大,大荒湖里有蛤蟆,一戳一蹦跶!这首诗,就是区区在下作的。”

赵昊:“好家伙!”

杨万里说完这句话,一张脸不由有些发热。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娘亲给自己讲的一个故事。

说一个小老头拿着斧头过河,不小心把斧头掉到河里了,河神冒了出来,拿出一把金斧头问小老头是不是他的,小老头说不是。河神又拿出来一把银斧头问是不是,小老头说不是。最后拿出一把铁斧头,小老头说是。

最后夸一句,真是一个诚实的小老头。

杨万里觉得,赵昊可能把自己当成这个小老头了。

这不是羞辱人么?

于是他赶紧解释道:“你卖出去的那本诗集,有一百来首都是我的!”

赵昊大惊:“好家伙!原来全都是你的。”

杨万里:“嘶……”

好像逻辑更乱了,一百多把铁斧头都是我的,那我不还是小老头么?

赵昊则是已经猜到了杨万里的身份,那本诗集除了前面四十多首是自己抄的,还有最后一首是姜芷羽作的,其他全都是从自家大书房的旮旯里捡到的,而且是跟黑脸汉的兵书放在一起的。

杨万里……

刚才自己只顾着想前世的那位诗人了。

却没有想起,老杨叫杨千里……

好家伙!

难怪这个人的星子这么古怪!

赵昊哈哈大笑:“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你说我该怎么赔偿吧!”

杨万里挠头,虽然他刚才说赵昊应该还给自己一百多首,但自己那些诗的水平怎么样,他心中还是有数的。

就算赵昊敢还,他也未必敢接。

一时之间,还真有些纠结。

赵昊笑了笑:“要不这样吧,我这就全城公布,这一百多首诗都是你的。”

杨万里大惊失色:“使不得使不得,丢不起这个人!”

赵昊又问道:“那这样,这一百多首诗算你吃了个暗亏,刚才我念的两首诗送给你!”

反正从一个杨万里那边抄的,还给另外一个杨万里,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毛病。

“啊!还有这好事儿?”

杨万里狂喜,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一百多把铁斧头都还给了自己,还附赠了一把金斧头和一把银斧头。

我不还是小老头么?

他有些犹豫:“要不还是算……”

赵昊挥手打断:“你我相逢即是缘,送你两首诗怎么了,以后这两首诗就是杨万里的!”

以前也是杨万里的,赵昊心中默默补充道。

杨万里看他如此真挚,当下又感动又兴奋,端起酒杯道:“好!难得咱们兄弟俩这么投缘,这杯酒我敬你,算到你账上!”

“好!”

两人碰了一下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赵昊冲小姑娘说道:“你先下去吧,好酒好菜招呼上,顺便去对面雅间把老杨叫过来,只摸不唱不合适!”

“是!”

小姑娘无奈地应了一声,抽了好几次,才把自己的手从杨万里的手中抽出来。

心中直为老板感到不值,两首好诗和一桌好酒好菜,送给这么一个人。

不值!

反正她觉得,这人跟老杨一样,不是啥好人。

不一会儿,老杨不情不愿来了。

赵昊笑着问道:“你们俩来认识认识。”

果然。

老杨盯着杨万里,呆住了。

杨万里却是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身体向后缩了缩:“这老头是谁啊?”

老杨嘴唇都哆嗦:“万,万里?”

听到这声音,杨万里也是僵了一下,盯着老杨的脸看了好久,忽然就绷不住了:“哥!你怎么老成这逼样儿了?”

“万里!”

“哥!”

俩人抱头痛哭。

赵昊盯着兄弟俩,若有所思。

以前老杨说自己四十岁他还不信,不过看现在这情况,恐怕是真的。

良久良久。

老杨骂道:“你丫回来不先去镇国府,怎么先来逛青楼了?”

杨万里眉头一拧:“你不也在逛青楼么?”

老杨指着赵昊:“我现在可是公子的舔……公子的保镖,你以为我在逛青楼,其实我在工作。”

杨万里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你真来投奔镇国府了,这工作当真辛苦……”

“赶紧说!你这次回来,是西边蛮荒的舆图都画出来了?”

“那必然的啊!”

“那你为什么不先回镇国府?”

“我回来就听说我的诗被少公子抄了,在镇国府不好跟少公子论理,所以就先来天香阁点霸王鸡了!”

