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125章 第 125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5章年夜饭

顾舜华算是顺利地把这碗买下来了, 买下来时,因为徐老先生问起,顾舜华便把佟奶奶的事说了, 一时徐老心先生父子两个也都惊异, 想着非亲非故的, 她倒是费这心思,自是觉得这是仗义之人。

又说起陈璐,顾舜华便提了陈璐当初因为偷碗而进了监狱的事,徐老先生直接拍桌子:“竟然是这种人,您要是早提,我直接把她赶出去了!”

顾舜华也只是笑笑, 徐老先生倒是想起刚才,他和陈璐说得火热, 当时顾舜华确实不好插嘴,也就干笑了几声, 没再提这茬, 反而说起价格的事来。

依徐老先生的意思, 直接原价奉还,六千块:“就当我全了您这情义。”

不过顾舜华当然知道,几年过去,这东西肯定得升值了,重要的东西, 哪可能原价买回来,于是出了一万块:“我出一万块, 要是亏了, 老先生您就担待着点。”

其实一万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了, 虽然现在物价上涨了, 但也没到翻倍,但和老人家打交道,凡事都得讲究,事情做到位,话也得说到位,得让人家心里舒坦。

徐老先生也觉得顾舜华说话中听,不过钱自然是不收,旁边章兆云见此,知道顾舜华在意的是买回来,也不太想欠人家情,出点钱倒是没什么,便也帮着劝,最后徐先生看这情况,也就劝徐老先生收下:“您不收,顾大师傅买的也不安心。”

徐老先生见此,这才算收下了。

接下来交割倒是顺利,顾舜华火速取了钱,买了这碗,之后先寄存在章兆云这里,却去和佟奶奶说,找到碗了,对方因为家里出了事,急卖,竟然只要五千五百,还赚了五百呢!

佟奶奶自然是不信,潘爷也觉得不妥,顾舜华跺脚:“奶奶,可别犹豫了,给你说实话吧,这是兆云爸爸的关系,要不是熟人的朋友,哪能知道这消息,趁机买回来就是了!要是再耽搁下午,被别人抢走,可就全都晚了!”

提起章兆云爸爸那边的关系,两个人这才不说话,于是佟奶奶拿了存折,取了五千五百,顾舜华拎着钱离开,从章兆云那里取来了碗。

等碗送到了,佟奶奶一看那碗就认出来了,抱着碗哭起来。

这碗对她来说,伴她半生,不止是一只碗,是她年轻时候的所有回忆了1

潘爷却有些疑虑,出来后,问顾舜华:“你就说实话吧,这碗到底多少钱买的。”

顾舜华知道瞒不过,大致说了。

潘爷叹:“我猜就是这样,估摸着这价格也得上万了,你这是给你佟奶奶垫了人情,又添了四千多呢。”

顾舜华:“咱有钱,财大气粗,哪在意这个!”

潘爷:“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些钱,骨朵儿也挣了不少,回头——”

顾舜华:“得,潘爷,您老可别说这话,我这是给佟奶奶的孝敬,您要是存心不让我孝敬,看我回头和您翻脸!”

潘爷看着顾舜华,顾舜华一脸的倔:“潘爷,您老也别让骨朵儿给我钱了,骨朵儿给我钱,算什么,难道因为你和佟奶奶结了婚,她和佟奶奶就比我和佟奶奶更亲近了,那我可不服气!”

潘爷最后无奈地笑了:“你啊你,还跟小时候一样!”

买了碗之后,顾舜华真是身心愉快。

其实外人说起来,会觉得佟奶奶和你非亲非故,何必呢,四千多赔进去有意思吗,但顾舜华觉得,就是值。

许多过去的事,她已经不在意了,那些让她受过伤的,她也释然了,但是对于那些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给过她点滴温暖,让她感受过亲情和呵护的,她就格外珍惜。

