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九十五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手中的香插好拜了三拜高强起身出了祠堂向身旁的陈规道:元则这忠烈祠须得好生建造殉国将士务必人人有灵。置十户为洒扫之人给田四顷永世蠲免其赋。

冬季来临出征的大军6续回程现下一半在黄龙府过冬一半已经回转辽阳府周围去了与此路大军同行的还有此役被掳劫的降顺诸部他们将在辽水上下的新辟土地上安家落户成为大宋辽东的新编齐民。

自胡里改山归途高强一直是用两只脚走回来的与他相伴的便是装殓着史文恭遗体的棺木拉棺木的却是二三十名女真壮丁而且每日轮换人力皆由投降的各部金人提供。高强安排此举一是为了让完颜部在辽东声名扫地二是要安抚已经对金国杀红了眼的宋军将士要知道这么快就开始与金人讲和即便以高强在军中的权威亦不免有些反对的声浪当兵的思维很简单可不懂什么外交战场他们只觉得杀光金人就天下太平了。

回到黄龙府高强第一道令便是号令辽东全境解甲。这道令传遍辽东诸部包括萧干的铁骊部金国残部斜也和粘罕还有趁着宋金交战夺取了保州港口的高丽国皆须即刻停止军事行动违者即为大宋之敌诛之者皆有功。

这道令随着宋军犁庭扫穴大败金国的消息传遍辽东全土。闻者无不胆寒。能够深入女真境中取得大胜这是从来没有人能做到地事尤其是前几年女真人举兵击辽建立起了赫赫威名。如今却败得如此凄惨一年之中在宋军手上丢了两个狼主连祖居之地也保不住怎叫人不惧

是以此令既出所到之处诸军解甲。自辽国天祚末年以来的辽东大地终于出现了全面和平的景象。与之相对的高强亦传讯辽东诸国各部皆命遣使来到黄龙府。商议会盟之事。虽远自高丽王城开京亦皆有使者来到新立地铁骊国国主萧干更是亲身驾临黄龙府。

冬雪既降这北地也就没什么事好作兼之打了一年的仗宋军这里也亟须休整反正黄龙府经过几个月的建设也粗具规模高强也就因陋就简。住着便好。只有一处即便是在隆冬动土他却也事必躬亲务必要做得处处周到便是现下刚刚建成的辽东忠烈祠。

今日方始将辽东殉国将士的灵位放到忠烈祠中。辽东阵殁最高等级地将领史文恭之灵位。高强是亲手奉到祠堂中落安其余将士的灵位则皆由其生前同袍安放。有了燕京悯忠寺安放平燕一役殉国将士灵位的经验。这处辽东忠烈祠的建设和管理皆井井有条。

陈规见高强吩咐了便应了方道:相公今日得了消息辽国将有使臣来此共商会盟之事。高强组织这次会盟为地是安定东北各国各部之间地秩序辽国自然也在其中一早便遣了使者去传讯邀请辽国参与其事。

高强哦了一声也不在意问道:可知何人为使

这人相公是识得的便是萧特末。陈规看了看手中的情报又加了一句:石三爷从辽国中京传讯说道耶律大石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重获辽主信重此番辽国遣使前来会盟恐未必安分守己。

高强眉毛一扬冷笑道:不安分守己难道还想向我索讨故地不成到嘴的肉我可不会吐出来的这个耶律大石真是麻烦。

他大步出了忠烈祠不一会便到了帅府中当有人前来禀报说道铁骊国国主萧干求见。高强想了想如今萧干今非昔比也是一国之主在他预定的辽东诸势力版图上有他一席之地虽然彼此间还有些宿怨也不好过于轻慢于他便即吩咐开了中门出外相迎。

哪知萧干却全无排场两三骑随从跟着自己乘着马就来到府前望见高强亲身出迎他慌忙下了马抢步上前道:不敢劳相公大驾出迎萧干这厢有礼说着作势要拜。

高强伸手扶着心里好不别扭在燕京一役就是轻信萧干结果卢沟河边枉自送了许多将士性命。此仇尚且未报如今碍着辽东大局又动他不得算起来自己在萧干这里竟是没占到什么便宜叫他如何气顺

心中这口气不顺说起话来便免不了皮里阳秋:萧大王言重了如今大王是一国之主称孤道寡高某只是大宋一员臣子守边之臣而已怎当得萧大王之礼

本作品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萧干脸色丝毫不变与高强打了两句哈哈又拉过后面一个贵人打扮者向高强引荐乃是其兄别里剌萧干当日自金国叛出之后铁骊部便是由这别里剌率领作为女真国的扈从参战。后来萧干再次归金亦是凭着别里剌的实力再起为将兄弟俩可谓是亲密无间。

高强对此人几乎是一无所知客套了两句见萧干不见一些儿尴尬好似当日没有任何不愉快生一样心道:若要与你争这些表面风光倒显得我小气了。说不得会盟之时也要你为当日之事付出些代价。当即满面春风引导二人与几名铁骊部从人入内。