“……”

杨万里深吸了一口气,冲赵昊半跪了下去:“见过少公子!刚才文人傲气作祟,冲撞了公子,却没想到公子如此高风亮节,不但不怪罪,还赠我了两首诗。杨万里实在汗颜!”

赵昊连忙把他扶起来:“跪不得,跪不得,文人怎么能没点傲气?咱们先坐下吃,顺便说说以前的事情。”

虽然很小的时候老杨就来到了镇国府当保镖,但赵昊还真不太清楚他的身份。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几个人边吃边说,赵昊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大致全貌。

老杨家兄弟俩,只有千里和万里,不像冯家大钧十钧百钧千钧万钧……

兄弟俩都是在域外出生,因为没有加入宗门,所以都过得比较惨,少年时期,杨万里听说了镇国公的传说,前来荒国投奔,编入了黑脸汉的麾下,老杨则是继续混宗门。

彻底把异族赶出去以后,荒国虽然已经基本稳定,但老爷子却仍有几分征战蛮荒的野心。

这个时候,杨万里主动请缨,要深入蛮荒绘画下那边的地图,立誓要把这片地方,划入荒国的疆域之中。

距今,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杨万里临走前,给域外的老杨写了一封信,说如果混不下去了,就来荒国投奔镇国公。

然后,十几年前,老杨就来了。

杨万里瞅着老杨的满头白发:“哥!你这十几年,该不会一直都泡在青楼吧?你这么搞,再黑的头发也顶不住啊!”

老杨尴尬地搓了搓手:“这事儿说来话长,你先说地图画好了没有!”

“那自然画好了!”

杨万里哈哈大笑:“我也没想到,回到京都刚好赶上少公子大婚,如此一来,作为新婚大礼正好!”

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了一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着赵昊的面就展开了。

这种东西似纸似皮,薄如蝉翼,上面绘满了山川,只从画工上就能看出来哪座山高哪条河深,仿佛自带3D效果。

赵昊:“嘶……你这地图,果然不简单!”

杨万里颇为自得一笑:“可不咋地,咱这一辈子,就指着这一首绘图手艺活了!少公子,这新婚大礼,你可满意?”

“满意,满意!”

赵昊连连点头,这特娘的能不满意么?

这地图自逐夷城向西延伸,涵盖了几乎相当于荒国国土面积的疆域,山川地形加上妖族和凶兽的聚居地,哪个都标注得明明白白的。

本来赵昊还有些担忧荒国军队的处境。

但有了这份地图,不但守住逐夷城的概率大大提升,甚至有机会反攻到蛮荒深处,若是占据一些有利地形,说不定还真能将荒国的疆土扩一扩。

杨万里搓了搓手:“还是先吃饭吧!这二十多年,我在外面就差茹毛饮血了。吃饱了赶紧去镇国府把地图交给老将军,然后少公子带我体验一下陆玖玖,异族的女人实在有些不得劲儿。”

赵昊惊了:“雾草!异族的你也……”

杨万里叹了口气:“总不能在外面当和尚吧?”

赵昊瞅了瞅他乱糟糟的须发。

杨万里看懂了他眼神,连忙解释道:“异族女人就喜欢这样的。”

赵昊张了张嘴,还想问什么。

杨万里抢先回答道:“提裤跑路!”

赵昊伸出大拇指:“牛逼!”

老杨也伸出大拇指:“牛逼!”

……

酒足饭饱,几人直接回到了镇国府。

一看到老爷子和黑脸汉,杨万里那眼泪就绷不住了,跟黑脸汉两个彪形大汉熊抱痛哭。

哭过之后,杨万里拿出地图。

老爷子看到以后,仰天大笑:“好!好!好!你这一去就是二十年,我还真怕你小子死了,有了这张地图,该轮那些异族死了!”

长这么大,赵昊还是第一次见老爷子这么高兴。

这个时候,门房老韩走到了前厅:“老太爷,冯将军携西陇军部将前来拜见!”

“快请他们进来!”

“哎!”

老韩连忙去请人,自从被老爷子拆穿,他这段时间就老实了许多。

什么客人直接拒绝,什么客人直接请进来,什么客人应当先过来问问,都拿捏得相当到尾。

西陇军这些人,纵然跟赵家已经亲近得不成样子,也终究是要通报一句的。

不一会儿,冯大钧就带着一众武将走了进来,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赵家父子带的兵,一个个手里都提着大红盒子。

好像谁提的盒子更大,谁的礼物就更好一般。

“昊弟!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你都要成婚了!”

