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四百四十四章何雨柱VS破烂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合院贾张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让贾张氏一家人在四合院甚至整个街道办都大大的出了一次名。

不过这些和何雨柱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现在他有一件大事情要办。

破烂侯这个时候竟然通过吴老二找上门来,那么在这个时候,手里面肯定是有一些比较珍贵的宝贝,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就那么拐弯抹角的找到自己来搞这个事情。

而且说实在的破烂侯还是相当的有警惕性的,何雨柱说是要在鸽子市这边。见个面谈谈这个事情,但是破烂侯到底是没有答应了下来。

因为这个事情其实在破烂侯看起来,关系到自己甚至说关系到自己的朋友的一些身家性命,不可能不小心稍微的放松一下,搞不好就走路消息,那结果就会相当的麻烦的。

因此虽然破烂侯是比较急于见到何雨柱,但是终究是把地点给改在了一个私人的小饭馆儿。

像是这种私人的小饭馆其实算是半私人的,因为这种小饭馆一般就背靠一些公家的单位,算是公家单位的小食堂之类的东西。

毕竟你不可能说每一个公家的单位都像是大钢厂这种几千人上万人的大厂子有着自己的食堂,甚至说轧钢厂还有自己的医院,邮局,供销社什么的。

基本上除了火化的话,一个人从出生到去世轧钢厂都能够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但是毕竟不是所有的公家的单位都有这种规模的,因此像是那种人数比较少,建一个食堂比较浪费的那种,基本上就是在外面会找一些可靠的小馆子。

当然了这些小饭馆基本上都是和单位的某些领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

但是这些小饭馆算是半私营办公开的那种。

一般的情况下面警察和卫生对这种小馆子,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想吃点好的这种小饭馆是少不了的。

而且这种小管子肯定是一般不会对外经营的,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接待某个单位的人或者某几个单位的人。

所以这种小管子算是打擦边球的那种。

如果有关系的话,其实外人到这种馆子来吃饭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样的小馆子呢,胜在是比较隐蔽,来的人是比较少,破烂侯为什么没有把地点定在外面的饭店呢,那是因为外面的饭店进进出出的人比较多不利于保密。

像这种小馆子那不到吃饭的时间的话,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的。

毕竟单位还是需要上班的,现在已经是大年初十了,基本上很多的单位已经开始正常上班了。

所以现在这个上班的时间在这种小管子里面根本没有其他外人来。

破烂侯带着东西邀请何雨柱过来了邀请人自然要是有邀请人的态度后,也自然是带着东西,首先得在馆子里面等着何雨柱。

不可能让何雨柱等着自己,这就不合规矩了。

像是破烂侯这种老派的人一般的情况下除非到万不得已,不然的话肯定是不会坏规矩的。

因为他们这种年代的人把规矩看得比什么都大,规矩代表的就是自己的面子,所以像是破烂侯这种人轻易的不会坏了规矩。

何雨柱到来以后,破烂侯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然后直接的就拿出来一个绿色的扳指,翠柳翠柳的闪耀着晶莹的光辉。

破烂侯十分客气的送过去说:“何师傅这件小东西是我的朋友委托我送给你的。”

何雨柱拿到手里一看,好家伙,满绿的呀,帝王绿的翡翠这东西,一看这成色,看着包胶就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算算年代的话,估计在古代这种东西至少得封王级别的人才能够拥有。

因此他愣了一下说:“侯爷,我虽然是喜欢好东西,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承认我对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些好玩意儿都非常的喜欢,不管是金银珠宝,还是扇贝儿字画什么的,只要是好东西,你尽管来找我。

我肯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格,我就算收不了的话,那我还可以帮忙联系其他的人帮着收一下。

这时候你突然说有人送我这东西。不说出来原因的话,我可真不敢收。

帝王绿的翡翠呀,看着成色满坑满谷的,这种东西如果在古代个人收藏,搞不好抄家灭族的大罪。”

这个时候破烂侯也是比较骄傲的说:“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不过不是好东西的话我们也不好意思拿出手,我这个朋友呢,其实也是奇人,姓金家里面排行老三,人称金三爷,当年祖上也是八大****之一。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何师傅你安心的收了就行了,而且我保证你肯定是有资格收下这件小玩意儿的。

去年的时候我不是从你这里兑换了一些粮食吗?

