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六十六章 齐国公主的自己人,我赵昊最擅长的就是恶心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消多说,这从荒国来的密信中,写的肯定是荒国的情况。

用不那么废话的形式说,是荒国今日出征的情报。

荒国究竟什么态度,其实从今日各方出征的兵力就能看得出来。

宁婉梨站起身,冲众人淡淡一笑:“诸位稍等片刻。”

随后,便把账本和密信全都接了过来。

当着众人的面,先把密信打开。

倒不是说账本不重要,而是荒国的局势将会决定齐国主战派的情势。

只有这样,才能确定究竟要给羲和天和沈家多么大的好处。

反正这两家加入主战派,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她打开密信认真看了起来,全程不悲不喜。

荒国朝西陇关的兵力部署并不多,只是常规的守城量再多一些,属于能给魏国造成一些威胁,但威胁不大的那种。

所以说,未来的走势,还是楚魏之战。

毫无疑问,山海岭那边随时可以向荒国引援,不用担心异族切断运河。

但荒国对魏国威胁一下降,楚魏之间的冲突必将提升数倍。

神仙打架,小鬼很容易遭殃。

接下来究竟如何,她还需要与诸多主战派代表详细商讨,暂时无需多想。

更吸引她的,反而是信上的那首诗。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宁婉梨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这便是荒国么?

若我生于荒国该有多好。

有此将士,有此臣民,纵地处贫瘠,经济孱弱,只要兢兢业业为国为民,便永远有希望驱散朝露薄幕。

不像齐国,像一坑恶臭的泥潭。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既然已经姓宁,便是生在泥潭。

要么,认命在泥潭沉没。

要么,带所有百姓一起挣脱。

但宁婉梨还是好奇,这一首《无衣》究竟是谁写的,可是翻遍密报都没有找到名字。

莫非……

是他?

别人或许会以为赵昊诗词之中只有风花雪月,了不起了写一篇水调歌头。

但她知道,赵昊是一个胸有大格局的人。

这首《无衣》也不是没有可能出自他手。

“唉!”

她心中暗叹一声,若赵昊是荒国皇子该有多好,那自己就会多出一个大助力。

但转念一想,若他是皇子,自己即便真坐上了皇位,也会被荒国大大掣肘。

内忧的确容易解决,但外患也更大了。

虽然她自认为当初在荒国之时,已经给姜峥和赵昊留下了一个空有野心而缺乏城府和手段之人,好取得他们的信任进行合作。

但这终究瞒不长久。

随着自己在齐国开展的一系列手段,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迟早会暴露出来。

只是这个时间越晚,对她越有利。

宁婉梨淡笑一声,将密信交给了左手边的一个青年:“此乃荒国密信,岳鹰你先看看,随后与各位传阅。”

“是,公主!”

岳鹰在主战派中资历很浅,但却坐上了主战派的第二把交椅,倒不是他实力特别强,而是这回他是替自己大哥坐的。

他大哥名叫岳鹏程,乃是齐国的兵部尚书,今日才刚刚从荒国启程,这封密报便是岳鹏程写的。

看完书信,他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便把密信朝下面传去。

大家看到信上的内容,皆是喜忧参半。

宁婉梨则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账本看完了,心头不由露出了一丝喜意。

自从推出了云茶仙乳,袁氏产业不但活过来了,收益还暴增了三倍多,连带着受益的还有云雾茶本身。

十几天的时间,不仅把怀京的库存清空,还积压了不少预定的订单,需要从别处调货。

不少人想要尝试自己勾兑云茶仙乳,便找了麦芽糖以及各种甜品代替,但都做不出云茶仙乳的味道。

总之,云茶仙乳活过来了,连带云雾茶一起活了过来。

纳贡派看得很不爽,但没有办法。

他们的确对袁氏动了手,但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搞得皇帝宁无垢差点调兵直接杀人。

何况这一次领头的还是公主,还是主战派的信念。

而且是吟完七步诗以后,又立下军令状,最后才老老实实做生意挣钱的。

这要是再下黑手,那就纯属找死了。

他们有钱,能卡的住主战派的脖子。

但纵使主战派被卡得窒息,也是有拼死捅刀子的实力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纳贡派想赚钱,却不想为了赚钱把命都丢了。

所以只能看着袁氏产业赚钱。

看他们赚钱,比自己亏钱都难受。

回来了!

