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零三五章 郎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俞总兵!”

“卑职在!”

听了杨振方才的许诺,俞亮泰答到的声音都更响亮更坚决了。

“你给咱们出了个好主意啊!”

“卑职不敢当,相信就是卑职不说,都督也迟早会找对首战的方向。”

俞亮泰不敢居功,连忙谦让。

“呵呵,这次北伐清虏作战,你编入东线序列,到时候听我号令,跟我一起北上!”

“卑职遵命!”

“先别着急领命,我且问你,你登来东路旗下现在有几个营,正兵,辅兵,战船,分别有多少?”

“这个,卑职登来东路水师营,现有前后左右中军五个营头,正兵三千五百人,桨手船工等辅兵杂役三千余人。”

听见杨振直白的询问,俞亮泰的心情跟方才袁进的心情一样忐忑。

但是他一想到袁进基本如实回答后,杨振不仅啥也没说,而且还给袁进增加编制员额,让袁进从一个不设团营的协守总兵,变成了下设一个团营的协守总兵,俞亮泰的心就又活泛了。

说多说少都有风险,而且毫无必要,既然很可能当场允许扩编团营,说多说少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实话实说。

“至于战船,卑职登来西路,船只总数没有袁总兵的多,卑职大小船只加在一起,有二百一十条,但是大船总数,二百料以上占了六成,四百料大船数量占了有差不多三成。”

“装有火炮的炮船呢,有多少?”

“回禀都督,卑职旗下二百料以上战船皆已装有火炮,以大将军炮,佛朗机炮,虎蹲炮为主,也有十几条装有冲天炮,但是装有红夷重炮的,只有四条。”

杨振听了俞亮泰所说的情况,将其与自己印象中的一些数据对比了一下,基本没啥出入,于是对他说道:

“嗯,这样吧,水师是我金海、登来二镇的四梁八柱之意,征东军三大团营,再加上松山、安东以及各路马步军几个团营,陆师已有八大团营。

“而水师,达到独自设立一个团营条件的不多,你们登来东路也算一个。即日起,登来东路水师营扩充为登来东路水师团营,三月底前,按团营例扩充编建完成。”

“卑职遵命,卑职谢都督提携!”

“另外重炮船的问题,不必多,但必须有,你已有四门重炮,那就这样,再调拨给你六门重炮,与现有大小火炮火器混编,编练十条重炮船备用。协理营务处,把给金海西路和登来东路的重炮,要一并尽快交割!”

“卑职谢过都督!”

“卑职遵命!”

俞亮泰一揖到地。

张得贵也连忙起身领命。

杨振命他坐下,然后目光转向了站立着的严省三身上。

而严省三这个时候,也正目光炯炯满怀期待地看着杨振。

“呵呵,对了,还有金海南路水师营。”

听杨振提及金海南路水师营,严省三心中顿时一阵振奋。

“金海南路情况有些复杂,各种人员、事务掺杂在一起,需要另找时间好好理一理。”

严省三听见这话,一颗升腾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然而就在他觉得这次升格为团营已经没戏了的时候,突然间就又峰回路转了。

“但是南路水师营,可以提前先升格为团营。事实上我们原来的几路水师,最先达到设立团营条件的,就是南路水师营,大型战船最多,重炮最多,战功也很显着。”

杨振说的,其实都是大实话。

真要论实力,南路水师营,现在能吊打其他各路水师船队。

毕竟一个乐浪号就有六十门重型红夷大炮,而且其中还有二十门是能打新型开花弹的。

除此之外,二百料战船,四百料战船数量也最多。

如果算上从倭奴国带回来的数以百计的大小倭船,光是大小船只的总数也足以吊打其他所有水师营。

“也是从今天开始,金海南路水师营升格为金海南路水师团营,严省三为金海南路水师团营副将,仍归金海南路协守总兵官张得贵节制调遣!”

“卑职遵命!”

“卑职遵命!”

严省三与张得贵两个人连忙躬身领了命令。

事实上,南路水师营在实力上,不仅仅是船只数量、火炮以及重炮数量,而且也包括兵员人头数在内,早就已经是一个团营的规模了。

今天只不过是正式公开确认了一下而已。

当然了,确认过后,自然是要安排任务的。

“老张,省三,南路水师团营跟袁总兵、俞总兵麾下水师团营一样,缺员的抓紧补充,不顺的抓紧理顺,三月底前,必须做到随时能够出港作战!”

“卑职遵命!”

“卑职遵命!”

张得贵与严省三两个人再次躬身领了命令。

“都督,卑职登来西路这边——”

眼看别人都是康慨激昂地领受命令,获准扩编,而自己这边几乎插不上什么话,登来西路协守总兵官吴朝左有点着急了。

而且看看时辰也确实不早了,军议从上午开始,现在都已是午后了,眼看日落在即,就要散会了,吴朝左认为无论如何也得要个指示,否则自己远道而来岂不是白来了。

“呵呵,正要说登来西路。”

“请都督示下!”

吴朝左连忙站了起来。

“你登来西路现有多少人马?”

“回禀都督,现共五营十五哨四千五百人,皆为步卒。”

“皆为步卒?”

“是这样,都督,卑职麾下原是牢城营的底子,后来在城皇岛、砣几岛设立隔离营,人手实在不够,就按总镇府指示,招募了一些流民青壮,凑了一千五百人,分作两个隔离营。”

吴朝左听见杨振对登来西路情况貌似有所不满,立刻便解释了起来。

“再后来,卑职奉命,赴任登来西路,获准可就地开荒安置三千户流民为屯垦户,并可从每户抽一丁为兵,卑职登来西路旗下才一举扩建为五营,每营三哨,共十五哨四千五百员。”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辅兵呢?”