当时你还告诉我,如果有钱赶紧的买一些吃的,存起来比较好一些。

你走了没几天,这位金山爷就跑到我这儿玩来了,我呢就把这话告诉他了,说是让他多储备一些粮食。

到了后来果然粮食有一段时间变得非常的紧张,而且这个金三爷他们家人口也是比较多的那种,如果说是按照去年那个行情的话,他们家那种成分,在那种粮食严格的供应的情况下,搞不好他们家真的会容易出事情。

也正是因为他听了我的劝提前的把粮食给组成了一些,因此他们家才算是顶了过来。

其实就像那种时候,什么金银珠宝呀,什么古籍字画之类的都不好使,粮食在那个时候才是硬通货,粮食才是真正的命。

所以正是因为你这种善意的提醒,金三爷他们家,满门老小才算是有了今天的日子,所以说这个小玩意儿就是今在你委托,我送给你用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没有你他们家搞不好会出大事情。

因此呢,这东西你就心安理得的收了。”

听到这里何雨柱倒也是毫不客气的就收了起来,接着就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这人呢也是随口说了一句,咱们爷俩呢,虽然见面不多,但是我觉得咱们爷俩也是比较投缘的,你喜欢那些老玩意儿,我也喜欢那些老玩意儿,爱好相同呀,

虽然我对你来说,知识量什么的肯定是比不上,眼力肯定也比不上你。

你们家那那满屋子都是好东西,我和你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是大家都是共同的爱好古玩的。

所以呢,当时咱们也是闲聊,我随口说了那么一句,对于说别的,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如果你能够听得进去,那自然最好。

xiaoshuting.org

如果你听不进去那我也没办法,至于说这个金三爷我们连面都没见过,他那么做那是因为他听人劝吃饱饭,如果当时他听不进去的话,那咱们也没有办法强迫他,对不对?

所以这事情关键还是看人。

行,那玩意儿我收了,咱们说说今天的事情吧。”

这个时候破烂侯才郑重其事的把一个枣木的箱子给提了过来。

纯枣木的箱子,没有其他的雕花什么的。

只是说在上面为了防腐刷了一些清漆,看上去非常非常的普通。

看到这里何雨柱心里面才非常明白,就像眼前这位爷这才是玩东西的行家呀。

如果他真的敢提着一个什么紫檀的花梨木一类的箱子满世界专有的话,搞不好早就倒霉了。

但是就像这种找木的箱子,结实坚固耐用,而且还能够掩人耳目,就像这种枣木的箱子,说实话基本上就是属于烂大街的那种,谁家没有几件枣木的桌子椅子箱子之类的东西呢。

普通的老百姓可是用不起什么紫檀花梨木之类的,当然你要说祖传的那例外。

但是普通的老百姓过日子用的最多的应该还是枣木类的家具箱子之类的东西。

所以破烂侯他提着这种箱子,满世界转悠,估计也不会招惹别人的眼红。

自己家都有的东西,谁会闲得慌去眼红啊。

就像一个人整天坐着枣木的椅子,用的枣木的桌子,他绝对不会随随便便的去眼红身边提着一个枣木箱子的人。

因为太熟了熟的天天见,所以这箱子里面何雨柱能够断定,应该是装着好玩意儿的。

破烂侯接着就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把纯铜的钥匙,打开上面的铜锁,然后打开箱子。

箱子里面果然是好东西呀。

浑源的大东珠,玻璃种的翡翠牌子,田黄石印章,红翡翠的小如意。

金贵,简直是,珠光宝气,光彩照人。

不管里面搞一个翡翠珠宝展览之类的,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就算何雨柱在21,世纪大商场里面也是见惯了和去赌博首饰之类的东西,那也觉得眼前的场景是非常的震撼呀。

单是田黄石,鸭蛋大的田黄石就有两颗。

那种成色也是在田黄石之中属于顶级的,这玩意儿在古代就有一两田黄一两金,如果再等个三五十年的话,好家伙,一两田黄十两金也换不来这种了成色的田黄石了。

举个例子说吧,天红石珍贵到什么程度呢?

乾隆皇帝一辈子到底搞了多少印章?这个估计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但是在他众多的印章之中,除了传国的那玩意儿之外,他最喜欢的印章之一就有著名的田黄石三联章。

不要以为田黄石就一定是有多么的,其实真正的田黄石三连章并不是多大,

方章基本上也就是长宽2.6厘米,通高一厘米左右。椭圆章最长的才三厘米长,高一厘米多一点。

算起来其实也不算是特别大的那种,但是乾隆皇帝的田黄石三联章他成色好呀,如同黄金一般。当年溥仪小皇帝从故宫里面被赶出来的时候带的为数不多的宝贝,就有这件著名的田黄石三联章。

而在何雨柱眼前的这两块天空时,虽然成色不如博物馆里面的那个三连章来的好一点,但是那也算是世间罕有的宝贝了。

而且个头稍微的更大一些,这种东西不用说也是那帮遗老遗少的东西,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这种好玩意儿。

