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六十八章:午夜兽潮,赵昊和老丈人被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昊此番前来,其实本来就动了向皇帝申请去边疆的意思。

毕竟身旁有老杨这么一个宗师级高手,纵使不通战阵,在战场上的作用很难比得上黑脸汉,但宗师就是宗师,有他过去搭把手,战场的局势肯定能缓和不少。

再者就是黑脸汉身上的伤。

虽说逐夷城的伤药和解毒药都很赞,能近乎帮他无限续命,但反复重伤终究是伤元气的,身体状况必定会越来越差。

他需要自己的枯荣文星。

所以赵昊一开始就想等着大臣都离开之后,向皇帝申请一下。

当然,他也希望姜峥上前线督战。

看现在的结果,好像结局与他设想中的一样。

但同样的话,从姜峥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是那个味儿了。

姜峥微笑道:“昊儿,如何?我身边有曹公公与桂公公两大高手,再带三千禁军高手,可保你安全无虞。”

三千禁军。

已经很不容易了。

若是再多。

一是容易引起别国探子怀疑,二来京都防守也会空虚。

三千禁军的确不多不少。

赵昊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便开口道:“那指定行啊!我身边的老杨和洛水,也都是一品高手,到时候让他俩保护我们,让老曹和桂公公跟随我爹冲锋陷阵,他们实力强,而且骑马更方便……”

笔趣阁

众人:“……”

骑马更方便,你几个意思啊?

姜峥赶紧挥手打断:“难得昊儿一片小心,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这么定了!”

他看向一众臣子,嗤笑了一声:“诸位爱卿看到了么?我们荒国要的就是这样拳拳赤子心,昊儿毫无修为,都愿意随朕一起深入险地,倒是你们在朝堂上太久了,失去了骨气?”

荀越和六个尚书都噎了一下,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最终,荀越郑重拜下:“臣惭愧,皇上圣明!”

丞相都这么说了,六部尚书也都是拜下。

“皇上圣明!”

御驾督战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赵昊在旁看得只想笑。

咋?

皇帝御驾督战,不行!

皇帝带上我御驾督战,行?

你们这些糟老头子坏得很!

赵昊已经开始怀疑了,姜峥这小老头今天同时叫这些大臣和自己过来,就是有预谋的。

一方面,把自己绑去前线。

一方面,拿自己说服这些大臣。

啥好事儿都让你占了。

奶奶的!

果然老狐狸,难怪找了一只心狐当老婆。

姜峥挥了挥手:“行了,你们跪安吧!”

几个老头齐齐拜下:“臣告退!”

说罢,齐齐站起身,朝殿外走去。

而曹公公,也乖巧地打开了殿门,放七位大臣出去。

倒是秦知礼和姜乐清杵在原地,不知该不该走。

姜峥斜睨了他们一眼,不满道:“你们还杵在这儿干什么?朕要跟我的好女儿好女婿说话,你们俩还想毁朕的好心情?”

姜乐清:“???”

你的好女儿?

那我算什么?

秦知礼:“……”

你的好女婿?

那我……算了!我还不是。

小情侣对视了一眼,闷闷拜别。

“孩儿告退!”

“微臣告退!”

瞅着俩人郁闷离去,赵昊咧了咧嘴:“杀人诛心了属于是。”

姜峥则是嗤笑一声:“这俩孩子跟憨憨一样,一点都不懂我这个当皇帝当爹的心思,还是你这个小子机灵。”

赵昊摆了摆手:“我这不是机灵,是单纯的孝顺!”

反正也无法拒绝,干脆吹吹牛逼。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安静的姜芷羽忽然开口了:“父皇,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咱们?”

姜峥慈爱地看姜芷羽了一眼,笑着摇头道:“不不不!芷羽,战场危险,不是你这女子能够去的。”

姜芷羽紧紧地攥着双手:“前些日子我夫君写《木兰辞》的时候,您可不是这么说的。百姓的女儿能够女扮男装上战场,皇帝的女儿就不行?更何况,我只是随行!”

