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七十七章 空间叠影!(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男子被第一时间给抽出来后,被暂时临时处理了一下出血,就转运走了。

紧接着,雷仲与周成等人在旁边翘首以待。

全身肌肉僵硬,随时准备着一场大战,刚刚男子有说,他的下面保护着两个小孩……

但?

两分钟之后,消防员终于掏空了四周的壁障,把两个小家伙露了出来!

一男一女,女孩子比小男孩大,应该是姐姐。

两人的年纪都不超过十岁。

而且,两个人的身上都是血迹,女孩抱着小男孩!

手很紧张。

此刻,两个人的小脸煞白,被人抬出来时,小男孩的手环抱在姐姐的腰部。

被抬出来后,两个小家伙都没睁开眼睛,甚至,声音都没发出。

见状,所有的心当时就是一寒!

你倒是哭一声啊?

周成与杨弋风两个人立刻左右开弓,一人抓住了一只手腕。

探着脉搏,心里都祈祷着千万别出事啊。

呲呲!

呲呲!

脉搏跳动还在。

“醒醒,醒醒。”周成摸的是女孩子的手,感受到了脉搏之后,赶忙一边拍她肩膀道。

“啊!~~~”

小女孩立刻发出来了撕心裂肺地恐惧尖叫。

浑身的肌肉僵硬而抽搐。

开始左右摆动,紧紧把自己的弟弟抱在了怀里。

“听得到我说话吗?”

“小姑娘,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周成说话时,看向了杨弋风。

“小男孩也没事,赶紧抬出去检查一下其他情况。”

有脉搏的搏动,就证明是好事。

周成和杨弋风就打算把两人分开,可小女孩始终不肯睁开眼睛,也不愿意放开手。

直到两个人要拨开她的手时,她才反抗着。

众人无奈,只能先把两个小家伙给往后挪动了一点地方,以免再受到二次伤害。

然后,周成和杨弋风又说了一段话。

两个小家伙才睁开了眼睛,然后吓得立刻就哭了出来!

“哇!~”

“哇!~”哭得声音很大,也很害怕,嘴巴张合时还拉扯着丝。

能哭出来,就好。

看到两个小家伙哭,众人才长舒一口气,然后赶紧把两个人分开到了担架上,然后一边往外面撤,一边检查着他们全身的情况。

周成和杨弋风因为隔得最近,所以负责检查生命体征的就是他们。

“有没有哪里痛?”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痛。妈妈!~”

“妈!~”

小男孩和小女孩都哭了起来,吓坏了,脸色煞白煞白的,而且还从担架上坐了起来,左右环顾。

xiaoshutingapp.com

“妈妈!~”

“不哭了啊,不哭了啊。”周成只能安慰。

“妈妈很快也会被救出来。”

同时心里有点疑惑,这两个小孩既然都在一个地方,那她们的妈妈可能就。

“妈妈,电话。”

“叔叔,能给我妈妈打电话吗?”女孩哭着请求周成,眼睛里的泪水这才把脸哭花。

周成和杨弋风两个人都沉默了。

小家伙啊,你们的妈妈,可能不在人世了。

没回话。

小女孩抓住了周成的手:“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好不好,叔叔,我要我妈妈。我妈妈还没回家?我要我妈妈!”

旁边的小男孩也哭起来,左顾右盼,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人。

听到这声音。

周成赶紧把电话掏了出来:“你妈妈电话多少?”

女孩和男孩同时报了电话,记得非常清晰而准确。

周成拨通,对面响起了一个非常着急的妇女声音:“喂,你是谁?”

周成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女孩立刻就伸着头道:“妈妈,你在哪里?我和瓜瓜找不到你了!”

对面的电话里,立刻响起了一阵抽噎声。

好像是喉腔似乎是被什么液体给堵住了,足足过了好几秒。

还没回应。

女孩又道:“妈妈?”

“冬冬,妈妈在,妈妈在。”

“你在哪里?你和弟弟在哪里?天爷啊,幸亏你们没事~”

……

十分钟之后,周成和杨弋风两个人给冬冬和瓜瓜确定了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之后,才让旁边的警察把冬冬和瓜瓜的母亲重新取得了联系。

然后,周成就看到,一个穿着围裙,发丝尽乱,眼圈通红的女人,从远处狂奔而来,半路摔了一跤,但她很快爬起。

走近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和儿子都没事之后,当时双膝就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旁边的警察立刻把她拉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看到了自己的妈妈也是冲了上去!

