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六十二章 芷羽,你想当女帝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见午时临近,赵昊直接到了门口。

“老韩!我们要去一趟皇宫,你来驾车!”

“哈?”

老韩有点为难:“公子,我是看大门的啊!咱有自己的职业操守。”

赵昊撇了撇嘴:“可拉倒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一直在干兼职。”

老韩:“……”

该说不说,还真是。

他只能摇了摇头,只能去把马车牵来。

姜芷羽抿嘴笑了笑,她也听赵昊说过这老韩的事情,相比于自己从小呆到大的钟粹宫,貌似赵昊的生活环境还要更坑一点。

赵昊攥住她的手:“回娘家了,紧不紧张?”

姜芷羽别过头去:“有什么好紧张的?”

话虽这么说,但她心中却有着一股别样的情绪。

以前在宫中的时候,虽然有皇帝罩着,但她时时刻刻都感觉自己如同无根的浮萍。

反倒是这个只住了一天的镇国府,给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这次回皇宫的感觉,跟以前截然不同了。

老韩的车技很好。

一路平安。

赵昊也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无数飞鱼卫的感知锁定着自己的马车。

这回倒不是监视。

在这场仗打完之前,自己这小夫妻俩,是皇帝当之无愧的心肝宝贝,所以就算平时一个随身高手都不带,在京都都不会出事。

正好,给老杨放个假。

马车停了,赵昊探出头,打趣道:“老韩,你这车技当门房可惜了,我爷爷给你开月钱多少,我开双倍,来跟着我当司机吧!”

“司什么?”

老韩愣了一下,他能大致猜出来赵昊的意思是马夫,但这个司……,这个词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赵昊撇了撇嘴,说你车技好,还跟我喘上了。

他跳下马车,把老韩打发走,便握住姜芷羽的柔荑:“娘子,你腿脚不方便,我扶你下车。”

“呸!没个正形。”

姜芷羽俏脸上泛起两抹酡红,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赵昊脸皮厚,只当没看见,便攥着媳妇儿的手,大大咧咧地走进皇宫,就跟小情侣逛街一样自由。

反正他人设就是不守规矩,边上的太监宫女和大内侍卫见了,也都自觉地避开视线。

太和殿中。

文武百官皆已就坐,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

按理说,归宁宴应当在婚后第三天才进行,但现在六国之中,四国都在等着打仗,边疆战事更是迫在眉睫,所以提前了一天。

高位之上,姜峥早已经望眼欲穿,见到小两口亲密地携手而来,不由心头生出一丝喜意,可见赵昊姿势随意,又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赵昊听到这声音,走路姿势当即变得正经了起来,与姜芷羽一起上前行礼。

“拜见父皇!”

“快起,快起!”

姜峥笑呵呵地把两个人扶起来,先是瞪了赵昊一眼,随即把目光投到了姜芷羽身上。

看到她原本清冷落寞的脸颊,今日明显带上了一丝幸福的笑意,小老头心中一阵欣慰。

可看到她高高盘起的发髻……

唉!

自己的女儿,终究成了别人的媳妇儿了。

他忽然想起了胡贵妃,还记得当时佳人为他盘起长发时,两人的幸福甜蜜。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赵昊在一旁邀功:“父皇,瞅见这头发了么?我盘的!”

姜峥目光一凝。

杀人!

还要诛心?

他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这么说,你还比我强了?”

赵昊也不避讳,压低声音笑嘻嘻道:“别的,我不行!宠媳妇儿,您不行!”

声音虽小,但大殿之上没别人说话,所以相当安静,再加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修为,所以都大致听到了赵昊说的话。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笑。

整个荒国,也就赵昊跟赵无敌敢这么跟皇帝说话了。

不过,现在貌似只有赵昊了。

因为昨天婚礼上赵无敌说了,现在他跟皇帝是亲家了,辈分升了。

为人处世都要稳重点,不能跟以前一样不着调。

姜峥一点也没生气,反倒是笑得很畅快:“好!难得你对芷羽有这份心,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赵昊咧了咧嘴,我能问你要什么赏赐?

现在你这么缺军费,羊毛不都出在羊身上?