都回来了!

宁婉梨心中喜不自胜,表面上却淡定得一匹,可以开始跟羲和天谈生意了。

等众人把密信看完,她微微笑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袁氏活过来了,不仅活过来,收益也比之前多出了两倍。只需两个月便能恢复元气,之后甚至能撑起来十万大军的军费。”

话虽这么说,她说的时候,却似乎着重强调了一下“两个月才能恢复元气”。

不过即便这样,也足够各个主战派高兴了。

齐国武力孱弱,虽有不少将领都有名将之姿,但仗都打不了几场,就算再有“姿”也难成长为真正的名将。

唯一能够称得上名将的,便是岳鹏程,但他被卡了几次军费,深深明白关键问题不在军中,而在朝堂,便与宁无垢促膝商谈了一夜,最后成为了兵部尚书,只可惜还是未有建树。

只要有钱,就有军费。

只要有军费,皇帝就有操作的空间,就有强军的希望。

之前的袁氏产业能供五万大军,便已经是主战派顶梁柱。

现在袁氏重新崛起,再加上沈家……

他们只想和魏国碰一碰。

宁婉梨则是看向范氏:“范老,你觉得我们之前开出的条件如何。”

范氏:“?”

她看了宁婉梨一眼,心中不免有些生气,没想到宁婉梨竟然还敢提之前的条件。

立军令状的时候几乎全朝堂的人都有公证,必将袁氏产业规模维持到原来八成以上。

袁家独苗回来时,若不足原本十成规模,那便尽数归还。

若超过了原本规模,原本的产业如数奉还,超出的部分按袁家独苗与主战派三七分,规划股份。

也就是说,只要做得够好,主战派是可以把控袁家产业的,即便到时袁家独苗真的转投纳贡派,也奈何不得主战派。

当然,以前大家从来没想过。

直到云茶仙乳出现,才看到了这个希望。

而宁婉梨给范氏开出的条件,就是从主战派的七成里面,拿出三成给羲和天。

并且还劝说范氏把制糖工业搬过来,由袁氏提供厂房和成本。

看起来很丰厚,其实就是想让羲和天给自己打工。

而且是疯狂打工。

因为主战派已经签过一份协议,每一家都没有单独表决的权力,只有内部通过的决议,才会被拿出去当共同意志。

七成,拿出来三成,绝对比任何一家都要多,但实际上完全没有话语权。

不但打工,还想敲骨吸髓,把羲和天核心的制糖工艺给挖出来。

这范氏当然不会同意。

不过提前有了大老板的指示,她也大致知道了宁婉梨是个什么人,所以一点都不生气,只是说先看看营业额再下结论。

结果没曾想,看了账本,宁婉梨还敢这么提条件。

范氏没经历过政事,但也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她知道这是宁婉梨摆出架势要跟自己杀价了。

她微微一笑:“公主真会说笑。”

于是,直接沉默不语。

反正已经确定要合作了,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宁婉梨。

宁婉梨也早就料到范氏会这么说,淡淡笑道:“如今袁氏产业重生,完全得益于羲和天,之前的条件当真太为寒酸,范长老你看这样如何。

羲和天完全可以不进入袁氏内部,而是与袁氏合作,开办新的产业。

这部分产业袁氏占股四成五,羲和天占股五成五。前提是只经营云茶仙乳,不可对袁氏产业以外出售白糖。

袁氏会按成本价提供云雾茶,羲和天也按成本价提供白糖,收益按占股比分,至于制糖产业划不划过来,由羲和天自行决定。

fantuankanshu.com

届时,尽管羲和天不在袁氏产业中,但这第三把交椅……”