三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周成给了她们差不多半分钟时间,便拉开了三人,对那中年妇女说:“别耽搁时间了,孩子的初步检查是没问题,还是要去医院在详细地做个检查,然后住院观察一两天的。”

“别因为大意出了事了。”

女人是懂事的,听到后吓得脸白了,赶紧站起来,点了点头,一只手擦着鼻子和眼泪,说:“好。”

“好,我们去检查。”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她不停地对周成和旁边的警察鞠躬。

说完,她还给自己的老公打了电话,报了情况,她老公则说马上就能赶到了……

望着三个人离开,周成和杨弋风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然后周成稍微想了想,还是走去了之前那个男子被送往的医疗车,告诉给了他小男孩和小女孩都很好的消息。

“那就好。”男人听了,笑了起来。

接着看到了周成有些疑惑的表情,便解释道:“这两个小家伙和我是邻居,他妈也是在下面摆摊的他,大哥是跑车的,我是回来正好吃饭,还让他妈妈替我看着摊。”

“是那小姑娘带着弟弟开门的时候与我碰到了,我们都来不及跑了。没事就好,他们没事就好。”

男子会心地笑着,眼睛稍微有点湿润起来。

周成又问了下男子的情况,有点严重,胸椎几乎是粉碎性骨折。不过若是处理得当的话,应该只是不能做重体力活。

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见此,周成也就放下心来,也没多说什么,便转身跳下车走了。

之前与男人聊天说那么多,他只是为了稳定男子的情绪,对于他的失恋和遭遇,周成做不了任何的劝解,他自己就没谈过恋爱。

没经历过这种苦,怎么可能去劝慰他想开些?

不过他知道自己拼命救下来的两个小家伙都没怎么受伤,应该会一定程度地减轻他的死志,便于他以后好好活着。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得靠他自己去慢慢磨平了,也或许需要他自己的两个妹妹或者另外一个女孩来进行救赎。

而周成,还有自己的任务。

跳下车后,杨弋风就问:“那哥们儿情况怎么样?”

可以想象得到,这个男人在最后用身体护住两个不是自己孩子的小家伙时,需要多大的勇气,而且一直都在坚持!

用手,磨了皮肉见骨,掏出来了三个人的生命之路。

他不管有没有死,也掩盖不了他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的事实。

“没生命危险吧,其他情况还得进医院才能最后确定,希望不要截瘫吧。”周成祈祷,他这样的情况,非常容易发生全脊髓损伤或者半切,那可就惨了。

但无论如何,人都还活着,就是好事。

他们也只能尽力。

杨弋风长舒一口气:“人还在,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也强求不得太多。还是等后续治疗情况吧。”

杨弋风说话的时候,揉了揉眼睛。

“十一点多了。”

“我们过去继续守着吧,后面再出来的人,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杨弋风非常严肃地说。

休克,是外伤患者最致命的,而失血性休克是一个时间性累积的过程,患者自己没有止血或救治经验,或许一点小伤,都会要了老命!

所以后面的情形,可能会更加严峻和残酷。

但这种话,也只能心里想想,可不能说出来的。

寄托于希望于奇迹,是目前所有人能做的!

……

“那两个小家伙,没事吧?”周成和杨弋风回后,雷仲就问。

杨弋风摇头:“那个大哥给力,就只是一点皮外伤,但也是吓得够呛。”

“联系上了家属,没特殊情况就转运至医院里继观。”

“那就好,那就好。”雷仲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另外一边,找到了一个人,没机会救过来!”雷仲长叹一口气,正是因此,他才担心那三个人的情况。

小孩,是人类最脆弱的时候,也是很多人内心的一块软肋!

说完,雷仲又是扫了周成几眼,问:“你刚刚是为什么会想到说那些话的?”

