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一百六十七章 黑脸汉重伤垂危,姜峥御驾督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昊这次本来不想去麟羽阁的。

因为成婚之前麟羽阁就开阁了一次,结果没有什么意思,就连姜太升姜东升这俩兄弟,都因为异族压力越来越大的原因而缺席了,南子陵那个神经病也不在,倒是看其他五国人扯皮有点意思。

至于这次,五国人走了,老爷子也去打仗了。

所以,这次麟羽阁狼人杀的参赛人员相当拉胯,六十盏琉璃灯竟然连一半都没有亮,就连姜峥这个小老头都缺席了。

唯二的惊喜就是,南子陵这个神经病来了,凰禾也换了一个马甲杀回来了。

嗯?

凰禾?

她回来干什么,为什么不来见我?

赵昊有些疑惑,也不太好问,等会看凰禾悬赏或者拍卖什么东西,她什么目的估计当时就明白了。

笔趣阁

他反而为半妖幼崽的销路有些担忧。

为了保护身份,他特意穿上了凰禾留下的辛巳马甲。

可看这些人,好像没有一个能打的。

对于南子陵来说,它们只是没有弹药的炸弹壳。

凰禾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东西就是她给送过来的。

其余人……

赵昊全都认识,在大婚的时候这些人都露过面,没有一个人消费能力能承担得起自己的开价,早知道拆开来卖了。

果然。

因为商品太过拉胯,连林陈雄主持能力这么强的选手,都没有把活给整起来,搞得赵昊无精打采的。

拍卖会,很快就过了半程。

直到林陈雄念道:“第二十三件,甲辰悬赏,将大前天的进入皇宫的那批半妖蛋送到西陇山脉放生,十万金,十息之内没有人应答,悬赏取消。”

赵昊:“……”

姜芷羽:“……”

所有人:“……”

沉闷的拍卖会开始热闹了起来。

“这个甲辰说话怎么没头没脑的?”

“谜语人滚出荒国!”

“半妖蛋?还一批?放生?大慈善家啊!”

赵昊心里嘟囔,这是个屁的慈善家。

这么多蛋,按照正常情况,估计一个月也别想正常破壳,西陇山脉那里猛兽遍布,放过去就是大自然给猛兽的馈赠。

不过这十万金……

赵昊清了清嗓子,用辛巳的马甲开口道:“多长时间内?”

林陈雄笑道:“十天内,不过麟羽阁需要提前验货,其中不能有错漏。”

赵昊微微点头:“辛巳,接了!”

随后,直接申请取消了拍卖。

接下来,又是一阵无聊。

哪怕是凰禾拍卖的“南子溪十天内的大致行踪”,也是直接被南子陵直接高价拿下。

南子溪……

嘶……

赵昊挠了挠头,好像明白了什么。

南,南宫。

而且,上一次南子陵想要的就是南宫家女子的方位。

这南子溪,是他姐姐或者妹妹?

也就是,南子溪是豆莎妈,南子陵是豆莎舅?

麟羽阁结束之后,赵昊直接就把这个猜想告诉了姜芷羽。

姜芷羽也是感觉有理,有些好奇道:“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南子溪既然已经怀上了蛇王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回到中原?”

赵昊撇了撇嘴:“还能怎么滴,这一胎根本不是她自愿的呗。”

姜芷羽幽幽地叹了口气,人血妖裔的处境就是如此尴尬,双方的认可都很难得到。

她望了一眼地下密室的方向,神色有些不忍。

赵昊不由问道:“你担心他们?”

姜芷羽点了点头:“虽然半妖大多都有传承记忆,从一出生就知道怎么趋利避害,但西陇山脉猛兽实在太多了。不过……总好过被人圈养起来,当一辈子奴隶。”

赵昊笑了笑:“结果估计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你忘了西陇山脉的地图是谁画的了?”

姜芷羽眼睛猛的一亮:“你是说……”

赵昊摊了摊手:“老爷子上次更新西陇关布防图的时候,你相公不小心瞥到了一眼,里面哪个地方有兵力,哪个地方是什么凶兽的聚居地,你相公记得一清二楚。

那些小崽子虽然刚出生,但再搁菩提树下悟十天,灵智估计不下于普通少年时期的人类,这几天适当教他们一些东西,活下来估计不难。

正好我这边还囤了一些丹药,本来是准备慢慢给小豆莎吃的,正好先给他们用,功德丹也能拿出来两颗,我多一颗少一颗区别不大,但这玩意儿是万妖精血,对他们大有裨益。”

姜芷羽好奇地看他了一眼,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有爱心。

不过她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是想让他们……”

赵昊咧嘴一笑:“一开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南子陵这个神经病倒是给我打开了思路。那些小崽崽灵智已经够了,再过十几天身体底子也够,到时候再把该有的信息一灌,西陇山脉对他们来说就是天然的饭盆。只要时间足够,西陇山脉便是他们的天下,魏国拿什么跟我们斗?”