宁婉梨笑了笑,顺便拍了拍右边的空椅椅柄,声音平淡,却带着一丝蛊惑:“给你们羲和天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就包括范氏也有些动容。

这个条件,几乎跟大老板预测得一模一样。

宁婉梨的确需要钱,但这女子戒备心极强,不可能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面。

若是双方出资,成立子产业。

对于主战派来说,只是损失了一部分云雾仙乳的收益,但云雾仙乳会带动云雾茶本身的销量,在加上从子产业中拿到的盈利,还是有机会拿到袁氏产业的绝对主导权。

到时,子产业虽然与袁氏有共同利益。

羲和天拿到了充足的钱,却没有染指袁氏,只要袁氏独苗确认死亡或者转投纳贡派之前,宁婉梨和羲和天没有闹掰,只要稍加操作,袁氏产业就彻底落在了主战派手中。

到时,即便羲和天跟他们断绝合作,他们也能保住老婆本。

当然,若是羲和天有意愿,他们还是很想牢牢抱住这棵摇钱树的。

至于价码,就是这第三把交椅,以及不干预白糖工艺的承诺。

范氏不由多看了宁婉梨一眼,心想这个女子果然不简单,竟然一刀砍到了大老板的底线附近,还没有触碰。

记得大老板给的密信中写的就是:这次底线就是完全保留白糖工艺,第三把交椅必须要过来,虽然以后这女子可能卸磨,交椅次序慢慢滑落,但只要白糖这棵摇钱树在手她就不敢杀驴,不然直接掀桌子跟别的茶商合作干翻袁氏。

宁婉梨想保着老婆本,咱们也保留着打断她腿的手段,就让宁婉梨抱着她的大长腿哭去吧!

既然这样,那就没问题了。

只要不触碰底线,大老板貌似还挺佛系的。

于是范氏笑了笑:“成交!”

“成交!”

宁婉梨也是笑道,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即便这样袁氏也会受子产业掣肘,但好歹不会被侵蚀得那么厉害。

接下来,就只剩下沈家了。

虽然粮商在齐国豪门之中地位并不高,但毕竟他们是齐国第一粮商,整体财富也是不容小觑。

而且这可是粮食。

军队最需要的物资。

沈虬直接伸出了三根手指,哈哈大笑道:“既然羲和天退出了,那这七成中的三成,我们沈家要了,至于公主想要多少粮草,我们一切好说。”

这胃口倒也不小。

宁婉梨心中感叹,不过还是微微笑道:“沈二当家果然豪爽,那便成交吧!”

接下来,几家直接当面拟了协议。

这已经是目前最完美的协议了,主战派让出了足够的利益,却没有伤筋动骨。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可以勠力同心干纳贡派了。

宁婉梨摆出了地图,微微一笑道:“如今荒国主要兵力都去了逐夷城,西陇关只留下布防的兵力,还盈余了一些对魏作战的能力,当然只是一些。倒是齐荒边境囤了一些兵,大家怎么看?”

此刻范氏已经坐到了第三把交椅上,首先发表观点:“羲和天此次只为求财求权,王朝经营一概不懂,诸位商议,我听着便可!”

宁婉梨微微一笑,对羲和天的戒备放松了些许,当然也不排除伪装的可能。

不过现今阶段,别管真的还是装的,不干预就是宁婉梨最想看到的局面。

她转过头:“岳鹰,你怎么看?”