问你要的越多,改天掏出的军费就越多。

于是他攥住姜芷羽的手,真诚地说道:“我什么赏赐都不要,芷羽就是您给我最大的赏赐。”

听到这句话,姜芷羽不由白了他一眼,但心中还是美滋滋的,颇为受用。

姜峥:“……”

虽然感觉这小子没有撒谎,但他还是尬住了。

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说这种话还真有些不害臊。

他摆了摆手:“赏不赏赐可由不得你了!”

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方锦盒:“这是十二粒功德丹,你们夫妻俩回去好好补补身子。你丹田坏了,总靠外来真气温养身子,也不是长久之计。这功德丹是以妖血所炼,对增强体魄效用极大,一个月炼化一颗,六颗之后即便你毫无真气,也能硬撼六品武者。”

听到这话,赵昊不由挑了挑眉毛。

六品武者,俨然已经跨过了第一条实力天堑。

不过这功德丹的描述,怎么听怎么跟万妖功德身有关系?

莫非,是前朝妖道的遗物?

他不着痕迹地瞅了一眼曹公公,发现这个老太监的星子,已经激荡得不能再激荡了,瞳孔一缩一缩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通过瞳孔收缩发送摩斯密码呢。

这老太监,破防了!

说明肯定是个好东西!

赵昊搓了搓手:“六颗就能硬撼六品高手,那您要是再赏赐我百八十颗,岂不是我直接肉体成圣,比肩宗师了?父皇你还有存货么,实不相瞒,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高手。”

姜芷羽:“……”

曹公公:“……”

文武百官:“……”

姜峥沉默了好一会儿,微笑地吐出两个字:“滚蛋!”

那妖道蛊惑先皇十数年,倾朝廷的力量在疆域内大肆查杀半妖,这才炼出了十八颗功德丹。

被他用了六颗之后,这十二颗便是所有的存货,每一颗都凝练了上百半妖的妖血,凑起来都足够突破万妖功德身的第二层千妖圆满身了。

若不是这万妖功德身藏有足以颠覆整个王朝的隐患,姜峥肯定会自己服用这些功德丹,以益寿延年。

一个丹田全废的普通人服用这些东西,着实有些浪费。

但只有这样,姜峥才能弥补一些心中的愧疚之情。

可这小子,属实狗嘴吐不出象牙。

这功德丹,一颗就足以造就一个高手。

你还百八十颗?

你咋不上天?

“不错不错,难得你有习武报国之心。”

姜峥摆手让小两口撤下,便冲文武百官举杯道:“今朕得贤婿,实乃荒国之幸事,朕敬诸位爱卿,敬荒国百姓!”

呼……

还好朕机智,这都能帮你圆回来!

文武百官也是纷纷举杯。

这句话,除了“贤婿”两个字有问题,其他大致都是正常的。

只要皇家和镇国府一脉亲密无间,对荒国的确是大好事。

别管以后如何,从现在来看都是没有问题的。

太和殿中,一阵山呼海啸。

“皇上圣明!”

“荒国昌隆!”

“皇上圣明!”

“荒国昌隆!”

……

虽有仙酿,但官职高的都比较克制,只是浅尝辄止。

下午的六国会议,可是会影响到六国命运的,所有人都希望荒国表一个态,正是他们这些大臣为国争取利益的时候,他们可不敢喝多。

倒是官职低一些的,喝得很尽兴。

毕竟这些可都是心悦佳酿,也就赵昊的婚事能够免费喝了,平时喝可是需要掏钱的。

他们虽然在朝为官,但几十金一个月的心悦贵宾,可不是谁套都不心疼。

续杯!

一定要续杯!

赵昊看得咬牙切齿,气得锭子都捏紧了,这群抠搜货,真把归宁宴当自助了!

你们能不能别喝了,吃两口菜啊!

他实在太过气愤,直到回镇国府的马车上还是骂骂咧咧的。

姜芷羽看他这副模样,忍俊不禁:“原来赵公子招待宾客的时候这么节俭啊!”

赵昊纠正道:“叫相公!”

“偏要叫……呜……你注意点影响!”