姜芷羽:“……”

靠半妖夺西陇山脉,这脑洞实在有些清奇。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半妖的忠诚度,但对于赵昊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难事。

赵昊也是嘴都要笑歪了。

菩提树帮他们开启灵智。

明心文星确保他们的忠诚。

枯荣文星加速他们生长发育。

剑胆文星甚至特娘的能给他们上网课!

而且到时,还是由麟羽阁亲自送到西陇山脉的。

从始至终,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麟羽阁就只剩下了夫妻二人,就连凰禾也很难把他们的来历怀疑到自己头上。

毕竟发育得实在太快了。

隐秘性极高。

这一个小团伙,不往死里投入资源?

赵昊问道:“对了,刚才你数了没,总共多少个小崽崽?”

姜芷羽想了想:“一百零八个!”

“哦……以后西陇山别叫西陇山了。”

“嗯?叫什么?”

“梁山!”

姜芷羽:“……”

……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过得格外平静。

赵昊启智文星疯狂运转,把该教的东西,全都教给了这一群西陇山好汉,甚至还走特殊渠道搞到了一本适合妖族炼体的功法。

只要不伤筋动骨,各种资源拼命朝里面砸。

就连枯荣文星也是满功率运转,小崽崽们身体一个比一个结实。

还特意挑了几个资质比较好的,在丹田里给他们储存了不少生气。

印象比较深的是两个蛇女,资质贼好,血脉也比较猛。

临走的时候,虽然个头才到赵昊膝盖,但实力已经达到了六品,再算上预先储存的生气,估计半年之内就能达到三四品,后面能达到什么高度,就只能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了。

赵昊也是稀罕她们稀罕得不行,虽然最后还是送走了,不过给她俩分别起了名字。

一个叫白素素,一个叫青青。

等一百零八好汉被麟羽阁送走了,地下密室顿时变得空落落的。

赵昊却没有任何失落的表情,反倒是看着明心文星周围多出那一百零八颗纯白星子嘿嘿直笑。

然而很快。

他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了。

黑脸汉对应的那颗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黯淡。

这显然是受重伤的象征。

虽说打仗受重伤是常有的事情,而且星子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明显已经到安全的地方疗伤了。

可……

这才过去刚刚十天,先锋部队就算速度再快,一身重甲,赶过去也得五天的时间。

也就是说。

才五天的时间,黑脸汉就被异族重创?

赵昊可是听老爷子说,黑脸汉本身体格就强悍,真气也是走得雄浑的路子,如今摸到了突破宗师的契机,而且是十分刚猛的杀伐之道,称之为宗师之下第一人一点都不为过。

若于宗师单打独斗,定然还是不敌,只有逃跑的份。

但如果处于战阵之中,比之宗师丝毫不弱,甚至犹有过之。

可即便如此。

黑脸汉还是受了重伤,看这情势,至少还得再休养个三四天。

异族这次,究竟派出了多强的兵力?

赵昊心中越来越担忧,可现在只能干着急,试着隔空念了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也是丝毫卵用都没有,剑胆文星和明心文星联动,只能有个远程通话的作用,枯荣文星的作用范围,照例只有三丈左右。

这尼玛!

赵昊急得直搓波棱盖,秋裤都搓起毛了。

可现在,他只能干着急。

这一波焦虑,直接焦虑到了第二天早上。

直到破晓时分,老爷子特意给他留下的情报人员,给他送来了一封密信。

看到密信以后,他头皮都有些麻了。

姜芷羽也感觉他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赵昊把密信递了过去:“我爹刚到没多久,异族那边忽然增援了一个五万人的部落,平均修为五品!”

“五品!”

