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从今天开始培养女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琉璃殿。

某幽暗的雅间之中,孟胜男抓着一个身材妖娆的美人的脖子,死死地按在墙上。

她挺拔的身躯微微颤抖,咬牙切齿地说道:“怎么又是你这个人死人妖!”

上一次,俨然给她带来了一些阴影。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过天香阁,哪怕里面有她向往已久的黑丝。

甚至转投了琉璃殿,她也特意乔装打扮了一下,换下了英武的武者装,换上了贵公子的装扮,顺便找人帮自己画了一下眉毛,只要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很难一眼认得出来自己。

fantuankanshu.com

防的,就是那个死人妖。

于是她放下了心来,美滋滋地来到琉璃殿。

前几天回来的时候,孟龙堂大侄子刚孝敬了她五百金,如今正是有钱任性的时候,干脆把所有好项目都给点了一遍,连什么内容都没问。

反正她是女的,不存在无福消受的问题。

最先开始的就是壹玖玖,紫色的灯光昏暗而暧昧。

一个妖娆美人穿着黑丝缓缓出现,给她跳了一段火辣至极的舞蹈,伏在她身上各种撩。

心痒难搔!

终于,进入正题了。

但那个美人,扑了一个空。

这种情况孟胜男早有预料,索性直接向美人说明情况。

按照往常的情况,应该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毕竟挣钱嘛,不寒碜!

但这回却出乎意料。

那个美人,竟然楞在原地无所适从,甚至开始有些打哆嗦。

孟胜男当时就不乐意了,不过还是安慰美人,让他别害怕。

反正都是女人,你平时怎么取悦自己,现在怎么取悦我就行了。

结果……

这个愚蠢的窑姐竟然不会!?

孟胜男心中顿时生出了一阵不祥的预感,当即对美人搜身,果然抓到了他的把柄。

啊这……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姜琉就跟小鸡崽子似的被她抓在手里,憋得脸颊通红,两条腿不断来回踢着。

眼见就不活了。

孟胜男也不想闹出人命,一把把他丢在地上。

姜琉当即大口喘息起来,喘着喘着就出现了哭腔。

整个人就委顿在地,整个儿一种欲泫欲泣的状态。

孟胜男看着他一阵无语,又恨得牙根痒痒:“你个死人妖盯上我了是不是?”

姜琉感觉无比委屈:“奴家这小门小店,都是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厚道人,明明是你乔装易容找上来的,凭什么说是奴家盯上了你?”

孟胜男怒不可遏:“胡说八道!若不是你图谋不轨,为什么把房间内的光弄得这么暗,不就是怕我认出你来?”

姜琉更委屈了:“因为天香阁也是这样的啊!你刚才还说好喜欢这个灯光,还说很有感觉,怎么现在又开始怪奴家了?”

孟胜男:“……”

该说不说。

好像还真是这样?

孟胜男扑通一声就坐在了床上,懊恼地揉了揉脑袋。

难道……

一切都是命?

她整个人都麻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子,恶狠狠地说道:“今天的事情,不准告诉任何人!”

姜琉小鸡啄米地点了点头,目送孟胜男走到了大门口,忽然开口说道:“奴家江流儿,你下次可认准别乱点了!”

孟胜男抖了一下,随后便落荒而逃,后面项目的钱都不想要回来了。

可项目没做完,她又感觉有些意犹未尽。

于是又跑到天香阁。

可看着满阁的姑娘,总感觉每一个都可能有把柄在身。

有阴影了!

真有阴影了!

不行!

一定要把冯千钧他们拯救出来,免得相同的惨剧发生到他们的身上。

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问了问杨妈妈,才知道他们去瑶池了。

“瑶池有什么好?”

孟胜男不理解。

杨妈妈笑道:“其实瑶池也可好了,能洗净天下浊物!”

孟胜男顿时眼睛一亮,激动地问道:“什么脏东西都能洗掉么?什么脏东西都能洗掉么?”

“那是自然!”

杨妈妈的语气十分笃定。

于是孟胜男又兴冲冲地赶往了瑶池。

可用了好几块玉皂,那种恶心的感觉都没有消散。

她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了:“我不干净了,我不干净了……”

孟胜男连忙甩了甩头,感觉自己应该找一个新姑娘冲冲喜,就当跨火盆了。

于是头发还没干,就又回到了天香阁,让杨妈妈把最贵的姑娘安排给了她,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是个女的。

一刻钟后。

孟胜男把姑娘踹出了房间,破口大骂道:“陆玖玖就这,就这就这就这?相同的布置,隔壁壹玖玖的都比你们刺激!娘的,这不是坑钱么?”