姜峥继续摇头,言语中已经带了一丝愠色:“若是这样,那就更不妥了!我过去,是为了给将士鼓劲儿,昊儿过去,是为了给大将军鼓劲儿。你过去有什么用?带你去不是浪费……”

姜芷羽寸步不让,紧咬牙关道:“谁说我没用,我有千狐杀……”

“够了!”

姜峥生气了,看向赵昊:“你的媳妇,你去劝!

赵昊赶忙说道:“好嘞!我这就回家哄!”

说着,便站起身,攥住姜芷羽的手就准备离开。

却不料姜芷羽站在原地,倔强地看着姜峥。

姜峥刚才虽然凶,却有些不敢跟自己的女儿对视。

赵昊则是在旁边笑道:“父皇!我只能带回家先哄哄,要是哄不动再放她回来跟您闹!”

“嗯!”

姜峥假装头晕,用手掩住自己的额头:“快去,快去!好好哄!”

“好!”

赵昊扯了扯姜芷羽的手,小丫头眼眶顿时红了红,不过只能低下头,任由赵昊把她扯出了大殿。

这个时候,刚才跪在外面的文武百官已经撤了,殿外空空荡荡的。

姜芷羽寒着脸,刚出大殿,脚步就凭空加快了几分。

赵昊连忙跟上,一边小跑,一边哄。

可是怎么哄都没用。

不管叫“小甜心”“宝贝儿”还是“媳妇儿”,得到的只有姜芷羽的横眉冷对。

一路无话,姜芷羽脸色从头阴沉到尾,眼眶越来越红。

一直到了镇国府,回到自己卧房。

姜芷羽终于绷不住了,恶狠狠地瞪着赵昊:“你不是要劝我么,来啊!”

赵昊:“……”

他是有不少理由来着,但被她这么盯着,再有力的理由说出来都感觉有些理亏。

最后,他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是我只能这么做啊!”

不这么做还能干什么?

若真出了意外,姜芷羽就是姜峥留下来限制镇国府一脉的王炸。

反而你们独苗已经无了。

但你们孙媳妇儿还在,你们老赵家若是还有些感情,为了这个孙媳妇儿也得再为我们姜姓流干血吧?

当然!

这里面还有一个古怪的地方。

就是有心玉存在,按照常理来说,只要自己死了,那姜芷羽几日内也会香消玉殒。

所以,这种操作应该不存在。

但看姜峥今天如此坚定地拒绝姜芷羽随行,说不定这个小老头真的有后手。

毕竟连纳妖族于国运之下的神奇操作都做得出来,做到别的,应该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比如,赵昊就设想过一个情况。

比如,自己人死了,但心脏没死,直接体外培养心脏,或者干脆器官移植,心玉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不会崩……

毕竟古籍之中,是有移植强横妖族心脏而不死的传说的。

也不知道姜峥这小老头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房间内。

小夫妻两人久久不语。

赵昊叹了口气,轻轻把她拥入怀中,温声说道:“我何尝不懂你的心意?夫妻两人,的确应当同生共死。我心疼你,但从来没有过故作豪气,却把你丢下来的想法。不过这次,从大局来说,如此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跟皇帝一起过去,你在家里好好待着,这一路便不会有内患,这样我们一家人平安团聚的可能就最大。

何况,那么多高手护着呢!

老杨刚突破宗师,两个太监也都疑似宗师,我们出问题的概率本来就不大。

大家都担心最坏的情况发生,但其实完全可以不必担忧过度。

何况就算他想为难我,我就一点反制的手段都没有么?芷羽……”

“嗯……”

姜芷羽轻轻应了一声,将脑袋埋在赵昊怀里,声音却还是有些颤抖:“我都懂,但你这么选,我还是很难过!”

赵昊叹了口气。

心狐天性就是黏人,别说姜峥有没有在弄死自己的前提下给姜芷羽续命的能力。

就算真有,得知死掉的那一刻,估计小丫头也会选择殉情。

别说心狐了。

就连自己这个心狐族的女婿,这一个多月来都慢慢有了这个倾向。

这丫的!