“昊子牛蛙!我可听说安阳公主贼漂亮,比乐阳公主都漂亮几倍,没想到被你拿捏了。”

“希望明天别加红盖头,不然第二天就出兵了,还是看不到人。”

“蠢!这场大婚,严格意义上是赵昊嫁给公主,公主为什么要盖盖头,盖盖头的应该是赵昊!”

赵昊:“???”

他感觉孟胜男今天火气好像有点大。

不,准确说自从那天花船事件以后,她看到自己就跟吃了枪药一般。

这特娘的能忍?

给我等着!

赵昊心中默默制定了计划。

老爷子则是笑着招了招手:“你们来的正好!一起来看看万里带回来的地图!”

一众人欣赏完杨万里画的地图,纷纷感慨不已。

“有了这地图,我们完全能调更多的兵去逐夷城啊!”

“对!异族也就看起来猛,其实就是烂泥糊不上墙,真要建制军队冲过去,占领这个关键隘口,这相当直接多了三城之地。”

“万里牛蛙!”

杨万里颇为自得一笑。

黑脸汉笑哈哈地把他搂过去:“那必须牛,这我兄弟!”

杨万里暗中冷笑,以前自己在战场上拉裤兜的时候,这黑脸汉提起就是“这个逼”,现在成兄弟了。

一行武将大有一副住在家里不走的架势,一直都在聊打仗的事情。

毕竟异族对于荒国意义重大,打别国可以不那么兴奋,但打异族一定要暴躁起来。

如果不是老爷子拦着,冯大钧甚至想直接把西陇军全部调到逐夷城那边。

赵昊听得直摇头。

心想这仇恨真的是大啊,不然也不可能自己大婚之后隔一天,全部大军就直接从京郊校场挥师出征了。

不过想来也是,如果不是自己大婚,这场战争估计早就打起来了。

问题就是,经过内河事件和望归山事件以后,两个老伙计即便依旧是最强组合,但感情也难免生出一丝嫌隙,而且据老爷子说,如今民间已经传出了一些不好的说法,绝对是某个国家刻意为之。

好在飞鱼卫比较猛,直接把所有的问题都在幼苗时期扑灭了。

好家伙,效率就跟反诈中心一样猛。

前一秒,你刚接触过有反动言论的人。

下一秒,发动反动言论的人没了,飞鱼卫还过来跟你劝说一下,让你不要相信。

不过飞鱼卫再猛,也不能时时刻刻都严防死守,出征之前,最好还是要给所有百姓一颗定心丸。

这颗定心丸,便是自己的大婚,足以让所有百姓看到皇帝与镇国公的勠力同心。

别国相不相信无所谓。

只要自家百姓相信就行。

一众武将离开之后,又来了不少朝廷文官和五国勋贵,都是先去皇宫祝贺以后再来的,被老韩赶走了几次,都学乖了。

这些人也都是说几句吉祥话就走了。

五国勋贵明显想多说什么,谁都想确定确定荒国对这场混战究竟什么看法。

只不过他们只要露出一丝趋势,就会被老爷子找各种方式下逐客令。

他们也只能作罢,毕竟不急这一会儿,大婚和出征之间还留了一天,明显就是给他们留的。

等该来的人都来过一遍,太阳已经西垂了。

赵昊长长舒了一口气:“结婚可真特娘累啊,明明把芷羽接过来一起住就行了,偏要整这么多繁文缛节,还要跟这么多不相干的人尬聊,整得这婚是结给他们看一样。”

黑脸汉不理解:“有么?我觉得挺好的啊,大家喝酒吹牛,岂不是很畅快么?”

白秀冷笑:“你当然很畅快,也不知道谁新婚之夜吐了一宿,我缝了一个月的被子刚拿出来就被吐得不能用了。”

黑脸汉:“……”

赵昊:“……”

赵定边摇了摇头:“没啥事就收拾一下去乾清宫吧,皇上等着咱们吃饭呢!”

“哎!”

赵昊点头,心中有些感慨。

别管姜峥这小老头心理有多矛盾,抛开皇帝身份不谈的话,还是愿意把老赵家当亲人的。

他正准备出门,杨万里憋不住了,把他拉到旁边小声说道:“少公子,不带我陆玖玖了?”

