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178章 享受就好了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注意事项:事前确定小天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 判断标准——自行判断。过程当中要留意小天的反应,确定他是舒服的状态下再进行。如果他不舒服,你必须要选择让他舒服的方式。是否舒服的判断标准——自行观察判断。事后做好清理。之后小天的饮食要尽可能清澹, 还要留意的是,小天不是有发烧的现象。如果有就要吃消炎药。如果还是继续烧, 就得服退烧药。要是服了退烧药还是没有好转,及时去医院。”

荣峥是一个做事非常妥帖的人,在他发给孙绮的一系列安全用品、医药清单以及事后的调理清澹,并且相对应的照片后,又发了一条罗列详细的注意事项。

牛排已经煎上了, 孙绮得了空, 他从厨房探出脑袋。

“是谁发来的信息?说什么了?”

手里握着手机的项天,缓缓地转过头,“嗯, ……是大荣。”

孙绮:“???!!!”

孙绮很快就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给荣峥发信息的事情。小天没往上翻聊天记录吧?

他疾步走出厨房, 拿过项天手里的手机。

孙绮才接过手机,项天就低声地道, “我先上楼洗漱。”

话落,没等孙绮反应,就红着耳尖,上楼去了。

孙绮心底顿时起了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大荣那狗东西,到底都发了什么了?

孙绮低头去看微信上的内容。

操!

他昨天大半夜发的内容, 大荣这个点才给他回复?!!

锅里的牛排发出滋滋的声响。孙绮把手机给揣进口袋, 快步走回厨房,把牛排翻过来之后,他这才从口袋里重新拿出手机。

看完以后, 孙绮用心几下荣峥的每一个字,并且把荣峥发来的图片点击保存,存在手机相册里。

然后,波澜不惊地把荣峥拉黑。

这桥可以说是拆得非常彻底了。

项天回到房间,“卡哒”一声,轻声地关上房门。项天后背抵着房门,他的耳朵到现在都还在发烫。他没有去看阿绮跟大荣先前的聊天内容,不过从大荣发的信息内容来看,应该是阿绮问了什么。

项天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他的掌心清楚地感觉到他过快的心跳频率。项天走到床边,他拔下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在床边坐下。

项天握着手机,微微地走了走神。如果阿绮有那么多的注意事项,那他是不是最好也了解一下过程当中,他需要注意一些什么?两人稀里湖涂的第一次,实在不足以提供足够的经验跟借鉴。上一次,阿绮喝醉了,对那一晚应该没什么印象了。项天希望,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他能够表现得好一些。

除了荣峥、凌子超还有孙绮,项天没有其他的朋友,他犹豫了一下,给荣峥发了条信息。

项天:“那我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叮”地一声,信息回复地出乎意料地快。项天低下头。

荣绒:“享受就好了噢。当然啦,如果绮哥技术还行的话。蹲一个反馈。越详细越好噢。”

荣峥作为攻方,当然没有办法回答项天的问题。因此,项天发过来的消息,他是问的荣绒。

荣峥:“绒绒跟你开玩笑的。”

应该是荣峥跟荣绒解释了项天不太能够区别他人玩笑,他容易把他人说的玩笑话当真。换言之,项天很有可能真的会发一个详细的反馈,哪怕他会因此难为情,因为对象是对于他而言相当于自己的弟弟的绒绒。

在他哥几个朋友里,荣绒的确先前跟项天的接触是最少的,他不知道项天很容易把玩笑话当真。因此,很快就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荣绒:“对不起呀,小天哥,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嗯,其实如果想要自己还有对方更舒服一点的话,你在事前可以先做一下扩|张。我给你发个链接,你按照图片上的操作就可以了。”

很快,荣绒就把链接给发过来了。

项天点开,是一张图文并茂的大长图。

项天表情严肃,像是在看专业的建筑资料,只是越看,他的眼睛越是睁大,他的脸颊也越是发烫。

等到全部看完,项天已经是连脖子都红透了。

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的么?

孙绮煎好两份牛排,从厨房端出,刚好项天从楼上下来。

“洗完漱了?”

孙绮抬起头,很自然地同项天打招呼,脸上半点没有尴尬的神情。一点也没有因为被项天误看了荣峥发来的信息而觉得半点难为情。

项天“嗯”了一声。

孙绮在之前那两人下楼之前,他就洗漱过了。他推开餐椅,拉着项天坐下,瞥见他殷红的耳朵,笑了一声,在他的耳尖上碰了碰,“怎么了?耳朵怎么这么红?”