姜芷羽也惊了。

老实说,五品修为并不算高。

但若是五万军队的平均水平,就实在有些恐怖了。

要知道,中秋时候,孟胜男回来的时候才四品,在军中就已经是参将级别的小大佬了。

若一支军队平均六品,可以被称作精锐。

平均五品,那就是精锐中的精锐。

这种水平的精锐,万人大军是可以围杀宗师的。

好家伙,直接来了五万人。

难怪能让黑脸汉吃这么大的亏。

这五万精锐,究竟哪来的啊?

赵昊心里发愁,其实他并不是十分担心异族里面的人都会使用妖法,因为妖法是跟着妖族的成长曲线来的,而异族的寿命根本跟不上这个曲线,所以只能当做辅助工具。

的确会给荒国军队造成一定的威胁,但这威胁可以通过战术和其他兵种来弥补。

但这五万精锐。

是真的有点顶不住。

他可以确定,这五万精锐绝对是异族或者妖族酝酿很久的小炸弹,正面战场都能给荒国军队造成极大威胁的那种。

按理说,这次只是蛇王找女儿,虽是远古血脉,但也不至于这么上头啊!

这完全就是奔着你死我活来的。

看着赵昊阴晴不定的表情,姜芷羽攥着他的手安慰道:“别担心,只是外伤,逐夷城那边的伤药很好,应该很快就恢复了。”

赵昊揉了揉太阳穴,苦笑道:“这不是伤一次的问题,如今咱们荒国的战略就是御敌于国境之外。这些异族凶残的狠,只要放进去一小支军队,就会烧杀抢掠,对士气和民心影响极大。

所以不管能不能打得过,爹都会带主力跟他们硬碰硬,直到把异族拖垮。

伤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保不准哪次……”

姜芷羽赶忙指向密信上的一句话:“不过你看,因为《木兰辞》和《无衣》,征兵征得很顺,最多再过一个月,就能上战场了,虽然大多不是精锐,但有他们牵扯,我们主力受到的压力肯定会变小。”

“嗯……”

赵昊勉强笑了笑。

她说的倒没有错,虽然历史上有不少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案例,但那都依赖于地形和战术。

现在的情况,地形的确有,但大战略决定了只能白刃战。

所以,双方的兵力对战局有很大的影响,哪怕都是新兵,但荒国人就是提起刀就能上战场。

只要新征的兵到了,黑脸汉面对的压力定然会小很多。

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

就是荒国增兵的速度,远大于异族增兵的速度。

按照之前的估算,异族藏着的兵源可能并不如荒国,但人家上来就掏出了五万精锐,明显就是搏命的架势,谁能保证他们增兵不会超出预料?

赵昊甚至觉得,异族和妖族这次的图谋可能极大,这次的小豆莎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让这场矛盾提前引爆罢了。

他有些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注定上不了战场,本身的势力也只是刚刚起步,根本不可能对战局造成影响。

如果其他几国风平浪静,还有可能通过利益诱使他们派兵增援。

但现在,周围几国都是剑拔弩张。

别说不可能增援,就算能够增援,局势也会很恶劣。

因为荒国处于最西,他们想要增援,就必须要在荒国腹地借道,万一中途起了歹心,荒国直接就无了。

这场战争,注定是荒国一国之劫难。

现在逐夷城那边戒备森严,军情处力量支援过去了七成,听闻就连飞鱼卫也准备出动了,为的就是封锁战场消息,除了两个小老头的信息网,没有一只箭鸽飞得出去。

原因无他,就是担心消息泄漏,魏国以举国之力发难。

那样的话……

赵昊甩了甩脑袋,整个人都变不好了,只能寄希望于能靠征兵挺过去。

只要拖几个月乃至半年,异族军队的实力,必定会慢慢下滑。

……

接下来一个多月。

黑脸汉每隔几天就要重伤一次,往往刚刚休养好,就再次提刀上马。

好在有一个算不上特别坏的消息传来,正面战场,虽然荒国军队处于下风,但总体局势还处于僵持状态,不存在异族摧枯拉朽的情况。

最多就是时不时有异族军队能突破防线,进入荒国境内的大丘陵地区。

这种异族军队的结局往往是全军覆没,但肯定会对百姓和城内守军造成两到三倍的损失。

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焦头烂额。

至于新兵,倒是都征到了。

短短一个月,就征到了十五万,拉练了二十多天,就直接上战场了。

按照原本荒国军队的套路,往往是让新兵和老兵混编,一场战役下来,鲜血一洗刷,新兵就距离老兵也不远了。

但这回,真是全线吃紧。

荒国军队的主力,大多都在各个关键战略地狼狈得像条狗,哪来的工夫带新兵?

