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舍曲取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未明。

两架马车已整装待发。

老秦头与秦栓子、秦柱子,各自坐在车头上,只待一声鞭响,便接着启程赶路。

当归一,也兴冲冲的站在车前。

他肩上多了一个大包裹,里面是虎皮、狼皮与虎骨等物,乃是他忙活半宿的收获。他声称要去中山国,恰好顺道,便跟着同行。

而于野尚在掩埋篝火。

这是露宿的规矩,人走了之后,务必灭了篝火,以免余烬复燃殃及山林。

“于道友,大伙儿等你呢——”

当归一催促了一声,很是焦急的样子。老秦头与两个侄儿倒是默不作声,只管静静的等候。

于野用尘土掩埋了篝火,又用脚踩了踩,这才拍了拍手,奔着这边走来。而他走到秦柱子的车前取了斗笠,然后退开几步,含笑道:“多谢秦伯与两位大哥的一路关照,奈何我有事在身,今日暂且作别,来日有缘再会!”

老秦头跳下大车,愕然道:“我答应了货栈掌柜,将你送至琼城……”

于野戴上斗笠,不以为然道:“此事与秦伯无关,乃是小子我自作主张。改日见到掌柜的,我与他说一声便是!”

当归一急道:“哎,此地不宜久留,你……”

于野一把将当归一扯到身后,拱手道:“秦伯、两位大哥,一路顺风!”

老秦头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跳上大车,“啪”的甩了一声鞭响。秦栓子、秦柱子与于野挥手道别,各自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而大车走了不多远,秦柱子突然发现身旁有个小包裹,拿起来打开一看,竟是两大锭银子。他急忙回头张望,来时的道旁已没了人影……

“于道友、于道友,你等等我——”

“你为何跟着我?”

“前往中山国呀!”

“请自便!”

“哎呀,若非是你阻拦,我已乘坐大车走了,此时又这般驱赶,你究竟要我怎样……”

林子深处,两道人影停了下来。

一个是于野。

另一个是当归一,嘴里依旧在抱怨不停。

于野抬手打断道:“不是我要你怎样,你该心知肚明!”

“此话何意?”

“你昨晚引来大祸,已殃及无辜。老秦头半宿没睡,便是为此担惊受怕。一旦万兽庄寻仇而来,他叔侄三人必受牵连。而老秦头虽有苦衷,却为人厚道,一直不肯吐露半句。你我却不能装傻欺人,否则良心何在?”

“与我何干?”

“你……难道不是你引来的齐钧?倘若万兽庄寻仇而来,必当秦家子侄为帮凶,叔侄三人岂不是平白遭受一场无妄之灾?”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我斩妖除魔,何错之有?”

“我并非说你有错,而是不该连累老秦头……”

“我又没杀齐钧。”

当归一昂头挺胸,理直气壮。

于野暗暗无奈,摆手道:“好吧,是我杀的人,故而我借口离开,便是不愿牵累无辜。切记,你我与秦家没有任何瓜葛。”

“砰——”

当归一丢下肩头的包裹,一屁股坐在地上,满不在乎道:“据我所知,万兽庄乃是修仙世家,不会为难凡人,想必是你多虑了!”

“修仙世家?”“家族中多有修仙者,称为世家。万兽庄的齐家,据说擅长御兽之道。”

“既然如此,你何必得罪齐家?”

“我又不懂占卜之术,谁知道妖物来自万兽庄呢。哎,是你得罪了万兽庄,此事与我无关啊!”

于野摇了摇头,也在一旁坐了下来,却又皱起眉头,满脸的沮丧之色。

之前一路南行,倒也顺顺利利,谁想遇到当归一之后,麻烦便找上门来。怪他不该在马蔺城逛街,怪他不该理会陌生人的搭讪,怪当归一不该招惹万兽庄的齐钧,怪他不该杀了齐钧……?

事已至此,怨天尤人又有何用。如今与秦家叔侄分道扬镳,也是为人良心所在。既然惹下祸端,便不能殃及无辜。

而此去中山国的行程尚远,还是设法赶路要紧。

于野翻手拿出一枚图简。

他拿出的是蕲州舆图,想从中找到一条前往中山国的捷径。

当归一见他不出声,忍不住道:“于道友的年纪不大,修为不高,手段倒是不弱,灵符更是用之不竭,便是纳物戒子也与众不同。你应该出身于世家,却隐匿修为,谎称散修,是也不是?”

昨夜遇险,人是于野杀的,尸骸也是于野烧的,他前后耗去了十几张灵符,如此丰厚的身家绝非一个散修可比。尤其他力斩炼气高手之后,很是云淡风轻,表明他杀人无数,并且隐匿了修为。

于野凝神查看舆图。

“于道友……”

当归一眨巴着小眼睛,伸手摸出一个纳物戒子,面露不舍道:“此乃齐钧之物,我帮你捡来……”

于野随声道:“你留着吧!”