项天下意识地去摸他的耳朵,果然有点耳热。

孙绮见项天这副茫然的样子,又被他给可爱到了,他一手搭在椅子上,一只手撑在餐桌上,“波”地一声,亲了口项天的脸颊。

“我们家小天真可爱。”

孙绮全程痴汉脸。

项天神情疑惑,他有时候在想,阿绮夸的人,跟他自己是不是同一个人。毕竟,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可爱了。

孙绮在项天旁边的餐椅上坐下,他还用刀叉给项天切了一块,送至他的嘴边,“啊,尝尝看,我煎的牛排好不好吃。”

“我自己来吧。”

项天实在不习惯孙绮这样事无巨细的照顾,他伸手去拿孙绮手中的叉子,孙绮把手一抬,项天的手自然落了个空。孙绮这才又把牛排递到他的嘴边。

项天:“……”

“啊,宝贝儿,把嘴张张。”

项天只好张开嘴。

牛排递到项天的唇边,孙绮又倏地把叉子给拿远了,“等等啊,我尝尝看,烫不烫。”

他把牛排放到唇边,他先是用嘴唇碰了碰,不烫,又用齿尖轻咬了一口,发现牛排里面还是比较烫舌,他就放到他自己的嘴边吹了吹,吹得差不多了,这才给项天递过去了,“好了,现在应该不烫了,吃吧。”

项天在孩童时期都没有受到过这样过分细致的照顾,一时间又有点微微走神。

项天一只手支颐着下巴,“宝贝儿,咀嚼啊。你不是打算就这么一口吞下吧?”

项天回过神,他脸颊微热,脸颊一鼓一鼓地咀嚼嘴里的牛排。

孙绮一脸期待地问道:“味道怎么样?”

项天点点头,“很好吃。”

孙绮:“……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孙绮在厨艺方面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可能不至于难吃,但是应该也不至于就达到很好吃的标准版了。他自己给自己切了一块,送进嘴里尝了尝,“艾玛,卧槽,这肉也太韧了!”

孙绮又切了他自己餐盘里的那一块牛排,发现也煎得不够透。他抽了一张纸巾,把嘴里的牛排给嫌弃地吐在纸巾上,“ 你等会儿,我再拿过去煎一下。”

孙绮毕竟平时自己下厨的机会太少了,他在厨艺上也没有天赋异禀的本事,难得下一回厨,发挥当然不会太理想。

“不用了。”

项天的双手放在餐盘的两侧,没让孙绮端走,他认真地道:“不用那么麻烦,我真的觉得好吃的。”

“那不行,回头你以为我就只有这样的水准呢!你等着啊,这次保证不翻车。”

孙绮还是端着两盘牛排,去厨房重新煎了一次。

这一回,口感果然好了很多。

牛排是孙绮煎的,饭后孙绮还是没让项天动手收拾桌子,他自己一个人都给包揽了,殷勤得就跟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样。

项天见自己实在没什么能帮的,跟孙绮说了一声后,就上楼去把他跟孙绮两个人换下来的衣服给放在洗衣机。

回到卧室,视线落在被两个人弄得一团皱的床单上,项天耳尖热了热,他去柜子里重新拿了一床被单出来。把被两人弄脏的床单给换下,重新了换了一床干净的,开了窗,稍微通下风。

把卧室都收拾干净,项天这才重新下楼。

楼下,孙绮也收拾完厨房跟餐厅。见到项天,他脸上立即扬起大大的笑容,朝项天大步地走过去,抱住项天,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刚要上楼去找你呢。”

项天没有孙绮这样天然的适应能力。像是情侣之间的拥抱,亲吻,孙绮做起来非常的自然,仿佛他们是交往很多的情侣,而不是做了许多年的朋友,并且在昨天晚上才正式确立关系的恋人。

项天是在心理医生的心理干预下,以及荣峥、凌子超还有孙绮三个人的引导下,才慢慢学会,怎么去交朋友,怎么跟朋友之间自然地相处。

梁医生前段时间出差去了,他原先预约诊疗的时间改在了两天后。关于要怎么恋爱,怎么跟恋人相处这件事,他还没来得及咨询梁医生。

所以,项天只是身体僵硬地任由孙绮抱着,有点不大清楚,下一步要怎么回应。他想起梁医生告诉他,很多时候,肢体语言,也是表达亲密关系的一种。

项天迟疑了下,他的大拇指,在孙绮环在他腰间的那只手的虎口处,摩挲了下。这是他在三叠山,睡在孙绮的房车里,他趁着孙绮睡着,悄悄做过的一个小动作。是他表达亲昵跟亲近的一个独特的方式。就好像,他很小的时候,总是喜欢抱着妈妈送他的一个玩偶一样。他会在玩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甚至是睡觉的时候,指尖摩挲一下小玩偶软软的手。