帅帐中安排了座椅和酒食给远来的萧干接风席间大家虚伪客套说起当年在燕京街头相逢地旧事竟是一片融融洽洽。过得片刻萧干又说起他与金国交战的经过原来他率部回到铁骊部中汇合了别里剌部兵之后便即沿着鸭子河向东扫荡先期渡河北迁的金国部落。而后遇到了斜也部金兵两下交战数次互有胜负却都不曾伤了元气。待高强解甲令传出。两下便各自后退息战。

fqxsw.org

听上去是无所成就实际上根据高强地情报萧干出手迅掠取的女真各部人口颇多牲畜不计其数。自身地损失却微乎其微其战果比宋军还要来得实惠些其地盘已经沿着鸭子河向下游拓展了过三百里比之明火执仗地高丽国。这厮才是辽东之役最成功地趁火打劫者。

一面笑眯眯地听着。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让萧干出血地决定高强待萧干告一段落方笑道:萧大王深明大义起义兵助我军作战实堪嘉赏待我朝官家旨意到少不得有一番厚赐。只是如今辽东诸部大会黄龙府乃是为了会盟之事萧大王久在辽东。历事三朝谅必熟知辽东之情可有以教我终究是忍不住暗刺了萧干一句。

萧干恍若不闻仍旧是客套一番。推说诸事皆凭高强作主。竟是不置一词。

对着这样的人高强只觉得是老鼠拉乌龟。无从下手恨得后槽牙都痒痒有心要挥舞大棒加以惩戒又碍着正要会盟诸部也不好妄兴无名之师否则这会盟顶个什么用

当时有人来报说道辽国使者到来高强心中一动望了望萧干见他似要出言告辞当即笑道:却是巧了如今辽国用事诸臣亦皆当年曾与萧大王共事者今日亦非计较公事萧大王何妨共席一见也不等萧干点头便吩咐请了进来。

不一会萧特末共几名随员迈步进来高强降阶相迎两人携手进了帅帐萧特末一眼看到萧干起身站在一旁脸上登时一僵理也不理他便即坐了另外一边。

问候两家皇帝恭喜宋军大胜之类的场面话说过萧特末便进入正题亦问起高强此次会盟之事。高强故意叹了口气道:十余年来辽东兵乱不息先是连年大灾盗匪横行黎民流离失所而后北有女真兴兵南有渤海高永昌作乱待辽东归宋之后又有金国犯界算起来这十余年来辽东竟是无一年无战事兵凶战危自是百姓受苦官府苦于转饷父老填于沟壑村镇成墟坊市无人本相自到辽东以来目睹辽东连年被兵之惨状心实不忍。

换了口气见两边诸人都是默不作声他又道:辽东地广人疏田土肥沃虽在北土亦可容许多人口生计。之所以征战不休我意皆由诸国诸部之间多有误会丛生凡事无章纪可循故而生事生变至乎非动刀兵不可。今幸而赖官家英明祖宗威灵将士用命已破了金国如萧大王高丽等国皆愿解甲休兵我意正好趁此时机定一个章程大家会盟相与共守以后各安本位同享太平岂不是好

萧干还没说话萧特末的脸色已然变了沉声道:高相公虽是美意只是这辽东之事可不能是大宋一家说话吧

高强笑道:既云会盟自须人人得益自然不能是我大宋一言堂。此番相请诸部大人使者便是想要共聚一堂彼此情商寻一个能让辽东诸国诸部都长治久安地法子出来。譬如大辽国虽则目下在辽东已无土地终究是曾掌辽东二十国的大国此事当亦有大辽在内。

萧特末听得在辽东已无土地之语脸色又是一变虽然晓得情势对自己不利高强亦是个难缠之极的对手无奈他使命在身不容退缩当即抱拳道:相公之言差矣何谓我大辽在辽东已无土地那金国本吾属国窃据我国大片土地今金国既然兵败这些田土亦当归还我国至于大宋将士战败金国还我疆土我国自当有以酬谢。

高强嘿了一声果然是奔着这事来的换了他是辽国主事地大臣即便明知眼下提出这话来颇有厚着脸皮讨饭之嫌却也顾不得许多只因现下实是辽国收回这些土地地唯一机会如若错过了任由大宋安定了辽东的秩序辽国地势力便再无伸进辽东的余地了。

如今仗着两国有盟约。高强又有意以会盟的形式来底定辽东那么庙堂之争便比疆场争雄来得更加重要了动不动就倚势压人那就太也没有技术含量了。况且大宋如今虽强也没有强到可以凭一国之力扫平万里北疆的地步何况高强可不是大宋地皇帝谁知道后院什么时候起火辽国便是看准了这一点料定大宋为了在此次会盟中摆平北疆。势必要纵横捭阖一番辽国从中取事总好过了两手空空。