“这可不是外科教你的?也不是骨科教给你的啊?”雷仲后来回想周成的说话思路,竟然觉得非常有逻辑性。

周成就说:“就是套近乎,先顺毛捋,然后找薄弱点。每个人内心都会有薄弱点。”

“也很凶险,差点在说到他前女友的时候,把他弄爆炸了,但好在,他还有两个妹妹,要是什么家人都没有的话,估计就难了。”

无欲则刚。

人的心理防线,并不取决于最坚硬的心境,而是每个人心里的那一块软肋。若是没了这种软肋,

没了牵绊,那都快成仙了,说什么都不管用。

所以,之前,其实并不是周成救了那个男子,而是他的家人救了他,泯灭了他的死志。周成只是诱导而已。

“但还是做的不错的。”雷仲说。

周成忙问:“刚刚那个被砸到的消防,没事吧?”

“皮外伤,重物的高度不高。所以没有内里损伤。”

“稍微包扎了一下,还准备冲进来呢,被他们的队长给训回去了。”雷仲回道。

周成瞬间肃然起敬!

又是一个可爱的小伙子啊。

……

时间缓缓流逝,周成等人的任务越来越少!

而且开始出现了所有人都是满怀希望而前,却铩羽而归!

让整体的氛围,开始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

周成发现,其中的好几个,其实如果时间来得及,都是可以抢救一下的。但是没办法,时间和空间,就是埋葬一切的最好收容物。

虽然这期间,周成又表演了几次,但仍然只能说,人力有穷,世界上没有神仙,只有普通人……

周成和杨弋风两个人再一次累得满头大汗地从第一现场往后退时,雷仲就看到了两个人稍微有点遗憾和落寞。

便走过来,安慰说:“你们已经尽力了,这已经是最完美最及时地救援了,但没办法啊!”

人没救过来,在露出来的时候,还有生命体征,但是在周成和杨弋风的手下,慢慢地散去了最后的生命体征,胸外按压了十几分钟,仍然没按过来。

周成和杨弋风就被临时给换下来了,其他人虽然还在做心肺复苏,但也不过是安慰而已。

十几分钟的心跳骤停,即便按了过来,也大概率是植物人了。

雷仲今年都五十五了,在临床工作了多少年?工作的时间比周成和杨弋风的年纪都还要大,所以见惯了生死。

周成和杨弋风虽然也见过,但这种亲自在面前死去的,却经历不多。

两个人都稍微浅笑了一下,满是无奈之色。

也差不多这时候,周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震动,周成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任务,便抬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蔡东凡。

“蔡老师。”周成忙说。

蔡东凡那边,还听到周成的耳旁有嘈杂的指挥声,便一愣后说:“你还在现场啊?”

语气很意外,还有些愤怒的心疼。

不过,因为现场太吵,周成只能打开了扩音,把声音调到了最大,并且往旁边挪了点位置。

“蔡老师,你说什么。”周成忙重新回。

“你是不是还在现场?这都几点了?三点多了。”蔡东凡问。

“你不要命了吗?”

听到这话,雷仲稍稍一愣,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壳:“你们两个是几点钟来的?”

杨弋风说:“我是六点……”

雷仲就直接推了一下杨弋风,然后怒道:“那你们两个还不滚回去休息?不要命了?我还以为你们是后续医疗队的呢。”

杨弋风还要说话,雷仲就直接找了两个人,在他们耳旁低语了一阵后。

周成和杨弋风两个人马上就被盯上了,走上前来说:“周医生,杨医生,你们回去休息吧,我派人送你们回去。”

“辛苦了。”

现场有多辛苦,大家都看得到。

人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

杨弋风是事发当时就来了,一直熬了七八个小时了,周成也是第一批来的,他们都轮换了两次了!

这哪里撑得住啊?

雷仲见杨弋风犹豫,便道:“他们要是不愿意走,就强制执行吧!”