“卑职麾下牢城营里,原有一批清虏鞑子充任奴工,而今人数仍有上千,是以各营未曾征召辅兵,营中各种杂役,除了正兵之外,主要由奴工们承担。”

“嗯,很好。辅兵应付钱粮少,但是平时能不征的话,还是不征的好。你们登来西路并非四战之地,有四千五百名正兵,去管那些隔离营,维持住,不出乱子,就是一功。”

“卑职明白!”

“本都督听说,东昌府兖州府那边的乱子平定了,李青山已被拿送京师处以凌迟示众,预计很快就又有大量流民东来。”

“回禀都督,目前依然如此。卑职这次临出发之际,就听说已有大批流民东来,到了咱们设在潍县西的几个救济营地了。”

对于杨振的提醒,吴朝左马上就作出了反应。

因为登来西路各处救济营一直处在登来地区的最西边,鲁西南方向、北直隶方向,包括中州、淮北方向,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往往最先感受到。

“李青山在兖州府、东昌府一带聚众作乱的时候,汇集了北直、中原、山东、淮北大批的流民,正月里朝廷调了大军围剿,彼处数十万流民一夜间树倒猢狲散,结果流民东来乞食,也让咱们几处救济营人满为患。

“救济营?”

自从登州府的疙瘩瘟疫情消退之后,杨振对登来地区的瘟疫情况以及救济、隔离、检疫等事务,一直也没再认真了解过了。

虽然过去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偶尔想起来仿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如今再听见登来西路治下的人马,仍然每天都在忙碌这些事情,他稍稍有点意外。

“是的,都督,是救济营。咱们登来西路在潍县西各路口拦路设有几处救济营,救济营主要是设粥棚,多少给饥民一口吃的,也给染病的看病给药。”

吴朝左见杨振似有不解,又见在座的其他几个总兵皱着眉头,面带疑问,好似登来西路干的不是啥正事一样,于是连忙解释。

“救济营是第一关,在几个救济营之外,咱们在潍县后方还设有几处隔离营,救济营死不了的,没啥大病的,咱们就将那些有家有口的,登记造册,然后送入隔离营。

“在隔离营观察七天,有染病的,往往三两天内就发病死了,七天不发病,就是没带病,咱们就会继续派人将他们押着往后方送,剩下的,各位总兵应该就都知道了!”

说到这里,吴朝左没再往下说。

但是在座的人,包括杨振在内,都知道接下来就是转送各地屯垦安置去了。

金海镇能有今天足食足兵的局面,其源头,其实就在这里。

“这么说来,登来西路将士们不容易,吴总兵确实是辛苦了!”

“这都是都督当初指挥有方,卑职是照单抓药,不敢居功。”

“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事情是你们办的,功劳就是你们的,这一点我杨某人还是分得清的,这回你临走之前,给我拉个单子,潍县救济营、隔离营,还有你麾下将士,有功该赏的,本都督必定要好好奖励!”

这些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其功劳不在冲锋陷阵的将士之下。

别人或许不清楚,可是杨振这个穿越客,可是异常清楚的。

“这个,既然都督这么说,卑职这里的确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卑职有个本家,也不是真的本家,因为是同姓,又处得来,就联了宗,去年秋天慕名到了咱们潍县的一个救济营,见了咱们的救治处理办法他大感惊奇,又深为认同,于是就留了下来。此人深通药理,懂得多种瘟疫救治之方,是个人才,卑职以为,都督应当对他委以重任。”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吴有性。”

“吴有性?”

“是,都督。”

“他哪里人?”

“是南直苏州府吴县人,与卑职南直祖籍不远,是以联了宗。”

杨振根本不在乎吴朝左是不是跟这个吴有性联了宗,吴朝左总是提及的这一点是最不重要的。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杨振所知道的那个吴有性吴又可的话,那么是不是跟吴朝左成为了同姓联宗的本家,杨振都会立刻重用他。

当下,杨振从吴朝左的嘴里听说这个吴有性是南直苏州府吴县人之后,瞬间心跳加剧,但他唯恐认错人,于是立刻又追问了一句。

“这个吴有性,可有什么表字?”

“吴先生表字又可,救济营同仁皆称其为又可先生。”

是他了!

“又可先生可有什么文章?”

“这个,卑职却是不知,只知道又可先生读书不成,屡试不第,只得继承家学,转而学医,这两年各地多有瘟疫,又可先生四处行医为生。”

吴朝左可能是真的希望杨振能够重用这个吴有性,因此把自己所知道的,包括听说的,一股脑儿全都说了出来:

“但是据说,又可先生可能正在着书立说。咱们潍县救济营的救治办法,又可先生非常推崇,卑职说这是都督教导的,又可先生常以不能前来拜见都督为憾!”

听到这里,杨振已经十分肯定加确定了。

“好,很好,非常好!吴总兵,你为本都督推荐了一个人才,你又立了一功!”

杨振越说越高兴,话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而在场的其他人,包括向杨振推荐了吴有性的吴朝左,都愣在当场。

他们一时搞不明白,只是一个读书不成屡试不第的“落魄文人”加“游方郎中”而已,怎么就让身居高位的杨振突然间如获至宝了似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我能升级万物
相邻推荐:
诸天降临现实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都市全能仙帝崇祯十五年星海仙冢统计师吞天剑神九阳帝尊太阳王之证神鬼世界:我开局就无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