这时候,顾念的就是一个情怀。

她现在不缺钱,四千多块钱,换得饱经沧桑的年迈老人一个圆满,她觉得,值了。

而这个时候,也终于到了过年时候了,舜华饭店开始热火朝天地忙起来。

这年夜饭的功夫,自然不光是在灶台上,还在别处。

头一年做,顾舜华想把氛围做足了,说白了人家大过年不在自己家里吃饭,跑到你饭店里来,不能冷清了,得有那个过年的味儿。

于是这一天除夕夜,等大家过来准备吃饭时候,一瞧,还真热闹,饭店外张灯结彩的自然不必说了,大红灯笼挂起来了,而饭店一进门,便看到一棵大摇钱树,那摇钱树上挂了铜钱元宝还有石榴花,上面还装置了彩色小灯,就那么一闪一闪的。

吃年夜饭的一般是一大家子,有老有小的,小孩看到这个自然觉得热闹,高兴得直蹦跶,围着转圈,又听饭店说,带小孩的都可以拿一个挂着的小礼物,小孩子顿时欢叫起来,高兴得跟什么一样。

这么一来,气氛上来了,大人也高兴,还没吃饭呢,那喜庆感就有了。

其实这一招也是顾舜华学国外,以前北京城有做摇钱树的传统,但是没有送礼物的,她挂了礼物,算是和国外的圣诞树结合起来了。

当然了,也不在乎严格遵循传统,说白了就是逗乐,高兴就行。

等大家伙进了屋后,就见屋子里摆设也好,有大堂有隔间的,头顶是红灯笼,墙上是过年的年画,旁边桌上还摆了堂花。

所谓堂花,是把牡丹梅花迎春花什么的进行了特殊处理,花的样子还留着,香味和颜色也有,插在瓶里头卖,舜华饭店的堂花选得好,看着就赏心悦目。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觉得,这年夜饭已经值了,至少有年味儿了。

而到了桌上,首先看到的是金银米垒成的年饭,放在正中间,上面还插了松柏枝、大枣、龙眼和香枝等等,就有老人家感慨了:“连这都给预备上了,咱的年夜饭多久没这么讲究了!”

小孩子喜滋滋地把玩自己的礼物,也有的顾不上年夜饭还围着摇钱树打转,老人觉得够味儿,年轻人看着老人孩子高兴,自己也挺高兴。

这时候,热腾腾的饭菜陆续上来了,那自然是顾舜华精心准备的,第一道菜就是胡师傅的孔雀开屏鱼,这道菜是鲁菜里的传统,也是春节年菜,一上桌,大家便见鲜美嫩滑的鱼肉被摆成了孔雀开屏的样子,上面点缀着小米椒和葱花等,喜庆祥和,漂亮大气,不免赞叹连连。

紧接着便是舜华饭店的招牌炭墼红烧肉,桃花泛,再有炸茄盒,四喜福袋,花开富贵,清酱肉等,这些菜都是传统年夜饭,搭配起来,色香味俱全,看得人口水直流。

在座的自然也有些熟客,或者平时认识的,有些本来存着捧场的心思,到了现在,可真是没别的想法了,只觉得:够本了,值了!

徐老爷子更是欢喜得直叫好:“咱这年夜饭里头就是咱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啊,地道!外国人报纸上说的还是不够,他们不懂咱中国的文化!”

因为空间有限,这年夜饭大家难免挨着桌,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彼此挺亲切的,特别是孩子玩成一团,那热闹喜庆劲儿,大人小孩都笑起来。

这天,因为过年了,大家都放假了,任竞年一早就在厨房忙乎,顾振华顾跃华都过来帮忙打杂,苏映红骨朵儿几个也到了,反正万一有什么跑腿不需要技术的就帮忙干,还能顺便帮着刷盘子刷碗呢。

可是即使如此,顾舜华为了这年夜饭,从昨天就开始忙,几乎一夜没睡,到了这个时候,菜全都上桌了,看到大家一个个心满意足,她才稍微松了口气,到底是成功了。

任竞年和大家一起收拾了后灶的碗筷,看到她这样:“你先回家躺一会去吧,这里我盯着就行了。”

顾舜华:“不行,我再坚持坚持吧,等客人都散了我再回去,万一有个什么事呢。”

