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潇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爸!”宋德凯一进门就敬了个礼。

宋有粮是愣住了,这么冷的天,儿子咋穿着白背心迷彩裤呢?这不冷吗?:

“凯凯,你冷不冷?咋穿这么少?”

“爸,我不冷,这么远你咋来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宋德凯一脸严肃,几乎没有任何笑容,可他的心却担忧的很。

宋有粮笑着说没事:“就是快过年了,想着你也回不了家,这不,带了些吃的给你们大家伙加菜!”

说着,宋有粮就开始解麻袋的口儿。

宋德凯猛然蹙眉回头,发现屁股后头门外边探出来好几个脑袋。

“宋团长,老爷子带啥好吃的了?兄弟几个能见识见识不!”

“滚!”宋德凯介于父亲在场只做了个口型,脸色却阴沉的能拧出水来。

“带了野兔子肉,和蔬菜,留给你们加菜!”宋有粮一脸憨厚的笑着。

由靳子良带头,一窝蜂的五个人就冲了进来,看的宋德凯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待会儿再收拾你们!

“宋老爹,您可真疼咱们团长啊,咱们都吃了一个月的咸菜了,这还有野味!”

“给宋老爹敬礼!”靳子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声吆喝,唰的一声,五个人齐齐进了个标准的军礼,惹得宋有粮都不知道把手放在那儿才好。

“靳子良!”宋德凯的脸色已经结冰了,自己的老爹好不容易来一趟肯定有事儿,这帮兔崽子就知道搅局。

“有!”

“拿去食堂,别回来了!”宋德凯说道,靳子良一听赶紧扛着麻袋就走,临走还嘀咕着:“晚上可以加餐了!”

“哎哎,等等,俺这还有东西没掏出来……”宋有粮看着整个麻袋都被抗走了,那小双织的毛衣还在里头呢!

靳子良一听赶紧又转身回来,打开麻袋口,眼瞅着宋老爹就从里头掏出来了一件用透明朔料带抱着的红色毛衣。

宋德凯突然眉头蹙起,别说这毛衣是他妈给他织的,这个色……

办公室里就剩下爷俩,宋有粮笑的那叫比吃了蜜还甜,扯着红毛衣说:

“凯凯,这是小双给你织的,你看看,比你妈织的还好,你套上试试……”

宋德凯的脸色突然黑了下来,小双织的?他没听错吧!她给自己织毛衣干什么?

宋德凯看着毛衣的眼神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寒光,还是一件红色的?她是不是疯了?

“还不快试试……要是不合身,爸这就带回去让小双重新织!”宋有粮说道,把宋德凯拉回了现实。

他尴尬的看了看窗外,拉下了窗帘,关上了门,拿过那毛衣就从脑袋上套下去。

宋德凯的心已经快承受不住了,竟然这么合体,这不科学。

“正正好好的,凯凯,你以后可得对小双好点儿,她可是忙活了好几天呢!”

宋有粮一看,这毛衣大小合适,兼职就是量身制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仙木奇缘》

宋德凯赶紧把毛衣又脱了下来,当着父亲的面儿他也不想做出让父亲不高兴地事情,只是他宋德凯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了。

她那个熊样怎么会织毛衣的?还是个大红色的,现在,从父亲的脸上他能看出来,小双好像彻底首付了他老人家的心了。

想想上回在地里的事儿,宋德凯竟然会心疼,他竟然会晚上梦见她,回头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毛衣,宋德凯真的像做梦一样。

“爸,这毛衣真是小双织的?”宋德凯有些尴尬的问道。

“这还有假吗?麻袋里的菜也都是她种的,现在啊,就和你说的一个样儿,小双长大了,不但懂事了,为这个家她起早贪黑,连一件衣服都不舍得添,这么好的丫头,你说你上哪儿找去?”

宋有粮恨不得把小双的好全都说一遍,可他发现自己的儿子怎么就看上去愁得晃?

宋有粮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凯凯,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大院儿里头谈对象了?”

宋德凯的眉头一下子挑了起来,在他印象中,父亲很少发脾气,他也不想惹父亲有一丝的不高兴:

“爸,你就瞎猜!”