最后,一位猛女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天香阁。

她感觉赵昊是个废物,这么多姑娘在他手上,竟然还不如一个死人妖懂男人。

哦不,懂女人。

……

镇国府。

赵昊依依不舍地穿起衣衫,郑重道:“芷羽,要不咱们平时没事儿,还是别呆在卧室了,总感觉卧室很危险。”

姜芷羽轻轻啐了一口:“呸!还不是因为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衣裳就跑到你手里了。”

“嘿嘿嘿……”

赵昊挠了挠头。

不过还是感觉这心玉有些猛,但凡身体状态好一点,就忍不住会生出旖旎的心思。

明心文星只能克服随之产生的精神萎靡、情绪焦躁的状态,但并不能消除本身的吸引力。

真是胃疼。

于是小夫妻商量了一下,以后能不在卧室呆,尽量不要在卧室呆,尤其是最近还要在炼化功德丹,那些可都是妖族精血,药效实在猛得有些过头。

毕竟,还是有正事儿要做的。

整理好衣服回到前厅,刚好碰到老爷子和黑脸汉回来。

黑脸汉正满脸兴奋地跟白秀讲着些什么。

“媳妇儿,你都不知道,现在几乎整个荒国的兵力都在为夫手上。”

“这次异族背后,好家伙……听说有好几个宗师级大妖。”

“不过你别担心,为夫保准把它们干得服服帖帖的。”

白秀则是微微蹙眉:“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

黑脸汉嘿嘿一笑,便把乾清宫那只黑猫说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赵昊听得撇了撇嘴:“妖族怎么派来了这么一个神经病?”

黑脸汉挠了挠头:“这谁知道,不过你老丈人也说了,这人应该并没有说谎,至少异族现在的反馈,很符合他口中的情况。小豆莎是个宝贝啊,可不能被这些狗东西发现。”

赵昊笑了笑:“这倒不必,京都里面国运最是浓郁,我们镇国府尤其如此,而且昨天大婚之后我跟芷羽已经有了国运加身,妖族奈何不了我们,而且老杨还突破到宗师了。且不说那个神经病敢不敢闯进来,也不说他能不能打得过老杨,光是我老丈人罩着,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黑脸汉眉头一拧:“你不害怕?”

赵昊点头:“不害怕!”

黑脸汉反问:“那你说那么多干什么?”

赵昊:“……”

不得不说,黑脸汉说的有理。

人越是心虚,就越倾向于拼命解释来找补。

他当然不相信那个神经病有与整个京都的高手为敌的实力。

但人家是神经病啊!

人家帮妖族做事,任务失败,第一个反应就是反手把妖族卖了。

而且听这描述,还是一个纯到不能再纯的人类,不然也不会被派到京都里面。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而且敌暗我明……

等等!

赵昊忽然感觉未必是敌暗我明。

老子特娘的有外挂啊!

照这个描述,这个幕后的神经病,九成九都是那个在麟羽阁悬赏蛇女踪迹的甲辰。

甲辰对应星子的位置……

雾草!

亮了!

灰色大光晕。

竟然是看着我傻笑的痴汉?

晋国南家公子?

行了!

敌明我明了!

这回不用担心被他盯上了,因为已经被他盯上了。

所以这个人已经知道小豆莎就在镇国府,还是因为别的事情盯上了我?

赵昊揉了揉脑袋。

忽然想起了那些蛋,那些蛋是凰禾从曹公公那边偷来的。

还说那些蛋里面都有毒苗,长成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儿。

曹公公是修炼万妖功德身的,断然不会在自己蛋里面下毒。

所以,这些蛋都是外来的。

而且这么大批,很像交易过来的,交易对象很可能是妖族。

再结合这个南公子的神经病做法。

搞出蛋里下毒这种操作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

赵昊觉得这些毒蛋可能为自己设置的,没有足以让他笃定的证据,以上全都是纯猜想。

但昨天这个南公子痴汉一样,在镇国府守了一次,在皇宫门口守了两次,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这个南公子,绝逼是针对自己来的。

以后,看来真得老杨不离身了。

赵定边则是淡淡一笑:“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现在背叛了妖族,没有必要因为小豆莎再给自己多竖一个敌人……”

赵昊摆了摆手:“您那是正常人的逻辑,但这个人脑子明显不是很正常。”

赵定边:“……”

该说不说,的确如此。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那还是以后万事小心吧!明天就要出征了,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回一趟老家!”