任竞年倒是很有管理经验,但饭店的事到底和开公司不一样,不在眼跟前看着,顾舜华不放心。

顾振华:“要不你在后面杂物间那个折叠床上先躺一会,有什么事我们叫你。”

顾舜华想想也对,也就要过去休息,又劝顾振华:“现在忙完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嫂子那里怀孕呢,大过年的。”

顾振华:“她啊,还说要过来看看呢,我说算了,我过去接她吧,等会过去爸妈那里,明儿个一起吃个饭,你们也过去。”

顾舜华:“嗯,到时候过去。我听说今年有庙会了,等回头还能一起逛庙会。”

当下顾舜华过去折叠床上躺了一会,只是躺下后,明明累得要命,却并不能很快睡着,心里还是有些激动,为这次年夜饭的成功激动,她是想着,以后这个可以继续做,不过到时候得多要些人,不让家里人来帮忙了。

要不然为了她做这个生意,倒是闹得大家伙都过不好年。

这年夜饭闹得挺晚的,大获全胜,临走前给每个顾客还发了“红包”,说是红包,其实里面装的是“抵用券”,以后过来吃饭,能抵用一些金额,这样也能拴住客人。

顾舜华又给今天来帮忙的全都包了一个包,这里面就是实打实的大团结了,还是前几天才从银行取出来的,感谢大家过来帮忙。

这些都忙完了,任竞年陪着她回家,回到家倒头就睡。

心里满足了,满足又累。

这么睡了一觉,第二天是大年初一,便开始拜年,过去大杂院里,一家子吃了一个大团圆饭。

吃饭的时候,陈翠月对章兆云照顾得特别殷勤,好不容易儿子结婚了,儿媳妇怀孕了,她可是高兴得要命,这反倒是让章兆云过意不去,赶紧说自己挺好的,又说起怀孕了就得多动动,不能一直坐着不动什么的。

陈翠月自然不认同,说了好一番老理儿老讲究的,听得章兆云都呆了,好在旁边顾舜华帮着解围,之后顾振华更是直接说了他从大夫那里问到的,说这才是科学,陈翠月才不说什么了。

见此,顾舜华心里也是暗想,不住在一起挺好的,不然时间长了,都可能有矛盾,不住一起就觉得亲,便是偶尔有个什么,彼此包容下也就过去了。

大年初一吃了饭,孩子跑出去放鞭炮玩了。以前整天玩在一起的,现在都上学了,虽然好久不见,但也挺熟,就在一起放炮啊说悄悄话啊,再把兜兜里的小零食你塞给我我塞给你。

这两年大家日子都好过一些了,手里没那么局促,年都过得好,孩子手里零食也多,不像过去,看到梨膏糖都馋得流口水,觉得那是个稀罕物。

不过大人们站在一起说话,谁怎么样自然都是门儿清,大家知道顾舜华的饭店越来越红火,挣大钱了,至于任竞年,他们只知道挣钱了出名了,不知道发了多大的财。

霍婶儿在那里感慨:“像竞年这种,一年还不得挣十几万二十万的啊?这是报纸上说的万元户了吧?”

其实十几万二十万,这就是大家能想到的了,挣大钱了,要不然呢,一百万两百万?想都不敢想,钱哪能那么多!

旁边的就笑话开了:“说得那叫什么话,霍嫂您这就往低了说吧,就那陈璐,她都能开上日本小轿车了,竞年比她强百倍,那不得是挣几十万?”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什么都有,顾舜华也就笑笑。

这种事,照实了说,还不吓到人?别说大杂院里大家伙,就算自己好了,去过日本开了饭店,也算是有见识的,听说一批汉卡直接挣二百多万,还不是惊到了。

改革开放了,有些事,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一群人就站那儿磕着瓜子说话,话题不知怎么就到了陈璐身上,有人就纳闷了:“一个蹲监狱的间谍,怎么就让她发财了呢!怎么也不管管呢!就该让她什么都不能干,管着她!”