宋有粮一听又坐下了,刚才,他就是吓唬吓唬他,凯凯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性子他宋有粮最了解,从来不撒谎,一是一二是二,看来,真没有这回事儿。

宋德凯的心却不平静了,看来这一趟老爹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可是,小双她现在真的变了?

她怎么可能会种菜?宋德凯真怀疑这毛衣是妈织的,老爹不过是想撮合他们。

这事儿先不说,宋德凯一想起她跟赵大学生勾三搭四的事情,他就能失眠一整晚,不会抽烟的他,也学会了抽烟。

这事儿,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本来小双要来的,你妈前阵子从山上滚下来了,身体不好,家里不能没人,要不,她就跟爸一起过来了!”

宋有粮终于松了一口气,岔开话题说了说家里的事儿。

“妈不要紧吧!”宋德凯的思绪被拉回,这些年,多亏了她照顾自己的父亲,对他宋德凯也是无微不至视如己出。

“没啥子事儿,你别担心,小双在家里啥事儿都顺当的很。”宋有粮说到,他现在的话已经很明显了,想借助种种事情把她在凯凯心里洗白,可不要像以前那样兄妹俩啥事都针对着。

“小双啊,从村长那儿把咱家地也要回来了,现在一边种庄稼,一边还种菜!家里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

宋有粮边说便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情,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不相信,宋有粮就偷着乐。

以前,他也不信,可事实摆在眼前。

“爸,你在大院住两天吧,我去安排一下!”宋德凯依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把宋有粮留在了办公室,自己出去安排了一下。

现在,宋德凯住的是单身宿舍,跟自己老子挤一挤是可以的,被褥方面,他得让靳子良那个混球去资材部借。

现在天寒了,顺便把团里需要的军大衣什么的也一起领过来发下去。

宋德凯回到了宿舍准备这一切,随后才把宋有粮接过去,宋有粮看着干净整洁,被子叠的跟豆腐块儿似的宿舍,他是满脸欣慰。

“爸,你先歇着,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忙,晚饭我待会儿从食堂打过来!”

“去忙吧去忙吧。”宋有粮赶紧说道,他可不能妨碍儿子的任务。

可不多时,靳子良敲开了宋德凯的单身宿舍的门,宋有粮赶紧去开门,一眼看见的是带他进来的小伙子,虽然不知道叫啥但是亲切的很:

“宋老爹,俺给团长送军务来了!”说着,靳子良把两件军大衣放下了。

“累着你了,谢谢……”宋有粮憨厚的接过军大衣给儿子放在床上,一脸堆笑的道谢。

“谢啥啊,我就负责这一块!”靳子良说着,眼睛跟贼一样的在宿舍里扫过,刚才在办公室,他可是没立刻离开,还听见说是什么小双给团长织毛衣。

他还真想看看,这铁皮连土匪咋就会有妹子攀上?上回那丫头长得那么好看,团长见都不见,当时靳子良都怀疑团长是不是个……

而眼下,又有人给织毛衣,这特么不科学!

“宋老爹,恭喜啊,快当爷了!”靳子良一眼看见床上放着一件大红色的毛衣,眼睛都亮了几分。

宋有粮原先还没反应过来,顺着这位同志的眼神看过去,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还别说,这帮孩子啊,还真可爱的很。

“是啊,凯凯他未来媳妇儿给织的毛衣!”宋有粮笑的眼角鱼尾纹里都是满满的欣慰。

靳子良又说了一声恭喜,这才离开,刚出了门,靳子良就笑的要扶墙:

“哈哈,大红的……这色好哇……”

靳子良实在无法想象土匪宋团长穿上这大红色的毛衣那场面,绝对能在军区掀起一股狂涛骇浪。

只是,就怕他自己都不敢穿出去吧。

第二天,宋有粮就回家了,原因很简单,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很忙,几乎一天到晚都在训练,听说当晚还有一次什么任务,下午三点的时候,就被一声集结令给弄走了,据说得好几天才能回来。

临走的时候,还是拜托靳子良开军车把老爷子送到车站的,还交代靳子良把领来的两件军大衣硬是给宋有粮带上。

宋有粮心里头有些担心,天寒地冻的,他咋就非要把军大衣给自己呢?

