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29.曦与昏与完满之金(4.2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成器的神色很骄傲,作为古界之天,一个古老而长存的生命,至今为止,李熄安还没有见过他露出这副骄傲的表情。

几乎是把“快夸我”写在脸上。

下意识的,李熄安放出神识,想要探知李成器手中的方形石质物是个什么东西,究竟有什么神异之处。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很快他便发现了。

倒不是“石质剑匣”的神异十分显眼,而是他探出的神识根本无法透过那黑色石质表面,就仿佛这东西根本不存在一样。他眉头微皱,瞥了眼拿着石块奸笑的古界之天,他不停地点头,显然是知道李熄安在做什么。

“嗡——”

陈旧房间内,灰尘狂舞,竟泛起了金色微光,这些尘埃浮泛在李熄安身边,宛若一只又一只翩跃的光蝶。

风无声地掀起。

载天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李熄安头顶,鼎身表面旋转着,显化出青山道统的模样,点点光芒披洒至李熄安的身影上。他的神识本就强大,沐浴载天鼎的愿力,这种强大便抵达了极宫境无法想象的程度。

另一边,李成器神色陡然一变。在那对金色眸子看向他的瞬间,他仿佛被一头来自太古的凶兽盯上。

异象并未持续多久。

屋子内光芒散去,尘埃重新落下,为房间里的器物们染上岁月的痕迹。

李熄安翻手收拢载天鼎,那隐隐约约的祈祷声也消失不见。他闭目,再睁开时已经是深湖般的漆黑。

他仍看不透。

神识和目光根本无法穿透那诡异的黑石材料。

于是他看向一旁说着“果然如此”的李成器,“这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这位古界老天爷摊手,说出一个令李熄安意外的答桉。

“不知道?”

“是啊,我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看起来像某种神铁或神石铸造的大方块,我目前没有发现这东西的其他作用,但它能隔绝一切探知,我也不行。”他顿了顿,“不是现在的我,而是……作为世界意志的我。我仍然看不透,说来奇怪,这东西在我的世界,按理说应该是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东西,可我却看不透。”

“哦,对了!”他想起什么。“这玩意比我存在的时间还久,应该是上一个,也就是那名为古界最辉煌时代的产物。所以我看不透虽然奇怪,但也没有那么令我吃惊,毕竟是那个时代嘛,至尊都伫立星海,投下视线的时代出现什么玩意都不新奇。”

“上人……”古界之天突然靠近李熄安,声音很低,“我仔细观察了你的那两把剑,不得了啊,那柄红色的剑身上缠绕死气,可能最初的铸就材料普通,可到如今,它已经不平凡了,上面是无数强大生灵的血,扼杀了数不尽的强横存在。你可能感知不到上面缠绕的因果,曾经持有它的主人杀了太多人,太多太多!”

“而另一柄……更加不得了,我该说上人你是没有防备呢,还是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珍贵,金色那柄……哼哼。”靠近的那张脸神色肃穆,李成器在提到曦剑的时候没有说出名字,只是闷声笑了笑,“至尊器雏形,将来能够让一位至尊降临的东西,这种材料足够让寂照之境的存在的铸就根源!这东西,拿到星海里面去,只要有一个家伙识货,无论你有多强,你都得死!”

“毕竟,上人,你再强大,也抵挡不了至尊吧?”古界之天侧头。

“宇宙里这样的东西极度罕见且从来伴随危险,想想看,某位还未铸就至尊器的寂照看见了一个拿着至尊器雏形的皇者,或者说祖,他的下场是什么?至尊不会和你讲道理,就像人不会试图去和蚂蚁交易一样,甚至你在至尊眼中比起蚂蚁都差的远。”

说完,这位古界老天爷拍了拍李熄安的肩膀。

走到屋子里,相当费力地将那石质方形物提了出来。

“喏,这就是好东西!”他笑道。

“上人,你身上的一些东西太贵重了,还是小心点为好。不过说不定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呢,九州这界域的开天阶段的生灵,呵呵,你们要是成长起来,星海深处有些老东西得睡不安稳了。”

李熄安接过那石质方形,入手只有一个感觉,很沉!