老家,指的自然是赵氏故居。

赵昊捏了捏姜芷羽的手心,发现对方也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全家福的事情赵昊说过好几次了。

她对于全家福的期待,甚至高于昨天的大婚。

因为婚礼是办给外人看的,这全家福才是自己被这个家接纳的证据。

等赵昊和姜芷羽换上喜服,老赵一家就直接坐马车赶往了赵氏故居。

等抵达竹楼前的时候,夕阳还在天上挂着,给深秋的竹林保留着最后一丝的暖意。

竹楼之前,一个衣衫破陋的中年人正坐在台阶上画画。

中年人一副书生打扮,虽然衣服上打着好几个补丁,但却洗得纤尘不染。

此刻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竹林,静静地描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老爷子和黑脸汉夫妇明显认识这个人,到了以后就把马车停在了竹楼后面,然后就静静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绘画。

想来这位,就是曾经给赵家画过两次全家福的那位。

赵昊凑过去一看,不由眼睛一亮。

好家伙!

人肉照相机!

这位中年人的画功明显比前两次更加精湛了,如果前两次只算是栩栩如生,现在就完全跟真的一样,甚至特娘的有种裸眼3D的效果。

而且这调色盘搞的,完全是超越这个时代的绘画技术。

是个狠人!

不一会儿,竹林画完了。

中年人放下画笔,静静地看着画中的竹林。

这个时候,一阵微风吹过。

画中的竹林竟然随之轻动了起来。

好家伙!

GIF动图?

老爷子:“……”

黑脸汉:“……”

白秀:“……”

姜芷羽:“……”

赵昊:“雾草,牛逼!”

这高低算个道法吧?

但刚才中年人画画的时候,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道法的波动。

众人惊叹的时候,中年人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明显对这幅画很不满。

随后,徒手搓出一个火球。

并指成剑,轻轻一指,竹林画便飞入火球之中,连灰都没剩下一撮。

中年人死死盯着竹林画消失的地方,眼白之中出现了缕缕血丝,俨然已经暴躁到了极点。

良久良久,他的情绪才恢复稳定。

赵昊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刚才那副竹林已经画得够好了,你为何要烧掉它?”

中年人抬了抬眉毛,闷闷道:“第七颗竹子第九十一片叶子随风摆动的方向不对。”

赵昊:“……”

雾草。

这个杯装的,我给满分。

赵定边却好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笑着介绍道:“昊儿,芷羽,这位是爷爷多年的好友吴道仁前辈,前两副画就是他帮我们画的。”

“前辈好!”

“前辈好!”

“嗯……”

吴道仁兴致缺缺地点了点头,神色之中满是阴郁,跟刚才画画时淡然的神情截然相反。

他抱起画架,默默来到了竹楼下面,随后给众人指了一个方位,示意众人随便站好便准备开始画了。

这摄影师。

有点不敬业。

赵昊连忙搂住姜芷羽的肩膀站好,来了一个幸福贴贴。

白秀站在一边亲热地挽住姜芷羽的胳膊,黑脸汉则是站在赵昊身旁,粗壮的胳膊架在他的肩膀上。

身材最为挺拔的老爷子站在最后,淡笑着看着前方,身旁有些空落落的。

脸上虽是笑容,但终究不免落寞了几分。

吴道仁瞥了众人一眼,很快就恢复了淡然,俨然已经进入了状态。

仅仅一刻钟后,他就停住了画笔,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画。

审视良久。

他终于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勉强满意了。

随即收起画笔,直接站起身来朝竹林方向踏去。

背后,只留下了几句话回荡。

“画完了!”

“这些东西留给你们!”

“嗖!”

话说完,直接凌空飞起,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天边。

赵昊:“……”

姜芷羽:“……”

小两口对视了一眼。

赵昊咧了咧嘴:“爷爷,您这个老友感觉有些问题。”

黑脸汉一拍大腿,在旁附和道:“比起上次,病情好像更重了!”

赵昊好奇道:“爹,你知道这位前辈的来历么?”