“没事,老韩是咱爹的工具人,他敢说出去打死他!”

“……”

老韩:“???”

回到镇国府的时候,老爷子和黑脸汉已经出发去皇宫准备参加六国会议了。

白秀也约了老姐妹去瑶池做丝芭按摩了。

这年头,京都哪个女人不向往瑶池?

香水按摩,玉皂洁身。

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享受,别说女人,一些爱干净的贵公子也喜欢去那里。

只可惜,实在太贵,高昂的价格让近九成的人望而却步。

若这家店是别人开的,白秀定然舍不得去。

但它是赵昊开的,什么消费都能记到赵昊账上。

原本因为心悦茶楼,白秀就隐隐成为京都名媛圈众人追捧的对象,这次瑶池一开,名媛圈大姐头的地位坐实了,谁都想跟白秀拉拉关系。

不过好在白秀心疼儿子,严格地控制着自己的闺蜜圈,每天也只是约两三个闺蜜去瑶池按摩听曲儿。

所以……

镇国府里三个长辈都不在。

赵昊一进门就扯住姜芷羽的手腕:“娘子,天色不早了,该午睡了。”

姜芷羽俏脸一红,轻轻啐了一口,却没有呛他,只是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一个时辰后。

她依在赵昊汗涔涔的肩膀上,咬了咬嘴唇道:“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赵昊咧了咧嘴:“有什么不好?当心狐家的女婿真好,能顺遂所有人的心意。”

听到这句话,姜芷羽心头不由生出一丝苦涩之意。

的确。

姜峥把她嫁过来,虽是建立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但其实处处都是算计。

一方面有心玉的存在,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沉浸在自己的小日子里面不问世事。

另一方面,昨天大婚时的长枪和谷穗,将夫妻俩牢牢锁在了国运之上,终身不得背弃。

今天姜峥对赵昊很好,出乎意料的好。

但她知道,这种好都是建立在这两点之上。

赵昊也是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况短期来看相当好,自己只要按照姜峥的想法,在镇国府里醉生梦死,他基本不会对自己动手。

但他终究已经老了。

死的时候,肯定还是希望镇国府一脉为荒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只要这样,镇国府就依然有威望,有军权。

所以他死之前,也必定会将斩灭镇国府一脉的利刃交到下一任君王手中。

老爷子不会反,但老爷子也老了。

只要老爷子不在了,镇国府的命运就看下一任皇帝心眼小不小了。

赵昊也不想搞事,但他受不了这种憋屈。

信任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但也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小老头这么做,固然是不想亲手杀自己。

但同时也是把自己牢牢地绑了起来,让下一任皇帝决定杀与不杀。

不过很不巧,这两个束缚,他都有解决的办法。

明心文星可以消减心玉的副作用,枯荣文星也能对抗国运反噬。

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芷羽,你想当女帝么?”

姜芷羽蓦然睁大了眼睛:“啊?”

她想起了那天赵昊让她说出的那番对齐国局势的分析,其实当时她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猜想。

但听到赵昊这么说出口,还是忍不住有些震惊。

赵昊侧过身,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如果可以,我也想和你这么过一辈子,但这么生活在家里,迟早会有一个人提着刀出现在门外。”

姜芷羽有些慌:“可,可我不会……”

赵昊笑道:“宫里那些废物皇子,他们也不会,何况他们还没有靠山。”

姜芷羽沉默,她也很清楚,这个的确是对一家人最好的选择。

但终归有些心虚。

她看着赵昊:“你会帮我的对么?”

“当然会帮!”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

“我不想成为那个位置上的孤家寡人,当年在钟粹宫时,我娘想帮皇帝,却又不敢帮。坐在那个位置上,真的好可怜,我不想……”

赵昊看着她忧心忡忡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我会帮!这世上哪有让媳妇工作,自己躲在后面享福的道理?我会一直陪你,我只是想问你你怎么想的,你愿意坐上去么?若是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我们直接开溜,远走高飞都可以。”

姜芷羽反问:“那你甘心漂泊无依居无定所么?”

