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两百九十七章 真相(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振看在眼中,心里有数,接着说道:“唐门也在被管制之列,毕竟它所制造的奇毒天下闻名,若是随意流向民间,必会造成极大危害……但这些门派都拒绝接受巡武司的管制,因为这动摇了他们的根基,即使朝廷做出了相应的补偿,但这些补偿要长时间才能见效,而限制措施却会让其在短时间内实力明显下降,就在这项措施在武林中推行艰难的时候,有一个门派站了出来,公开宣布愿意接受巡武司的监督,你知道这个门派是谁吗?”

“唐门!”薛畅神情凝重的沉声说道。

“没错,正是唐门!”徐振脸上竟显露出钦佩之色:“唐门凭仗暗器和使毒,称雄武林,限制其用毒,无疑就将唐门废掉了一半。邱夫人虽是女子,但屡屡在关键时刻为大周武林各派作出表率,其胆魄、眼光、智慧均羞煞多少男儿,不过也因此她再遭唐门长老的反对,家主之位受到威胁。

一个一心为国着想的唐门家主若是因此被唐家人赶下台,这将置朝廷的脸面于何地,又会让其他门派怎么想!所以先帝曾让成都巡武司统领持他的手谕赶往唐门,公开表示对邱夫人的支持,这其实已经算违反了先帝与大周武林各派所达成的协议,唐门的长老们自然屈服了。

但这只是暂时的,若是根本问题不解决,将来还会起纷争。不过看来邱夫人找到了另一条路,既然被限制用毒,那么就加强自身的武功修习,所以才会有你所说的这些事情的出现,而唐门内部自此也再没有出现任何风波。”

徐振叹了口气:“巡武司早就知道此事,却一直对其不理不问,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欠了唐门的情,又见唐门没有太过逾矩,所以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而且即使成都巡武司想要处罚唐门,以当年先帝对唐门的支持,也绝不会允许!”

薛畅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徐大人,你刚才说唐门一直把掠夺的目标对准不肯归附本朝的流浪江湖人,而且还尽力做到不伤人命,我很愿意相信。但是在平羌战争期间,我曾经被唐门弟子唐天舒暗算,囚禁于山洞之中,频繁使用酷刑逼迫我说出武功秘诀,险些命丧他手!这又怎么说呢?!”

“这件事我也从密档中看到了。”徐振显然是有备而来,他神情严肃的说道:“成都巡武司江士佳统领在知道此事之后,就立即对唐门展开了调查,甚至还审讯了邱夫人……我看了审讯记录,邱夫人自称不知道此事,她说很可能是这些年唐门弟子习惯了这种做法,所以唐天舒看到你在短短时间内就武功大进、你偏偏是籍籍无名、无门无派的武林小辈,又恰逢战争、你与他同属一队,唐天舒才贪心大起,没向唐门其他长辈汇报此事,就想独自下手。”

“徐大人相信邱夫人所说?”薛畅的声音略冷。

徐振不慌不忙的说道:“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没有证据表明是邱夫人或者唐门其他长老指使所为。唐天舒死在你手中,没留下任何证据。

YY小说

江士佳统领甚至审讯过冯幽深,冯幽森说唐天舒是主动找到他,要求将他分配到你所在的侦查小队,冯幽森考虑到唐天舒和他儿子冯晏豪相熟,所以就同意了,并没有唐门的其他人向他打过招呼。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些年来,除了你所遭遇的这件事,唐门并没有对在巡武司注册过的其他武林人下过手,所以巡武司只能认定是唐天舒的个人所为。不过,铁剑山庄的中毒事件和你所遭遇的这件事己经激起了皇上的极大不满,下令对唐门作出严厉处罚,相信你已经知道结果了。”

“是啊,是挺严厉的。”薛畅的话里带着几分戏谑。

“薛掌门。”徐振正色的说道:“你我相识不过一两日,但有些话我却如梗在喉,不知当讲不当讲?”

薛畅从对方严肃的神情中感觉到什么,也变得认真起来:“你请说。”

“我刚才所说这些事都是龙卫和巡武司的机密,我冒着风险跟你说这么多,一方面是因为太皇太妃,一方面是因为我做出的承诺,更重要的是因为你!”

“我?”

