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449章 狼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柏当他放屁,压根就不理,骑上山坡,下了马,极目远眺。

远处果然有河,蜿蜒而过,像一条黑色的蛇无声无息地游弋在草原上。

白色的鹭鸶掠过水面优雅地没入河边的草地里。

他深吸了一口青草香,躺下枕头望着天。

天空碧蓝如海,长绒棉一般云朵慢悠悠地飘着,不着痕迹地变化着形状,跟地上慢悠悠移动吃草的羊群相映成趣。

这才叫假期嘛。

朱柏被晚春暖洋洋的太阳,晒得昏昏欲睡,闭上眼。

七号跑累了,过来趴在朱柏身边。

王托托也下了马,解了雁翎刀,坐在他不远处。

王托托明显想跟朱柏搭话,却不好意思。

朱柏闭着眼懒洋洋地说:“有什么想问就问,别吞吞吐吐。”

王托托红了脸,结结巴巴:“谁想问你,我就好奇你是怎么让马儿跟着你出来。”

朱柏看了他一样:“手心抹上盐粒啊。你不是蒙古人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王托托:“我虽然是蒙古族,可是我小时候也不需要放羊,还不都怪你爹,占了我们大元的大都,把我们赶了出来。”

朱柏冷笑看着他:“历史好好学一学,那片地方本来就世世代代是汉人生活居住的地方。是你们先侵略我们,占了我们的家园。我们只是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王托托跳起来:“放屁。谁有本事谁就能得到,叫什么侵略。”

朱柏:“哟哟哟,瞧瞧你这副样子。你还真是双标狗不要脸呢。你们蒙古人在中原屠城,杀人放火,甚至吃人都没错。凭什么汉族人把你们赶出去就有错了。蒙古人天生就是游牧民族,占了中原又不会经营,搞得民不聊生,二十年不到就被赶跑了。这叫什么你知道吗,这叫鸠占鹊巢,不得民心,多行不义必自毙。”

虽然听不懂“双标狗”是什么意思。

但肯定不是好话!!

“我打死你。”

王托托喉咙里发出愤怒的狮子一般的咆哮声,朝朱柏扑了上来。

朱柏现在躺着,他居高临下,地势有利。

而且他身形比朱柏高大不少,只要骑在朱柏身上,朱柏压根就挣脱不出来。

他就能按着朱柏打个满脸花。

朱柏压根却没打算起来,直接伸脚一蹬,狠狠踹在王托托肚子上。

王托托痛得滚到一边,抱着肚子半天都不出声。

朱柏起来,拍干净身上的草叶,慢悠悠走过去,把雁翎刀一脚踢开,踩着他的胸口,阴森森地说:“要不是小爷还想在草原上多玩几天,现在就弄死你。”

王托托被镇住了,大气不敢出,瞪着朱柏。

朱柏:“立刻马上跟我道歉!!”

王托托梗着脖子:“你有种就杀了我,我绝不会跟你个汉人杂种道歉。”

朱柏扳着他的大拇指往后一拉。

王托托立刻疼得满脸冷汗,却死死咬着唇不肯求饶。

七号忽然狂吠起来。

朱柏松了王托托,直起身一看。

远处十几个灰色的细长身影在悄悄靠近。

“草,有狼,而且还是狼群。”

他算了算,他们在这个营地待了六七天了。

按草原牧民的话,草原的狼找猎物是“横风三日,顶风三日,顺风三日”。

狼群会现横着风向的方向上搜寻气味,闻到风中有适合的猎物气味后,就顶着风,向气味来源的方向追踪。

也就是说,这些狼至少五六天前就闻到羊群的味道了。

王托托爬起来一看也倒吸了一口气:“这么多,我们两个人也打不过。”

朱柏问:“我的手铳呢?”

王托托眼睛瞟来瞟去,不敢看朱柏。

朱柏咬牙说:“特么的,你现在还怕我跑吗,你又不会用手铳,赶紧给我。不然等下我们两都得死在这里。”

狼群已经很近了。

朱柏能闻到随风飘来的狼群特有的腥臭味。

七号已经咆哮着冲出去了。

朱柏伸手:“快,如果你还想活命,想保住羊群的话,就把弓箭也给我。”

王托托一咬牙,把那手铳从怀里掏了出来递给朱柏。

朱柏:卧槽,原来你随身携带啊。难怪我找不到。

他检查了一下手铳里面的弹药。

王托托这会儿才后悔和害怕,往后连退几步:完了。刚才被他花言巧语欺骗。

这会儿他要是给我一枪。我就只能躺在这里喂狼了。

朱柏没理他,背上弓箭,跳上马,一夹马肚子,追着七号身后而去。

那些狼没想到还有人敢冲过来,还有一只这么凶的狗,停下来,愣在那里。

狼王个头足足比其他狼大了一倍,它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龇着牙朝朱柏靠过来。

那腥臭味让人心惊胆战。

马儿不安地后退,扬起蹄子去踢狼王。

狼王灵巧躲开,却不进攻。

朱柏注意到有几条在狼王悄悄往旁边跑了,看来是想从后面偷袭朱柏的马。

狼王这是在吸引他的注意力。

呵呵,这畜生还挺聪明的。

朱柏冷笑。

王托托从愣神中惊醒,也跳上马,赶上来,挥舞着雁翎刀,弯腰砍朱柏身后的狼。

朱柏举起手铳,对着狼王就是一枪。

“轰!!”

那声音震耳欲聋。

狼王胸口鲜血如注,应声而倒,嚎叫着在地上翻滚。

血腥味合着硝烟的味道弥漫开来。

其他狼吓得狂吠着,夹着尾巴,四散逃开。

就连王托托都吓得不由自主调转马头想跑。

“跑稳了。”朱柏对马儿说,然后松开缰绳,夹紧马背半蹲着,从背后拿过弓箭,张弓搭箭,微微右侧,凝神瞄准。

“嗖”射中了一条。

王托托大声喝彩:“好!!”

朱柏再抽箭,再射,又中。

如此一箭一条,一连射杀了四五条。

见其他的狼已经跑到了射程以外,他才勒马停下,目送那些灰色的身影消失在绿油油的随风起伏的草里。

“哇,你太强了。我以前看低你了。难怪我阿布会那么在意你。”王托托靠过来,一边惊叹,一边上上下下打量朱柏。

骑射运动中的活物是很难的,因为几乎没有时间瞄准。

“嗯。”朱柏闷声应了,转头目光灼灼盯住王托托,“今天我算是救了你跟你的羊群一命,你是不是该谢谢我?!”

这孩子脑子不太好,就不知道吃不吃“知恩图报”那一套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破灭虚空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相邻推荐:
重生从彩礼谈崩开始汉明大黄袍灵气降临时代囤货千亿后在末世养忠犬丧尸清穿之娇宠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