三叠山他们两个人睡在孙绮房车上的那一晚,给孙绮留下的印象可太深刻了。要不是那天他存在逗弄小天的心思,故意装睡,没真的睡过去,他可能要很久以后才会察觉到小天对他的心思,甚至还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察觉。

孙绮想起项天回复左安发的那条短信——

“嗯,我会出席他的婚礼。如果他的孩子邀请我出席他的婚礼,我也会参加。只要他愿意,我会是他一辈子的好朋友。”

孙绮不确定,真的到了适婚的年纪,他的几个姐姐都相继结婚,有了小萝卜头,一个个都围着他喊舅舅,他会不会也开始动起成家立业的念头。他只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前来参加观礼的小天,不会让他看出任何的异样。他会笑着,看见他跟另一个人步入礼堂,会很温柔地跟他说恭喜。他儿子满月,周岁,上学……小天都不可能会缺席,搞不好,还会比对他比他的崽子都还要温柔跟疼爱。

尽管,他实在没有办法想象,他会真的甘愿走进婚姻,画地为牢就是了。但是,如果结婚对象是小天,他就没有任何的思想包袱。

他们两个人认识很多年,他不用去烦恼,他们两个人会性格不合,他也不用改变他现在的生活方式,项天不会干涉他,他更不甩改变他的喜好,他跟小天喜好的东西从来都不一样,但是他们一次也没有吵过架。

孙绮再没有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感谢那一晚装睡,误打误撞地察觉了项天心思的自己。

项天的这个小动作一出来,就连勾起了孙绮的回忆。他握住项天的手,在他的手背上重重上一连亲了一下。

好险,差点就错过小天了。

“波”地一声,孙绮亲得可响了。

项天自然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孙绮想了这么一大通。他的耳朵微微红了下,唇边弯起开心的笑容,梁医生教他的亲密的肢体语言,果然有用。

项天转过头,他向孙绮发出看电影的邀请,“要看电影么?宫崎骏还有其他的电影,评分都很高。”

项天平时一个人待在家里,午饭过后,他就会动手收拾一下家里,打扫下卫生。等到房子差不多打扫完,他会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户外综艺或者是追番。阿绮平时不看综艺,也没有听他说起过喜欢哪部番剧,项天就问他要不要看电影。

上一次差点都快要看睡着了的孙绮:“……”

“宝贝儿,今天天气这么好,要不出去走走?咱们去商场逛逛怎么样?你不是说要去滑雪么?我就去逛滑雪的装备店。”

项天看了看窗外,今天的阳光的确很好,于是他点了点头,同意了。事实上,哪怕外面在飘雪,如果孙绮一定要拉着他出门,项天也不会拒绝。项天很喜欢出门,只是他一个人出门,去的地方很有局限性,只要人一多,很容易会令他觉得紧张,有阿绮陪着,他自然哪里都可以去了。

既然要出门,两个人身上的睡衣肯定都要换下来,得换上外出服才能出门。

项天家里没有孙绮能够穿的尺寸,孙绮就打了他经常穿的一家高定服装品牌客服经理的电话,让对方送几套衣服过来。品牌客服经理十分有效率地把当季新款的服装目露发送到孙绮的个人邮箱。

项天的ipad登录他自己的邮箱。因为要赶着出门,孙绮十分有效率地选了几套。在他发给客服经理之前,余光瞥见换完衣服,从楼上下来的项天,他点击发送的动作一顿。

他朝项天招了招了手,在项天坐在他旁边沙发的位置上后,他把人搂在怀里,让项天靠着他的胸膛,他自己则是把下巴给搁项天的肩上,给他看ipad上的服装界面,“小天你看看,这些衣服里有没有喜欢的?”

孙绮打算一次性多添置几套,那样下回他再在小天这过夜,就不用临时让人送衣服过来了。

至于从家里把衣服带过来这个选项,在孙绮这里是不存在的。既然可以让人送过来,他为什么要自己动手?而且,要自己动手收拾衣服,太麻烦了。

项天眼神微愕,“我衣服够穿了。”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爷们儿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心仪的衣服。”

项天:“……”

如果他没有记错,原话应该是,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心仪的衣服?

