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二百二十七章 霍仙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理是这么个理,但这关节露怯,那不是丢面吗?”胡八一也能想到这点,但还是起身把旁边那两货也拉了回来。

这次陈子延没有再拦着,他还是比较看重胡八一感受的,既然他觉得这也不好,那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好了。

这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必要为此产出争执。

王凯旋和大金牙这俩人皮归皮,但见胡八一动真格的以后,也就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一副乖乖仔的做派。

差不多几分钟的时间,一阵脚步声便在门外响起,陈子延几个人知道这可能是主人公到了,便都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一个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风韵妇人现出了身影,虽然这妇人已经上了年纪,但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而先前那清冷女子正恭敬的跟在后面。

《控卫在此》

陈子延在对方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站起了身。

虽然外表年龄有些不符,但这妇人应该就是霍仙姑了,对于她如此年轻的面容,只能说是保养有加了。

不过想来也合理,霍家常年从事这行,家族里也有独特的传承,肯定有办法能够延缓衰老。

霍仙姑视线在屋内几人扫过,最后落在了陈子延身上:“这位应该就是陈爷吧?”

陈子延苦笑着应道:“仙姑抬举了,您喊我小陈就好。”

这称呼多少有些捧了,别说是霍仙姑的江湖地位,光是她的年龄就不能这么称呼陈子延。

他们也没有矛盾,陈子延可不会在前辈面前装腔作势。

“小陈这称呼可不好,我还是叫你陈老板吧。”面对陈子延的礼貌谦让,霍仙姑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说道:“几位不用客气,我们坐下聊。”

等到众人重新落座以后,略微客套一番,霍仙姑便看向陈子延说道:“陈老板是不是很好奇,老婆子我为什么这么着急把你请来啊。”

“有一些。”陈子延轻轻点头。

同时,他的目光不准痕迹的看了霍仙姑一眼。

对方这么开门见山的问出来,就说明这件事很可能比自己预想的更严重。

得到陈子延的答复后,霍仙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了眼旁边的胡八一等人。

虽然没有明说,但陈子延明白她的意思,是在询问自己这些人是否值得信任。

陈子延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便再次点了点头。

身边这几个人可是他的班底,自然是值得信赖。

得到这个回应后,霍仙姑才继续说道:“我可以为陈老板解答疑惑,但在此之前,希望陈老板能够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陈子延知道,这应该就是霍仙姑的目的,便问道:“什么问题?”

他也想知道,霍仙姑到底想从自己这里知道什么。

霍仙姑盯着陈子延的眼睛,缓缓问道:“我想问陈老板在秦岭下地的时候,有没有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嗯?

这是想打听青铜门?

陈子延眼眸微眯,看向霍仙姑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些审视。

除此之外,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到其他可能。

倒让陈子延想不通的是,霍仙姑是怎么知晓那里有青铜门的呢?

要知道这件事,也就他们几个人知道,没理由会泄露出来,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

怀揣着疑惑,陈子延试探道:“不对劲的地方?还望仙姑明示!”

不需要霍仙姑点明,只需要给出一个大概的方向,他就能知道出自己的推测是否正确。

“比如你们去的古蓝县,还有那些暗中跟去的人。”霍仙姑倒是没故弄玄虚,直接给出了陈子延想要的东西。

但她给出的线索,却是让陈子延一头雾水。

因为这好像跟他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他还以为霍仙姑这么急着找他,是因为得到了青铜门的消息呢,怎么现在重心放到了古蓝县和那些暗中跟去的人身上。

而且这两者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联系到一起的吧。

可能是看出了陈子延的不解,霍仙姑再次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跟那些跟去的人接触时,有没有发现不同寻常的地方,比如一些不合常理的举动。”

其实她也在试探,试探陈子延是否清楚这里面的内幕。

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稍有不慎整个九门都要被颠覆,由不得她不小心。

陈子延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开始回忆自己这一趟秦岭之行的所有细节,想要找出符合霍仙姑所说的情况。

他也能够听出来,霍仙姑语气里的急迫,知道她并不是无的放失。

不光是陈子延皱眉回忆,他身旁的胡八一、王凯旋两人,也皆是陷入了回忆里面。

他们虽然也听的一头雾水,但还是能够听出,问题的关键是在那些暗中跟去的人身上。

陈子延首先想到的就是沉荣和马老二,尤其是仅存的沉荣几个人,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沉荣一路上表现的都很正常,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而就在这时,王凯旋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就想跟陈子延他们说出自己的发现,但在看到霍仙姑以后,他却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故意做出一副抓耳挠腮的姿态,想要遮掩自己刚刚的下意识反应。

王凯旋虽然不清楚自己想到的对不对,但曾经做过个体商贩的他,很清楚信息的重要性,所以想要等下悄悄告诉陈子延他们。

但霍仙姑是何等人,她经历过的事情比王凯旋见过的都要多,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所以直接就朝王凯旋问道:“看样子这位小哥是想到了什么,不如说出来大家听听。”

霍仙姑的话一下子打破了其他人的思绪,陈子延和胡八一都是看向王凯旋,目光里透着询问。

王凯旋没有回应霍仙姑,而是看向了陈子延和胡八一,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是在问他们自己说还是不说。

陈子延和胡八一收到他释放的信号后,先是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陈子延才对着王凯旋轻轻点头,示意他可以直接说出自己的发现。

虽然说掌握重要信息能够占据主动,但这得分是什么事,眼下他们连到底怎么回事都还不知道,考虑这个就显得有些早了。

得到了陈子延的示意后,王凯旋也就说出了自己想到的事情:“你们还记得我们在地下的时候,有一次发现的那些脚印吗?”