黑脸汉摊了摊手:“不知道啊!总共就见过这两次,上次没敢跟他搭话,这次也没敢跟他搭话。”

一旁,白秀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一家人都好奇地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则是微微摇了摇头,看向赵昊:“丹青神术你可知道?”

“知道!”

赵昊点了点头,这个东西在奶奶的笔记里面记载过,乃是奶奶宗门里留下的残篇,据说修炼到极致,画中人物皆可成真,哪怕此人已经魂归九幽,也可唤回画中,重归人世。

末了,奶奶还补充了一句:练不会,送给了一个可怜人。

这个可怜人,应该就是吴道仁了,也不知道是为了复活谁而发疯。

老爷子把事情给众人解释了一遍,最后摇了摇头:“看一看画像吧!”

“嗯!”

一家人这才走到画像面前。

果然!

又是顶尖的画作,与真人几乎无异。

赵昊看见画像的瞬间,只觉得双目一阵清凉,随后似有一道清流从双眼中流出,融入到画像眼中。

而画中他的肖像,又凭空灵动了许多,其他画像也是如此。

“这……”

一声“雾草牛逼”几欲出口。

但是很快,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这副画的右上角,本来是一坨乱糟糟的颜料,在画上的诸多肖像都活过来之后,这团颜料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牵引,还是它们自己想动,总之顺着纸张慢慢向场景中央汇聚。

最终,在老爷子身旁,形成一个人像。

头发雪白,面容却并不苍老。

先是满脸宠溺地看了一眼黑脸汉,又笑着看了白秀一眼,随后把目光放在了赵昊和姜芷羽的身上,眼神中带着一丝好奇和小心翼翼。

最终,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人像不是别人,正是奶奶萧渐秋。

当奶奶的肖像出现后,老爷子的肖像和现实中一样,陷入了短暂的失神状态,不自觉朝她靠了一步。

但奶奶却飞快地拉开距离,嘴唇也微微翕动。

没有声音。

但从唇形中可以勉强分辨她说的什么。

赵昊一比一复刻:“你……跟……姜……峥……过……去……吧!”

老爷子:“……”

众人:“……”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神情之中是无尽的落寞。

他目光微微低垂,在画板底部看到了一个小布袋,打开一看,是一个红色的喜结。

不过这红色早已经不再鲜亮,正是他当年成婚的时候,萧渐秋亲手做的。

布袋里面,还有一张纸条,看笔迹应该是吴道仁的:此结乃萧女侠当日离荒之日所寄存,今物归原主,绘其神以悼旧人。

老爷子眼眶有些发红,神情无比悲戚。

赵昊也感觉到了奶奶浓浓的怨念。

不过还是感觉这里面好像有些问题,据凰禾所说,奶奶大概率没有死。

而且吴道仁的画风极其写实,这画像里,所有人的还原度都极高,没道理奶奶例外。

所以,画像中的形象,应当是吴道仁最后一次见奶奶的容貌。

但这里面,奶奶虽然头发更白了,但面容却要比上一副画像更年轻。

吴道仁,近期绝对见过奶奶。

而画像上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也绝对是奶奶授意安排的。

嘿!

小老太太怨念真重。

老爷子临出征了,还给他一波灵魂暴击。

……

域外。

黄沙之中有一小竹楼屹立不倒。

只看架构,跟荒国竹林中的那个别无二致,只不过因为沙漠的气候,竹子显得更枯黄一些。

屋内,一卷画轴凭空悬着。

画轴之中,却似乎装着一方世界,这方世界郁郁葱葱,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清寒之气,但却仍然生机勃勃。

里面也有一座小竹楼,比起这座竹楼平添了一些青翠。

凰禾坐在画轴之前,斜倚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嗑着瓜子。

磕了一把又一把,直到满袋子的瓜子都磕完,才悻悻地嗦了嗦手指头,把瓜子皮搓到了簸箕里,跑到竹楼外,泼到了结界外飞舞的狂沙之中。

好弟弟说的果然没错。

磕完瓜子之后的指头贼好嗦,嗦好久都还有味道,就跟好弟弟口中的“炫迈”一样。

就是有点咸!

回到画轴前,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悲催的打工生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记得当初来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三品的小辣鸡。

现在都宗师了!