他捧起姜芷羽的脸,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笑道:“别学那些大臣,明明毛事都没有,偏偏整得跟怨妇一样。有这时间还不如咱们俩好好聊聊天。”

“嗯……”

姜芷羽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天你就走了,距离晚饭还有一个多时辰。”

赵昊:“啊……”

一个时辰后。

赵昊坐在床沿上,刚刚穿上一件衣衫,感觉一具温软贴在了自己后背上。

他咧了咧嘴:“我这穿衣服呢!”

姜芷羽声音有些落寞:“赵昊,你可真能让我生气。”

赵昊板着脸:“叫相公!”

姜芷羽犹豫了一会儿,声音软糯道:“相公~”

“叫夫君!”

“夫君~”

“叫老公!”

“哈?你想当太监么?”

“啊……”

赵昊挠了挠头,这词儿放到现在的确歧义有点大,便不再纠结这些东西,赶忙催促她穿好衣服。

一切打点完毕,两人便携手来到了前厅。

时间赶巧。

白秀刚刚准备好晚饭,是热气腾腾的大骨头。

红苓抱着小豆莎,小豆莎抱着大骨头,叼着一根竹吸管在骨髓里狂嗦。

“公子~”

红苓看了赵昊一眼,注意到姜芷羽在旁边,便赶紧将目光转走。

自从家里来了小豆莎,她就随着一起出来吃饭了。

尤其是两个武将出征后,更是少一个人这饭桌就显得冷清。

只是赵昊自从搬到新房,便很少去原来的小院了,这一个半月了,也就去她屋了三四次。

唉~

姜芷羽则是坐到了她旁边,自然地攥住她的手,一边逗弄小豆莎。

红苓见状,眼波不由柔软了几分,冲姜芷羽微微一笑。

赵昊则是走过去揉了揉小豆莎的脑袋:“奶奶做的大骨头好吃么?”

“好七!”

小豆莎抬了抬脑袋,便又专注地嘬起吸管。

那神态,就像御剑一样严肃。

赵昊撇了撇嘴,心想小娃娃真可怜,从小就生活在白秀的掌控下,除了自己屋里的零食,吃的全都是白秀做的饭。

以至于小家伙曾经发出这等疑惑:为什么饭没有零食好吃,我们还要吃饭?

赵昊不能解释,只能尬笑着把问题糊弄过去。

这个时候白秀端着最后一道水煮白菜来了。

姜芷羽默默挑起一块大骨头,浅尝一口后道:“好吃!”

赵昊:“……”

不得不说,心狐还是有些狠的。

因为在极北荒寒之地生活过很长时间,习惯了食物稀缺的环境,所以自创了一个神奇的妖法。

改变味觉!

只要他们愿意,再难吃的东西,也可以是好吃的。

正是因为这一点。

姜芷羽嫁过来以后,婆媳关系光速升温。

赵昊见状,也只能硬着头皮捧起一块大骨头。

“好吃!”

白秀乐不可支,笑呵呵地招呼着一家人吃饭。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姜芷羽冲赵昊使了一个眼色。

赵昊会意,直接开口说道:“娘,我明天要跟我老丈人一起去趟逐夷城!”

“哈?”

白秀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好端端地去什么逐夷城啊!”

赵昊心中暗叹一声,面上却是笑得很轻松:“也没啥,就寻思将士们跟异族打着太辛苦,去慰问慰问,提提士气!这不快过年了么,快点把异族打完,早点让将士们回家过年!”

这些日子,老爷子的信息网是跟自己直接对接的。

逐夷城的近况,近乎完全保密,就连白秀这个大将军夫人都不知道。

“真是如此?”

白秀反问,神色已经开始有点不太对了。

赵昊咧了咧嘴:“不然嘞?我这么稳健,您该不会以为……”

“娘又不傻!”

白秀拧起了眉毛,脸色带着一丝愠怒。

赵昊当即就哑火了,自己这个娘在政治上的确有些迟钝,但毕竟是军情处出身,对战机的嗅觉相当敏锐。

前些天,她就像一直有心事,眉头就没有一天舒展过,只能强颜欢笑。

不过想来也是,以前黑脸汉和老爷子出去打仗,她虽然也是呆在京都照顾儿子,但前线的战报都能到她的手里。

但这次,她却只能接到老爷子那边的。

这难道还不蹊跷?