哪怕他是蛟龙,体躯甚至能胜过崩碎法相的俞术,他仍然感到沉重。

整个灵气似乎都在这诡异器物面前停滞。

他往开口处看了一眼,完好无缺。这就是块诡异的方形物,还称不上“剑匣”。

一旁的李成器耸肩,“我是指望不上了,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器物能损害它,没有神识能探查,也没有任何神通能将其收纳。不过我相信,那柄金色的剑一定可以。”

他其实还有言外之意,就是曦剑不行的话,那大概就没有东西能损坏它了。无法将其篆刻铭文,充其量成为一个能砸人的大石块。

何其的暴殄天物!

话音未落,金色小鱼游弋而出。

“叮——!”

伴随一声清脆声响。

两人都愣住了。

曦剑被弹开了,斩在石块表面,连痕迹都没有留下。像个撞到礁石的小鱼,被弹开后,小鱼似乎并不甘心,剑光再次爆发,又是一声清脆声响,石块毫无动静,静静地伫立在那,有着一丝嘲讽。

另一边的天类惊讶远胜李熄安,“什么玩意?什么什么,这……这也切不开?”

“我再用点力。”李熄安说。

他伸手,动用的却不是曦剑,而是一枚暗金色石碑。

石碑上篆文流动,牵引了他们所站立的整个区域。

“上人!”李成器赶紧制止,但来不及了,宇法发动,顷刻间他们出现在一快荒芜的大地上,黄沙,狂风,放眼望去,不见任何生命。

李成器扑上来的动作停在空中,僵硬而突兀地趴下。

李熄安低头,那原本应该伫立漆黑石块的地方空无一物。

…………

“只能这样么?”云端之上,赤色龙影化作一道笔直的炽光。

云海在李熄安身下奔涌,飞速倒退。

在他的腹鳞处,太行八陉伸出一只爪,掌心是李成器和他抱着的黑色石块。

坐在掌心位置的李成器挪了挪屁股,连连叹气。

“至少现在是这样,但其实所有强大而珍贵的材料都是这样,它们有着自己的特性,无法在篆刻铭文前被强行挪移。比如上人你手中的那柄剑,在上人你篆刻上属于你的痕迹之前,也没有任何生灵能将其通过灵力,神通,道法收纳或转移。”

他抱着那漆黑石块,像个刚从煤矿里爬出来的苦工。

“我也没想到这东西如此……如此……”李成器暂时想不出形容词,最后吐出了个“古怪”。

因为这绝不是类似无垢昆仑玉的仙金。

李熄安很确定,李成器也很确定。无上器之中存在本源纹路,象征着这块材料在某个领域内的绝对。就如曦剑,无垢昆仑玉具备完全无垢的特性,没有任何东西能将其污染或同化。这种特性便导致除了这块昆仑玉自己认可的生灵,也就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强行在昆仑玉上刻下篆文。

但偏偏这石块具备那样难缠的特征。

“其实你看见的曦剑并非完全体。”李熄安说。

坐在太行八陉中的李成器一愣,“啥?”

“一柄剑的锋利,不仅与材料有关,和锻造的方法也脱不开干系。”前方,狰狞硕大的蛟龙头颅瞥了眼李成器,“在材料强度这方面曦剑已经做到了顶尖,但锻造方法不是,铭刻的篆文也不是。”

“象征极致杀伐的金行不是完整的,因为我有两柄剑。”李熄安接着说。

“能明白了么?金行被分成了两份。五行杀伐之金,加上无垢昆仑玉所铸就的剑,这柄剑哪怕在皇者手中,也应该是足以威胁到祖的利器。”

李成器作为上人的狗,一瞬间明白了李熄安的意思。

他从前没有提出这个观念,现在提出代表……他恐怕要将金行归一了。

李成器是古界之天,五行作为本源元素是世界必不可少的基石,在李熄安拔出曦剑的瞬间,他就看出这种携带着金行的极致杀伐力量可能来自某种古老原始的术。这种术不是传承,也不是记载,而是来自天地,来自极其古老而伟大的世界。

这是他猜测九州现世的依据之一。

他猜对了,赤蛟具备的术也自然清晰起来。

宇宙中最强大的几种杀伐术之一,象征创生与毁灭,起转相合,永恒不息的原始五行。

没有这种底蕴,让他当狗多少还有点心里负担,好歹是个世界的老天爷,一个新生的周天十类。至于现在就很无所谓了,上人的狗,他得当到天荒地老。

“那另一柄剑……”李成器迟疑道。

“我将重新赋予它象征……以火!”