这也就导致了新兵成长速度慢了很多,一时间,陷入了死循环。

虽然异族增兵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正面战场依然不容乐观。

不仅是荒国的战报。

其他各国的形势,也如同雪花一般飞向镇国府。

以宁婉梨为代表的主战派,又朝山海岭方向增兵了五万。

楚国和魏国的兵力,已经正式交锋。

刚一开始,就打得不可开交。

魏国向来穷兵黩武,别管国内形势怎么样,兵力向来都是比较猛的。

一开始,楚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但慢慢的,楚国依靠着齐国三城提供的地形优势,慢慢占据了上风。

只是,这上风实在有限。

楚国想要扩大优势,就只能继续向齐国三城增兵。

从战局上,看起来颇为合理。

多朝这三个地方增兵,对魏胜算的确会提高。

但那毕竟是齐国的城,即便楚国军队都是驻扎到城外,也难免会引起骚乱,不管是三城百姓,还是朝堂上都出现了一些声音,只不过都被纳贡派的人安抚了下来。

这些消息,看得赵昊心中直冷笑。

齐国那些狗瘠薄纳贡派,是真的不怕把自己玩死啊!

据许灵韵寄回来的信看,《岳飞传》的戏本和话本,已经在齐国各地悄悄蔓延,不过只有前半本,并没有引起纳贡派的注意,只当这是主战派写来吹嘘岳鹏程的东西。

也不知道等到下班本放出来后,齐国会引起多么大的激荡。

若是以前,赵昊肯定会疯狂在齐国搞事情。

但现在,他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精力。

正当赵昊看着各方战报疯狂挠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老杨的声音:“公子,曹公公过来找你。”

“嗯!让他等一会。”

赵昊摇了摇头,只能按着书桌站起身,目前的他在这场大战面前,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

他敲了敲姜芷羽面前的桌面,她才从沉思中惊醒。

这些天,夫妻两人处得像个研友,除了在被窝里面腻歪,就是坐一起看书看情报。

赵昊笑了笑:“曹公公来了,估计是皇帝想我们了!”

“嗯……”

姜芷羽脸红了红,这也成婚一个多月了,夫妻两人除了婚后第二天去皇宫,第三天去城墙送出征之外,就再也没有出国镇国府,就连瑶池、天香阁和心悦茶楼的生意,都是话事人来镇国府找赵昊汇报的。

现在京都谁人不知道,赵昊娶到心上人之后,就沉迷温柔乡不能自拔了?

一个多月不出被窝可还行!

“等等!”

眼见姜芷羽站起了身,赵昊连忙叫住了她。

“做什么?”

姜芷羽见他笑容有些坏坏的,不由嗔怪地看他了一眼。

果然,下一刻,赵昊的咸猪手就探向了她的衣襟。

她一巴掌拍掉了赵昊的手背:“曹公公还在外面等着呢,你准备让他等一个时辰?”

赵昊笑嘻嘻地解释道:“没事,曹公公是公公,不会急的蛋疼!”

姜芷羽啐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快撒手。”

“没事儿!就让他等一个时辰呗!”

“快放开,真不害臊。”

“我不!”

“……”

“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

姜芷羽倒在床榻上,任赵昊粗重的鼻息打在面颊上,神情不由有些迷离,咬了咬嘴唇终于说道:“要不……让他等一个时辰?”

谁料赵昊这个时候坐了起来,一拍大腿道:“好!就是这个精神状态,咱们出去吧!”

说罢,就逃跑似的出了门。

姜芷羽:“……”

她看了看自己衣衫上的褶皱,又摸了摸发烫的脸颊。

好像明白了赵昊的意思。

却还是恨得牙根痒痒。

等晚上回来,一定要好好惩罚惩罚他。

不一会儿。

前厅。

赵昊一看到曹公公就抱怨道:“老曹!你这特娘的,大白天过来干什么?”

曹公公看他心浮气躁的样子,听着他紊乱浮躁的脉搏和心跳声,不由心中暗笑。

果然。

心玉蚀人心智,就连姜峥都顶不住。

赵昊一个纨绔,凭什么顶得住。

他本来还对一个多月不出府这件事情心有疑虑,毕竟就算再上头……一个月都呆在屋里不腻么?