赵昊:“……”

姜芷羽抱他更紧了些:“只要对我们这个家好,我什么都愿意做。”

“唉……”

赵昊叹了一口气,心想奶奶笔记中关于心狐的描写一点都没有错。

只想着过自己的小日子,但却可以为这小日子做出任何事情。

他吻了一下姜芷羽的额头:“咱们也不用这么苦大仇深的,反正时间还早,先穿衣服吧,我们先把礼物拆完再说。”

“嗯!”

姜芷羽轻轻应了一声。

一个时辰后。

赵昊把看得上的东西全都搬到了宽广的地下密室里,多是些有利于修炼和蕴养灵台的东西。

全部按照送礼的人提供的说明书布置好,卧房里顿时成为了所有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修炼宝地。

益气益血养心。

当然,最猛的两个东西,还是菩提子和功德丹。

看着这两个东西,赵昊忍不住疯狂挠头。

这就是越弱鸡越幸运么?

他感受着菩提子里面蕴藏的淡淡佛力,以及微乎其微的生机,知道这玩意儿正常情况下,肯定长不成菩提树。

“芷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能让这玩意儿长成树。”

“……”

姜芷羽没有说话,虽然感觉赵昊在吹牛逼,但她已经见识过赵昊的嘴炮能力了。

明明不像什么有修为的样子,但这张嘴就跟开了光一样。

先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然后是“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尽百花杀”。

赵昊见她沉默,不由有些不满:“你就不能质疑一下?你这让我很没有成就感啊!”

姜芷羽恍然大悟,一脸认真地否认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哎!”

“你不信是吧?”

“不信是吧!”

赵昊顿时兴奋了起来,直接将菩提子埋在陶盆的观音土里面,催动枯荣文星疯狂灌注生气。

不一会儿,盆栽里面便长出一个瘦小的树苗。

树苗虽瘦小,但却翻着淡淡的佛光。

赵昊心中狂喜,虽然就长出这么一点,但这可是所有修佛之人都梦寐以求的菩提树啊。

传说中这玩意儿是启智悟道的神物,就连佛祖都是在这里顿悟的。

自己有启智文星,不需要这个东西。

但启智文星只能用作自身,这玩意儿可是范围BUFF啊!

针不戳,家里种树针不戳!

他没注意到自己脸上凭空多了好几道皱纹,乌黑的头发也变得有些灰败,此时正看着菩提树苗,笑得跟痴汉一样。

“嘿嘿嘿,嘿嘿……”

姜芷羽:“……”

虽然不知道赵昊究竟掌握了什么邪门的功法,但也大致猜到了其中的奇妙之处。

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从盒子里面取出了一枚功德丹,塞到了他的嘴里。

转瞬之间,赵昊就变回了原本的模样,皮肤上甚至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看起来龙精虎猛的样子。

姜芷羽一看这样子,心中顿时跳出了两个字:坏了!

“啊!”

一阵惊呼。

果然下一刻,赵昊就把她拦腰抱起,还朝她嘴里塞了一颗功德丹。

撒丫子狂奔,直接离开地下密室,回到了卧房。

地下密室重归黑暗。

只有菩提树苗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虽然微弱,但却无视一切阻挡,照耀在密室的各个角落。

这其中就包括某个角落里的一筐蛋。

……

“今天去天香阁真的免费么?”

冯万钧一脸期待地问道。

上次天香阁之行,让他记忆犹新。

本来想着回了西陇关,下次回来就一年后了,没想到刚回去没多久,异族就闹出了一个大动作。

这次他们临时回京城,明天就会在京郊校场出征,跟随着赵无敌一起去逐夷城打异族。

匆匆回来一趟,他自然想再去天香阁体验体验。

只可惜。

家里人告诉他,这场战争不是那么简单,里面定然充斥着凶险,所以手头所有闲钱,必须都用来购买修炼物资,这些可都是救命的东西,不能有一个子儿用来享乐。

哎!

天香阁,只能不去了。

却没想到,转头冯千钧就告诉他,日天哥今天直接给他们全场报销。

啊这这这这……日天哥真是一个好人!

冯千钧压低声音说道:“那自然!那可是年轻一代第一富,今天所有消费都由赵公子买单!不过毕竟影响不好,悄悄的进阁,声张的不要!”