白秀揉了揉眉心:“昊儿,你还是太单纯了!你想想,荒国这么多年了,皇帝那次御驾督战过?娘确定现在的逐夷城很危险,你不许去!”

赵昊笑着摆了摆手:“我都答应我老丈人了,又岂有不去的道理?更何况我身边还有老杨和洛水呢,我老丈人身边也有高手,什么危险都不会有。”

白秀神色稍缓,却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别管风险大不大,只要发生天就塌了。

但现在赵昊已经答应了,如果不去就是欺君之罪。

她沉思少许,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这样吧!反正娘留在京都也是为了照顾你,既然你要去逐夷城,正好娘也一起去,咱们一大家子……”

赵昊连连摆手:“这使不得!打仗呢,我们一大家子去旅游呢?”

白秀皱着眉头:“以前娘可是军情处的顶梁柱,你还担心我过去添乱不成?”

“啊这……”

赵昊有些头疼,只好搬出杀手锏:“不是!我就寻思,我跟芷羽已经成婚一个多月了,最近她越来越喜欢吃酸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也知道逐夷城那边全是军粮,万一不合她胃口就不好了,你说对吧?”

白秀:“……”

红苓:“……”

姜芷羽:“……”

小豆莎:“呲喽呲喽。”

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狐狸娘喜欢吃酸的,能让全家都安静下来。

白秀也懵了,声音有些颤抖:“芷羽,真的么?”

虽然这些理由都是和赵昊事先商量好的,但姜芷羽还是有些慌张,连连点头:“啊对对对……”

“那请大夫了没?”

“啊,还没来得及!”

“这种事,你们怎么就不急呢?”

姜芷羽咬了咬嘴唇:“主要我的脉象和寻常人的不一样,大夫也未必能把脉把出来……”

赵昊趁热打铁:“要不这样吧娘!你就留在京都照顾芷羽,逐夷城那边就算有大事儿也伤不到我,别因为这点小小的意外概率,搞出什么别的大事儿。娘,你说对吧!”

白秀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赵昊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真不是他自欺欺人。

此行出现意外的概率的确很小,除非异族直接丢王炸。

而这么安排,也的确是最优解。

现在镇国府里有姜芷羽,又有所有蛇族的目标小豆莎,小老头肯定会安排人层层保护起来。

自己带着老杨和洛水过去,即便真的出什么意外,加上自己枯荣文星上面十几万根黑气倒刺,只要时时刻刻小心,根本不用吃怵姜峥会使什么手段。

到时,也能便宜行事。

商量好就行!

赵昊跟姜芷羽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眨了眨眼睛。

两个人的想法一样,在确定荒国内所有隐忧都被消除之前,他们是不打算要孩子的。

……

第二天一早,京都西城门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送行仪式。

这场仪式,让相当一部分人怀疑起了逐夷城的局势。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逐夷城的消息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那边除了两个小老头的信息网,其他所有信息网全都被打掉,为的就是不让别国知道这边的情况。

但有时候。

没有消息,其实也是一种消息。

姜峥的确能够悄悄去边疆,但他平时就是三日一早朝,如果忽然消失了,消息绝对瞒不住。

与其悄悄摸摸走,让别人怀疑自己心虚。

还不如光明磊落声势浩大一点,以“快点让将士回家过年”为由赶过去。

虚虚实实!

现在魏国正跟楚国打得热火朝天,即便有所怀疑,也不可能生出一丝放弃楚国战场,来西陇关搏一搏的心思。

出征仪式之后,赵昊被安排和姜峥同乘一辆马车,惹得禁卫军一阵侧目,没想到这货待遇竟然这么高。

赵昊瞅了瞅宽敞的马车,里面甚至能够放得下两个小床榻,不由咂咂嘴:“父皇,您这马车够大的啊!有空给我也安排一辆啊!”

姜峥揉了揉眼眶,哈欠连连地摆了摆手:“行!行!等回来以后,就给你安排!”

说着,便躺倒在了软塌上。

赵昊一副心疼的样子:“父皇!你怎么困成这样了?昨晚没睡好啊?”