岳鹰虽然年少,但毕竟跟兄长共事那么久,见识和气度都是有的,听到宁婉梨问,当仁不让回答道:“如此看来,荒国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异族战场上。对五国战场,只想有便宜捡便宜,没有便宜就固守,对魏国的威胁实在有限。

如此一来,魏国便能腾出手应对我们齐国楚国。

如今楚国大军已经行至我们边疆驻城,对魏国自然有优势,若齐楚两国勠力同心,还真有一举打垮魏国的可能。

但如今对魏的兵力,全是楚国出的,即便能打赢,楚国也会伤元气。

楚国向来无利不起早,不然也不可能收,这些年拿着我们的钱打燕魏,吃得脑满肠肥,那些官吏整日为这些油水明争暗抢,以命换命的事情,他们恐怕不会干。”

此话一出,大家都是有些沉默。

岳鹰虽然年轻,但目光相当敏锐,一语就击中了其中的要害。

楚国这次看似果敢,即便荒国不配合,他们也能借齐国三城之利,占据有利地形,对魏形成颇大的优势。

但这却不符合他们内部的利益。

加上岳鹰这么一分析,所有人都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宁婉梨点了点头,岳鹰的看法与她完全一致,但也想不出来,楚国究竟有什么打算。

她沉吟片刻,沉声道:“我们不惮以最坏的假设来揣测纳贡派,大家有没有想过,万一纳贡派开城放……”

最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完。

因为这个虽然符合楚国的利益,但实在有些让人胸闷。

纳贡派就算再恶劣,也恶劣不到这个地步吧?

但出乎意料的,在场的人尽管没有应声,但却没有一个人反对这个揣测。

因为……

袁氏才灭门多久,纳贡派的底线还值得信任么?

一时间,厅内气氛极其沉闷。

忽然有一个人说道:“公主!以前你就提醒过我们要对纳贡派万分戒备,结果我们没有听,才酿成了袁氏惨案。这次,你不管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我们对你完全信任。”

其他人纷纷附和。

“同意!”

“同意!”

“公主,你继续说!”

宁婉梨终于受到了一丝鼓舞:“既然这样,那我便说了。不管纳贡派如何,我们终归要做出万全之策。如今有羲和天与沈家加入,我们现在就足以支持十万军队,两个月之内就支持二十万左右。

其中,袁氏在明,沈家在安。他们只知道袁氏赚钱,却不知道袁氏究竟多么赚钱。

加上我们妥协之后,纳贡派提供了大概五万大军的军费,已经遣派大军去山海岭剿灭异族。

目前我的看法是,现在增兵五万去往山海岭,给出一种我们全力出击的假象,到那里就假装军费不够,只守不攻养精蓄锐。只要发现不对,随时准备调兵,让道给荒国,反正他们的大动脉,他们自己会尽全力守。

暗中联系边疆驻守大将,若楚国真下定决心攻魏,那我们也要分一杯羹。

但若他们对我们图谋不轨,便立刻还以雷霆手段。”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暗暗点头,这的确是最好的方案。

只是……

岳鹰脸色阴沉:“公主,话是这么说的不假,但我有疑问。”

宁婉梨笑道:“你说!”

岳鹰沉声道:“虽说这只是揣测,但若真的发生,对楚国必定是大劫。暗中联系驻军固然能够及时反应,但我们驻军也多在战略要地,城中只占一部分。而且借道的楚军近三十万,我们山海岭分兵十万,虽然可以尽快驰援,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奔袭之后必将损耗战力,再加上剩下十五万大军……雷霆虽快,却未必能劈得动楚军。”

宁婉梨冷冷一笑:“谁说我要跟硬劈楚军?”

岳鹰有些惊讶:“愿闻其详!”

其他人也看向宁婉梨,不知道她有什么高见。

宁婉梨深吸一口气,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听得冷汗涔涔。

冷汗之后,却无一人立即表示反对。

宁婉梨神情冷峻:“如今齐国之危,看似外患,实则内忧。方才的话,只是婉梨一家之言,但若真局势到此等地步,还请诸位随我搏上一搏。”

良久良久。

在座之人皆是举手表态。

表态之后,此番会议,也终于落下帷幕。

众人离开之后,厅内便只剩下了宁婉梨一个人。

深秋萧瑟袭来,她长长吐了一口气,便坐回椅子上久久不语。

累!