“我穿身上的这一套出门就可以了。”

“也没让你今天就换上么,可以留着以后慢慢穿啊。你觉得,这套,还有这套,对了,还有这一身,这么样?都是他们家的当季新款。也有下一季的最新款,不过现在天冷了,我们暂时穿不上。”

项天望着ipad上一系列衣服图片,觉得每一套都很好看,“都可以。”

“就没有都可以这个选项。有了!要不我让他们把我挑选的那几套,按着你的尺寸,相同色系,或者是不同色系的都给我再拿一套,怎么样?这样等于就是情侣装了。我们等会儿要是穿着情侣装出门,嗯哼,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一对。”

也省得总是有一些不识趣地,往小天跟前凑。

项天松了口气,不用让他选就好。

“好。”

孙绮是个行动派。把他之前选定的那一套全部勾选。

项天看着他勾选。

“嗯……这样毛衣怎么样?”

难得项天有喜欢的衣服款式,孙绮自然二话不说地,在他指的那件衣服上打了勾,等到孙绮再定睛一看,好么,竟然是一件高领!

就算是下雪天,也很少会穿高领的孙绮:“……”

“不喜欢么?不喜欢的话没……”

“关系”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孙绮已经连同他之前勾选的那几套,连同项天家里的地址眼一并发送了过去。

邮件发送成功,孙绮把手中的ipad给放到一边,他捧住项天的脸颊,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宝贝儿你的眼光太好了。”媳妇儿选的高领,含泪也得穿!

项天在膝盖上的,因为紧张而微攥着的拳头松开,他舒展着眉眼,朝孙绮笑了笑。

孙绮咽了咽口水,他把项天的身体往后放,抱着人可劲地亲了亲,“宝贝儿,你太甜了。”

一个小时不到,项天家的门铃被摁响。孙绮定的衣服被装在购物袋里送到了。从内搭,到外套,上衣以及包括裤子在内,都干净整齐地装在防尘袋里。

衣服送到的时候,项天就在一堆的袋子里,找他自己挑选的那件高领毛衣。顺利找到后,项天把毛衣递给在穿裤子的孙绮,“阿绮,等会儿穿这个出门,行么?”

孙绮:“……”

“谢谢宝贝儿。”

孙绮把裤子的拉链给拉上,“一脸高兴”地从项天手里接过那件高领的黑色毛线衣。

“那你也把你身上那件加绒卫衣给换下吧,穿跟我一样,还有,裤子,外套,也都换了,跟我穿一个款式出门,怎么样?”

孙绮心心念念,就想着两个人能穿一身的“情侣装”出门。

项天平时选的衣服,大都是舒服为主,像是他现在下身搭配的就是一件加绒的休闲裤,反观孙绮,挑选的衣服大都是偏时尚类,好看是好看,就是在项天看来,不大保暖。

“放心,我这回还选了几套羽绒的。保证不会冷着你。”

像是知道项天在想什么,孙绮从其中两个购物袋里,取出件两件羽绒服,是假两件的连衣帽款式。其中一件内衬是粉色,外面的羽绒服是黑色。另一件内衬是蓝色,外面的羽绒服是米色。

孙绮把粉色连体帽的那件黑色羽绒服给自己套在身上,把米色的那件给项天熊冲冲地递过去,“等会儿你就穿这件出门。”

“嗯。”

项天把孙绮手里的那件假两套米色羽绒服给接过去,暂时放在沙发上,换上跟孙绮身上一样的衣服,最后,才把沙发上的羽绒服穿上。

项天身上的气质本来就很干净,这一件蓝色连体帽的米色羽绒服,将他身上的气质称脱得更加干净,像是冬日里阳光下的那一捧初雪。

“我们家小天真好看!”

客厅里没有镜子,项天不知道自己自己穿上这件羽绒服到底好不好看。

他注视着孙绮眼里倒映着的自己,唇角弯起清浅的弧度。

他想,他是好看的。

阿绮的眼睛,是这么告诉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战场合同工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人在斗罗,我把蓝银皇吃了山涧闲农全球航海:我的概率百分百离婚后我的人生逆袭了离婚后的大佬生活斗魂大陆之神之子重生之文化巨头重生2011骷髅主宰双面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