姜峥半闭着眼,精神恹恹道:“废话!临去前线,不得好好安排一下京都的政务?”

赵昊捶胸顿足:“那些文臣怎么这么废物啊!什么事儿都让您来?”

姜峥侧过身,嗤笑了一声:“昨天我不过说了些气话,你咋还当真了?你小子,该不会真以为那些文臣都是吃白饭的吧?”

这小子,真是一点也不懂政事。

赵昊笑了笑:“看您骂他们那么狠,我寻思是呢!您昨晚一定累坏了吧,赶紧休息吧!”

“嗯……”

姜峥半闭着眼,用鼻腔懒洋洋发出一个声音。

赵昊也躺了下去,补充了一句:“我也休息休息,昨晚也累坏了!”

姜峥:“???”

他承认,自己一天的好心情被赵昊破坏了。

回来了!

白菜被猪拱的感觉又回来了。

一时间,他不困了,坐起身来,却看到赵昊闭着眼,一副马上要进入香甜梦乡的模样。

姜峥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就踹到了赵昊的大胯上:“别睡了!陪朕聊聊天!”

赵昊揉了揉眼:“还是先睡会儿吧……”

“赶紧给老子爬起来!”

“哎!”

赵昊咧了咧嘴,只好乖乖地坐了起来,乖巧地看着小老头:“您说!”

姜峥瞅着他笑嘻嘻的脸,一时间也不知道跟这狗东西唠什么,不由感觉胸口有些闷:“你起个头儿!”

赵昊撇了撇嘴:“要不讲讲异族吧,我听说太升哥和东升哥的母妃都是异族人,这您跟异族肯定彼此知根知底儿,给我讲讲呗。”

知根知底?

姜峥总感觉赵昊口中这四个字好像有些怪里怪气的。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摆了摆手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给你讲一讲,你想从哪方面听起?”

赵昊咂咂嘴:“异族的女子,漂亮么?”

“她们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

姜峥抚了抚胡须,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这么跟你说吧,异族也分很多的部落,虽然长相各有差异,但其实和我们大汉遗民并无二致,高矮胖瘦美丑尽皆有之。当然,太升和东升的母妃还是很漂亮的,毕竟都是部落首领的后代,又能差到哪去?”

赵昊:“……”

他怀疑姜峥在凡尔赛。

姜峥瞅了一眼他的表情,不由露出一丝笑容:“你小子浪荡了十几年,自诩见遍了天下美女,但要是放我面前,我只能说你对美女一无所知。”

赵昊撇了撇嘴:“您说的都对!”

瞅他吃瘪的样子,姜峥只觉得心里无比的畅快。

虽说他把赵昊带出来是因为有别样的心思,但其实他对赵昊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相反还挺喜欢这个小事不着调,正事懂大义的女婿的。

此行的确有一丝风险,但仅仅一丝而已。

现在,他跟赵昊完全没有隔阂,说话也自在了许多。

姜峥半躺在软榻上,看起来无比自在,优哉游哉说道:“当然,我对她们也谈不上喜欢,但当时异族部落有多少估计你也听你爷爷说过,全部把他们赶出去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拉拢一部分攻打另外一部分。你也懂,皇帝嘛,只能牺牲自己的肉体,送给他们一些安全感。”

赵昊咂咂嘴:“您这牺牲还真够大的!”

可不咋?

这得亏多少精兵。

这小老头可真会装杯。

不过统一战线这一套,算是被他玩明白了。

他忖了忖道:“但是您就不害怕,异族留下来的后人,会对我们荒国产生不利的心思么?”

姜峥笑了笑,用关爱的眼神看着赵昊:“你说他们为什么要产生对荒国不利的心思?”

赵昊撇了撇嘴:“他们身上可是有异族的血啊!”

“那他们身上还有我们大汉遗民的血呢!”

“啊这……”

姜峥笑了笑:“你这混小子,做生意的时候那么精明,怎么思考大事儿的时候,脑筋反而转不过来了?”

赵昊有些尴尬:“你这话说的,也没人教我啊!”