一众武将子弟一个比一个兴奋。

孟胜男沉默片刻:“要不问问赵昊能不能折现?”

众人:“???”

孟胜男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我寻思如果能折现,那咱们买的物资不是更多了么?”

冯千钧撇了撇嘴:“得了吧孟小姑!咱们这么多人,数你最不缺钱,你跟我们扯这个?我怎么感觉,你就是不想去天香阁?”

biquge.name

孟胜男搓了搓手:“我总是感觉天香阁有不干净的东西,要不咱们换一个青楼?”

冯千钧:“没钱!”

冯万钧:“没钱!”

其他人:“没钱!”

孟胜男疯狂挠头,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天香阁里面没有鬼的话,她还是很乐意去天香阁的。

但问题是……天香阁有鬼啊!

一想到那天在花船上的事情,她就感觉身上有无数蚂蚁在爬。

同时又有些好奇,为什么一个男人扮成女人以后能那么楚楚可怜。

造孽啊!

不去天香阁!

打死也不去天香阁。

但……

孟胜男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是不是除了天香阁,其他青楼都没有香水和黑丝啊?”

众人齐声道:“那指定的啊!”

孟胜男脸色有些发僵,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可惜,可惜。

索然无味。

正在这时,冯千钧忽然开口说道:“我昨天跟昊子喝酒的时候,他好像跟我提了一嘴,说京都南边新开了一家青楼,不知道从哪搞到了黑丝的货源,还高价从市面上收购了香水,姑娘也挺正点的,让他有些头疼。就是有点贵……”

“哈?”

孟胜男眼睛一亮:“这青楼叫什么名字?”

冯千钧回忆了一下:“好像叫做琉璃殿!”

“妙啊!”

孟胜男一拍大腿:“你们喝好玩好啊!”

说完,就站起身,屁颠屁颠离开了酒庄。

冯万钧有些不理解道:“哥!为啥孟小姑放着免费的不要,非要去找那些贵的啊!”

冯千钧叹了一口气:“大概,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吧!”

冯万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孟家现在人丁稀少,那次血战之后,发下来了海量的抚恤金,再加上孟家老爷子节俭,每年的俸禄都攒下来。孟龙堂不怎么修炼,所以也不怎么花钱,现在混心悦茶楼甚至还能给家里赚钱。

现在,相当于老孟家一家供养孟胜男这么一个修炼者。

那兜里的钱,当然多了。

至于他们冯家,家大业大不假,但人丁也太多了,光他们这一脉就有大钧十钧百钧千钧万钧兄弟五个。

钱是真不够分。

想要赚钱,只有玩了命地打军功。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四个字:白嫖万岁。

一行人默默起身,悄悄地离开了酒楼,朝天香阁的方向走去。

却不曾想,刚过了一个转角,就遇到了一个身材魁梧,不怒自威的汉子。

冯千钧吓了一跳:“哥!”

冯万钧:“哥!”

众人:“十钧哥!”

冯十钧斜睨了他们一眼:“你们这是要去哪?”

冯千钧:“转转!”

冯万钧:“转转!”

众人:“转转!”

冯十钧摇了摇头,瞅着冯千钧道:“你们快拉倒吧,昨天大哥都听到你跟赵昊说话了!大战在即,虽然咱们武者身体倍儿棒,但还是别把精力浪费到青楼上了。大哥跟赵昊说了说,咱们今天集体去瑶池。”

冯万钧疑惑道:“哈?瑶池也有这项业务么?”

冯十钧一巴掌扇在他脑门上:“放松放松!放松!懂么?哎,孟胜男呢?”

冯千钧无奈:“去别的青楼了,需要把她找回来么?”

冯十钧摆了摆手:“不用,她是女的,浪费不了什么精力。”

冯千钧叹气:“当女人真好!”

冯万钧点头:“当女人真好!”

众人:“当女人真好!”

既然被冯十钧抓了现行,众人干脆也不反抗了,乖乖跟着他来到了瑶池。

毕竟在武将子弟中,军职资历和实力,就是绝对的话语权,谁都反抗不了。

不一会儿,众人就赶到了瑶池。

“男宾十位!”

