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四百二十六章 生命会找到出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为强大的敌人,两位血精灵军团长与战争血树同化而形成的、堡垒一般的血色巨树,彻底倾倒。

也正是在巨树倾倒的那一刻,从天空的血色暴君身躯之上,无数血龙扇动着翅翼扑落下来。

这群簇拥着暴君环飞的血龙、这猩红的翼群,落在战场的每一具尸骸所处的角落。

巢龙们能够看到,一位又一位在战场上停止行动的同伴,被一只只猩红如鲜血奔流的陌生同伴包裹——

张开的翅翼拉长延伸、形成蛋壳,身躯也仿佛融化一般汇入血流。

一只只巢龙的尸骸,被血龙化为的蛋壳包裹,在暴君血海一般的恐怖意志涌来的那一刻,铭刻在血肉深处上的基因蓝图,被霍然表达出来。

原本已然停滞的心脏搏动,在这一刻陡然复苏。

与各种元素纠缠的血能,激活了逐渐恢复的肌体。

在猩红蛋壳裂开的那一瞬间,一只只原本已经死去的巢龙,霍然复苏了过来——

带着战死前的部分记忆。

天空之上,暴君的视线聚焦在每一个复生的巢龙身躯之上。

生命是什么?

纵使缩小范畴,有机生命,也会有无数的回答。

拥有对外界刺激反应能力的。

能够自我更新,能够新陈代谢的。

能生长发育的。

拥有多层次结构的。

又或者,以最朴素的模湖回答——

“拥有记忆的”

最初,地行建立的“龙巢国”叙事体系中,有所谓的“原初之地”。

是巢龙们死亡后归去的乐园,是巢龙们诞生的故乡。

但是,重生的巢龙,重塑的身躯之内,并不带有原本的记忆。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

把记忆刻在血肉里。

把记忆写录在基因蓝图之上。

地行在刚穿越时,便已经有了设想,后面一次次进行尝试,已然有了结果。

这并非什么困难的技术。

只是,这项技术最大的难点在于——

读取和表达的速度太慢。

还有,可选择的记忆刻录方式太多。

一座高山代表1,一处平地代表0,一处洼地湖泊代表-1,整片大地之上的图景,就是1、0、-1组成的信息。

他无需用常规的方式去刻写记忆,占据海马体、大脑皮层之类地方可怜的一点空间。

他只需要按照密码学最简单的对称参照,设置一套对应的解读方式,优秀的、强大的基因蓝图,就是最好的记忆。

只要没有超越他性能的,更优秀的、能把他的基因蓝图彻底淘汰并消灭干净的另一份基因蓝图,那么,就算是把他的血肉实体消灭殆尽,只要后来有后进者趋同演化出了类似的基因结构,那么,他的记忆就已然再现。

只要这份解读的方法还在,只要有人读取了这份基因蓝图,那么,他的记忆就将再现在这个世界上。

不需要加密,也不需要隐藏。

加密和隐藏,反而是阻断他基因蓝图的扩散。

地行的目光定格在一只只复苏的巢龙身上。

人类和黑猩猩的基因相似度超过96%,和老鼠的基因相似度也超过80%,纵使是昆虫,也不下于35%。

地行并不知道前世中这类说法的测算标准。

但是,现在,他能够做到的是,只要一只巢龙身上哪怕只携带了他20%的同构基因,一个巢龙分支总共只携带了他50%的同构基因,那么,哪怕他全身血肉物质被尽数消灭干净,他也能够通过读取这些“备份”,重组自己的基因蓝图,复苏过来。

而这套备份系统,最关键的,莫过于“读取”。

如何保证呢?

专门组建一支部队,专门保留这项技术?

生命的本质是适应——

又或者说,生命的本质是逃避,是生存。

活下来的,才是胜利,才是适应。

活不下来,就是淘汰。

如果说,有这么一个文明,专精于基因飞升,种族里的每个生物,都以获取强大生物的基因变强为目标,各种强大基因的结构图谱,都会被保留……

他不需要专门让某个部队某种巢龙这么去做。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他需要做的,是建构一个以基因飞升为方向的文明。

这个瞬间,地行的脑海里,高塔王国的那群“血法师”,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但,这也并非他的唯一选择。

只有一种后手,还堆在一起,是个愚蠢的选择。

第一个后手,是巢龙的正常繁衍迭代演化,只要有巢龙后代活下来,他就不灭。

第二个后手,是即将准备进行的,以血法师为方向的基因飞升文明。

第三个后手,是——

巢龙之外的种族,也是他长久以来的构想之一。

纵观演化历史,各种优秀的、强大的生灵,都有消亡之时,他并不认为自己作为个体,发展到最强大,也一定能活下来。

底层生态位,是最好的保障。

逃避死亡,追逐强大,是任何一个种群的动力。

人类再强大,灭绝了一个个物种,但能够消灭几种细菌,几种病毒?

“血龙”

他最初制造的,以与宿主共生为目标的血龙种,以现在他对血龙的分类,应该唤作血裔龙。

它们甚至没有自我的意志,只为了增强宿主,而代价则是让宿主全身细胞都更换一遍,成为一头巢龙。

“血裔龙”,实际上是对这个共生的宿主和血裔龙本身的统称。

宿主是血裔,共生体是血裔龙。

从血裔龙为起点,地行发展迭代出了血殖龙,让这些单倍体血龙,能够以寄生的方式,达成繁衍的目标。

“繁衍”,前世的观念,让听到问题的人,本能地认为就是“制造出同源新个体”。

但是,原有的个体从一个种族变成另一个种族,这个过程为什么不能算“繁衍”?

生命生态的每一次交替轮换,都是繁衍。

从对于“我”的强烈认同和追求,扩大到对“部分的我”的强烈认同和追求。

他已经跨过了一个阶段。

“终极生物”的目标,也到了下一个阶段。

基因修改技术,又或者说“转基因”,这种在任何生物身上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由“病毒”这种最简单结构的“生物”本能执行的过程,就是血龙们未来的演化方向之一。

准确地说,是“血裔龙”的演化方向之一。

“血疫龙”?

地行展开自己巨大无比的翅翼,血色的天空中,无数血腑龙——他血液胃液消化液趋同的第二心脏之血活化形成的血龙,飞驰而落,向着巢龙之外的其他生灵尸骸扑落下去。

与此同时,暴君之音响彻整个战场:

“败者沦为血食。”

“胜者享用血宴。”

和平,只是短暂而脆弱的幻象,令生灵麻痹沉醉的慢性毒药。

活下来,是生灵的本能追求,但,个体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者之上。

生灵集群的力量,无论如何,都会碾碎个体。

演化就是战争。

“战争与杀戮,生存与竞争,永恒不灭”

ps:不知不觉,巢龙已经有很多分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攻约梁山 诸天信条 我能升级万物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破灭虚空
相邻推荐:
太古灵尊太古霸王怦然为你南风知我意长生不老从乐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