实在太累了。

不过好在,主战派能够自主呼吸了。

陈管事在旁笑道:“公主真是越来越有陛下年轻时的风采了。”

宁婉梨勉强笑了笑:“还不够!”

陈管事敬佩道:“公主实在太过自谦了!公主之处境,比起陛下当年更为恶劣。被凉王、祁王逼到荒国和亲,还能抓住镇国府一脉化被动为主动,自污声名以斩姻缘,以鲁莽之举示敌以弱,反而使得姜峥放下戒心,开放战马渠道……”

宁婉梨苦笑着挥手打断:“那等鲁莽行径,的确是刻意为之,但也未必不是因为窘迫无奈之举,陈管事不必高看。”

一想到前些日子在荒国的境遇,她就忍不住摇头。

她的确更想跟镇国府一脉合作。

但那个念头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从第一次察觉到镇国府里有奸细之后就彻底放弃了。

至于后来与赵昊的反复纠缠,就是在向姜峥示弱,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为了寻找救命稻草失了智的可怜虫,方便通过自己操纵齐国,这才有了后面的开放战马渠道。

但正如她刚才所说。

这些行为是刻意为之,但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她摆不出任何傲气。

乃至到后面,即便姜峥点头,她还是没有理清与赵昊的纠葛,一是此举触碰不到姜峥的底线,二是继续让姜峥看到自己的“自作聪明”。

一直到第一批战马运到齐国,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却不曾想,还没过多久,袁家崩了。

但好在之前,从赵昊那边得到了一些意外之喜。

虽然短时间内赵昊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但这个人歪才很多,有了麟羽阁丙级准入令牌,最低的底线就是能靠这个大笔捞钱,迟早会成为自己的财源。

就是不知道他的人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或者……已经悄悄过来了?

应该不会那么快,荒国京都事情闹得那么大,他还有香水酒水要打理,主要还是忙着京都的暗斗和生意,怎么可能有精力分心别处?

铁人也做不到这些吧?

有战马,军队强度就足够,就只差打仗磨练了。

陈管事笑道:“若说之前算是无奈之举,这次羲和天还有此番布局便完全是公主的机敏果敢了,不但保住了袁氏独立性,还避免了羲和天和沈家勾结的可能。”

宁婉梨只是摆手:“朝中诸事,皆是时也运也,一朝功成,万人追捧,但若赌输,便是人人唾弃。成败功过,自有后人评判,陈管事若有闲工夫,不妨多打点一下茶庄。”

陈管事也不嫌尴尬,笑着拱了拱手:“那属下便告退了!”

说完,他便离开了。

宁婉梨无奈笑了笑,陈管事出身微寒,虽然也是靠能力爬上来的,但这种吹捧人的习惯却怎么也改不了。

若是能把这些精力放到正事儿上,以后大有可为。

齐国就是这样。

上上下下都带着生意人的精明与圆滑,何时才能变得铁血一点?

铁血?

宁婉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转头便离开了茶庄,跨上一匹骏马,径直向怀京城赶去。

不一会儿,她就在最繁华的地方停下了马。

此处是一栋茶楼,名曰清越楼。

十天前许灵韵携新戏本前来投奔,她本身只是有些受宠若惊,可看了戏本以后,当即惊为天人,花大代价帮她租下了这栋茶楼。

戏剧虽然仍在齐国声名不显,但前些日子去荒国做生意的商人可不少,回来的皆是对心悦茶楼的戏曲念念不忘。

这使得齐人也开始好奇,戏曲究竟能到什么地步。

一听到清越班回来了,当即就有不少人来看热闹。

结果来的时候好好的。

回不去了!