赵昊咧了咧嘴,招手把老杨交了过来:“老杨,你先带他去趟瑶池,别省玉皂,把他里里外外都拾掇一下,天香阁姑娘不接待这么埋汰的。”

老杨怔了一下:“啊?里里?公子,咱们瑶池没这项业务啊!”

赵昊:“???”

……

晚霞即将被吞没之际,一家人乘马车来到了乾清宫。

距离一家上次来,已经是一个多月前。

那次是订婚,这次是成婚前夕两家人再坐一起吃顿饭。

只有赵家三代和姜家父女,看起来无比纯粹。

刚进乾清宫,赵昊就看到偏院里升起了一阵阵浓烟。

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乾清宫失火了?

走近一看,他人更傻了。

小老头在亲自下厨?

此刻姜峥正身穿粗布麻衣,挽着袖子在添柴火,呛得不停咳嗽。

赵昊上前几步:“父皇,你这……”

“这不寻思下个厨?”

姜峥板着脸:“今天两家人坐一起,就别喊父皇了!”

赵昊有些感动:“那我喊啥?喊爹还是喊爷爷?”

姜峥:“……”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他思忖了一会儿:“还是喊爹吧,不然你喊爷爷芷羽喊爹,不像话。”

“好嘞!”

赵昊乐呵呵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对黑脸汉说道:“爹你别愣着啊,没看到我爹在烧柴火么,快给我爹搭把手。”

姜峥:“???”

赵昊灵巧躲过一根烧火棍,然后向后退了好远。

这个时候白秀撸起袖子走了过去:“皇……亲家公你快去坐下,这种事情我来就行!”

皇帝亲手做的饭……

她一不敢吃,二不敢吃。

赵昊赶紧拦住她:“使不得,使不得!要不咱们还是让御厨来吧。”

这俩人做饭,一个是物理攻击,一个是生物攻击,他都有点顶不住。

白秀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却没想到姜峥先放弃了。

“也对,别人家孩子成婚,也没说一定要自己做饭的。走吧,让御厨来,咱们先去唠一会儿。”

说着,掸了掸身上的烟灰。

这个时候,姜芷羽端着一盆清水过来,从里面取出毛巾拧干递过来。

“父……”

她刚开口,就察觉赵昊扯了扯她的衣袖。

她心中暗叹一声,说道:“爹,你擦脸。”

“哎!”

听到这个“爹”字,姜峥眼眶都红了一下,连忙结果热气腾腾的毛巾擦起了脸。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毛巾拿开,微微一笑道:“走吧,咱们去坐一会儿。”

说完,就一步一颠地朝用膳的地方走去。

黑脸汉夫妇也快步跟上,灶前只剩下了赵昊和姜芷羽。

赵昊捏了捏她的手心:“小老头也挺不容易,今天别扫他的兴了!”

姜芷羽瞪了他一眼:“这天下,数赵公子会当好人!”

赵昊摊了摊手:“一个皇帝,都穿着粗布麻衣亲自下厨了,你别管他会不会,心意都到了是不?”

“嗯……”

姜芷羽没有反驳,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随后便与他一起跟了过去。

饭桌上,六个人,气氛倒也融洽。

屋内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农家小屋,就连房梁上挂的也是红布,而不是绸缎。

赵昊刚开始还好奇,为什么临出门前,老爷子让所有人都换上粗布麻衣,原来都是为了画风统一啊!

姜峥已经跟曹公公吩咐过了,凡是到了的饭菜都放到屋外,他自个儿去取。

一时间,还真有种乡下一家人吃饭的感觉。

赵昊咧了咧嘴:“瞅这红布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成婚呢!”

姜峥瞅着两个小年轻肩并着肩坐着,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明天是办给外人看的,今天咱们吃了这顿饭,你们的关系就彻底定了,说是今天成婚倒也没错。”

“真的么?”

赵昊激动地攥住了姜芷羽的手:“那洞房花烛是不是也今天,要不我今天晚上就住钟粹宫吧!”

姜峥:“???”

白秀:“……”

黑脸汉:“……”

赵定边:“……”

姜芷羽也是轻啐了一口,白皙修长的手攥成了拳头,轻轻捶他了一下。

看到这幕场景,姜峥既怅然又欣慰。

怅然的是自家白菜被猪拱了,欣慰的是白菜好像还挺乐意被拱。

本想着要过一会儿才上菜,却没想到曹公公实在太过懂事儿,早已提前吩咐御膳房候着了,没过一会儿桌上就摆满了美酒佳肴。

一顿饭,倒也吃得热闹。

期间黑脸汉不停要找亲家公喝酒,没一会儿就喝得晕乎乎的了。

姜峥放下酒杯,不禁有些感慨:“时间过得还真快,上次这么喝酒,还是无敌和秀秀成婚的时候。”

黑脸汉大着舌头:“可不咋地,上次你还是我皇二爹,这次你就是我亲家了,你瞅这事儿弄的。”

姜峥:“……”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可不是,上上次这么喝酒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

“啊!”