顾舜华便没再吭声。

新锋公司的汉卡应该是用了任竞年的智慧字型输入法,等于是侵害了任竞年的利益,而之前新锋公司给科学研究院安装的那五百台电脑,现在也查到了,并不清白,上面也用了智慧字型输入法的程序包。

说来说去,自己在那里费劲巴拉地开发出来,别人直接伸手就用,挣钱发财,回头挣了钱人家还能踩着你说,瞧瞧你那傻样,活该你挣不到钱。

甚至还能趾高气扬地来一句,抄了你的又怎么样,我们挣到钱是我们的本事,你告啊,有本事你告啊!

这些事,顾舜华明白,任竞年也明白,官司肯定要打的,我发明的东西,我可以一分钱把专利使用权卖出去,但是你不问自取,那就不行,那就直接给你杠到底!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得收集证据,得咨询法律专业人士,还得打听下现在的政策,用任竞年的话说,必须一击而中,把官司打赢了,给所有的人一个下马威,也给陈璐一个彻底的教训。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稀松平常,但顾舜华明白他骨子里的狠。

那是荒蛮之地拼杀出来的血性,和天地斗过,和野兽猛禽斗过,也和外国间谍斗过,现在时代变了,开始讲究专利了,讲究知识产权了,要文斗了,要打经济仗了,那也不怕。

所以顾舜华便只是笑笑,和佟奶奶说说家常,说话间想起来骨朵儿,便随口问骨朵儿呢,佟奶奶笑了:“刚才还在这儿呢,说找你说话,这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人影了,谁知道呢,没准去大栅栏逛了!”

大年初一的,大栅栏当然热闹,卖什么的都有,有时候在大杂院都能听到远处的叫卖声。

顾舜华便说等会带着孩子一起过去看看,随便买点什么,凑个热闹。今年过年,她忙着饭店的年夜饭,没能好好陪着孩子,过了年就打算多弥补,给孩子买个什么,不图东西怎么样,就看孩子喜欢的那个劲儿,就值了。

谁知道还没出门,就见骨朵儿和顾跃华一人拎着一根竹竿过来了,竹竿头上还拴着一挂炮,嘴里还商量着:“别的咱也不说,就在院门前比,看看谁甩得好看!”

这两位这么一说,大家都懂了,这是要比炮,就有年纪大的赶紧道:“你们两个都多大了,可别皮了!大人孩子都在呢,回头伤着谁,看你们怎么着!”

顾跃华:“那咱出去,出去比!找个没人儿的地!”

骨朵儿不甘示弱:“行!”

顾舜华看着这情景,也是好笑,对身边的任竞年说:“这可真是……一个好歹也是大学生了,以后就是工程师,另一个做买卖挣钱当老板了,结果你瞧,像什么样!”

任竞年本来是想带着孩子去,不过孩子和发小们玩得欢,竟然难得不想出去,于是夫妻两个便打算自己出去逛逛。

这时任竞年听到,却道:“这两个人倒是般配。”

顾舜华忍不住笑出声:“说什么呢,他们两个从小就——”

她其实是想说,从小就这样,但突然就停住了。

任竞年:“你不觉得吗?昨天年夜饭他们两个都来帮忙,我就觉得他们两个不对劲。”

顾舜华:“以前不觉得,你这一说觉得了。”

任竞年看她,看她懵懵的,恍然大悟的样子,眸中泛起笑:“怎么这么迟钝呢。”

顾舜华无奈无辜:“我们不一样啊,我可是以前看惯了他们闹腾,所以觉得现在长大了,一样关系很好,很亲密,笑笑闹闹的,挺正常,但是你提醒了,我才感觉,好像不是我想得那么简单。”

这两个人竟然可能有什么?

实在是意外,跃华大学期间谈过一个,毕业时候分开了,之后一直淡淡的,看上去没那兴趣,而骨朵儿也谈过一个,因为赡养老人的事,她不满意,也分开了,之后也一直不像要找的样子。

结果可倒好,这两个人竟然好像可以凑一块了!

其实想想这事,他们两个凑一起还挺好的,性子相投,玩能玩一块去,关键跃华和潘爷他们都熟,又都在大杂院里,以后一起赡养老人,肯定能合得来!