李熄安的速度很快,从广袤的大地笔直穿过分界山,至此,人间离他们远去,他们抵达了过去千万年前万食神贡降临时永远毁灭的死亡之土。

这便是分界山的含义,一半是生,一半是死。

这既是万食神贡留下的毁灭性痕迹,也是这个世界当初众多强大生灵陨落的地方。那一战将这个世界的嵴梁彻底打断,让其不能再起身。

狂风自李成器耳边狂涌而过。

他上方传来了巨大而不绝的金铁之声,围绕着他,甚至一度盖过了风声,那是李熄安的身躯在蜿蜒向下!他全身鳞片舒缓扣合,又彼此摩擦,有时候李成器能看见火星的溅射坠落。

哈人……他在心底感慨。

“冬——!”

从远处看,是一道赤色修长的影子穿过了云海,刺进黄沙深处,随后大地振鸣,千万吨黄沙被掀翻,被凭空出现的狂风席卷到周边百里。

整个天空似乎都被此刻的沙暴掩埋了。

沙暴中心。

“呸!呸呸!”李成器不停吐着舌头,他身上全是沙子,就算是他清干净了砂石,他还是在不停地往外吐气。

同时,巨大修长的影子从他身后起身,黄沙天幕中亮起了两轮金色太阳。

一金一赤两柄古剑飞射而出,轮转着。

一股奇异波动逐步蔓延,李成器抬头,这是一种他十分熟悉的波动,是五行,原始的五行。

“其实如果不是我邀请你走完这人间,在俞术死后,上人你的第一件事就是重铸五行吧?”他感知到了五行,这意味着李熄安要在此地将金行归一,同时赋予赤剑以火。

“自然。”从极上方传来声音,宛若滚动的闷雷。

“若是没有五行器,我无法将龙脉带走。光凭五行杀伐术还不够。”李熄安说道,“归根结底还是我的境界不够,我若是一位祖,仅仅是靠自身,便能将龙脉送回九州。”

“哪怕你没有为我展示这个古怪的石块,金行归一,铸就火行也是我的必需之举。至于现在,归一的金行足以切开这石块了。”

闷雷声落下,而后再也没有声音。

这里终日黄沙掩天,看不清日月,所以李成器若是仅凭视线根本无法判断过去了多少时日。

但他能确定,来自荒漠深处的锋锐感越来越明显,连其所在的空间都出现了轻微的割裂感。

终于,又不知过了过久,李成器昏沉的脑袋一下子惊醒。

荒漠深处,黄沙归寂!

一道冲天金光开辟了整个荒漠旷野!

他抬头,往那个方向看去,漫天黄沙全部沉寂在半人高的程度,顺着大地嵴梁延伸,延伸,直到砂石抵达一座无法越过的庞然大物。

赤鳞开合,龙形巨影伫立沙海的正中央。

他盘踞在黄沙上,此刻,庞然身躯缓缓蜿蜒,鳞片切割砂石,割裂大地。

那条举起曦剑的臂膀上蔓延繁杂的金色纹路,顺着鳞片缝隙攀附,光泽流淌着,李成器的视线似乎出现了错位,但他下一刻意识到这不是错位,而是那柄剑溢出的剑光粗暴地紊乱了周围的空间。

这便是……完整的金行么?

象征杀伐术的锋锐之极致。

“轰——!”那柄剑笔直坠落,插进大地!

以龙影为中心,大地开始寸寸开裂,金色光芒从开裂的缝隙中射出,剑光铺天盖地!

李成器所站立的大地也破碎了。

可他毫发无损。

因为身下……便是火焰!

燃烧的火焰将他包裹,让他漂浮在火海上方。这介于金色与赤色的火海,若说颜色,就像是黄昏被拽了下来,铺满这片大地。

还有一柄剑,那柄赤色宽厚的八面古剑倒悬于火海中,不停地锤炼,一道道古老文字亮起又熄灭,熄灭后又再次亮起,如此往复。

火海倒映黄昏。

而那持剑的龙影游弋于火海深处,火光亦在熔炼他的鳞片,如神如恶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诸天信条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破灭虚空
相邻推荐:
灵气复苏:我家校花杀疯了!斗破:从收雅妃为侍女开始无敌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斗破之缘起青山镇诸天之始:我儿叶凡有仙帝之姿一切从得到技能面板开始明末伪土司新战国策——二战风云录帝国将星篮球主帅之西雅图王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