周成和杨弋风就这样,被人给领着带了出去,然后塞上了车,两个人告诉了司机目的地后,两个人坐在后座,一人偏着一个窗户,竟然就沉沉地睡了下去。

那司机见状一愣,想起刚刚被交待的事情,他便把窗户给关上了,开了暖风和AC,然后到了周成的楼下后,便蹑手蹑脚地下车,轻轻地拍了拍周成的肩膀,告诉他可以上去休息了。

然后周成下了车后,他才慢慢地上车,再把杨弋风送到了目的地,再把他喊醒,让他回去休息。

做完这些,司机才有些开心地吹着口哨,又重新开向了义务车队的排队处,打了打哈欠,然后又买了一瓶咖啡,睡在了驾驶位……

但这一夜,注定了有许多人难以入眠。

……

凌晨,三点一十左右。

八医院。

麻醉科的曾毅在看到自己的科室里一大堆的人都累倒之后,才终于道:“剩下的手术安排都是轻伤患者了,把规培和研究生都叫过来顶上吧!”

“主治以上职称的,一个人带两个下级,恢复成择期手术的模式,一定要务必保证手术安全。”

“好的,曾主任。”听到曾毅这话,一群人瞬间如释重负!

之前,为了保证急重症手术的顺利进行,曾毅把所有的上级都叫来了,让规培和研究生回去休息,一是怕出事,必须是有经验的人掌舵麻醉全场。

二就是准备轮转的,终于等到了。

急诊手术也可以分成急重症和普通急诊手术,重症病人自然优先,但是麻醉的风险也是极高的!

然后,曾毅就首先默默地退走,给自己的学生打了电话。

曾毅本以为啊,贪睡的安若估计得一会儿才能接呢,不过却听到,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的声音略有些嘈杂,沉吟了片刻后问:“安若,你现在在哪里?你没回家休息吗?”

在病人来医院的时候,曾毅就交待了安若不用管,好好休息,但听对面的声音,似乎并不像。

“老师,我没在哪里,一直等您电话呢,睡不着,是要我回来吗?我马上可以回来。”安若的声色略有些兴奋。

她很想做点事情,可惜没地方能用得上她,所以她就来找刘诗雨了。

而刘诗雨本来还有‘志愿者’工作的,是杨弋风的御用志愿者,但可惜随着医疗队的加入,刘诗雨也是被推到了一边去,她们两个就在边上看戏。

也是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的机会,稍微出点力也好啊。

“那你来科室吧,后面的工作时间也不短,给了你时间休息你不休息的话,你得扛住啊。”曾毅也是很无奈。

安若啊,还是工作的时间太短了,不知道一旦发生了大规模急诊病人入院,其实需要马上进行休息。

有时间休息的时候在玩,这不是自找累吗?

不过,曾毅也能体会安若想帮忙的心,只是之前的病人的确情况很严重,他怕安若照看不过来,经验不足,所以把所有的规培和研究生都打发了回去。

研究生和规培是需要机会的,但是机会是慢慢给的,她们不经历这种大急诊的扫尾工作,如何参与到开头啊,如何让他放心啊!

当然,现在对研究生和规培也是一种磨炼,必须要周转两个手术间!

与上级医师一起同时完成多台麻醉,这就是给她们的考研。

“没关系,老师,我觉得我能扛得住。”安若挂断电话后,立刻就给刘诗雨道别了。

说明了自己的去向后,刘诗雨才说:“好吧好吧,我感觉学习就像你男人似的。你是一刻舍不得啊。”

安若就上了自己的车,平时她是不开车的,但今天知道肯定要回去,就开了车。

“你还吃这个醋啊?我这是笨鸟先飞,我要飞回去做事啦。明天约起来,一起吃饭,好好地吃顿好的。”

“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啦。”安若说完就踩动了油门。

刘诗雨也只能无奈地退走,看着现场,回头再看了自己老爸一眼,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她现在的身份还是学生,最多能做的就是志愿者,但是她组建了志愿者,也算是帮上忙了,而且现在还很困,好好休息,不给其他人添麻烦,也就是帮忙了。

跑回学校,叫醒了不耐烦的寝室阿姨,撒谎说自己去当志愿者了,这才钻进了被窝里。

……

而就在周成离开了现场的场地之后啊,雷仲思忖了一阵后,在多番计量之下,还是给总调度说明了情况,现场还是要准备一个心理学的专家,以防万一。

之前是周成一直在兼职着这事,而且时间还晚了。

所以也不好把人叫起来,只是雷仲没想到周成已经工作这么久了,也不得不放周成离开。

交待完,总调度马上就作了相应的安排和联系,给雷仲进行了回复。

而与此同时,雷仲的私人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是熟人,也是湘南大学附属医院的人打来的电话,他在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做会诊手术!