众人很快就被瑶池里面的装潢震撼了。

香风阵阵,香气袅袅,小妹儿一个个跟小仙女儿一样。

这是仙境吧!

最年轻的冯万钧瞬间顶不住了:“这要是正经按摩一晚上,明天还不得躁死啊!”

冯十钧板着脸:“躁一点有什么不好?挥师西进,干异族!”

冯万钧:“嘶……那异族惨了!”

接下来的时间,冯万钧激动不已。

“刚才那个端脚盆的小仙子冲我笑了。”

“刚才那个玩玉皂的小仙子也冲我笑了。”

“刚才那个抱白猫的小仙……操!那是个男的,一个男的带白猫来泡澡,有病吧?”

等众人走远了。

白猫蹭了蹭南子陵的下巴:“公子,刚才那个人骂你。”

南子陵哼了一声:“今天我们有要事在身,不跟他计较!这世界,还没有人能够耍手段激怒我南子陵。”

白猫崇拜道:“公子好棒!”

南子陵伸了一个懒腰:“没想到那个赵昊还颇有几分本事,前些天一直都有听说这个瑶池,今天一来果然名不虚传。早知道昨天就认真一些了,任务要是成了,就能一直在这享受了。”

白猫忧心忡忡道:“公子,我们不是要跑路么,为什么今天还不走啊?”

南子陵轻蔑一笑:“我们跑路,势必会遭受到妖族的追杀,虽说六国境内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但毕竟咱们没有国运在身,还是有些难搞的。倒不如临走前,给荒国朝廷施加一些压力,让他们多朝逐夷城分点兵。妖族压力一大,自然无暇追杀我们了。”

白猫愣了一下:“要是他们朝逐夷城分兵多,我们妖族的奇袭岂不是就起不到效果了?”

南子陵摊了摊手:“现在我们都打算跑路了,谁跟他们‘我们妖族’,他们妖族失败,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白猫不由惊叹:“公子竟然能想到这么多,公子真棒!”

南子陵脸上笑容越来越盛:“反正这次大战,荒国注定会破城,若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妖族迟早腾出手收拾我们。我们就在这边一直拱火,最好让他们两败俱伤。还有那个坑我们的死太监,他也一定要付出代价。

我能跑路,但我偏不跑,我就是要跟他们斗智。

不是我吹,斗智这方面,没有人能在我南子陵手上讨得半天便宜。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他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他笑得越神经,白猫就越是崇拜他:“公子好棒!”

南子陵拿出一块玉皂:“走,开一个单间,公子帮你洗洗澡,等会你化一部分形,不然毛太多浪费玉皂。”

白猫:“喵?”

……

一下午过去。

六国会议已经结束。

乾清宫中,姜峥正在和荒国三名至强武将开着小会。

分别是镇国公赵定边,神武大将军赵无敌以及西陇军主将冯大钧。

此刻,四个人的神情都比较轻松。

方才的六国会议,就是其他五国建议荒国举办的,为了就是给即将打起来的大战表个态。

虽然谁都知道荒国这次的主要对手是异族,但荒国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其他几国要怎么打。

除了离得比较远的燕国和晋国,每一个国家都希望荒国能表一个态。

究竟是留兵力一起攻魏,还是只在西陇关留下防守的驻军,其他兵力全都放到异族战场。

这能表态么?

这当然不能表态。

两个小老头合谋之下,大会议中途分割成了几个大大小小的小会议。

赵定边疯狂暗示魏国,我们不揍你。

姜峥疯狂暗示楚国,我们一起打魏国。

但从头到尾,仅仅只是暗示,从来没有明确表态过。

他们的思路很清晰,荒国的注意力,是肯定要全部放到异族战场。

的确,合伙攻魏短期内能获得不少好处,但荒国的国本就是立在对抗异族上的。

不过,再明确的态度也没有必要明说。

不参与别国战争,也不代表不能从中获得好处。

反正就是双方捞好处,仅仅一下午的时间,俩小老头就从楚国魏国那里要到了不少物资。

到时,楚国认为荒国会合伙打魏国,魏国认为荒国按兵不动,这楚魏双方还不打尽兴?

