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九百一十六章 警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比起炎热的长安,仁寿宫的的确确更合适养伤,至少现在的李善站在一处不惹人注意的角落处,拂过山间的风带来的是一丝清亮而不是燥热。

不过李善心里还是挺急躁的,都半个时辰了还没出来啊,没叫太医,说明裴世钜那老头没挂,但这么长时间……那厮不会真的发飙,要将事情全抖出来吧?

倒不是李善真的怕裴世钜抖出来,但裴世钜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将来一段时日内,李善的选择。

不过李善也挺同情裴世钜的……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的同情。

即使在名臣辈出的前隋,裴世钜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不是谁都有资格名列选曹七贵的,要知道当时的吏部尚书牛弘都不能入选……呃,同时名列七贵的还有刚刚得李渊许可驻守仁寿宫的左卫大将军张瑾。

裴世钜文韬武略都是一时之选,先后出仕北齐、北周、隋、唐,在杨素、苏威、高颎一系列名臣过世之后,裴世钜是至今还在世上的前隋名臣中威望最高的一位,这也是宇文化及、窦建德都礼遇的主要原因。

但就裴世钜个人而言,实在是惨……都说皇帝才是孤家寡人,但李渊还真不是,反而裴世钜才是孤家寡人。

裴世钜幼年丧父,是由伯父裴让之抚养成人的,因文章华美、心计过人而名望渐起,二十多岁时就得时任定州总管的杨坚器重。

但未满三十,因为母亲病逝,裴世钜回乡守孝,两年之后再次得杨坚举荐而起复,没过几年,妻子也病逝了……

人生八苦中,爱别离苦最是常见,亲如父子,近如夫妇……但如裴世钜这样尝了个遍的,同时也名望隆于海内的,还真的很少见。

幼年丧父,青年丧母,中年丧妻,现在晚年还要丧子……而且还是独子,这让旁人如何不掬一把泪呢?

之前听了李渊用感慨的语气说起往事后,李善是真的怕裴世钜这老头撑不住啊。

如果撑不住挂了也是好事,但如果撑不住将一切抖出来的话……只怕李渊都不相信只是巧合啊!

现在李善是真的庆幸自己及时赶到了仁寿宫,而且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上了天台山……没有这些打底,李渊对自己的观感是有可能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

来了,来了……李善童孔微缩,远处宫殿门口,两个宫人搀扶着裴世钜缓缓出殿,风烛残年的老头似乎都有点站不稳了。

首先,裴世钜撑住没倒下,这可真是个坏消息……李善发出一声轻叹。

其次,裴世钜到底有没有将实情抖出来……李善一时间难以判断。

想了想,李善又在角落处等了良久,始终没什么动静……李渊并没有召见谁。

正犹豫要不要自己觐见试探一二,突然听见身后的招呼声,李善回头看见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以及房玄龄、杜如晦、王珪、魏征几位幕僚联袂而来。

“拜见太子殿下,拜见秦王殿下。”

“怀仁在这儿作甚?”李建成强打精神笑着问:“可是父亲召见?”

“适才已经觐见,替伯父换过药了。”李善小心翼翼的答道:“伯父身骨强健,应该很快就能痊愈,适才安排诸军北上,重整陇州、泾州军务,来回禀陛下。”

“那就多劳怀仁费心了。”李建成叹道:“适才遇见的裴公,不料……”

“宣机兄、龙虔兄亡于华亭……”李善苦着脸说:“只怕裴公忿恨。”

李建成犹豫了下,摇头道:“时也命也,以裴公为人,当不至此。”

嗯,如果年初李善是去同洲的话……裴宣机死在哪儿,裴世钜都不会怀疑到李善头上,但李善这不是后来换到了陇州嘛,而且还偏偏主导了华亭一战,这让裴世钜怎么想?

几个人在殿外等候李渊的召见,李善隐秘的向李世民投去委屈的眼神……这事儿真不是我干的!

李世民回复了一个意味难明的眼神,其实他倒是看得清楚,裴世钜与李善之间的胜负,很大程度要看自己和太子夺嫡的结局,李善的确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对裴世钜的独子下手。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但就像昨夜的苏定方、凌敬一样,李世民也不相信李善一点手脚都没做……虽然昨晚凌敬深夜来见,竭力为李善辩解,但被长孙无忌几句话就驳回去了。

如今的李善也是实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将常达、张文禧都搬了出来……李建成倒是答应为李善说几句好话,但李世民那一边一言不发。

不说张文禧是张文瓘的兄长,与你李怀仁交情莫逆,就算是据说与你不合的常达,这一次不也是被你从乱军中救出来的吗?

如果你做了什么手脚,难道他们会老老实实的坦然直言?

算了,李善也不辩驳了,黄泥巴掉裤裆,彻底洗不干净了。

片刻后,得宫人传报,诸人一起入殿,李渊正侧躺在竹榻,韩王李元嘉坐在榻边念着什么。

“孩儿拜见父亲。”

“臣拜见陛下。”

李渊随意摆手让众人起身,苦笑着看向李善,“弘大即刻北上华亭,召长孙扶棺回乡。”

“伯父……”李善咂咂嘴,“这次小侄实在是无妄之灾,若是裴公忿恨……”

“他日怀仁当登门,以求弘大宽谅。”李渊叹道:“弘大此生唯有一妻,不纳一妾,唯独一子,此番战死……”

还要登门……李世民与身侧的杜如晦、房玄龄对视了眼,心想父亲这是怕裴世钜不死啊,那是登门恳求谅解吗?

明明是去耀武扬威来的!

李善咽了口唾沫,含湖带过,倒是心定了下来,看来裴世钜虽然心伤但并没有心乱,没有将事情都抖出来。

但同时李善也心里生起一丝警惕,如果说之前自己和裴世钜之间是因为李德武,那么之后……若是太子登基,秦王事败,那么裴世钜很可能会手段残酷的斩草除根。

看来要多做些准备了,李善心想,至少日月潭那边要做些准备,如果局势没有明朗,那就要有很强的抵御能力,如果局势明朗,秦王事败,那也要有迅速远遁的能力。

庄子里大部分人就算被搜捕,但也不至于被杀,但自己、母亲、苏家、凌家这几家就难说了……李善决定,回头给远在代州的李楷去封信,让他多送些良驹过来。

如果秦王事败,但没有身死,肯定会奔向洛阳这个大本营,如果秦王身死,李建成、裴寂也肯定会急着处置搜捕天策府余孽,自己还是有远遁的机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相邻推荐:
心尖苏美人别让玉鼎再收徒了旁门散仙炼魔成道地狱伯爵我崇祯绝不上吊领主大人何故谋反东汉末年求生传汉末之奇谋汉末弘农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