阵法大成,剑道大成,道法大成,医术大成。

她很笃定,六国之中,若生死相搏,能稳胜自己的不超过五指之数。

即便面对赵定边这个六国第一宗师,只要自己一心想逃,他也不可能留得住自己。

这一切,都是拜萧渐秋所赐。

凰禾真的很担心……

域外环境虽然恶劣到了极点,但修行速度反而比宗门里面更快。

这里太香了!

要是再呆几年,她真怕自己找不到回宗门的理由。

到时别说萧渐秋带不回去,连自己都搭进来了。

啧!

还有人打工上瘾的?

真是贱骨头!

“唉……”

凰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叹了一半,画轴中忽然传出来一阵阵奇异的波动。

她连忙定睛看去,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从画轴里踏出。

在她踏出的一瞬间,画轴里奇妙的世界,顿时化作一副画作,一家六口人在画纸之上,看起来颇为和谐。

老太太则是叹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呆呆出神。

凰禾笑嘿嘿道:“师叔,看到你孙子了吧?”

萧渐秋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啐道:“小兔崽子长的倒是不赖,就是笑得贱兮兮的,一看就是个老婆奴!”

凰禾笑道:“老婆奴不好么?”

萧渐秋叹了一口气:“老婆奴好啊!老赵家人也不少,数那个不当老婆奴的最气人,好在在画里骂他了一顿,心里舒坦多了。”

凰禾有些好奇道:“你见你孙媳妇儿了没?我去荒国也十好几天了,一直没机会见。”

“当然见了,小狐狸长得还真不赖。”

萧渐秋笑得美滋滋的:“一开始我听说是姜峥的女儿,还把我气得不行,不过一听她也跟姜峥有仇,我就舒服多了。”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看向凰禾,若有所思道:“就是小女孩儿身子有些单薄,以后生一个还好,要是生个双胞胎,恐怕会饿着。”

凰禾撇了撇嘴:“这有啥的,我听说这玩意儿成婚以后就慢慢不单薄了。”

萧渐秋脸色一肃:“你这不是赌么?去荒国了一圈,你怎么也染上这恶习了?孩子以后的口粮,能赌么?”

凰禾有些无奈:“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能有什么办法?”

萧渐秋认真道:“小凰禾,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假如你也嫁给了我孙子,接受奶小狐狸的孩子么?”

凰禾:“噗……”

萧渐秋拍了一下桌子,不满道:“师叔在跟你认真说事情,你这是什么态度?”

“师叔,你认真的啊……”

“不然呢?”

“可我是玉女峰弟子,怎么能嫁人呢?”

“我也是玉女峰弟子,我不也嫁人了?”

“可这会影响我修……”

“影响个屁!”

萧渐秋拍了一下桌子:“就看玉女峰里面,同龄之中谁修为能比得过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嫁人有助于修行。你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我孙子。”

“这……”

凰禾揉了揉脑袋,这问题谁想过啊?

“你就说抱着他睡觉舒服,还是抱着同门师姐妹睡觉舒服!”

“那指定抱着他啊!”

“那不完了么?你也嫁给他,有师叔给你撑腰,最起码也是个平妻。”

“可他不是老婆奴么?”

萧渐秋深吸了一口气:“谁说他只能给一个老婆当奴?”

凰禾:“……”

嘶……

这话说的真是好特娘的有道理。

她想了想,还是摆了摆手:“不行不行,我还是得回宗门当圣女,不然她们就把洛水抓回去了。”

萧渐秋有些气急败坏:“亏你跟我是一个地儿出来的,怎么脑子被赵定边还轴?”

她越想越气,气得直想打人。

可如果打人能把脑子打活泛了,那个老头子早就跟自己出来牧马放羊了。

她气得发抖:“让你杀蛇王你不敢,让你嫁人你也不肯,我要你有什么用?”

凰禾咬了咬牙,当即提起长剑站起身来:“我这就去杀蛇王!”

“你给我回来!”