“做生意也没人教你啊!”

“但我经常出去消费啊!”

“啧啧……”

姜峥咂咂嘴,觉得有道理,便也不为难他,继续说道:“你就类比一下,你别管出去消费还是自己做生意,是不是都只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赵昊想了想,郑重摇头道:“也不是,我经常嫖高兴了,就给花魁写一首诗。”

姜峥:“???”

他感觉,跟赵昊讲这种东西,循循善诱的方式,效果可能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

便摇了摇头,干脆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其实还是利益!咱们荒国之中,身兼异族血脉的人其实并不少,但这些人其实大部分都想老老实实当一个荒国人。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因为血脉!我们大汉遗民和异族互有优劣,但其实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当然需要有一个前提,就是没有妖族。异族之所以是异族,就是因为他们能够轻易纳妖族血脉为己用,只要跟妖族走得近,他们实力就能提升。就像你做生意,你喜欢给你提供货源的人,还是不给你提供货源的人!”

“那指定是愿意提供的啊!”

姜峥点了点头:“对!异族便是如此,但异族只要与我们大汉遗民婚配,生出来的后代就不再会有这种能力。混血没办法从妖族得到好处,对妖族也没有了利用价值。

虽然他们仍然传承了一些使用妖法的能力,但本质上跟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不同了,所以他们为什么还要反荒国?你看逐夷城里面,大街上随便扯出来几个人,至少一半都有异族血统,不还是老老实实生活,老老实实交税么?”

赵昊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话虽这么说,但他心中还是吐槽。

这要真完全如同他说的那般,为什么不考虑立姜太升和姜东升为太子?

虽说有异族血脉,但这哥俩至少比皇宫里的那些废物强多了,而且还姓姜。

这里面绝对还有些猫腻。

不然太升东升哥俩也不会这么不老实。

赵昊品了一会儿,忽然一拍脑门:“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灭绝异族的好办法!”

姜峥瞥了一眼:“哦?什么好办法,你说来听听!”

赵昊一脸认真地说道:“既然咱们大汉遗民是他们的血脉终结器,干脆直接派几个人扰乱他们的血脉。要求也不高,像我这么猛像我这么帅的就行,让他们的女人不断生孩子,几代下去,他们的血脉就全毁了。到时候再让他们帮我们开疆拓土,岂不美哉?”

姜峥撇了撇嘴,摆了摆手道:“你都能想到的东西,我们先祖难道没想到?早就有人试过了,异族的部落极其讨厌大汉遗民,就算你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诞下后代里有我们的血脉,也会被异族纯血各种瞧不起,繁衍不下去的。”

赵昊:“……”

姜峥也有些无奈,干脆直接在地板上铺开一张地图:“而且混血总是不免受到一些异族文化的熏陶,你看看姜太升的逐夷城和姜东升的铁壁城。虽说只有两城之地,但其实面积抵得过十城。

面积如此广阔,人口却还不如别的城。

土地难以开垦是其一,的确有不少毒瘴之地,不过我们荒国的土地都是从这些地方强行开垦来的,但这些异族后裔却仍然更倾向于采摘打猎。

大部分的耕地,反倒都处于大丘陵地区,那里地形还更恶劣一些,所以异族对它们没兴趣,生活的都是些大汉遗民。

农耕不发达,养活的人口就少。

所以这两城辐射那么大的面积,还是如此人烟稀少,到处都是大片的野生的丛林,经常有塞外的凶兽顺着山脉直接潜入进来,导致兽患频出。他们宁愿忍受兽患威胁,也不愿尝试着开垦一下。

若是能把这片土地开垦成田地,至少能为我们荒国添五百万人口。”

说到这些的时候,姜峥脸上满满都是惋惜的神色。

赵昊忍不住咧了咧嘴,心想这小老头,真是看见地就想种。

不过他看了一眼地图,的确如同姜峥说的那样。

大片的原始丛林,十分容易滋生猛兽贼寇,不仅土地浪费,而且治理费用很高。

虽然开垦消耗更多,但完全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

没办法,大环境如此,倒也不能完全怪,这些混血。

……

一路上,赵昊都在假扮萌新,跟小老头聊得可开心了。

不得不说,小老头学识还真是渊博,上到大汉神朝分崩的内幕,下到母猪的产后护理,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据小老头说,当时被半流放到边疆,他可是踏踏实实地当了好一段时间农民。

当时的他,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养猪小能手。

三天下来,赵昊倒是从他这里受益匪浅。

薄暮初临,转眼之间,路程已经走了近八成。

过了这个晚上,再行一天的路程,就能赶到逐夷城的城区。

“混小子,扶我下去看看夕阳!”