如今我与金国大战连场虽然获胜。却也伤筋动骨。况且辽东军资粮草多半都是跨海运来纵然有小乙主掌其事这些东西可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若是辽东战火连绵不绝对于我大宋的负担亦是极大。眼下辽东是要安定大宋亦要休息既有盟约在先朝廷不会允许与辽国全面开战辽国便是认准了此节。才敢来与我争地。算来辽国虽大把握局势如此之精到者也不过耶律大石一人而已吧

高强心中一面盘算眼睛在帅帐中骨碌乱转忽地看到萧干面无表情。低头垂眼。好似对于两人地说话漠不关心暗道:你这厮倒打的好算盘。看着辽国来扯我后腿我便越奈何你不得么倒要将你也扯下水来湿一湿脚。

便即扬声道:说到辽东分野我大宋立足辽东才只年余一时也不明了许多萧大王历事三国久知辽东之事可有以教我

萧干闻言顿了一顿抬起头来看了看高强道:高相公言重想宋辽皆是大国其间岂有我小国置喙余地至于庶务高相公幕中多有能者亦不须小王僭越。

高强既已打定主意拖他下水自不容他脱身紧道:这却不然适才萧驸马所言欲讨还辽东故地铁骊王府当年亦为辽属否则萧大王兄弟怎会入辽为官今辽国有意尽复故地想必铁骊王府亦在其中萧大王得无一言以对乎倘若如此则贵部之事便尽付我大宋与辽国宰制如此亦可乎看你还能忍到几时

别里剌脸色大变正要拍案而起萧干一把扯住又看了看高强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却不向高强说话转而对萧特末道:萧驸马适才之言愚意多有不当处当年天祚失德不恤百姓弄得天怒人怨辽东民不聊生北有女真起兵南则郭药师归宋皆已不愿为辽臣以大辽之强一蕞尔女真起兵而辽东皆非所有可知辽东之不属契丹亦天意也今日驸马虽云欲复故土然只辽国一己之私欲却是逆天之言尔辽东之事自当由辽东诸国诸部自决契丹但请安居本地则可若欲强入辽东可知天意难违辽东一部作乱契丹几有覆国之危若要再行此逆天之事吾恐上京之祸不远矣

上道真是上道高强心中吃惊萧干当真是决断一见高强有意拖他下水立时便作出了抉择断然站在大宋一边摆出了力拒辽国重回辽东地姿态。如此一来萧干等于是为高强作了对抗辽国的急先锋便免了高强将他们作为筹码来与契丹进行暗地交易。

无怪此人能转事三国而从容自若果然如壁虎般割起尾巴来毫不犹豫大有民初时某名人所言的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开战地勇气一面腹诽高强却也乐得看见萧特末脸上阵青阵白萧干把话说得如此之绝更上升到天意地高度等于是彻底否定了契丹对于辽东主张权利地根基这时代可没有什么民族自决国际法作皇帝立国地都讲究个受命于天天意既不属辽那就是说什么都没用了。

萧特末也没料到萧干的反应如此激烈他自然看不出高强与萧干之间的诡异只知道萧干本是有意归辽的结果却将地盘让给了宋军自己也率军对女真作战可见已经彻底倒向了大宋一方。此人深知契丹治辽东的历史现今又是辽东除了大宋之外兵力最盛的一国其地又邻近宋辽双方今日他是这般态度萧特末便知讨不了好去好在会盟诸国未到也不急于一时当下便故作不闻转而说些宋辽两国盟好的空话来又喝了一会酒便借故远来疲惫谢过了高强的接风酒告辞去歇息了。

高强送了萧特末萧干亦出言告辞高强也不多言送出门外便回。

再过了几日南路高丽国与金国国相部地使者皆到高丽国是判府事元宏为使金国国相部则是高强的老相识兀室与高庆裔的老搭档为使。至此辽东诸大势力使者皆至尚有些兀惹部频部等小部落本是臣事金国的见金国败落亦单独遣使来与大宋会盟大小使节二十多起将临时建造的四方馆挤地满满当当。

当日高强设宴大会诸部使者接风席间说起会盟之意乃是要定下个章程辽东诸部共守各路使者尽皆默然谁不知如今大宋兵强无人能敌满万不可敌地女真都被杀了好几万虽然如此到底大宋对于辽东来说是新兴的势力单凭兵威地话也不能建立起牢固的统治倘若在此次会盟之中能安定诸部建立起以大宋为核心的辽东新秩序只怕从此便无人能对大宋在辽东的地位起挑战了。

惟其如此这次会盟便也不是徒具形式有心要在辽东的新秩序中占据一席之地者这次会盟便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于是自接风宴席上开始各路使者暗地里的试探交往便如火如荼地展开身为此次会盟核心的大宋代表高强自然是重中之重。

只是高强的面也不是那么好见的通常各部使者都只能见到陈规而已。此时高强所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一羽飞鸽向契丹中京带去了他给石秀的指示:如今辽国可是耶律大石用事此人乃我大患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拼到第三代大荒扶妻人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我的成神日志港综警界枭雄女帝好凶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我,大内侍卫,开局怼哭女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