萧渐秋连忙叫住了她:“算了,我也不让你送死了!你编一些南家女子的消息,尽快把南家小子引到别国,这小子太不稳定了,保不准那天发疯伤了我的宝贝孙子。”

“呼……”

凰禾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师叔,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她也不知道卖蛇女的那个“辛卯”是谁,但可以肯定是外域的人,外域里面只要你能拿出足够的利益,什么消息都买得到。

据说那个“小豆莎”,就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宗门,想要挑动蛇族跟荒国同归于尽,坐收渔利的工具。

本来想着卖给姜淮,让她把蛇女炼化,这样蛇族跟荒国就是不死不休。

却没想到,姜淮被自己和好弟弟合谋弄死了。

而小豆莎,也落到了镇国府。

只是看荒国这个样子,真的一点都不愿意妥协。

照目前的趋势来看,邻靠荒国的所有蛇族部落都已经联合了起来,都把自己豢养了二十多年的异族部队拿了出来。

只看这情况,荒国能不能抵挡住还真不好说。

当然,她不在乎荒国到底还在不在。

她只在乎好弟弟能不能活下来。

目送凰禾离去,萧渐秋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下来,她也不在乎荒国能不能扛得住。

她对这个国家早已深恶痛绝。

曾经她也因为姜峥和赵定边的理念而振奋过。

但后来她才发现,守护百姓对于赵定边来说是信念。

可对于姜峥来说只是事业,而且是姜家的事业,他认为姜家人才是这场事业的主导者,所以傲慢地认为自己能够把握姜淮,把她当成完成事业的工具。

而对于赵家人……

她觉得,如果姜峥不姓姜,真会把赵定边当成手足兄弟。

但他姓姜,所以除了兄弟,赵定边还是他肆意压榨的对象。

以信念要挟,完成他的事业。

帝王之家,向来这么自私。

赵定边不知道么?

他肯定也知道。

但与姜峥合作,却是他坚守信念的最好方式,所以还是傻乎乎地留在荒国。

萧渐秋气啊!

现在不仅自己憨厚可爱的黑脸儿子给荒国打工。

就连自己会写几首诗的孙子,也被迫成了一个打工仔!

当爷爷的和当爹的,都成了打工上瘾的贱骨头。

唯有这个孙子还清醒一点。

唉……

……

镇国府。

赵昊刚坐下,椅子还没捂热呢,就被老爷子攥住了手腕。

他不由迷了:“爷爷,这又要去哪?”

老爷子有些急切:“走!去皇宫!”

赵昊疯狂挠头:“你们会议不是都开完了么?咋还去皇宫啊?”

老爷子沉默片刻:“明天出征,你看你能不能作两首出征诗提提士气!”

赵昊:“???”

真把我当春蚕了?

掏了那么多军费,还想把我最后一根丝也给挤出来?

他转头看向姜芷羽:“你爹真残忍。”

姜芷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她也这么觉得。

听到这话,老爷子也有些不忍了。

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坐了下去:“这次出征,齐国那边还好,逐夷城那边凶险异常,荒国军人心中自然昂然无惧,但若是能多一首出征诗,当然也是极好的。以前我还觉得你小子只写的了莺莺燕燕,但能写出‘一剑光寒十九州’这种诗句,出征诗也不是不可能。你跟爷爷透个底,出征诗能不能写?”

听到这话,黑脸汉也兴冲冲地凑了过来:“昊儿能写不?别的不说,你那句‘一剑光寒十九州’真的带劲儿,我本来已经很长时间不练剑了,最近练剑念这句诗,简直感觉剑长十八丈,猛得不要不要的。”

赵昊:“……”

啧啧!

得了!

他当然不希望总是被姜峥薅羊毛。

但毕竟这次出征的,都是老赵家的人,这羊毛还真得被他们薅。

而且这次妖族异族都是玩真的,荒国军队士气高一分,黑脸汉面对的危险就少一分。

这波羊毛,必须被姜峥薅。

但这首出征诗,也不能白给。

赵昊叹了一口气:“你说我这,也不擅长这玩意儿,情绪不到位,得酝酿一下。”

老爷子笑了笑:“所以才要把你带到皇宫,给你补补课。”

赵昊嘴角抽了抽:“你们想得还真周到!”

反正照目前的剧本,这样的确是最好的方式。

毕竟,转型的过程都应该是痛苦的。

自己一个婉约派爱豆,转型为边塞爱豆,肯定需要一个痛苦的转变过程,不然姜峥那里不好交代。

不过这也是个好机会。

能不能点亮第四颗文星,就看这一波了。

“行吧!”

他拍了拍手,只能站起身来。

一旁的姜芷羽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去。”

老爷子有点迟疑:“打仗是男子的事情,芷羽你……”

姜芷羽挽住赵昊的胳膊:“赵昊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赵昊板着脸:“纠正多少次了,叫相公!”