“哎!”

赵昊扶住姜峥的胳膊,随他一起跳下马车。

两人刚落地,马车上便“嗖嗖”跳下来四个身影。

曹公公。

桂公公。

老杨。

洛水。

四位高手从始至终一直坐在马车顶,给了两人充足的安全感。

即便下了马车,也是时时刻刻不离半步。

好在赵昊给他们了两副扑克打升级解闷,不然估计现在已经emo了。

姜峥对这场景早已习以为常,指着不远处的行宫对赵昊说道:“瞅见了么?这里便是我跟你太升哥东升哥的母妃成婚的地方,成婚之前这里还是异族最大的大祭坛,后来被我改成行宫了。”

“牛逼!”

赵昊知道小老头又开始吹牛逼了,于是很配合地吹彩虹屁。

不过这行宫倒也不错,虽然周围人烟稀少,但一看就知道经常有人打理。

红砖青瓦,看起来分外光鲜亮丽。

此地已经处于大丘陵地区,地势起起伏伏,行宫处于方圆二十里的最高处,倒是能看清楚不少景色。

姜峥指着西北方:“看到那边了没有?”

赵昊眺望过去,果真看到了一条宽阔的路,从运粮官道上分出来,一路翻上最高的丘陵,随即就翻到了丘陵的另一头消失不见了。

远远目测,这条路的宽度跟运粮官道差不多,应该是特意修建的。

只不过……这个地方这么荒凉,能建一条官道并且配备驿馆已数不易,为何还要修这么一条路,而且还直奔更远的边疆?

赵昊不由疑惑道:“那里是什么?”

姜峥笑了笑:“我们荒国建立三百年有余,在我之前已经有十七任皇帝,但皇陵之中却只有十六尊黄金棺,你可知为何?”

赵昊一脸迷惑:“那不是您还健在么?”

姜峥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在我之前十七任,之前!”

他被赵昊气得不轻,一时间吹胡子瞪眼的。

赵昊挠了挠头,一副求知欲十分旺盛的样子:“这我还真不知道!您给我说道说道!”

姜峥心情这才好了些,笑着跟他解释道:“我们荒国的永安皇帝,同时也是当时的元帅,留储君在京都监国,自己则是没日没夜地带兵打仗,杀得异族闻风丧胆,一度打到了这里。”

“这么猛啊!”

赵昊倒是听过一些相关的传说,因为第八任皇帝虽然只坐了十年皇位,但算上他监国的时间,前前后后总共有五十年,拼命地给那个元帅爹提供后勤保障,直到现在都是掌权时间最长的皇帝。

父子俩的关系,有点像如今的两个小老头。

只不过,前者关系是父子,后者关系是君臣。

而第七任皇帝在位时,也是截止姜峥即位前,荒国疆域最辽阔的时候。

史称永安大帝!

只是到后面,因为民生的问题,只能主动收缩疆域,等所有老百姓都能吃饱饭以后,再寻求扩张。

这个地方,距离荒国的最边界已经只剩下一百里不到。

永安大帝有多猛,可见一斑。

赵昊一拍脑门:“永安皇帝,便是葬于此?”

姜峥点了点头:“永安皇帝最后一战大败异族,准备班师回朝的时候突发心疾,临终的时候留下遗诏,让远在京都的储君立刻即位,自己也不回皇陵了,干脆就地安葬。

他只希望后代子孙,能够继续驱逐异族,有朝一日他陵墓周围到处都是安居乐业的百姓,和田连阡陌的土地。只可惜,后来荒国把这块土地失了,接连数百年都没有夺回来,我虽然把它夺回来了,但距离田连阡陌还差了些许。”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老头神情激动,不无得色。

当然,也有一丝失落若隐若现。

以现在的发展趋势,想要让田垄包围皇陵,恐怕还差了一些。

赵昊心中感慨,却还是说道:“父皇,我有一个疑问啊!”