这《女驸马》和《西厢记》着实有些上头。

连着好几天,清越班都是看客爆满,每天的场次都排得满满的。

现在正是晚饭的时间,许灵韵应该正在后台吃饭。

茶楼的人都认识宁婉梨,知道她跟自家班主是至交好友,所以看到她过来,就恭恭敬敬地请到了后台。

到了后台,她一眼就看到了许灵韵,不过却没有上前打扰她。

因为此刻,许灵韵正一手拿着针,一手拿着一块啃了一半的大馒头在唱戏。

明显是饭吃到一半,忽然来了灵感。

只不过,她穿的是《女驸马》冯素珍的戏服,唱的却是老旦,神态动作像极了一个老太太。

此刻,正对着跪在地上的小生谆谆教诲。

小生神情动容,光着上身。

后背上,是鲜血淋漓的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此番场景,看着颇为滑稽。

一个妙龄女子,一手针,一手馒头,在扮老太太教诲人。

可偏偏,违和感却一点都不强,反倒让人觉得这妙龄女子其实是一个老太太假扮的。

宁婉梨没有打扰,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岳飞传》!

这个名字,明显是按岳鹏程这位兵部尚书当样板改编的戏剧。

她很确定,这戏本肯定不是赵昊写的。

因为里面的情绪,实在是太符合齐国现状了,没有在齐国生活过一二十年,不可能写得出这个戏本。

她问了问许灵韵,果真如此。

许灵韵说这是她借鉴赵昊戏本的形式创作的,只是后来赵昊帮她“润色”了一下,顺便还拿出来了《岳飞传》的评书版本,如今前半部分已经在齐国大大小小的城镇传开了。

宁婉梨心中神往,赵昊此人,当真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这才多长时间?

许灵韵离开齐国的时候,满心愤懑,怀才不遇。

今日回到齐国,却已经是万人追捧的当红班主,甚至还创作出了《岳飞传》这种惊艳戏本。

如此境遇,都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是自己人无疑了!

不一会儿,许灵韵唱完了,这才看到了旁边的宁婉梨,便放下针,抱着馒头走了过来。

“婉梨!”

“灵韵姐!”

“你好久没来了!”

“唉!这些天事务繁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便直接来找灵韵姐了。你今晚可还有安排?”

许灵韵笑了笑:“你也是赶巧了,前些日子有不少戏班来投奔清越班,其中还有几个实力不错,今晚便让其中一个试一试冯素珍,正好要女扮男装了。”

宁婉梨当即从她手中抢走馒头:“那正巧,这馒头就放下吧!今日婉梨请灵韵姐喝酒,现在怀京已经有心悦仙酿了,也算你我与赵公子隔空对饮,辞别旧人了!”

许灵韵:“……”

可是,我不想辞别旧人啊!

不过赵昊交代过,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做成齐国的事,等一切尘埃落定,再回荒国知己重逢。

于是她只能说道:“好!那今日便与你痛饮,不过……”

她把馒头抢了过来:“这馒头我带着,穷苦惯了,浪费不得粮食。”

宁婉梨笑道:“也罢!灵韵姐你快些卸妆,我这就去对面酒楼订一桌好菜,今日若是晚了,我便赖在你闺房睡了!”

“好……”

许灵韵点点头。

目送宁婉梨离开以后,神色不由有些复杂,心想齐国这边赶紧结束吧,这样就能回……

忽然,不知为何,她耳边似乎传来一个袅袅仙音。

“天上月,遥望似一团银。夜久更阑风渐紧。与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

嗯?

许灵韵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却无人有任何异常。

可这声音……

莫非,是我思念他太紧,心中幻化出来另外一个他,对我吟唱。

亦或者,这是我心中警示,莫要为宁婉梨所动,成负心人?

可是……我从未想过成负心人啊!

就连岳飞传,对外都说是我自己创作的。

她望了望窗外,残月如钩。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是否月圆时,我便能与他重逢了。

……

“嘶嘶……”

“嘶嘶……”

“雾草!”

南子陵陡然惊醒,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冷汗早已浸湿了后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整一个白天,每个时辰,都会听到一阵阵蛇吐信子的声音。

更离谱的是。

这声音还跟仙音一样。

莫非……

我对蛇族做恶事太多,被蛇仙给盯上了?