虽然嘴上嫌弃,但他心里还是暖了一下。

今天只是跟姜芷羽提了一下当女帝的事情,并没有说太多细节,但小丫头时时刻刻都惦记着这件事情。

这次,虽然她很难做什么。

但在姜峥面前露露脸,就已经足够有家国情怀了。

这一段时间的主旋律就是,不要展现出来当女帝的野心,但一定要慢慢展现当女帝的资质,毕竟那些皇子实在太废物。

让姜峥那个小老头自己朝这个方向想。

等什么时候他心里开始刺挠了,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行!”

听孙媳妇这么支持孙子,老爷子心中一阵欣慰,抚须大笑道:“那我们便一起去皇宫!”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

眼看爷孙三人要走,白秀把围裙就解下来了,有些遗憾道:“啊?不在家里吃饭了啊?那我不做了,黑脸汉咱们出去吃吧!”

黑脸汉如蒙大赦:“好好好!走走走!”

赵昊神色一凛,连忙看向老爷子,只见小老头脸色肃穆,但白胡子掩盖下的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朝上勾了勾。

他现在只想拍大腿叫绝。

刚才他还寻思,进宫作诗就进宫作诗吧,为什么老爷子这么急。

现在看来,自己只在第一层,老爷子却在第五层。

姜芷羽却是看着白秀遗憾的样子,忍不住同情道:“要不……”

赵昊连忙打断道:“没什么要不!家国大事马虎不得,咱们可以因为亲娘做的一顿饭晚一刻作诗,但那些异族却不会因此晚一刻攻城!”

黑脸汉连忙附和:“啊对对对!媳妇儿,咱们赶紧出门吧,别耽误了家国大事!”

白秀连连点头,心想虽然家里的饭更养胃,但总不能拖了家国的后腿。。

终于。

镇国府的马车上,老爷子长长舒了一口气,轻轻晃动缰绳,马车便辘辘向皇宫驶去。

……

乾清宫之中。

姜峥正伏在书案上,眉头紧皱看着地图。

自从那只黑猫说完话,他的心就一直揪到现在。

这次异族进攻,从一开始就透着蹊跷。

十几天前,他们通过麟羽阁试探出了小蛇女的身份,知道她对于蛇族来说很重要,但却并没有对这个重要性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只觉得那个蛇王把她当做带领部落崛起的希望。

但现在看来,恐怕她已经被当做整个蛇族的希望。

异族在逐夷城那边的攻势,也印证了这个说法。

别的不说,光是异族军队的数量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三十万大军!

要知道,异族都是以部落形式存在的,自从被赶出荒国疆域,流落到蛮荒以后,更是面临着凶兽和妖族的双重威胁,部落的规模更是不可能太大。

想要形成三十万大军,难度实在有些大。

据杨万里说,如今的异族单靠自身很难在蛮荒中生存下来,所以只能投靠各个妖族大部落,像牲畜一样被他们豢养。

而荒国的崛起和扩张,也让妖族感觉到了威胁,看到佛道不断渗透中原五国,他们也是眼馋得很。

所以干脆给异族一个庇护之所。

不 庇护他们,还跟他们交配,不断产出能够使用妖法的异族后裔。

所以这批异族之中,多是二十多岁的青壮年,能够使用妖法的比率高到可怕。

156n.net

当年荒国立国的阶段,因为土地贫瘠,佛道妖三家都看不上,妖族中大部分又以与异族交配为耻,所以那时候的异族相当弱,这才给了荒国立国的机会。

而那个时候,魏国才刚刚吞并一个小国不久,元气大伤暂时放着西陇关没打,这才给了荒国从异族手上抢下西陇关的机会。

可以说,那时候的异族,是最弱的异族。

现在,虽说第一批成长起来的异族才二十多岁,远远没到巅峰年纪。

但这么一批人,不受国运反噬,还能肆无忌惮地使用妖法,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况且背后还有无数蛇族部落。

要知道,当年异族最为鼎盛的时期,可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中原。

若不是因为他们本身的劣根性,导致内部瓦解,现在中原是什么格局,谁都不知道。

“真头疼啊!”

姜峥依旧不认为荒国会输,因为荒国军队早已今非昔比。

但想要打垮异族,绝非易事。

他现在需要在各个方面提升胜算。

无论是军费、物资还是装备,亦或是……一首能提升士气的出征诗。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

他眼睛一亮:“韭菜王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