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五百一十九章 教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在王国圣地/兰斯古城内,庄严肃穆的圣歌和颂词,隐隐约约的响彻在大街小巷之间,就彷若是丝毫未曾受到,兵临城外的叛军影响一般。除了街头上巡曳不绝的披甲士兵和带队的武装修士。

作为西大陆公认的宗教圣地之一,位于东方的耶路撒冷、意大利的罗马、尹比利亚半岛的圣地亚哥之后的第四大朝圣所在;圣安东尼奥十字宫内,西北总主教乔瓦尼刚刚结束长达数小时的晨祷。

阳光透过多扇宗教故事画的彩色马赛克天窗,宛如五彩的光环一般,汇聚在大祭台前的乔瓦尼身上,显得颇具神圣意味。他满面沟壑如刀削斧凿,身体干瘦而灰白须发蓬乱,唯有眼神明亮而睿智。

虽然他仅有单薄的麻袍,早已经被晨间的露水和汗湿所浸透,但却丝毫没有动摇和影响到,一字一句最后祷词圣言。尽管在长达数个月的圣事当中,乔基诺依旧没有能够得到任何的启示和征兆。

但多年按部就班所养成的生活习惯,和饱读教会典籍历史文书的阅历,已经让他内心如磐石一般的坚定,信仰如大山巍峨一般的稳固。事实上,乔基诺的出身背景,也与其他几位王国总主教不同。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其中作为首都大区总主教人选,在默认的王国政治规则当中,必然出自王室或是与王室关系密切的成员,比如那位以师长身份辅左三代王室,执政了数十年的“惊怖卿”黎星刻,就是个典型例子。

他权威最盛的时候,甚至可以在专属的王国宗教委员会上,直接罢免其他四大总主教以下的各级神职人员;或是在御前会议上质疑某位王国总主教,而请求国王将其罢黜,并重新开始圣选仪式。

而罗马普世教会在王国长期沿袭下来的影响力,也是在他的执领下被逐渐的排除和瓦解;最后,在一场针对北意大利诸侯继承权的干涉战争,都灵战役之后,迫使普世教会的罗马教廷达成妥协。

既罗马教廷在王国总主教以下的教会人事迁转中,只剩下最后象征性的铨叙权;也就是作为王国教会圣选仪式的见证和监督者。理论上可以提出异议和质疑,但是绝大多数时候,就是个观礼看客。

通常是为了以罗马圣座使者来背书和证明,普世教会与王国统治,始终是一体两面密不可分。当然了作为补偿,每次圣选仪式完成之后,都会以王国教会的名义,向罗马城的圣座进行献金和赠礼。

在历史上偶尔也会有所例外,但这种来自圣座代表的质疑和异议对于王国教会,基本没有多少实质上的影响;反而是成为了下一场王国对外战争,或是王室与诸侯封臣爆发国内宗教战争的导火索。

此后历代执政的枢机卿,或许有人鼓动王室向罗马教廷示好,而重新开放了一些教会的限制,乃至承认罗马所委任一些荣誉性的神职;但是,教廷在王国普世教会当中的影响力,却是远不如往昔。

而教会世俗本土化的结果,也带来了另一个趋势,就是王国诸侯、贵族,对于教会的渗透和影响;或说就是那位“惊怖卿”,用战争从罗马圣座名下,夺来的神品和教区委任权,团结和收买贵族。

然后,各种贪图享乐,腐化堕落的风气,也在教会中上层当中迅速弥漫开来。虽然,在此之前罗马普世教会内部,贪渎犯戒、任人唯亲的各种弊端,也是屡见不鲜。但是王国贵族将其公开表面化。

于是,关于教会上层情妇与私生子数量,教士与修女私通破戒、神职人员酗酒与谎言的各种笑话,开始随着各种喜闻乐见的民间读物和风闻传言,流行于街头巷尾;乃至成为王国公认的顽疾毒瘤。

而在惊怖卿之后,王国五大总主教及所属教区,各大修道院及分支的人选,更是长期被出身大贵族,或是王室支系所推荐和扶持的人选,所轮番把持着;这也催生了教会中对此深恶痛绝的立誓派。

而乔瓦尼就是这么一名,属于主张回归过去简单、洁净传统的,虔诚派背景的教士;同时他还是教会中的另一个宗教法学团体——圣闻社的成员;但他本身只是个来自尼德兰地区殷实渔民的后代。

年幼时他就已被送入教会,然后一步步的从侍童开始修行,成为见习教士后又在神学院研读多年,追随过多位不同派系的导师;也亲眼见证了来自教会内部的侵轧和斗争,乃至是肆意放荡的恶行。

由此也成为了一名立誓派的成员,主动要求来到地方教区;从默默无闻的乡村神甫,一直做到了郡区主教;然后他的神品也就仅限于此了。因为想要成为行省的都主教,而非虚有其名的辅理主教。

光有受人尊敬的名声和威望,就远远不够了。还就必须得到王国的大臣作为靠山,当地大贵族之一的支持;并给与对方相应的汇报。所以转去某处修道院当任副院长,熬死年迈院长就是最好选择。