可是,等宋有粮上了返乡的火车时,夜间有些冷,他掏出军大衣给自己盖上,这时候才发现,军大衣有两个尺码,一个是小号的。

宋有粮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是女孩子穿的。

“这个凯凯也真是的,心里头有小双,为啥子就不说呢?”宋有粮欣慰的笑了。

这军大衣可是买都买不到的,穿在身上都暖和的跟盖了一层棉被一样,自己的身子骨还壮实呢,这件儿就留给小双她娘出门的时候穿。

一大早天没亮,陈双就已经在地里摘菜了,陈秀兰依旧帮忙做一些轻松的活。

去县上的路,上坡时,陈秀兰就下车帮忙推两把,下坡和平摊的路,陈双就让陈秀兰坐在车帮上。

本来陈秀兰是不想累着闺女的,可是,两天下来,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就跟浆糊一样,被一根棍子搅合的头疼欲裂。

还好没有特别疼,就想着回去再休息一下,这家里没有个男人还真撑不住。

这大冷的天,眼瞅着小双都把一副脱了,就穿了一件单褂还流了一身的汗才到县上。

“妈,我估摸着这两天爸改回来了,咱去车展看看!”陈双拉着陈秀兰就去了车站,等了一阵子,人都散了也没见宋有粮。

第二天,陈双给餐馆送菜,又去了车站,这一次,她等到人了。

同时心也悬了起来,毛衣合身不合身?他喜不喜欢?会不会又给带回来了?

他过的还好吗?吃的能不能吃饱?

陈双有些紧张,但是在路上,陈双是一句话都没主动的问,因为自己老爹兴高采烈的拿着军大衣说:

“这是给你的秀兰,可暖和了,这是给小双的!”

陈双看着那合身的军大衣,一路上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不能哭。

娘俩相依坐在板车里,身上盖着军大衣,宋有粮喜笑颜开的把娘俩拉回家,口若悬河的说着大院里的事情。

陈双想插嘴问问大哥喜不喜欢那件毛衣,可老爹一直都在说其他有意思的事情,说那些军人都如何如何的威武,对他如何如何的客气。

自始至终都没说毛衣的事情,看来,没给“退货”,陈双的心也象征性的放下了,抱着军大衣陈双回了房。

陈秀兰使了使眼色,宋有粮这才回头顺着紧闭的房门看去:

“老宋,凯凯穿着毛衣合身不?”

“合身,太合身了,凯凯可喜欢了呢,穿上都不舍得脱!”宋有粮故意放大声音,心里头却满足的很,这俩孩子虽然都不咋说话,可彼此心里都有对方,他们将来可还真就等着抱孙子拉啦。

陈双透过紧闭的房门听见了,心一下子就开花了一样。

“老宋,你赶了一夜的车,快去睡会儿。”陈秀兰说道,宋有粮答应了后就回房补充睡眠去了。

随后,陈双的房门被敲响了,陈双赶紧去开门:“妈。这两天你都起的那么早,你不也得补充补充睡眠啊!”

陈秀兰笑而不语,拉着女儿的手坐在床边上,语重心长的说:

“妈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嫁个好人家……”

说着,说着,陈秀兰的眼眶红了,陈双最受不了的就是家人为了她的事情流一滴眼泪:

“妈,我知道!”

陈秀兰的话被打断,她吸了吸鼻子,欣慰的含着泪拍着陈双的手背笑着说:

“妈知道你懂事儿,你爸这人老实巴交的,从不会挑三拣四的,但对咱们母女俩那可是真的掏心掏肺的,你可不要怪父母包办婚姻昂!”

陈双一愣,这是说的什么话:“妈,你就瞎想,这叫什么包办婚姻,再说,我又不是对大哥有意见。”

陈双总觉得今天的母亲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好的哭啥?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那就好!等爸过寿的时候,你大哥要是回来,你们俩的事儿,就定下昂……”陈秀兰说完起身离开,陈双是一脸疑惑的目送着母亲的背影。

老爸过寿?啥时候?她怎么不知道?