听到他这话,陈子延立即就知道他的意思,这还真是一件不对劲的事,只不过这些脚印的主人并没有出现过,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去在意。

但现在回过头想想,还真是有些古怪,就好像那些人压根就不是奔着他们而去一样。

倒不是陈子延自恋,而是据他所知的信息,那一批人应该都是冲着他们而去才对,不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当时无暇顾及,也没有心思多想,但现在回想起来就发现,这件事可谓是处处透着诡异。

按照沉荣所说,他们在进到地下通道后,就直接少了很多人,而他们清缴黑腄蚃的过程里,不仅察觉到有人暗中窥伺,还发现了对方留下的脚印,这一切虽然看似没有关联,但却有一条线在其中串联,将其给暗中联系在一起。

看到陈子延和胡八一纷纷点头,王凯旋便继续说道:“你们说这是不是有猫腻啊?”

这胖子倒是没陈子延想的多,但他在想到这件事后,就本能的决定这会是一个突破点。

霍仙姑一直在旁边认真倾听,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脚印?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她不比陈子延等人,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无所知,所以并不能被稍微提醒就知道是什么事情。

王凯旋已经得到了授权,所以也就没有隐瞒,直接把当时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遍。

等到听到王凯旋的讲述,霍仙姑低声自语了一句:“你果然去了那里!”

“我说这位仙姑大姐,我们可是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咱们是不是得有个礼尚往来啊?”王凯旋说道。

他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现在自己这边自己拿出了筹码,所以就想把报酬给收回来。

恰巧这时候听到霍仙姑的低声自语,所以他就想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件事知道的多未必是好事,你们真的要知道吗?”霍仙姑看向陈子延问道。

她知道这里面真正做主的人是这位,所以问询的也是他。

就像是她所说的那样,这里面隐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想要知道可就要做好承担的心理准备。

陈子延这伙人都身怀绝技,如果没有必要霍仙姑并不想交恶,所以才会有这“善意的提醒”。

陈子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答道:“还请仙姑解惑。”

未必是好事,但也未必是坏事。

陈子延很清楚这世界的水有多深,所以他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此,即便是稍微背负一些东西也无妨。

霍仙姑见陈子延目光坚定,就没有多说什么。

她没有直接进行解惑,而是先问了一句:“不知道陈老板清楚九门有哪几门吗?”

“军爷戏子拐杖仙,阎罗浪子笑面佛,美人算子棋通天,不知我说的可对?”陈子延想也不想的说道。

要说别的他可能要想想,但这个问题完全是张口就来。

霍仙姑轻轻点头,随后说道:“以前的事情说来无益,就单说这一次的事情吧,主要是你这贯口里的棋通天,也就是九门解家所为。”

听到霍仙姑这样说,陈子延脑海里陡然闪现一道灵光,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解九爷将那位的尸体换出,经历一连串的艰险逃亡后,最终藏于杭州的事情。

而这也可以说是,九门对它正式反击的开端。

而这场特殊且危险的博弈,一直到二十几年后才渐渐平息。

但随之而来的,是更新的疑惑,那就是这跟他们并不像是有太大关系啊。

毕竟事情的起点在巴乃,而终点是杭州,跟龙岭完全没什么关系。

不过陈子延也清楚,霍仙姑不会说的更多,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大,真要是发作起来,他们霍家可承担不起后果。

都别说是承担了,这种事稍微有点动荡,就会在圈子里引起剧烈震荡。

陈子延想旁敲侧击试试,便问道:“可我没见过这位啊,他们跟秦岭没什么关系吧。”

“关系……”霍仙姑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确实不该跟秦岭扯上关系,但在当时所处的环境下,他们已经陷入了包围圈里面,秦岭深处有着能够帮他们逃离的东西。”

陈子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秦岭深处的那根青铜巨树,要真是能够妥善使用那东西,那他分分钟能重新变出一串分身。

想到这里,陈子延把自己所知的线索总结了一下,从而得出了一个让他能够勉强接受,也还算合理的答桉。

看样子解九爷这时候,正处于狼狈逃窜的状态,也不知怎么跑去了古蓝县,恰巧是遇到了那些追着陈子延而去的人。

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总之就是成功完成了替换,从而顺利混进了地下。

而借助着地下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解九他们很可能在到达地下通道尽头后,就从某座山里重新回到地面,随后整装前往了青铜古树所在的地方。

毕竟,他们现在这时候的境遇,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所以在山林里穿行远比公路什么的更加安全。

而他们这一行人的目的,陈子延猜测是想借助青铜树那里特殊的能力,将自己一行人进行复制,从而达到混淆视听的作用。

现如今他们面临的局面,说是十面埋伏一点也不为过,这样的解局之法只能说是无奈下的举措。

考虑到解九爷是在几年后去世,陈子延猜测他这次即便赢了,但也应该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抬头看了一眼霍仙姑,陈子延现在算是真切明白,霍仙姑为什么这么急切见到自己了。

这件事说是事关九门生死也不过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攻约梁山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相邻推荐:
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学霸:大国科技光阴之外蘑菇屋:我和虎鲸救了妹妹穿越从贞观开始网文崛起之IP为王百花大帝逍遥小渔夫太监武帝,冷宫扫地一百年另类财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