关键是这些东西他还都不是料子,货都是雕刻好的。

很多的东西如果何雨柱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曾经上过历史书照片上的东西。

看到这些以后,何雨柱变得非常的冷静,这些东西很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吃下来的。

犹豫了一下何雨柱才说:“爷们儿咱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好玩意儿,我也不说什么褒贬的话了,东西肯定都是好东西,开个价吧,价格合适的话,我就拿下来。”

这话里面何雨柱当然是留着余地呢,意思就是别让破烂侯狮子大开口,不然的话那这笔买卖就直接的吹了。

反正现在这年头,敢吃下这么多东西的人几乎是少之又少。

而且何雨柱相信破烂侯既然来找自己,那是相信自己的信誉,这种信誉那是一次一次的交易,积累起来的,看的是人情,讲的是诚信。

何雨柱相信在京城这个地方,其实愿意收古玩的还是有那么一些极少数的人的。

并不可能说只有他一个人,这年头聪明的也是有的。

但是能够拿得出手钱把这笔东西吃下的何雨柱相信寥寥无几。

这个时候破烂侯倒也是变得非常的平和,不紧不慢的说:“这次交易咱们不讲行情,咱们讲的是交情,我那些朋友已经全权委托给我了,东西都在这儿,也显示出来我们的诚意了。

而且这一次我觉得咱们就谈交情,不谈生意就看在咱们的交情的份上,这些东西多少钱何师傅你开个价,但是有一点,我那些朋友要的是 dollar。

当然还得要一些小黄鱼什么的,这些也是必须的。

其实我也不瞒着你了,我的那些朋友呢很多就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呀,还是早日的明哲保身,走人比较好一点。

因此呢就把这些压箱底的传家宝给拿出来卖掉,抽些路费也好留一些去香江那边的资本也好,反正呢这些东西就委托,我看着合适的价格能不能够出手了。

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好东西如果带到香江那边去的话,就按照那边的行情和道上的那些朋友,估计全家都有可能有杀身之祸,所以这些东西真的在香江出手的话,那就是为自己家招灾惹祸。

但是如果换成钱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尤其是如果换成美刀的话,那到了香蕉那边更没有问题,没有人会和美刀过不去,没有人会怀疑美刀的来历。

至于说那些小黄鱼那是用来打点关系的,毕竟一家人都走的话,没有一定的关系疏通,肯定是走不了的。”

这个时候何雨柱,终于还是咬咬牙觉得自己有一些为难了,他觉得这个时候如果破烂侯真的给自己开一个高价的话,那大不了漫天要价就得还钱就行了。

但是破烂侯这个时候给自己来了一个交朋友的价格,就让他有些为难了。

一时半刻,他也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比较好一点。

犹豫了一下何雨柱终于还是说:“美刀,的东西我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之前去香江的时候我兑换了那么一些也就二三十美刀而已。

因为那东西其实留在我手里面也没有什么用,我又不天天的去香江对不对?

所以那玩意儿留在我手里面也没有什么用啊,你们说要美刀的话肯定是没有那么多,但是我可以给你们大黄鱼,我知道今天你把我给找过来,肯定是因为手里面一个好玩意要出手的,所以我也是带了一些大黄鱼小黄鱼过来的。

行情现在是什么样的行情,我就不多说了,咱们都不是外人都知道行情怎么样,而且香江那边我也去过,我也了解过那边的行情,说实在的那边确实每刀大黄鱼小黄鱼英镑什么的,这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咱们的古玩什么的在那里确实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市场。

今天我知道你找我来肯定是有东西要出手的,所以我就带了一些,你让我开价格的话,我别的也不多说了,也就是我今天带来的这些大黄鱼小黄鱼,你觉得价格合适的话咱们就交易。

如果觉得不合适的话那就算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可以找别的买家去,我估计应该是我出的价格算是最高的了。”

说完何雨柱真的从自己背着那个军用绿色的背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小布袋,布袋里装的。叮叮咣咣的响动的一些东西,打开一看就是一些大黄鱼小黄鱼。

翡翠珠宝田黄石什么的,这些玩意变现可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而且这东西遇到不识货的,基本上来说也不可能打动对方。

是大黄鱼小黄鱼的话,那这个几乎全世界都通用的硬通货,就算语言不通,就算不认识字,但是没有人会和大黄鱼小黄鱼过不去,关键的时候这些东西不管在世界上任何的一个地方,基本上都是救命的硬通货。

相对珠宝来讲,终究还是命更金贵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相邻推荐:
敬我为神明只想平平无奇的我被女帝听到心声跪下,叫妈妈!听妈妈的话四合院的闲鱼生活盗墓:从精绝女王开始四合院:截胡娄晓娥三国之黄巾贼巾帼娇网游之黄巾战旗永不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