黑脸汉怔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了一些什么,冲赵定边伸出大拇指:“爹!原来你还没跟我娘成婚就有我了,牛逼!”

赵定边:“???”

早知道就不让这个憨货喝酒了,喝醉了嘴是一点不把门。

姜峥叹了口气:“还是弄晕吧!”

赵定边点头:“我也寻思。”

于是,一个手刀,黑脸汉趴在了酒桌上,发出了阵阵鼾声。

白秀:“……”

赵昊:“……”

姜芷羽:“……”

姜峥看了一眼周围的布置,有些遗憾:“只是可惜,我跟飞翎成婚的时候,没这么一起坐下喝酒,记得当时在蛮荒深处……”

赵昊好奇道:“哎?我不是听说,您当时还给我丈母娘在宫里举办了一场大婚么?”

姜峥笑了笑:“那是后来按照她族里要求补办的,我们真正成婚,其实是在心狐族领地里,她觉得婚礼进行一次就足够了,若不是想让族里安心,宫里的那次也不会办。”

“原来如此!”

赵昊点了点头,他明显感觉到,在听到这件事儿的时候,姜芷羽的拳头握紧了几分。

他想到了家里地下密室里一老一少两只狐狸,忖了片刻才问道:“爹,你当时是不是还给了心狐一族一个许诺?”

姜峥神色微动:“你听谁说的?”

赵昊赶忙说道:“我听我爷爷说的!”

赵定边白了一眼自己的孙子,心想这狗东西倒是真会找挡箭牌。

姜峥摇了摇头:“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许诺,不过并不是对心狐一族,而是对心狐岭所有妖族做出的许诺,只要他们帮我驱除异族,那么大婚之后二十年,我必在荒国划出一片领地给他们居住,只要他们把荒国当家,那便与普通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赵昊好奇道:“那国运……”

姜峥笑道:“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虽说现在还没有完全成功,但必定能按时履约。”

“原来如此!”

赵昊心中有些感慨,虽然不知道姜峥究竟有什么方法,但能做到这一点属实有些不容易。

倒是那些狐狸误解他了。

就连赵昊自己,都以为姜峥玩赖。

不过现在仔细想想,如果他们夫妻关系都是基于欺骗的话,胡贵妃也不可能在他身边呆那么久。

也不知道是对胡贵妃的愧疚太深,姜峥今天就像是一个话痨老人一般,讲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讲给姜芷羽听的。

小丫头一直微微低着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赵昊从她微微颤抖的手判断,她内心恐怕并不平静。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繁星漫天。

姜峥揉了一下发红的眼眶 笑道:“今日芷羽能嫁给昊儿也是她的福分,这小子虽然不着调,但跟着他总不会受了委屈,飞翎她泉下有知,应该也能安心了。”

说着,便双手撑着桌子站起了身。

夜深了,该回家了。

出宫之前,赵昊把姜芷羽拉到一旁说了一会儿悄悄话。

“你理解他么?”

“理解,但我还是会怪他。”

“唉!”

“如果他不是皇帝,可能会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可惜没有如果。”

156n.net

“嗯!”

“赵昊,如果你哪一天坐到了那个位置上,会不会做出与他一样的选择?”

“不会,因为……”

“不用说了,我相信你。”

姜芷羽笑了笑,在赵昊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便坐上了回钟粹宫的轿子。

……

深夜。

曹公公取出玉质的头盖骨,一缕黑气飘出。

黑气凝成一张脸,声音带着笑意:“新一批的蛋怎么样?”

“甚好!本座很满意。”

曹公公的声音带着一分傲然。

黑气问道:“那明天的事情有谱么?”

曹公公笑道:“放心,一切皆已准备妥当。届时皇宫大乱,随你找你的蛇女。”

~~~~~~~~

为盟主【冰山过客123456】加更。

其实应该昨天加更的,但放牛娃码字速度太拉胯,直接拖过了十二点。

迟到一天,在此检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