但看赵昊的样子……以及姜芷羽的样子。

恐怕不腻。

曹公公赔笑道:“这不是皇上想您二位了么?特意叫奴婢过来问问这一个月你们都在做什么?”

姜芷羽瞪了赵昊一眼,正欲开口解释。

赵昊却把她拉到身后抢答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这个月一直都在家里面看书。”

看书?

鬼才信!

曹公公嘴唇抽了抽:“原来如此……”

赵昊不悦道:“你这啥表情,难道我说实话你都不信?”

曹公公连连摆手:“没有没有!”

赵昊急了:“我们真的一直都在看书。”

曹公公赶紧点头:“啊对对对……”

赵昊:“???”

眼见赵昊要发火,曹公公赶忙说道:“要不咱们还是快去宫里吧,皇上真是想念您二位得紧啊!”

赵昊却有些为难:“真的是特别想么?我屋里还有一本书没看完……”

曹公公惊了,皇上传召呢,你还想看书?

他不由问道:“还得看多长时间?”

赵昊眼神有些躲闪:“一个时辰……”

曹公公:“……”

赵昊:“……”

姜芷羽:“……”

曹公公终于忍不住了:“要不!您这本书还是回来再看吧,皇上有命,您这不是为难奴婢么?”

赵昊看他样子实在为难,只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行行行!就随你去一趟,马车就在门外对吧?”

说着,就拉着姜芷羽的手,径直走向府外,看见马车直接钻了进去,顺便拉上了门帘。

曹公公:“……”

听着里面打闹的声音,不由摇了摇头,甩了一下缰绳,马车便向皇宫的方向赶去。

心里想着,皇帝说的果然没有错,在心玉的作用下,意志再强的人也会被销魂蚀骨。

尤其是头一个月……

赵昊这种沉迷享乐的纨绔,若是没有外人拉他一下,以后恐怕会成为一滩烂泥。

马车行驶得很平稳,不一会儿就到了皇宫跟前。

小夫妻跟着曹公公,一路来到乾清宫,却看到大殿门口跪满了大臣。

里面,还传来姜峥怒骂的声音。

赵昊有些好奇:“老曹,这是什么情况?”

曹公公叹了一口气:“唉!还不是上前线督战闹的!”

赵昊愣了一下:“督战?”

这件事情他听说过。

就在前几天,前线战报频频传来,却鲜有喜报。

那天早朝,姜峥就提出了要去前线督战,以鼓舞士气,结果遭到了群臣的反对,生怕这个皇帝去前线出什么问题。

因为群臣反对声音太大,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一开始赵昊还以为姜峥这是在作秀,因为只要他想要督战的消息传到前线,便能够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

虽然比亲自督战效果要差不少,但聊胜于无,全都是白赚的。

不过今天看来……

小老头估计是要玩真的。

因为最适合作秀的舞台是朝堂,而不是乾清宫。

天早已入冬,十一月中旬的天气已经相当冷了,不少大臣跪在大殿外都忍不住有些发抖。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不像作秀。

赵昊作势欲朝前走。

曹公公赶紧拉住他:“昊爷,要不等皇上把正事儿忙完?”

赵昊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里面就传来了姜峥的声音。

“既然已经来了,就一起来听听,顺便让这小子帮我们评评理!”

这声音明显带着怒气。

曹公公无奈,只好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两人穿过跪得满地的群臣,走到了大殿之中。

看到殿内的场景,赵昊不由咧了咧嘴。

殿外跪满了人。

殿内也跪满了人。

虽然里面跪着的大臣级别明显高了一个档次,但脸上苦大仇深的表情,跟外面的也没有什么区别。

仔细扫了一眼。

丞相荀越,和六部尚书全都在。

还附赠了一个秦知礼和姜乐清。

这是什么神奇组合?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发动文武百官一起来向皇帝提亲呢!

赵昊尴尬地搓了搓手,觉得自己不该跪,这些大臣都跪着,怪不好意思的。

姜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你俩坐,过来给我们评评理!”

一听到这话,荀越赶紧说道:“皇上,赵昊不过是一介商人,不通家国之事,就算要找人评理,也不应该找他啊!”

开玩笑。

这可是关乎国运的大事。

让一个纨绔来评理?

赵昊顿时不乐意了:“荀相!这么说话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赵昊虽然干的是商人的生意,但我归根结底是一个读书人。我们读书人,讲究的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怎么到你这儿,我连为国事评理的资格都没有了?莫非我赵昊身无官职,就连‘理’都不配有了么?”