只要他们两败俱伤,对荒国肯定有好处的。

当然,人家也不傻。

俩小老头的话,他们究竟相信几分,全看他们多纯真。

反正战前扯皮嘛!

就跟渣女和海王之间互相发誓海枯石烂一样。

还要什么节操?

荒国本来就打算置身事外,不管把火拱得多高,都是赚的,只不过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黑脸汉挠了挠脑袋,反正他看两个小老头的表情,应该是赚了挺多的。

“爹!亲家公!所以说,咱们最后怎么布置?”

听到这个称呼,姜峥的脸当时就黑下去了:“昊儿不在的时候,你还是喊我皇二爹吧!”

黑脸汉当然不乐意:“那可不行!我这辈分好不容易升上去,哪有降回去的道理?我要是叫你皇二爹,那芷羽不就是我妹妹,那不就是昊儿的姑姑,这可不吉利啊,昊儿说这么整容易断胳膊。”

姜峥:“???”

不过现在开会要紧,他也不想跟黑脸汉在这上面扯皮。

毕竟这个二愣子脑袋里面一根筋,没个一天一夜,你扯不服他的。

他沉吟片刻说道:“我们还是原计划不变,大钧!”

冯大钧当即应道:“末将在!”

姜峥心中暗叹,毕竟不是所有小辈都像赵昊一样放得开,冯大钧虽然没有比赵无敌小多少岁,但不管怎么算都是小辈,而且是听着前人的传说长大的,没有经历过战场的人只知道赵家父子很猛,但不会知道他们究竟有多猛。

这也是军队之中,人人崇拜镇国公,人人以神武大将军为目标努力的原因。

培养一个新的主帅,任重而道远啊!

他定了定神,命令道:“你还是留守西陇关,只给你留常规轮岗的兵力外加一万精锐,若楚魏那边尘埃落定,有机会就捡点便宜,没机会就严防死守,这些兵力足够了。”

“是!”

冯大钧万分肃穆地保证道。

姜峥心中有些无奈,现在他想扶持冯大钧上位,自然迫不及待想要给他军功。

但他现在是西陇军的主将,西陇关这次恐怕很难打起来,主要军功肯定还是赵家父子拿。

当然,最硬的骨头也是他们要啃。

算了,这种事情急不得。

他又看向黑脸汉:“无敌!逐夷城那边交给你了,我们荒国所有能调动的兵将,都由你带过去!”

黑脸汉愣了一下:“异族那么难啃,我爹不去么?”

姜峥反问:“那你去荒齐边界?”

“行啊!”

“如果齐国不借道怎么办?”

黑脸汉理所当然道:“那就干他们丫的啊!”

姜峥:“……”

冯大钧:“……”

赵定边:“……”

黑脸汉撇了撇嘴:“我说你们还真信啊!不过借道去齐国作战,的确有点束手束脚,打着憋屈,我还是去逐夷城吧!”

姜峥点头:“这次异族明面上虽然没有宗师高手,但暗地里未必没有,还有蛇族虽然不能直接参战,却也能暗中作妖,那边是实实在在的硬仗,你要小心!”

黑脸汉拍了拍胸脯,哈哈大笑道:“放心!我你还不清楚么?最不怕打的就是硬仗,说不定多砍几个异族,还能提前几年突破呢!”

姜峥眼角跳了跳,黑脸汉触碰到宗师边缘的事情,他已经听桂公公说过了。

不过听黑脸汉这么一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悸。

那萧渐秋,究竟什么血脉,随随便便都能突破宗师?

虽然赵昊这一代断档了,但若生出的孩子在赵无敌的当打之年又成长起来怎么办?

嘶……

外敌当前!

不能想这些!

他看向赵定边:“定边,齐国那边就看你了,何时驻足观望,何时借道入境,没人比你更能拿捏到位。虽说有些大材小用,但只要你在那里,我们就再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赵定边微微点头。

这是事先早就商量好的,他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黑脸汉则是感叹:“齐国纳贡派和主战派也是有意思,直接在六国会议上吵起来了,我看那岳鹏程也是憋屈,明明想打仗都快想疯了,却被这些奸商卡着脖子,在齐国当武将可真憋屈啊!”