姜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说!”

赵昊问道:“既然这片土地丢失了几百年,那皇陵……”

“就猜到你会问这个!”

姜峥笑了笑:“永安大帝病逝后,大军回到了京都,他的亲卫军却全部都留了下来,与当地女子成婚,世世代代守护着皇陵。若你站得再高些,就能远远看到百里外有一处小镇子,名曰御陵镇,里面便都是当时亲卫军的后代,已经守护皇陵了百年有余。”

赵昊不由惊叹:“这么坚挺!那里面还有军队么?”

姜峥神色颇为得意:“自然有的!里面有一万御陵军,平均修为接近四品,除了守卫皇陵,便只听从皇帝的调遣。当年把异族彻底赶出去的那一战,没有他们还真不行!”

一万军队,平均修为接近 品。

雾草……

这猛得有些过分啊!

姜峥拍了拍他的肩膀:“天色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明天咱们就亲赴御陵镇,带着御陵军一起去支援你爹!他们当年也算是老战友,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

ddxs.com

“好嘞!”

赵昊看着低垂的夜幕,郑重点了点头。

难怪小老头这么积极,原来这里还藏着一支超级精锐啊!

虽说一万军队有些少,但平均修为接近四品,放到战场上绝对是锋锐到不能再锋锐的尖刀。

带到逐夷城,绝对能给荒国军队续上一口大命。

也好!

今天在行宫好好休息一夜,估计以后得天天听着甲兵的声音入睡了。

……

行宫被子很厚。

就是没人暖床。

赵昊临睡前只是看洛水了一眼,这个小丫头就直接拔出了剑,狠狠地瞪了一眼赵昊,就飞快逃到了隔壁屋。

没有办法。

只能自己暖被窝。

舟车劳顿好几天,赵昊也累的不成样子,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却不曾想,才刚刚不到两个时辰,就感觉一阵刺骨寒意袭来。

有危险!

他猛然睁开眼睛,飞快从被窝里面坐了起来。

出门一看,三千禁卫军早已严阵以待。

桂公公扶着姜峥站在屋顶,脸上都是如临大敌的神色。

赵昊有些懵,扯过老杨就问道:“老杨,这啥情况?”

老杨脸色也是无比难看:“公子,凶兽暗潮……”

“你这是嫌行宫空气没味儿,特意放屁逗我开心的是吧?”

赵昊嘴角抽了抽:“凶兽暗潮,亏你想得出来!”

妖与凶兽同出一脉,祖宗都是血脉强横的猛兽。

后来妖开始精修灵智,走上了修习妖法化形悟道的道路。

凶兽仍然只修体魄,智力与寻常野兽无疑,这也就导致了火麟马这种宗师级别的凶兽,最多只能与人有简单的交流沟通。

可以说,凶兽只靠本能行动。

即便有凶兽能够顺着丛林潜入荒国境内,最多也就造成一些小小的骚乱,根本掀不起大的风浪。

除非有掌握秘法的大能刻意引导,否则不可能出现凶兽暗潮。

老杨也咧了咧嘴:“公子,你也知道,我老杨最不擅长的就是放屁。”

赵昊闭着眼睛,疯狂催动启智文星,感知顿时覆盖了方圆十里,包括地下。

然后,他整个人都麻了。

雾草……

这大大小小的,得有五六万吧?

平均修为至少六品,地下还有这么多。

雾草?

赵昊嘴唇有些哆嗦:“只凭这三千禁卫军,恐怕……”

老杨也是惨笑一声:“听说桂公公已经布好阵法了,也不知道能拖多久。曹公公脚力快,去逐夷城求援,禁卫军统领也去御陵镇求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

“啊!”

西北方传来一阵响彻夜空的惨叫。

老杨嘴角抽了抽:“禁卫军统领已经无了!”

赵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