荀越顿时噎了一下:“这……”

这小碧宰治果然牙尖嘴利。

姜峥却是拍手笑道:“好一个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昊儿你坐,别管他们!”

“哎!”

赵昊拉着姜芷羽乖乖坐下。

姜峥则是看了一眼他们身上衣服的褶皱,不由心中暗笑。

如果不是曹公公刚才逼音成线汇报了刚才在镇国府的所见所闻,说不定还真就信了赵昊是一个忧国忧民的读书人。

忧国忧民?

忧个屁!

连出征诗都是我跟老伙计连坑带拐骗着他作出来的。

赵昊义愤填膺地问道:“父皇,他们是不是欺负您了?您把事情说一下,我给您评评理。”

嘿!

要的就是你小子的态度。

姜峥冲曹公公使了一个眼色,曹公公立刻会意,将大殿的殿门关上了,房间内顿时安静了许多。

当然,也暗了许多。

曹公公将烛台点亮,随即启动了殿内的隔音阵法,这下彻底安静了。

姜峥看向赵昊:“逐夷城的事情你知道么?”

赵昊挠头:“不知道啊,也没啥消息,不过没啥消息便是好消息吧!”

姜峥扫了地上的大臣一眼,摇了摇头道:“逐夷城形势相当不好!异族……”

接着,他就把逐夷城的概况讲了一遍。

没有丝毫隐瞒,也没有丝毫夸张。

一番话下来,赵昊焦虑得直搓膝盖:“这,这咋办啊?异族怎么会这么猛啊!”

姜峥没有回答,反倒是问道:“昊儿!父皇准备去前线督战,以鼓舞士气,你觉得如何?”

“那必然可以啊!”

赵昊顿时无比兴奋:“我爷爷都说了,当初打仗的时候,只要有您督战,士气至少提高两倍,战力至少提升五成,您要是过去,指定能反败为胜啊!”

这话,有夸张的成分在内。

但也没有完全夸张。

可能是因为小老头的爱豆光环,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皇运澎湃,小老头督战的确对士气的提升很猛。

现在逐夷城那边,虽然荒国军队一直处于劣势,但毕竟是僵持阶段。

就算小老头过去,不能反败为胜,那也能把僵持的劣势转变成僵持的优势。

再拖一段时间,异族必定会垮。

小老头还挺讲义气!

当然,朝政可能因此会乱,不过如今荒国文官体系已经很健全了,虽然地位没有武将高,但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

且不说武将不在,就算武将在也不存在欺压文官的情况。

再加上皇室是有更高效的传讯工具的,在逐夷城最多也就是一天的信息延迟,遇到重大的事,也是勉强可以让小老头远程办公的。

这些人担心的,无非就是姜峥出意外,导致荒国大乱。

这特娘的!

身边有曹公公和桂公公两个高手。

除非异族藏一手炸弹,不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姜峥指着赵昊,冲着臣子怒骂道:“看到了没有,就连他都知道朕督战能够打胜仗,你们就不懂这个道理?”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跪地。

荀越声泪俱下道:“皇上!赵昊只是忧心神武大将军,一时间失了神智,又怎么能知道君主对朝廷的意义?如今我们荒国的确外患当头,但内忧同样不小,粮道、民生乃至征兵政策,都需要经皇上之手,若您去了逐夷城,那……”

“哗!”

姜峥怒极,直接掀了桌子,上面的笔墨纸砚洒了一地。

墨水飞溅,洒得荀越满身都是。

这个丞相却不闪不避,静静地看着姜峥,准备继续说。

姜峥却毫不留情打断:“内忧,内忧!若所有内忧都要让朕一个人解决,那朝廷还养你们这帮废物做什么?若真是寻常战事,朕何苦上前线督战?外面那些废物不知道真实情况,你们几个废物还不知道么?”

他头发散乱,像一头发狂的怒狮:“朕的百姓,朕的将士,正在边疆受苦送命!近五十万异族大军兵临城下,背后是无数个妖族部落。

全都是精锐,全都是精锐懂么?赵无敌一个多月重伤十七次,其中三次险些送了性命,他身上用的伤药,你们拿来当饭吃一年都吃不完!

内忧!

内忧!

你们这些废物就知道内忧!

等异族铁骑杀入逐夷城,屠戮我们荒国将士百姓,民心一散国就没了,你们还有个屁的内忧!”