“嗯嗯!”

当归一急忙收起戒子,松了口气道:“你一个世家子弟,岂会在意几块灵石呢!”他胸膛一挺,又道:“此去中山,你尽管放心,由我带路,不出一个月便可抵达云川仙门!”

于野抬起头来,疑惑道:“你去云川仙门干什么?”

“拜入仙门,成为仙门弟子呀!”

“拜入云川仙门?”

“实不相瞒,我师父临终前曾有交代,若是我以后走投无路,便去投靠云川仙门。我早便想着走上一趟,却被斩妖除魔耽搁了行程。”

“哦……”

“你去中山国,难道不是想要拜入仙门?”

“未曾想过。”

“不管怎样,何妨结伴同行?”

于野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当归一兴奋的跳起来,挥手道:“此去斩妖除魔,匡扶正道,舍我其谁,哈哈!”他伸手抓起地上的包裹,催促道:“快走吧,天亮了!”

于野跟着起身,提醒道:“何不将虎皮、虎骨收入戒子?”

当归一的包裹内,乃是他搜集的虎皮、虎骨。而他个头矮小,带着一个大包裹着实显得累赘。再加上他后背的木剑,更加显得不伦不类。

“嘿,我的纳物戒子为师父所留,装不下许多东西!”

“齐钧的戒子为你所得,何不拿来一用?”

“戒子为禁制所封,我尚未修炼此术,一时打不开……”

“我帮你……”

“不用、不用!”

当归一背着包裹便走,唯恐于野讨要戒子。而于野却拿出一个戒子扔了过去,道:“我送你一个吧!”

“哎呀,这如何使得?”

“一点心意,还望多多关照!”

“我说么,若非世家子弟,何以出手如此的阔绰!”

于野身上不缺的就是纳物戒子,而当归一却如获至宝,忙将包裹收入其中,却依然背着木剑。

“为何背着木剑?”

“哈,你不懂了,此乃桃木剑,专克邪祟鬼魂,为我施展五雷正法的法器。凡俗庶民一看此剑,便知我是斩妖除魔的仙长!”

说话之间,两人走出了林子。

天色已然大亮。

却日头朦胧,晨色苍茫。

不多远处,便是一条大道,早已不见了秦家的大车,也见不到一个行人。是就此继续顺着大道而行,还是另寻去路?

于野尚自迟疑,便听当归一说道:“你我的双脚比不上健马的四个蹄子,应当舍弃大道而行,且看——”

循其手指看去,几里外的山林间有条小径。

“你我施展轻身术,就此横穿荒野大山而去,如同舍曲取直,远比搭乘大车更为快捷!”

“依你所言!”

“哈哈,听我的没错!”

当归一,乃是于野在蕲州遇到的第一个修士,而其修为之弱,以及窘迫的处境,着实令他难以想象。

便于此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尖啸声。

竟是一只黑鹰,在天上盘旋。

“走吧——”

当归一招呼一声,闪身而去。

于野看了眼头顶的黑鹰,也未在意,随后追赶。转瞬之间,两人已并肩而行。他一步三丈多远,追上当归一并非难事。谁想当归一的嘴里念念有词,去势猛然加快。他忙施展修为全力追赶,依然落后一步。

“嘿嘿!”

便听当归一得意笑道——

“本门两大绝技,一为奇门遁甲,一为五雷正法!我师父说了,凭借本门两大绝技,足以横行蕲州五国,笑傲天下仙门。”

“令师是位高人!”

“那是自然!”

“金丹高人?”

“非也!”

“筑基高人?”

“非也!”

“……”

“真正的高人,不以修为论短长,而是眼中有日月,胸中有天地,方为境界大乘,一览宇宙之小。”

“受教了!”

“嘿,这是我师父说的,他老人家筑基不成,整日这般安慰自己,最终还是耗尽寿元丢下弟子而去。不过呢,他的一位好友乃是筑基高人,据说在云川仙门颇有建树,我此去便是投靠那位前辈!”

“你知否知道那位前辈的尊姓大名?”

“道号卜易。”

“砰——”

于野越过一道小河,心思走神,脚下磕绊,直接撞上河边的小树。

当归一诧然回头。

“于道友?”

于野闪了个趔趄,忙道:“无妨,碰巧而已……”

他正要继续往前,忽听当归一惊道——

“糟了……”

于野回头看去,也不禁微微一怔。

十余里外,几道人影直奔这边追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农家小福女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相邻推荐:
宝贝葫芦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先婚后爱将军大人惹不起我乃此城之主末世特种兵人在超神,开启诸天人在超神,科学修仙人在超神,开局击穿巨峡号每个世界总有人爱上我[快穿]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