南子陵赶紧摇了摇头,哪怕这世界上真的有仙,也不可能盯上自己这么一个凡人啊!

我做什么坏事了么?

也就是骗了蛇王几百颗蛋没干成事儿,放着蛇女不去找,还把他的计划出卖出去了而已啊!

我只想轻松点。

我有什么错?

犯得着盯上我么?

可……

这蛇嘶声又怎么回事?

不管自己清醒还是入眠,这蛇嘶声都能听得到,而起还感觉不到任何波动。

而且这声音,还是从心头直接升起的。

莫非……

我陷入了魔障,走火入魔了?

可我不过做了一些恶事。

我连心理负担都没有。

我凭什么走火入魔?

南子陵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一条尾巴轻轻抚向他的额头。

同时,一具温热的娇躯,贴住了他的后背:“南公子,你又做噩梦了。”

“嗯……”

南子陵闷闷应道,情绪鲜有有些低落。

小白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吐着热气:“你梦见什么了?”

南子陵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吐出一个字:“蛇……”

听到这个字,向来温顺的小白,顿时就把他推开了:“我就知道,你口口声声说讨厌蛇,就是为了掩饰!你明明对那条水蛇念念不忘,为什么还说要与我一生为伴?哼!”

南子陵噎了一下:“准确说我并不是做梦,只是听到蛇嘶声……”

“那就是她的蛇嘶声。”

“不是!”

“你怎么证明?”

南子陵:“……”

嘶……

真是头疼。

猫这种生物,平时黏人的很。

只要吃醋,就像变了只猫。

浑身炸毛,怎么哄都哄不好。

他转过身,猫耳小萝莉已经变成了白猫,正侧低着头斜眼看着他。

南子陵:“……”

回来了!

都回来了!

他温声哄道:“乖小白,快睡觉了,你快点化形变回来。”

小白直接跳到了窗棂上:“我不!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不变回去。我可是听说,那条小水蛇可是生了两颗你的蛋。”

“啊,啊这……”

南子陵搓了搓手,感觉手心汗涔涔的,他想解释,但在小白的眼神中,却不忍撒谎。

他犹豫了好久,终于说出了两句话。

“是的,我们有两颗蛋!”

小白:“???”

眼见小白要炸毛,他赶紧解释道:“你也知道,那条水蛇是蛇王的姬妾,她就是蛇王诱使我当他手下的工具,那天晚上我中了蛇毒,所以才……等我醒了,她人都不见了。你也知道的,我最讨厌蛇了。”

小白低下头。

猫猫哭泣。

她用爪子擦了擦眼泪:“所以,你那两颗蛋呢?”

南子陵撇了撇嘴:“送给太监了!”

小白惊了:“嘶……送给太监了?”

南子陵点头,见她态度好转,态度便又恢复了狂拽:“你也知道,本公子最讨厌被要挟!有我血脉怎么样,还不是从蛋里出来的?不然我为什么要听蛇王的话过来,我就是要求把这两颗蛋也带过来,用它们炸了皇宫。”

小白沉默了一会儿:“所以……南公子真的只有我?”

南子陵做出了一个接她蹦过来的手势:“对,本公子除了姐姐,就只有你。”

小白当即就跳到他的怀里:“所以公子你真是走火入魔了,因为这两颗蛋……”

南子陵揉了揉脑袋,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他沉默了一会儿:“是吧!不过有人抽走了毒苗,现在还没有爆炸。根据血脉感应,应该还没有死。”

小白蹭了蹭他的下巴:“把她们救出来放生吧!”

“放生到哪?”

“沙漠!”

“可她们是水蛇。”

“那就森林!”

“她们是水蛇。”

“喵喵?”

这哪是放生?

这是再杀一遍!

对于妖族来说,这再正常不过。

尤其是猫妖的占有欲……

南子陵揉了揉脑袋:“好,森林,就西陇山脉!但现在问题是,我不知道她们在哪。”

小白没有回答,只说了一句:“南公子最棒了!”