还有,老妈怎么就这么着急给自己订婚?她才十六岁,好歹也得十八吧。

再说,宋德凯那张铁皮脸指不定会不会接受她呢,陈双这么想着,可是一眼看见怀里的军大衣,陈双的心就暖了起来。

军区大院,宋德凯的单身宿舍内,房门紧闭,蓝色的窗帘也拉的严实。

宋德凯穿着背心正在把那件红色的毛衣穿上,看了看袖口又看了看自己的腰。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空洞,这真的是小双亲手织的?

连一根线头儿都找不到,这中技术恐怕买都买不到吧。

他甚至在愣神间仿佛看见了灯光下一针针别着毛线的陈双,那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在眼帘上留下了一抹醉人的坚硬,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认真又小心翼翼。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宋德凯赶紧脱下身上的红毛衣,穿上军装去开门。

靳子良鬼鬼祟祟的扫了一眼团长的宿舍,大白天的,拉个窗帘干嘛?门还反锁。

等到靳子良一眼看见床上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红毛衣时,他几乎猜到了一大半。

“怎么了?”宋德凯冷冷的问道。

“报告团长!”靳子良这在憋着没笑出声来的模样敬了个礼说:

“靳子良代表土匪团全体兄弟汇报军情。”

宋德凯一脸严肃,等着靳子良汇报情况。

“报告,宋老爹带来的菜和兔子肉实在是太好吃的,兄弟们申请集体上山捕猎!”

宋德凯的脸色一黑,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这帮人真是闲的:“批准!负重二十公斤,野外狩猎,不许任何枪支弹药,无收获着,五百个仰卧起坐,不许吃饭。”

“啊?”靳子良的脸都变了。

“听不懂?”

“收到!”靳子良转身踏着军步一脸肉疼的小跑着离开了。

靳子良离开后,宋德凯的脸色才稍微舒缓了些,脑子里回荡着父亲说的话,小双她真的懂事了吗?

就连宋德凯都许久没见自己的父亲口若悬河的说着庄家的事情,以前,他几乎看不到自己老爹脸上有希望,每天都是闷声闷气的不说话。

宋德凯冥冥之中有感觉,家里从他走以后,都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眼下,宋德凯想着自己的父亲快五十六了,从来没色得给自己过一次生日,他到时候得请个假回家探亲。

……

蔬菜大棚下,陈双来回穿梭着,老爹的夹子确实管用,又抓了一只兔子,不过,没上一次抓的那么肥,脾气倒是不小,差点趁着陈双没注意把她给咬了。

“小兔崽子,你挺能耐啊,偷吃老娘的菜不说,还想咬我,今儿就把你的皮扒了!”陈双蹲在夹子旁边,下巴放在膝盖上,故作严肃的骂那只还在挣扎的兔子。

随后,陈双起身在大棚里转悠了一圈,看来又得追肥了,这第三批的蔬菜远远比不上第二批。

第二批算是产量最高也是最优质的一匹,眼看着,这些茄子每一颗上头还剩下个三五个瓜扭儿,要是不追肥的话,恐怕就得糟蹋了。

而且陈双还打算再找孙家租一块地,因为这第三批下来之后,产量就会越来越少,她可是给人签了合约的,一直供货到来年开春。

陈双想着,就赶紧着手办了,再说孙家的人口多,地最多,而且都离得不远。

第二次来孙家找孙家媳妇儿的时候,陈双特地摘了不少蔬菜送了过来,说这不要钱。

所以,这第二块地租下来的十分顺利,紧接着,陈双就开始着手弄朔料大棚,有了一次经验,第二次,陈双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事情摆平了。

为了这一批蔬菜能够跟得上,她特地买了化肥,所以,苗子比第一次种还要壮实,生长速度也特别快。

包菜和大白菜萝卜之类的都是过冬的产物,陈双没打算种,因为没啥市场,可趁双听说过一句固化,叫冬吃萝卜夏吃姜,陈双还是种了那么二三十颗,全都打算留着自己家吃的。

这段时间,陈双再一次忙了起来,早出晚归,两边的菜地都要照料,幸好宋有粮是家里的顶梁柱,送菜的差事就全权由他负责了。

眼看着就要进入元月了,天也稀稀落落的飘着雪,有时候晚上下的大,早上一出门,院子里都堆了厚厚一层。

前阵子陈双从菜地抓回来的那只断腿兔子,陈双一下子留意到,咋还焊了个笼子养起来了?不是说好了炖一锅兔子肉吃着暖暖身子吗?