“薛掌门,你即将成为大周的护国武者,获封侯爷,还将迎娶魏国长公主,成为当朝驸马……你已经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湖人,你已经成为大周武林举足轻重的人物,你的一举一动在别人眼中将不再只代表你一个人,你不光代表着逍遥派,还可能代表大周武林,代表着皇上,因此你考虑问题也不能只从自己出发,需得站在更高的高度去思考。

就拿唐门的事情来说,若是你执意找唐门报仇,最终搅起两派大战,巡武司不知该如何处理,皇上也会觉得难办。到时候巴蜀武林陷入混乱,整个大周各派都会惶恐,恐怕就会有谣言传出,比如‘朝廷先派逍遥派清算唐门,接下来就该轮到其他门派了……’。偏偏今年初皇上刚刚颁布新的召令,你说武林人信还是不信?

到时候大周武林人心惶惶,有的门派北逃北燕,有的即使留下,也会对朝廷有了贰心,等到北燕大军再次南侵之时,朝廷恐怕再也组织不起一支武林军队……”

薛畅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满的说道:“徐大人,这不过是我门派的个人复仇,却被你说的好像关系到国家的生死,没有这么严重吧?”

“没有这么严重?”徐振冷笑一声,提醒道:“武林大会召开,京都戒备森严,在这样的情况下北燕奸细还冒险前来引诱你,你以为是为啥?你可知道,自从去年开始北燕军队就一直在草原上征伐,今年它又陈兵三韩边境……二十多年来北疆的驻军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张啊!我朝军队在战力上并不比北燕强,唯强在武林,若武林动荡,则优势不存,所以不可不慎啊!”

听到这些话,薛畅想起了他在来京城途中所遭遇武当派青风道长险被劫持一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这么说我和我徒弟之仇就没法报了?”

徐振听他口气略有变软,赶紧又说道:“薛掌门,你如今身份非同小可,若是亲自出手,只会引人遐想,唐天舒已经死在你手中,你也算是报了仇,就不必再深究了吧……

但是你那徒弟还是可以向成都巡武司提起上诉,以江湖规矩向当年的那个唐门弟子进行生死决斗,毕竟事涉辱父辱母之仇,巡武司不能不作出回应。若他想要找邱夫人报仇,恐怕就不行了,最多只能通过一场比斗折辱对方,还得看邱夫人答不答应。如果他想要回祖传秘籍,可以私下商议,但不能公开。

但是有件事情我得先向薛掌门你坦白,此前巡武司并不知道你的徒弟徐熙是徐浩的儿子,他的身份信息一栏中标记着孤儿,是抄写自你之前初建门派时向巡武司呈交的资料——”

“我之前也不知道,后来有一次徐熙看到唐门弟子施展类似他祖传武功的招数,才向我提及此事。”薛畅解释了一句。

徐振神情郑重的说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我已将此事告知了总巡武司,你的徒弟徐熙是徐浩的儿子,而且他也知道了他父亲死亡的真相,那么他将来会不会因此怨恨巡武司?甚至怨恨朝廷?这才是巡武司最关心的问题。”

“我敢保证我的徒弟徐熙绝不会做出任何危害大周武林和朝廷的事情!”薛畅毫不迟疑做出承诺,以维护自己的徒弟。

徐振再作提醒:“巡武司当然也希望如此,但他们会一直保持对你徒弟的关注。而且由于你徒弟的这个出身,他最好是为朝廷立下一些功劳之后,再向巡武司提出以上的要求,会更容易得到巡武司的支持。”

薛畅沉默了片刻,回应道:“我明白了,我会好好的考虑这事……对了,徐大人,北燕真会对我大周发动战争吗?”

徐振斟酌了一下语句,神情郑重的说道:“从现在的迹象来看,重掌朝政的北燕国主是个野心勃勃之辈,北燕这两年也确实在不断扩军作战,不过我大周毕竟是强国,两国一旦开战,牵涉极大,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但不管怎样,要有这个准备,让你的徒弟们好好的修炼武功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派上战场了。”

“多谢徐大人一番肺腑之言,这份恩情我薛畅铭记在心!”薛畅情真意切的表示感谢:“徐大人忙碌了一天,想必也十分疲乏,且随我进院里吃些便饭,稍作歇息。”

徐振婉言谢绝:“不了,今晚还有要事要忙,我就不多留了。来的匆忙,也没准备贺礼,等薛掌门你大婚之日,一定奉上!”

薛畅赶紧说道:“到时我一定邀请徐大人来喝杯喜酒,但贺礼就免了吧,徐大人告诉我的这些事比贺礼要珍贵百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战场合同工 破灭虚空 我能升级万物 霸体巫师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全能领主:我能修改隐藏词条我的功法变成了宠物我给功法贴词条我有一座外挂殿外挂是随机瞳术我真不想做手术啊超级手术刀王者:我真是个娱乐主播余生为期我的卡牌无限强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