往湘南大学附属医院送病人啊,太远了,而周边的医疗资质虽然可能不足,但是其实也有大量的医生过来了小医院支援。

“雷主任,我们现场处理搞得可以啊!”

“我们这边已经保住了三条腿了,还有一条是栓塞了,实在救不过来了。这比车祸伤导致的截肢几率都还要小啊。”

“我最开始看到这个止血钳的时候,都有点愣了,这是我们科的人做的还是附二附三的人搞的啊?”这是一个副教授回的电话,也是在给雷仲汇报周转病人的后续情况。

与骨科相关的保肢,自然是要第一汇报的。

保命,保肢!

这是骨科和急诊的两大永恒话题,因为急诊病人不可能出现截肢意外的肢体离断!

“都不是,是八医院的一个小伙子。”

“不过以后可能会来我这里。”

“后续的效果还可以吧?还可以就行。”雷仲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作为骨科的大拿,雷仲清楚四肢可以有六个小时的缺血窗口,但是也不能保证会发生其他意外,毕竟,这种直接夹闭也不同于手术室的止血带!

“啊?”对方愣了愣。

显然是相当地意外。

“效果肯定是还可以的,如果是取栓能跟上的话,我做的四条腿都能保住,不过嘛,您也知道,血管外科现在的任务太重了,所以人手远远不够。”

“雷主任,您这是又从哪里找了个好苗子吗?”他开着玩笑。

雷仲是科室里的老大,他开玩笑也不敢开太狠,不然的话他就得说从哪里又挖了坑回来。

这不挖墙脚吗?

“还行吧。不说了,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你们记得休息啊。别给我搞出来捐身了。”雷仲交待。

“雷主任您也多休息,您也连续工作这么久了,听说今天你还是从手术室被叫出来的。”对方又多说了一句。

“我没上手,还好。”雷仲接着就主动挂断电话,然后开始审视起来。

他要考虑的问题极多,周转,死亡率,截肢率,医务工作者的调配,现场医疗队,医疗车上的驻车人员……

周成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之后,就匆匆忙忙洗了个澡,然后倒在床铺上,定了个七点半的闹钟,沉沉地睡了下去。

不过,闹钟没响起来之前,周成就醒了过来。

七点,周成就赶忙洗漱,然后就匆匆赶向了科室里。

然后进了科室,周成的头皮都麻了,这里面的病人已经扎堆到了门口,差点水泄不通。

而且,在护士站那里,一堆人还挤在一起,不停地问着忙里忙外的护士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做手术,还有人差点打人。

在护士站的对面,保安都把防爆盾和大叉子拿来了,守在那里,双目不停地巡视。

闵朝硕在那里,双目通红,黑眼圈高挂地和病人家属解释并谈话着。

护士长也是烦了,在吼道:“自己找一下,这边很多东西都不够,我在找人送,你们自己找一下。”

“护士长,+14床说住在走廊上不舒服。想要换到房间里面去。”一个实习护士对着程玥喊。

程玥眼皮子一跳:“现在哪里还有床啊,让他自己去和房间里的人商量,对方如果同意,我给他转。”

“现在急诊科还有十几个待收治入院的病人。”

“能住进来就先住进来,早上查房安排出入院后,再统一安排吧,在让他坚持一会儿。”

“没办法,耐心解释一下,病人太多了。”

“护士长,10*75的石膏库存又不够了。”这时,处置室走出来了一个人,赫然是庞定坤,他被临时借调回了骨二科,不然的话,严骇涵组都运行不下去了。

“我让人在送,在路上,门口堵住了!”程玥脸有点黑。

这还真不怪医院,库存都被清了,平日里备了有多一百个,但是急诊科、骨一、骨二都在用,哪里够啊?

再加上还有车祸等平急诊的病人也要用,她头都大了。还是连夜让人从市区送来的!