“爸,你咋不把兔子给宰了?”陈双指着院子里还打了个小型窝棚底下的兔龙子问道。

“你妈不让,说先养着!谁知道她咋想的!”

宋有粮这么一说,陈双真是头疼,老娘最近古里古怪,兔子杀了吃了又不是丢了浪费了,还不让杀,陈双真怀疑她是不是最近跟人学者信佛了。

“兔子肉是吃着暖和,可妈打算啊,这兔子等二月半的时候再杀它!”

陈秀兰是这么说的,陈双最近太忙,母亲这么一说,她似乎想起了啥:

“妈,二十半是爸五十六生辰吧!”

“嘘!别说,到时候自家吃个饭就成,你要是说了,你爸肯定不舍得花费!”

陈秀兰神秘的说道,陈双的心一下子凉了一半,这本是好事儿,但是,她想起了前阵子母亲说,等父亲过寿的时候大哥回来,就让把婚事先定下来。

陈双最近太忙,根本没有记挂这件事,也不知道大哥他……他现在对自己有没有感觉。

“那……那到时候大哥是不是会回来?”陈双我问道,陈秀兰笑了:“听说会回来!”

陈双的心一下子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那我到时候买点羊肉回来!”陈双说着就出了门,可是她在算日子,现在是一月初,还有一个月多一点,大哥就回来了,她必须得准备点儿啥。

元旦的时候过小年,陈双都还没去县上置办年货呢,想到这里,就跟宋有粮商议着:

“爸,咱明儿去县上置办年货吧!”

“咱自己家里就有菜,没啥好置办的,对联爸都去过赵大学生家了,让人帮忙写两副对联,村头小店里过段时间也进炮仗了,到时候买两盘炮仗就行了!”

宋有粮笑着说道,这对他来说已经很奢侈了,往年,过年也是一盆菜,弄点大白菜,萝卜块儿,顿上一大盆的粉条子,最奢侈的时候,就买点肥猪肉炼点油。

虽然现在有钱了,可宋有粮自从为这一对儿女打算了将来之后,他就想着,能省一分是一分,到时候办事儿得大办一场。

人家娶媳妇儿都得要彩礼啥的,自家嫁自家的儿子,彩礼都省了,他哪能把酒席也办的不体面呢?要不然,太亏待这母女俩了。

陈双听了宋有粮的话真是一阵头疼,过年那是大事儿,家家户户都比着呢,这都不算,那也不能光吃蔬菜。

而且陈双算了算日子,二月十五是老爹的生辰,二月二十二是年三十儿,这绝对不能稀里糊涂的就过了。

陈双能回来,她的使命不光是改变自己,也是改变家里的环境,再说,这阵子卖蔬菜,都差不多八千多了,说难听一点,再差两千就特么是万元户了。

现在,村上的千元户估摸着也就李家李大奎了。

不过想起李大奎,陈双还真特么不是一点点的感兴趣,顿大牢都没能让李大奎把钱给吐出来,他还挺牛的。

夜深了,雪悠悠的飘落了下来,很快把今天乡亲们扫开的雪,又慢慢的填满了乡间小路,屋檐,门廊……

李大奎竖起了衣领,抱着膀子哆哆嗦嗦的敲开了吴一梅家的房门,这已经是他敲开的第四十三户人家的门了。

吴一梅一开门,看着火车头帽子上都是雪的李村长,她纳闷的问:“这晚了,李村长有啥子事儿?”

“这不,来给送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破灭虚空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相邻推荐:
元尊重生弃少归来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狂兵赘婿海贼之副船长红心地府朋友圈玩坏世界的垂钓者妖王独尊老祖宗在天有灵明天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