一听这话,南子陵顿时感觉自己聪明的智商占领高地了。

充满智慧的眼珠转了几圈,当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

“呵呵!”

他冷冷一笑:“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够难得到本公子!”

小白喜道:“公子想到办法了?”

南子陵点头:“那毒苗,乃是我用宗门极其高深的手法种下的,区区一个太监根本看不出来。所以,拔出毒苗的人,必定是一个宗门出来的高手。现在那些蛋,应该已经不在太监手中了。

但对于那种高手,区区几颗半妖蛋还入不了他的法眼。这才几天,可能他还没有离开荒国,今晚便是麟羽阁开阁的日子,我们要是去悬赏,很有可能悬赏得到。”

小白当即点头:“公子真棒!”

南子陵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肚子:“快化回人形休息吧,再过两个时辰麟羽阁就开阁了。”

“喵~”

小白叫了一声,便化作人形,只留下猫耳猫尾。

南子陵在她耳朵上吸了一口,便欲行不轨之事……

然而这时。

“嘶嘶……”

小白见他忽然没了动作:“公子?”

南子陵:“休息吧!”

小白:“真休息啊?”

南子陵:“本公子说的就是休息啊!”

小白:“奥……”

……

镇国府。

“嘶嘶……”

“嘶嘶……”

“讨厌!你做什么?怪瘆人的!”

姜芷羽嫌弃地把赵昊推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赵昊今天又是吟诗埋怨负心人,又是学蛇叫的。

而且越学越像。

听得狐狸尾巴都快炸毛了。

赵昊嘿嘿一笑:“好玩,好玩,哈哈哈… …”

可不就是好玩么?

老爷子一走,镇国府里虽然还有老杨看着,但一直被贼惦记着,他还是有些难受。

总是感觉生活充满了危机感。

既然剑胆文星和明心文星有联动了,那干脆……

虽然只能单方面传音。

但恶心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赵日天,最擅长的就是恶心人。

先别管能不能把你吓跑,至少能把你恶心得睡不着觉吧?

眼见南子陵对应的星子频频冒出黑气,赵昊忍不住发出geigeigei~的怪笑。

姜芷羽好一通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想小豆莎了?咱们去陪她玩玩吧!”

xiaoshuting.la

“行啊!”

赵昊想了想,小狐狸毕竟是小豆莎前一个妈,还是要交流一下感情的。

他搓了搓手:“等会,我这边还有给小豆莎准备的爱心小食品,陪我去地下密室取啊!”

他口中的爱心小食品,自然是那一百多颗半妖蛋。

反正不可能全养,因为镇国府也养不起。

干脆趁着还都是蛋液没有负罪感,赶紧让小豆莎吞几颗。

姜芷羽也挺好奇这爱心小食品是何物,便欣然拉起赵昊的手:“那快走鸭!”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地下密室门口。

“吱呀!”

门打开了一条缝,里面并非一片黑暗,而是有着淡淡佛光闪烁。

赵昊笑了笑:“这菩提树倒也争气。”

于是,他把大门完全推开。

看着菩提树下一个个身上还带着粘液,盘着腿双手合十坐苦禅的小家伙们,陷入了沉思。

他看向姜芷羽,声音干涩道:“我又双叒叕当爹了?”

这哪是菩提树?

这就是仙侠版的孵蛋器啊!

姜芷羽明显也呆住了,其实上次她来地下密室就察觉到了淡淡生机,隐隐猜到了就是妖蛋,不过被赵昊拦腰抱起一打岔,就把这个茬给忘了。

结果谁曾想,一转眼都破壳了?

她咽了咽口水:“我们养不了吧?”

赵昊沉默了一会儿,挠了挠头道:“话说,咱没有必要这么圣母,本来就是打算炒着吃的。刚好今天麟羽阁开阁,要不……卖了?”

————

这章铺垫下,下一章节奏起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