周成看到这乱糟糟的场面,顿时内心一凛,揉了揉眼睛之后,便走向了医生休息室,打电话给罗云。

没接。

又打电话给了蔡东凡,蔡东凡接了:“蔡老师,你们的急诊手术还没做完吗?”

“你在哪里?”蔡东凡连喊周成的名字都懒得喊了,直接问。

“科室。”

“下手术室来,等会儿不用你查房,赶紧来做手术。”

“你昨天晚上休息好没有?”蔡东凡吩咐完才问。

“差不多了。”

“那先下来吧。等会儿罗云上去查房!”蔡东凡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在急诊科守了五个多小时,才把守急诊科的任务还给董千盛。

今天值班的是闵朝硕,他是二线咨询班,只是之前院长亲自出面,需要每个科的主任亲自到场,他才去急诊科,从急诊科出来就急急忙忙地来了手术室,现在腿都还麻着,但这么多病人,肯定要连续处理的。

周成听到吩咐,就赶紧匆匆忙忙地下了手术室。

不过,进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周成就傻眼了。

洗手衣没了,全都去消毒了,昨天晚上被用光了,临时洗不了。

周成就问多久才能上来。

正说着,就有一个护工把衣服推上来了,周成这才拿到了第一件出库的洗手衣,还有点烫手,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就往更衣室跑。

也没柜子了,周成就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放在了柜子顶,虽然不文明,也不安全,但没办法啊。

把手机别在了洗手衣的裤兜里,戴着帽子和口罩就往手术室上去了。

到了蔡东凡所说的手术间,周成就看到,杜严军和蔡东凡两个人在做着手术,而罗云和张正权两个则是坐在了计时面板下,躺着尸!

这个时候的时间点是七点五十一!

周成见状,忙说:“蔡老师,您不上去交班吗?”

“你先把罗云和张正权叫醒,我肯定是要交班的。但罗云昨天从来了手术室就一直在忙,刚下台四十分钟。”

“你快洗手上台,这边清创和血管缝合做完了,赶紧去十九间,那边还有病人等着呢,我让林霖在那边先搞着了。”

周成心念一动。

林霖都主刀了?

不过也是,昨天晚上的巅峰时刻,张正权都走到了主刀位,带着器械护士就做手术了。

此刻的手术室里,除了医生之外,一个麻醉师在哪里躺着,也有一个护士“倒”在了手术室的后门,披着一件无菌手术衣,估计是觉得手术室里的空调太冷了。

周成虽然觉得张正权和罗云两个人该休息一下,但是交班和查房还是很重要的。

就把两个人给摇醒了。

两个人都有些懵逼,用力地眨着眼睛,揉起来大堆的眼分泌物结痂,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这时候周成都已经上台了,蔡东凡则是看着两个人:“你们两个还行不?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蔡东凡说得有点违心,科室里就这么点人,他们去休息,那后面的手术就接不上了。

医院里为了这次的急诊,停了今天所有的平诊和择期手术,若是没人主刀,那不扯犊子了?!

“我还可以。”罗云点头,这才一个晚上,小意思啦。

张正权也点头。

三个人便风风火火地出了手术室,去交班了。

周成在台上,一边开始继续着蔡东凡之前的操作,一边问杜严军:“严军,你们一直都在搞吗?”

“差不多,不过大多都不是特别急诊的,多是清创和开放性骨折的。我们主要是做清创,不然的话,科室里的病人太闹腾了!”

“也有比较通情理的,但虽然通情理,也不能拖啊。”

八医院作为最近的三甲,病人量是最多的,虽然一些重症没过来,但数量堆起来了,还是会累死人的。

周成就没多说话,双手操刀,动作更快了。

就蔡东凡和罗云两个人上去交个班,查个房的工作,周成就把蔡东凡剩余的清创给干掉了,他们下来的时候,周成已经开始在放VAC了。

放完之后,就可以交给杜严军来贴外膜了。

蔡东凡再下来时,愣了愣:“你彻底冲洗了吗?”

“嗯,蔡老师,肌肉、血管这些都缝了。还做了肌肉止点的重建。”周成忙解释自己做了哪些事。

蔡东凡可能没太明白,罗云则目光一闪地说:“你清完创,还做了肌肉止点重建?这才多久啊?”