但在这时候,王朝末代最后一次激进式改革的政治风潮,也由此爆发了。出于对于前任枢机卿“急变者”阿伦德,为了扩大财源和卖官鬻爵的范围,开始暗中变相售卖教会神品和圣职的愤怒反击;

日常品行和名声尚好的乔瓦尼,也在立誓派的推动之下,被当成了某种教会树立的典范之一;而被王室破格指名推荐成为,中央行省教区都主教/布尔日大主教;并在立誓派的帮助开始整理教区。

最终,在王室宣布退位让权前几年,他也因为在中央行省的大动作,与当地贵族、部分教会成员的严重对立,而被王室调到了西北总主教的下辖,明升暗降成为了总主教的助手/主教联会秘书长。

但是首都发生的一系列政治事件,也彻底搅乱和破坏了王国教会上层;随着有资格列席御前会议的首都大主教出逃国外,其他几位总主教或是被吊死在街头,或是在暴乱中中失踪,或是身陷令圄。

在西北大区的主教团联会上,作为神品和资历都无可挑剔的乔瓦尼,经过特别圣选仪式成为了王国西北教区的代理总主教。紧接着在首都执政的宪章政府,又迫不及待追认了他为西北总主教身份。

待到了后来血月事变爆发,五大公爵短暂的联合执政,因为内外矛盾激化变成了一场混战;合力将其将其击退的多方势力,所组成的共和派政府,也同样邀请他接任首都大区,并籍此整顿教会。

乔瓦尼也曾经短暂的犹豫和心动过,这似乎距离他内心所期待的事业,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了。然而,紧接着发生的教会宣誓运动,却打破了他仅有的期望。虽然,只有少数神职人员参与了宣誓。

但是也造成了王国教会从中央到地方的大分裂;而对于乔瓦尼来说就更是不可接受了。他曾经宣誓效忠王室,但从未听说过什么虚无缥缈的人民,更别说以世俗权利来倒逼教会,破坏教会的统一。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让他与首都政府越发背离。因为他们居然以整顿教会的名义,大肆没收和查抄属于教会的地产和财物;然后又转手低价卖给那些变革派/新贵族、富商之类,只为了充实财政。

哪怕是乔瓦尼所出身的立誓派,也主张的是通过教会内部的自行整肃,来实现从上至下的体制洁净和回归虔诚。而不是让一群满身铜臭,或是脚上沾满污泥的世俗议员,来审判和决定教会的功罪。

所以在他的持续号召和影响之下,西北总主教区在王国版图当中,已然形成了事实上的自立;甚至连历代首都政府派来的教士,都无法真正的履任。当勃艮第家族向首都进军时,同样也拉拢过他。

但是,乔瓦尼的对应是避而不见,同时,调集各个修道院的物资和财富,进行地方自保性质的武装化;继续保持西北教区的中立和超然。直到王国南方重新冒头的那些异端派,所支持的叛军北上。

他就更不可能与之谋和、妥协了。作为普世教会中的立誓派,叛军所宣称的宗教宽容是一回事,但是让那些被普世教派查禁的异端派系,公开活跃在那就始另一回事了;更何况他们还敢因义称圣。

在没有任何来自罗马圣座的甄别和见证之下,就敢于将某人自封为当世行走的圣徒;这又是何等丧心病狂的亵渎啊!这是南方所有的阿里乌斯派、洁净派、聂波利斯派,加起来都不如的超级异端。

相比之下,这些叛军儿戏一般的自行委任,缺位的西南、东南大区总主教,反而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了。所以乔瓦尼在暗中还是指示教会成员,为据守第戎城内的孔泰亲王,提供了相当程度的帮助。

在第戎之战的结果传来后,就果断放弃了不利于防守的省城沙隆,而号召诸多追随者连同大量库存,转移到拥有更多信徒根基的圣地/兰斯。当乔瓦尼慢慢反思和回想,走出了这座礼拜所之后。

就见诸多早已经等候在此的教士,一股脑的簇拥上来,为他披上华丽花纹和织绣的红棕色圣衣,戴上金银装饰的褐色高冠;戴上宝石的权戒和项链。当他出礼堂后已是手执十字权杖的另一番面貌。

虽然乔瓦尼在日常中坚持素简生活,厌弃教会的奢事攀比之风;但令他无奈的是在长久惯性影响下,绝大多数王国臣民,还是喜欢尊崇一位衣冠华丽、冠冕堂皇的神职人员,而不是简朴的苦修士。

而他难得穿上这样一身隆重一场行头,也是为了主持一场公开的审判,针对那些南方异端/叛军派来间谍的当众处刑和宣传。同时也是为了打击和震慑,兰斯城内可能存在潜在同谋和协从、同情者。

想到这里他再度确认到:“他还没有认罪,并且在宣誓书签署悔过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攻约梁山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相邻推荐:
殿堂史诗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捡漏:开局砸了镇店之宝从执教皇马开始巨星从荒野求生开始太上老祖从坟墓里爬出来了我给地球打mod坟墓里爬出来的男人仙武帝祖我徒弟都是仙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