当下顾舜华心情大好,就连逛街都觉得带劲,现在大栅栏的商品是五花八门,各样吃的喝的都不缺,听新闻上说,农产品供应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今年竟然头一次“难卖”了。

要知道过去从来都是有钱买不到,买什么都需要粮票,难得竟然有“愁卖”的时候了!除了个别国营的,大部分外面随便买了,只要有钱,怎么着都行!

两个人买了不少,最后还到了书店里,现在书店关于改革开放的书非常流行,比如《燕赵悲歌》,还有《沉重的翅膀》,在各大书店都很畅销,顾舜华便随手都买了,想着回头有功夫的时候看看。

过年后,各处难免聚聚,四处走亲访友的,顾舜华几个师兄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是要郑重地过来拜见师父师母的,过来的时候,恰好顾舜华在,就这么说起话来。

说大家现在都不想在玉华台干了,想着某个别的出路,问问顾舜华这里能收吗。

顾舜华问了问玉华台的情况,倒是婉言拒绝了。

她现在后厨的人员配置暂时是够用,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则是她不想这么挖玉华台的墙角,国营饭店,生意未必多好,但还能经营,要是多挖几个,回头可就真倒了。

这么多年的老牌子,哪怕那土墙摇摇欲坠了,可她也不能用手去推,留着就有希望,就是一个念想。

不过苏映红正式辞职了,过来帮忙了,倒是能让顾舜华轻松不少。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别的想头,就专心把饭店的生意做好,做好了,一个月三四万,一年就是四五十万,再慢慢地推陈出新,逐渐提升品质,回头有功夫,自己再写写文章来发表,把自己原本打算写的书给写齐全了。

不过顾舜华没想到的是,一开年,饭店生意竟然更火爆了,原来这次订年夜饭的竟然有记者,回去后就写了一篇文章发表了,人家文笔好,写得有声有色,看得大家都馋了,后悔没过来吃这年夜饭,一时之间,舜华饭店简直是被挤爆了门,外面时常有等位的,那些大桌包厢甚至要提前一周才能预订到。

这么一来,便有各方面的朋友时不时找来,说通融通融留个哪天的包厢,一般这种但凡有空位,顾舜华自然就顺手做了人情。

那天,外交部的陈先生过来了,说要招待一个外国朋友,以前那外国朋友也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他一直酷爱中国文化,但是这次来北京时间紧,能不能尽快给安排。

顾舜华看了看安排,倒是很抱歉,实在没办法,都已经预定出去了。

陈先生便很无奈,说这位美国朋友非常喜欢中国菜,这次也是闻名而来:“就是上次几位美国驻华官员提到的布什先生,他这次其实是来中国深圳,顺便到处旅游,来一趟北京不图别的,就惦记御膳人家的菜。”

陈先生一直很照顾舜华饭店的生意,顾舜华也不愿意太拂了他的面子,再说之前几位驻华官员确实提到过,听那意思,这位布什先生确实很喜欢中国文化。

最后便想办法,好歹挪出一个桌来,只不过不是包厢罢了。

陈先生自然感激不尽。

顾舜华就随口问起来那位美国大使的情况,也好知道对方的忌口什么的,陈先生便大致讲了讲,又说起这位先生的近况,那话里意思,对方也是大人物,只不过这次临时绕路北京,所以不是官方安排。

顾舜华听着,突然意识到不对了。

她脑中浮现一些那本书的情景。

那本书稀烂,又和现实中的发展不同,很多事已经不具备参考价值了,但是偏偏,眼下这个名字,里面还真提到过的。

这不就是当前美国的副总统,以后还会当成总统!

想到自己的小店竟然招待美国未来总统了,不免感慨。

不过惊讶过后,也就这样了,现在开饭店,也不是没遇到过大人物,当下没说什么,只是等陈先生走了,特意和顺子提起来,到时候有一位重要外宾,得好好招待着。

离开饭店的时候,她深吸了口气,想着饭店越来越火,将来什么大人物都可能遇到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信条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决战龙腾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相邻推荐:
大逆转1979我的1979生活重生1979去种田盛唐大公主重回旧时光1977带着帝国时代重返1981旅行青蛙:开局长生不老人皇世界捡宝箱天才科学家活在龙珠未来世界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