他的精神还有些恍惚,而且还很忙,一边和周成说话,一边还在回复着信息。

蔡东凡看向罗云,瞥见了罗云聊天的对象叫唐艺,人都快哭了。

好想直接骂罗云说,你能不能干点正事?但是考虑到罗云的具体情况,若能和唐艺走一起啊,是不容易的。便贴心问:“你要不先回去,处理一下?”

罗云正在编辑信息,盲打字,一边说:“蔡主任,不用。都没事了。”

“手术了。”罗云在上一句回完之后,又盲打出来了三个字。

最后标点符号没打对,打成了问号。

而唐艺那边也知道罗云忙,便没回复了……

唉!

蔡东凡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不去处理事情,那你就去十九间吧,我去二十一间。”

“现在科室里还有十九个没处理的病人,我们三个组平均分下来是六个,我们组七个。”

“然后我们组有三个手术间。等会儿分成三组,一个组两台,预计今天可以在下午三点之前。把我们科室现有的病人消化完。”

“急诊科那边我问了,郑玄临说还有七个待住院病人,十点钟完成入院手续,谈话这些三点之前一定要解决掉。”

“到时候看哪个组快,就多分点任务,大家昨天都熬了一夜,今天都帮忙一起下班。”

“另外,中午科室里统一订饭,大家等会儿轮流下去吃饭,一定要最大程度地减少周转时间。如果有小手术,拉进手术室里来,在推车上做清创!”

“这一场硬战,我们硬着头皮都要打赢。”蔡东凡分析着,瞬间觉得,TM的当个主任,甜头没尝到,首先就开启了地狱模式。

“好!”罗云忙点头,然后说:“蔡主任,我点了一批咖啡,等会儿分来吃了吧,昨天大家都没休息好,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医疗事故。”

蔡东凡闻言,见周成已经开始收尾了,就说:“我们两个下去搞一根吧,提提神,我还买了五包槟榔。”

“这会儿大家能吃的就都吃吧。不吃不行了!”

科室里没有嚼槟榔的习惯,但是这玩意儿的确提神。

“好!”罗云跟着蔡东凡下去了。

周成则是在蔡东凡两人走后,耐心地教着杜严军贴膜,很快就完成了VAC外敷膜后,让巡回护士和麻醉师把病人送回去病房。

紧接着,周成说:“严军,你先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儿病人来了,我叫你。”

周成现在在的手术室是17间,还有19/21,蔡东凡和罗云去了19和21,那么剩下的肯定就是周成的了。周成带杜严军,蔡东凡带向海滨,罗云带张正权,算是互补了。

“周成哥。我?”杜严军其实觉得这样是不合适的,周成才是主刀。

“我昨天晚上睡了,你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打你电话,能休息多久是多久,没办法。”周成忙打断了杜严军的话。

磨磨唧唧,有这时间都上床睡一分钟了。

“好!”杜严军点头转身就走了。

周成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靠在了手术室的计时面板附近,打盹儿起来。

昨天他是三点四十入睡的,七点钟就起,而且昨天累得够呛,还真没睡够。

不过,在周成在那里眯着眼睛打盹儿的时候,有一个拿器械的麻醉妹子正好从手术室门口穿过,走过去之后,还特意地往回走了几步,往里面好奇地瞅了瞅。

确定了周成的身份后,才喃喃道:“昨天就累了那么久,然后回来还要在手术室里主刀。”

“你也不怕猝死啊?”

低声言语着,她顶着疲乏的上眼皮,就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她觉得太高看自己了,熬了一个夜,简直头皮都快麻了,恨不得拿棍子把上下眼皮撑住。

或者就找个地方躺下去。

不过,安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都不累,我这又算什么呢?

安若,加油,你可以的。

安若咬着牙,轻轻地磕了磕舌头,吃痛之下,瞬间清醒了几分,快步往自己所在的手术间走去……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与此同时……

时间不过是多 空间的叠影,每一帧都格外珍惜且独一无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相邻推荐:
超神武道系统打脸升级我,从武侠时代来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最强医道系统重生洪荒之不死大道系统重回过去当魔王草清七十年代大佬生涯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欢迎来到七十年代[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