赵定边半闭着眼睛:“只管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黑影闪过。

“谁?”

姜峥眉头一皱。

赵定边身影当即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只黑猫。

哪来的猫?

众人皆是皱眉,这黑猫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养猫,体内没有任何妖气。

然而谁都没想到,下一刻黑猫竟口吐人言。

“你好呀,荒国皇帝!”

“原来是妖傀之术。”

这倒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术法, 般能够达到化形期的妖就能控制同类。

姜峥抓过黑猫,笑道:“你就是这次京都妖祸的主使者吧?说吧,有什么事情?”

黑猫嘴张了张:“不是我,是我家公子。我家公子说,你们的情报部门跟打了鸡血一样,妖族那边派过来的却都是土鸡瓦狗,他被妖族坑得没心情了,不想跟妖族玩了。”

“哦?”

姜峥也来了兴趣:“那你家公子想要干什么?”

黑猫呆楞了一会儿,嘴里还发出“嗯嗯”“啊啊”以及“公子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的声音。

明显在那边正听某一个叙述。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们公子被妖族坑了一次,所以也想坑妖族一次,不妨给你们透一个底。这次蛇王要找的是他的亲生女儿,血脉感应很确定就在你们京都,这位体内烛九阴血脉相当精纯,迟早有一天彻底觉醒烛九阴血脉,统御天下蛇族。

所以,这一战肯定会往死里打。

你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蛇族部落,但其实有极多,单是宗师级的蛇王都不下于十条。

他们虽然不能直接参与,但单单是催动普通毒蛇和凶兽蛇,都能给你们带来极大的冲击。

万蛇阵正在集结,但什么时候发动,我公子也不知道。

你们不想打的话也可以把蛇女叫出来,不过你们都是倔驴,恐怕不会同意。

所以,你们一定要加把劲鸭!”

说完,小黑猫就瘫软了下去,伸着舌头呼哧呼哧喘着气,累的跟狗一样。

目光炯炯的双眼也失去了光彩,困得直想睡觉。

很明显,妖傀术的效果已经过去了。

姜峥随手将小黑猫丢在了一边,神色已经变得无比凝重,一开始他就怀疑,宗师级的大妖一个比一个珍惜自己的命,断不可能冒着国运反噬的风险,潜入荒国境内。

《诸世大罗》

所以,这次的指挥很有可能是一个人。

这只黑猫目前透露出的信息,与他的推测不谋而合。

虽然感觉这个人有些不聪明的亚子,但这人一定知道很多消息。

如果真如同黑猫刚才说的那样……

姜峥神色微凛,开口道:“大钧,我还要再从西陇关调五万精锐,全都按紧急方案轮岗,虽然未来很长时间,甚至一直到最后都未必有仗打,但一定要时时刻刻打起精神。

若魏国真敢掉过头打我们,我们也不怕,实在攻势太猛,我们就原地征兵,我荒国男儿拿起刀剑就是军人。兵我调走,但征兵的物资我给你留够。逐夷城一日不平,西陇军就一日不回援,你就一日不可放松警惕。”

冯大钧只觉得压力山大,虽然这些兵力也能守住西陇关,但对将士的精神也是极大的挑战。

他还是抱了抱拳:“皇上放心!末将定然不辱使命。”

……

瑶池。

雅间。

南子陵在猫娘身上搓着肥皂泡泡,忍不住笑道:“做的不错!荒国皇帝就算再机关算尽,也想不到异族会从沿着西陇山脉跋涉千里到西陇关吧?到时候魏国肯定也快山穷水尽了,就不信他们不想吞下西陇关。到时,荒国全线失守,妖族被耗实力,但得了好处,便无暇顾及我们了。”

“公子好棒!天下的英雄,竟然都在公子的掌控之内。”

猫娘嘤咛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可是……异族攻入荒国,魏国得了西陇关,我们得到了什么?”

“啊这……”

南子陵沉思了一会儿:“我们安排了他们,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

猫娘眼睛一亮:“公子好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