他看向赵昊:“昊儿你说,我们荒国的立国之本是什么?”

赵昊朗声道:“护百姓,杀异族!”

姜峥躬着身,冲众人大骂道:“听见了么?你们口中的纨绔,都知道立国之本是什么!你们这些丞相,六部尚书,却不知道?你们就是这么当一国之臣的?”

一众大臣被骂得缄口不言,但很明显也没有妥协的意思。

这个时候,礼部尚书秦恪微微侧了侧脑袋,冲秦知礼使了一个眼色。

秦知礼这个愣头青当即向前跪了几步。

一旁赵昊咧了咧嘴。

你们这些人可真行!

老的缩头,让小的上,反正小的头铁。

秦知礼硬着头皮说道:“皇上,朝堂不可一日无……”

“闭嘴!”

姜峥也是老刺头了,怎么可能给他教育自己的机会?

当即怒斥道:“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才读了几本书就出来掉书袋?书上写,君叫臣死臣不死为不忠,朕让你去死,你去死么?”

秦知礼张了张嘴:“微臣……”

姜峥直接打断:“别狡辩,你做不到!父叫子亡子不亡为不孝,你看你把你爹气成什么样,后半句你都做不到,就别说前半句了!”

秦知礼:“吭哧吭哧……”

姜峥气势实在太足,两句话劈头盖脸下来,他直接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只能跪在地上不说话。

这个时候,姜乐清上前了。

姜峥直接怒斥道:“宫里规矩,女子不得干政,你闭嘴!”

姜乐清打了一个哆嗦,直接偃旗息鼓。

跪在地上的七个大臣齐齐无奈。

果然,小年轻还是小年轻,在姜峥面前没有任何战斗力。

赵昊也是看得直乐。

其实他们能够理解这些人的心思。

一国之君太重要了。

尤其是姜峥!

如今的局势没有立储,只要姜峥出现意外,荒国必定大乱。

到时候,谁来主持大局?

谁又有资格从一堆废物里面挑一个新皇出来?

镇国公?

大家都相信赵定边的为人,但就算他挑一个皇子硬扶,那个皇子也很可能自愿变成他的傀儡。

再说,人是会变的,万一赵定边觉得自己孙子更优秀一点,动了别的心思,那该怎么办?

他们不是不知道风险或许并不大!

但……

后果承担不起!

所以即便风险再小,他们也很难同意。

那现在怎么办?

看姜峥这意思,就算是全朝大臣都反对他去督战,他也会力排众议亲自前往。

所有人都知道,姜峥是真的把百姓和将士放在心头的。

那……请皇帝立储?

这是个好办法,只要立储,哪怕出了意外,所有人都会朝一个方向使劲儿,文臣拥戴太子就是理所应当。

讲究的就是一个名正言顺。

但这事儿谁敢提?

提了就是大逆不道,提了就是有不臣之心,提了就是你觉得皇帝会死。

这特娘的……

死结!

大殿之中,陷入了很长时间的安静。

慢慢的,姜峥的怒气也平 了一些,感慨道:“诸位爱卿的心事朕都明白,但朕希望你们清楚,有百姓有将士才能有国。我们荒国的皇帝,受命于民!

如今边疆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夜不敢寝,生怕下一次睁眼看到的是异族的屠刀。

ddxs.com

边塞苦寒,将士白天浴血,战甲夜不能脱。白日的热血,到晚上便是刺骨的冰寒。

如此场景,朕怎能忍心!”

他语气十分诚恳。

赵昊在旁都忍不住有些小感动,别管这小老头心思多不多,对百姓和将士的感情都不像是假的。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下一刻小老头的目光就投到了自己身上。

姜峥神色认真:“昊儿!我曾听闻,你最想去的地方就是边疆?”

赵昊:“???”

他看着姜峥白光明亮,却时不时有黑气吞吐的星子,心中涌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但他只能回答道:“是!”

姜峥笑了:“那这次,你陪父皇走一遭如何?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虽然你没有修为上不了战场,但有你在,你爹的战意也会提升几分啊!”

赵昊:“……”

我想去是不假。

但我看你这意思,若是真不幸碰到意外,打算直接把我一起带走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相邻推荐:
医路仕途全职高手之醉卧伊人笑人到中年奥苏亚的战旌拼到第三代我闲在怪猎世界御兽从怪猎开始我在怪物猎人世界开直播高衙内新传我的成神日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